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松间
许愫2018-01-12 21:501,671

  我能想到我和R教授最浪漫的事,就是他的情深而不自知。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是自己深陷在他的美色与才华当中。毕竟他无论身在何处都是最闪耀的光芒,而我这等笨鸟也多亏有他的提点才能真正意义上的翱翔。

  所以对于我们的初遇,他既然从没提起过,我也就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结缘于一次误撞。

  直到若干年后,我跟R教授生气,他把我拉到车子上死活不让我下车,我装晕车,可他还是不肯把车停下来。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晕车晕得很厉害。还好,你现在已经好了。”R教授突然这么说。

  是的,那时候我的晕车症已经好了。

  但在当时我半天没反应过来的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闹哄哄的教学楼走廊吗?

  正在开车的R教授看了我一眼说:“我第一次遇见你,是在挤公交的时候。”

  那时,久远到我几乎快要忘记的记忆才猛然如潮水般涌来——

  大学毕业之前,我晕车特别厉害。但是每次放假开学,我都不可避免地要坐公交,偏偏从车站到我们学校的一路上还有很多院校,又偏偏学校门口只有这一辆车的站牌,因而每次放假开学,公交车都是爆满。

  我这人耐力说久不久,但只要给我定个极限,我怎么地都能撑过去的。就比如八百米赛跑,对于一年里几乎不跑步的我来说是很难坚持下去的,但是老师不准中途休息,所以我必须咬牙跑完,倒也刚好能一步不停歇地跑到终点。而在平常,我连四百米都坚持不下去。

  我在坐车的时候的极限,就是撑到自己下站的那一刻,一下车,就吐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但是有一次坐车——也是我有史以来最尴尬的一次坐车经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能给忘了。

  那是大一第一个寒假回家的时候,我拖着个大箱子背着个大背包。早上起床就有些反胃,估计是晚上睡相不好凉着胃了。我也顾不上许多,随便吃了根油条就一路小跑地挤公交了,好家伙……可算是被我抢到座位,赶紧坐下来放好箱子,然后头往窗户上一靠,闭眼、挺尸。

  每次都是这个顺序,我必须要找个靠窗的位置,必须要睡着才不至于吐出来。

  然而,那天连这招也失效了。

  车开了还没几站,我就已经恶心得不行。嘴里一阵阵泛酸,胃里更是波涛汹涌,我当时就想着完了完了,我要吐了,怎么办怎么办?要不要下一站下车吐了吧?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位子怎么办?

  就在我还没纠结好要不要下车的时候,司机一个急转弯,全车人身子都呈倾斜状,而我——华丽丽地吐了。

  怨不了我……真的控制不住了……

  而当天的情况,人也是非常的多了,摩肩接踵,过道上都是人。我在自己能控制住的范围内,头一低,吐了自己满鞋——总比吐到别人身上好。但也是巧的不行,当时全车人都在骂司机开的什么车,根本没人发现我吐了。

  好在我早上没吃多少,这一吐就吐了个干净,而车程起码还有半个小时,我心想着自己赶紧收拾残局。

  抽出一大堆纸巾,再拿出自己装零食的袋子,我默默擦拭着地板,心里却阵阵翻涌,莫名有些想哭。

  眼前却突然出现一袋消毒湿纸巾,我一愣,看见我旁边坐着的一个帽檐低压的男人对我说:

  “擦擦脸。”

  要知道,那时候我是想哭但没有哭。所以听到这话之后,我愣了愣。况且这人谁呀?帽子压得那么低,根本看不清脸。

  一般情况下我不会随便接陌生人的东西,但那个时候却鬼使神差地接下了。

  擦一把脸,神清气爽,顿时就精神了,方才心头的委屈也突然散开。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可能上一秒还纠结得要死,用冷水给自己一浇,什么事就都不是事儿了。

  擦完脸,我突然想起还没有感谢他,正欲开口,他又递了张湿纸巾给我:“擦擦鞋。”

  我窘然,连忙接过纸巾擦鞋。可是这时候男人已经下车了,我根本连一句谢谢都没跟他说。

  那个时候我还想,我岂止欠这人一句谢谢啊?

  他非但没有嫌弃,还侧了侧身子帮我遮掩;也是因为有他,我才在另一个人坐过来之前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当当,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我唯一的骄傲,就是不希望有任何人能看到我的不堪,哪怕是素昧平生。

  很感谢他,成全了当时的我。

  而在这之后,我却将这人的大恩大德忘记了?怪不得,他才过来找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