Chapter 01 因为你是我哥 (下)
十三粒2020-03-02 12:256,331

  翻开练习册,边伯贤专心于学习不再去理会朴灿烈。

  边伯贤是个很认真的人,这点朴灿烈绝对会举双手双脚赞同。上课他会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和老师,下课就算班里再吵也能学习得进去,只要钻进图书馆没一时半会儿就出不来,笔记也是做得比女孩子还要清晰工整……

  不要问朴灿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这全部都是宋琳给他的情报——即使他每次都捂着耳朵装作不愿意听。

  所以,当朴灿烈坐在边伯贤的床上,看着他一页页地翻书,一笔笔地写字时,他几乎看的入了迷去。认真的人最帅气这句话果然是正确的啊,朴灿烈不由得感叹。

  正当朴灿烈在内心感慨万千的时候,边伯贤突然站了起来。

  对视的时候,两人同时一愣。

  ——“你干嘛?”

  ——“你怎么还赖这儿?!”

  异口同声完,边伯贤移开视线,而朴灿烈的目光依然停留在站着那人的身上。那眼神灼热而又清亮,大概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吧,只不过边伯贤却看见了。他耳根一热,绕过椅子往门口走去。

  “呀你去干嘛!”朴灿烈又喊了一声。

  “倒水啊白痴!”边伯贤路过朴灿烈,用手中的空杯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他的额头。倒水的时候,不小心倒在了手腕上,边伯贤赶忙抽纸去擦,眼神却不经意间瞥向自己卧室。

  回过神来,看向手中装了水的水杯。

  要回去了吗……

  边伯贤半张着嘴死鱼眼状放空了几秒,以缓解自己不知名的紧张。而此时边妈妈正好路过,看见边伯贤的样子吓得放下手中的东西冲上前摇了摇他的身子,“怎么了?怎么了?儿子你灵魂出窍了?!”

  “妈你这什么脑回路……”边伯贤也吓了一跳,立马把水杯放在桌上以免泼了自己一身,看见边妈妈紧张的神情随意扯了个理由,“作业太难了我放松一下心情而已……”

  边妈妈一听,嘁了一声,松开手,“好吧,你自便。”

  “……”

  一分钟后,边伯贤回到了卧室。果不其然,朴灿烈还是坐在自己的床上。

  “你今晚是不是要睡这儿了?”边伯贤喝口水壮胆,装作没事一般路过某人回到座位上。

  朴灿烈甜甜一笑:“我愿意。”

  边伯贤一口水喷在自己的练习册上。

  朴灿烈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传入耳内,边伯贤回头狠狠瞪他:“你到底要干嘛!不做作业你自个儿玩去啊!游戏机电视机手机洗衣机呼啦圈跳绳菜刀还有拖鞋!玩的东西那么多!”

  看着边伯贤炸毛的样子,朴灿烈笑意更深,“干嘛这么急着赶我走,我是来让你帮我补习的。”

  “……啥?”

  “补,习。”

  边伯贤呆了一下,伸手去碰朴灿烈的脑门,“没发烧啊。”

  “噫。”朴灿烈抓住边伯贤的手,撇嘴看他,“我本来就没发烧,快写作业,写完去我房间。”

  “你当真要认真学习了?”边伯贤眯了眯眼,一副怀疑的表情。

  “不然?”

  “为啥?”

  “怕考不上大学拉低我们家平均学历水平啊。”

  两人对视了几秒,突然同时笑起来。

  “好吧。”边伯贤耸了耸肩,收拾了一下书,在朴灿烈惊讶的注视下站起来,“走呗,去你那儿。”

  “啊?这么快?”朴灿烈也不由得站起来,挠了挠头,“我还没准备好呢。”

  “你准备个鬼啊。”边伯贤抽出一本书去拍朴灿烈的头,然后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朴灿烈盯着他的背影几秒,也跟了上去。

  其实,边伯贤很少进朴灿烈的房间,就算是进了,也是叫他起床或者喊他吃饭这类不用花多少时间的日常琐事。所以他从来没有好好看过朴灿烈的房间,更别说在那儿待上一时半会儿了。边伯贤跨进门,扫视了一圈。

  ……似乎比上次又乱了一些。

  “啊嘿嘿。”朴灿烈溜到边伯贤前方,去收拾他那乱七八糟的书桌,“等会儿,你先…随便坐坐哈。”

  边伯贤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无奈地笑笑。他没有坐下,只是站在一旁,歪着头欣赏起朴灿烈的房间来。随意摆放的书,扔在床上的几件便衣,电视机桌面倒下的几个饮料空瓶……唯一整齐的,是书柜边的几把吉他。

  朴灿烈是校乐队吉他手,为了买吉他,他可以和边妈妈撒娇,对朴爸爸言听计从,经常在周末的时候和他的乐队成员们去音乐室一练就是大半天,废寝忘食。朴灿烈热爱吉他。这些边伯贤全都知道。

  只是,边伯贤从来未听过他弹。

  “喂。”边伯贤将视线从吉他上移开,望向忙着整理书桌的朴灿烈。对方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等待下文,他一笑:“给我弹首曲子吧。”

  “……什么?”

  “我想听你弹吉他。”

  “嘁。”朴灿烈撇了撇嘴,打量了边伯贤一番,眼神怀疑,“你不是说玩吉他不务正业么?”

  边伯贤语塞,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气氛僵持着,边伯贤被朴灿烈直直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抽出一本书甩过去掩饰尴尬,被那人稳稳接住。

  “我那会儿开玩笑的。”边伯贤走过去,把自己的书放在朴灿烈的书桌上,装作无谓地耸耸肩,然后抬头和他对视。两人距离近到边伯贤可以看清朴灿烈的睫毛弯起的弧度,房间里的灯光如数映在他的眼睛里,好看得如同群星点缀的漆黑夜幕。

  边伯贤的耳根又开始发烫,可是他这次却移不开目光。

  朴灿烈像男巫般迷人的眼睛,终于吸走了边伯贤的神智和灵魂。

  房间里已经是安静得连两人交织的呼吸都听得见了,朴灿烈看着边伯贤,嘴角一点点上扬。

  “好呀。”

  边伯贤眉头一挑,看见朴灿烈圆滚滚的眼睛弯成新月。

  “等你今天给我补习完,我就给你弹。”

  ……

  春末的晚上已经可以隐约听到蝉声了,边伯贤写完了自己的功课,起身去开窗让清凉的风吹进来,偏头,朴灿烈正趴在桌子上手握黑笔,捣鼓着那道自己只给了思路没给解题步骤的数学题。

  他时而眉头轻皱,时而眉尾一耷,没过几秒又瞪圆了眼睛一副要把那道题吃掉的样子。边伯贤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

  “你干嘛……”朴灿烈就那样趴在桌子上歪过头斜睨他,然后猛地抬头,把笔一扔,开始叫嚷。

  “不写了不写了好难啊!”

  “这是人做的题目吗?啊?简直要死啦!”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数学题这种东西啊,会算一加一不就好了嘛!”

  边伯贤伸出手去拍朴灿烈的脑袋:“没用!”

  朴灿烈却一把抓住边伯贤的手,定定地看着他。

  两人的手温很贴合,边伯贤的手被朴灿烈的裹住,露出的纤长手指微微蜷曲着,手背似乎能感受到对方清晰的掌纹。僵持下,空气变得燥热起来。

  “我给你弹首曲子吧。”

  暧昧的沉默里,朴灿烈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边伯贤愣住,然后噗呲一声笑开,“好啊。”

  朴灿烈笑了笑,把手放开,起身去拿心爱的吉他。边伯贤收回手,放在桌面上却又觉得不自然,便将那只被握过的手藏在另一只手里。耳根在那人看不见的地方,再一次红得烫人。恍惚之时,已经有音符携着吉他独特的音质传入边伯贤的耳内,他转头,看见朴灿烈坐在靠着自己这边的床沿,低头拨弄着那几根神奇的弦。

  朴灿烈的手不比边伯贤的纤细白嫩,但也是极好看,手掌宽厚,骨节分明。它似乎带有魔力,只是随意地触到那些琴弦,音符就会从各个角落里窜出来,勾织成动听的曲。朴灿烈弹吉他的时候喜欢闭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悉数借着灯光在眼部打下一小片阴影,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细线,偶尔弹得顺溜时会露出好看的大白牙,隐隐约约看得见颊边浅浅的小酒窝。

  边伯贤觉得,朴灿烈简直好看的不像话。

  曲子的开头有些熟悉,边伯贤便不由自主地跟着轻哼起来。

  “…Guess it's true I'm not good at a one night stand

  But I still need love Cos I'm just a man

  These nights never seem to go to plan

  I don't want you to leave

  Will you hold my hand…”

  朴灿烈抬眼看向正入神微闭着眼睛轻唱的边伯贤,眼中暗流涌动得汹涌。他轻笑一声,启唇,将自己的声音融入那清亮好听的嗓音,与边伯贤唱起和声。

  “Oh won't you Stay with me

  Cos you're all I need

  This ain't love It's clear to see

  But darling Stay with me…。”

  曲终,两人同时睁开眼看向对方。

  “Sam Smith?”边伯贤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弯成一条线,“原来你会弹他的歌,我很喜欢他。”

  “我只是很喜欢这首。”朴灿烈笑笑,把吉他放在一边,思考了一会儿,复又说道,“不过既然你喜欢他,那我以后就多给你弹他的歌。”

  “好啊。”这提议听起来不错,边伯贤爽快地点头。

  “崽子们出来吃水果!”房门外传来边妈妈的声音,还跟着一声清脆的猫叫。朴灿烈忙应了一声,转头朝边伯贤眨眼,“走吧。”

  边伯贤放下刚才无意识拿起在手中流畅转动的笔,看着朴灿烈将吉他小心地放回原位,再往门口走去。那首带着失恋味道的旋律仍在耳边回响。

  “…朴灿烈。”

  身后传来边伯贤淡淡的声音,朴灿烈回头看垂着眼睑正望着地面出神的他,不知所云。刚想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口,对面那人又抬起眼来,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知道刚才那首歌的含义吗?”

  “什么?”

  边伯贤笑了笑,摆摆手道,“没什么。”起身往门口走去,路过他时拍了拍他的肩,“走吧,吃水果。”

  在沙发上给拖鞋梳理毛发的边妈妈一抬头就看见一前一后从朴灿烈房间里出来的两人,惊讶地停了手中的动作,指着他俩神情激动:“你,你们,你你你们……”

  朴灿烈耸了耸肩,溜到边妈妈面前,抬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块菠萝,边吃边去逗她怀里的拖鞋。边伯贤跟着走上来,也耸耸肩,拿了一块蜜瓜笑眯眯地边吃边看着表情奇怪的边妈妈。

  边妈妈还是没有放下手,“所以刚刚那首歌是你俩一起唱的?”

  “对啊。”两人齐声回答。

  “噫。”边妈妈双手捂脸,似乎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一般。怀里的拖鞋趁机被朴灿烈抱走,他叼着一块菠萝挑眉和边伯贤对视。

  ——某位女士又开始大开脑洞了。

  ——嗯,我和拖鞋都赞同。

  手机在此时响起来,边妈妈放下手转头去看她两个儿子,歪头猜测道,“嗯…我觉得是爸爸。”

  “是喝醉了酒的爸爸。”朴灿烈顺了顺拖鞋额上的毛发。

  “是喝醉了酒并且还在撒酒疯的爸爸。”边伯贤捋了捋刘海。

  “在理。”边妈妈打了个响指,拿出手机按下接听并打开免提,放在茶几上,三人同时弯腰凑近。

  “嗝——”

  电话一接通就是一个有味道的嗝,朴灿烈和边伯贤同时翻了个白眼。

  朴爸爸平日里不爱喝酒,爱品茶。所以公司里要是有应酬,他会交代手下的经理或是其他人帮他去应付,除非是那种必去不可的应酬,他才会亲自上阵,而每次酒席回来,他都是一副迷糊的小孩模样,往常不可撼动的一家之主地位在他喝醉的时候崩塌地只剩渣。

  “老婆呀…我又喝醉啦哈哈哈……孩子们呢,快来和你们老爹说话啊……”

  电话那头传来朴爸爸甜腻腻的喊声,朴灿烈和边伯贤两人一听,纷纷放下手中的拖鞋和水果,撒腿就往自己房间里跑去。边妈妈看着他俩慌乱的背影,一边应着朴爸爸的话,一边抱起落单的拖鞋,笑得开心。

  对呀,这些都是可以看得到未来的时光。

  【下章预告节选】

  自朴灿烈离开之后就不由自主加快吃饭速度的边伯贤终于干完了碗中的最后一粒米,他抬头冲俩长辈笑笑,“你们慢吃,我教你们那傻儿子去了。”然后在两人慈爱的目光下拿了书包往自己房间走去。

  等完全进了房间,逃出长辈们的监视范围之后,边伯贤立刻原形毕露。他把书包砸向躺在自己床上看漫画的朴灿烈,炸毛:“去你大爷!吃这么快干嘛!快噎死我了!”

  朴灿烈被砸得几近神志不清,回过头一脸excuse me:“怪我?!不是你在桌子下面踢我的吗!难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用脚吃饭啊?!”

  “哎哟妈的我意思是叫你吃慢点啊!我看你快得饭都要塞到鼻孔里了你今天这么积极干嘛啊!”

  “那你干嘛这么积极赶着在我后面啊!你完全可以自己慢慢吃嘛!”

  边伯贤顿时噎住。

  是哦?

  “哎不管了不管了。”边伯贤认输,拿回书包摆了摆手坐到桌前,把书掏出来,却突然想起什么,动作停顿了数秒,转过头去看床上那人。朴灿烈放下漫画书想起身,目光无意一扫却被边伯贤狼一般精亮的目光吓了一跳。

  “你干嘛?”

  “有几个问题问你。”边伯贤连人带椅移动到床边,盯着朴灿烈,眼里散着狡黠的光。后者努了努嘴,一副你随便问的拽样。

  “一,今天体育课下课宋琳为什么一边拿水瓶砸你一边嚷嚷‘我不干了’?二,今天放学你为什么和我一起回家?三,今天出校门的时候宋琳身边的那个男生为啥不是你?四,以上三点,你怎么解释?”

  边伯贤看着懵在原地的朴灿烈,嘴角几乎要扬到天边去。

  “一,一……一二三四五六七,那里有只小黄鸡……”在边伯贤赤裸裸的目光下,朴灿烈竟别过头去,哼起了歌。

  边伯贤抄起一本书又拍在朴灿烈的背上。

  “别装了,女朋友是假的吧。”

  歌声戛然而止。

  边伯贤以为朴灿烈会打着哈哈试图蒙混过关,又或者干脆向他坦白从宽。但,都没有。上一秒还在唱歌的那人,下一秒却突然转过脸来,认真地注视着边伯贤,一秒一秒,不易察觉地凑近他。

  边伯贤皱眉:“你在干嘛?”

  ——他不愿意承认他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看看你脸上有没有青春痘。”

  ——但是他愿意承认在这种节骨眼上突然呲牙笑的朴灿烈让他想甩巴掌。

  边伯贤气得伸出巴掌想动手,却被对面那人宽厚的大手给拦了下来。

  十指相扣。

  这是情侣才会做的事。

  “你……”

  “边伯贤。”

  被唤了名字的人一愣,脑袋里突然开始噼里啪啦放起了烟花。因为,他从来没有听到过朴灿烈用这么深情真挚的声音,喊过他的名字。

  手背传来温热又略微粗糙的触感,边伯贤呼吸一滞。

  朴灿烈正在用他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它所能够到的,他的每一寸肌肤。

  “边伯贤。”

  他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只不过这次,比之前要轻柔许多。像薄薄的绒毛抚过耳垂,像甜甜的蜜酒淌过喉间。边伯贤的心一颤,浑身经脉都突然变得酥软。

  “我……没法回答你之前的那些问题。”朴灿烈的指尖停在他食指的关节上,好听的声音传入耳朵,渗进他的心里,“但是,我要和你说的是……”

  边伯贤听见朴灿烈轻轻的笑声,和呼吸声。

  “我知道这方法有点蠢,嗯……我对宋琳做过同样的…动作,只不过,我连一秒钟都没能坚持。但是对象换成你的时候,我…咳,我心里有点痒。”

  “……”

  “我好像不喜欢女生,我好像喜欢你。”

  “……”边伯贤憋红了脸,“我日朴灿烈你这个…变态……”

  朴灿烈露着大白牙朝对面那个小番茄笑,“但这变态现在想抱抱你,这可怎么办?”

  空气里每一个粒子都带了点甜味,边伯贤犹豫了下,想抽回手,却抵不过对方力气。眨了眨眼,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是觊觎我的校卡?”

  朴灿烈惊得掉了一根睫毛。

  “看来不是?”边伯贤又抿了抿嘴,再次小心翼翼地问,“你想抢爸爸这个礼拜多给我的零花钱?”

  “什么?!”此话一出,朴灿烈惊得差点从位置上弹起来,“妈蛋那老爷们儿又给你涨——哎不是啦!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

  “那……?”边伯贤睁圆了眼睛装作不懂的样子,一脸茫然。实际上,没有人知道在对面那人直勾勾的注视下,他的心率在此时有多不正常。

  像心里装了无数只暴躁的蚱蜢。

  “我……的意思是……”

  朴灿烈在说话之间,又向着边伯贤的方向凑近了一些。

  边伯贤的呼吸因他的动作开始乱了起来。朴灿烈眨眨眼睛,一抬下巴,嘴唇碰到了边伯贤温热的脸颊。房间的温度倏地升高,像是有很多团火烧在每个角落。边伯贤立刻耳根发热,大脑当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刷卡哥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刷卡哥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