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巫灵的“绝对控制”
西江月2017-09-23 20:534,470

  第七章 巫灵的“绝对控制”

  寒夜阴森,夜色笼垂之际,晨曦走进那通往暗道深处的一个台阶上,看着那甬道顿时傻了眼,冒着绿色的光线,有种翠绿欲滴之感,说不出来的阴沉感觉,挂着白骨骷髅头在那甬道口旁,上齿与下齿“嗒 嗒、嗒……,”的不停合闭闭合,并且转着圈……

  那一个长约二十米的甬道中,每相隔一米都有长方形体的洞门,两面墙体全都是,相互交错着,不知从里面出现什么灵类,抬头望去,昏暗迷离的微光下,只见得那墙顶,横七竖八的镶嵌着数不清的骷髅,游动地挣脱,有的探出头来,有的露出手臂垂着,还有那魍魉之灵邪灵蛇在墙面涂满了的毒液,从墙体的缝隙中流着……

  布满血色“魍魉之灵”的灵类图案,抓痕爪迹清晰可见,冰冷的铁链锁在甬道上方,紧紧的绷着,倒挂着那正在沉睡嗜血蝙蝠……

  “真是怪异,”晨曦坐在台阶上说着,他并不是像以前感到恐慌,就像变了了性格一样,对这东西感上了兴趣,一种比冒险更为刺激的冒险,就像是活在另一个世界……

  也许是灵毒反噬的作用,精魄在那不断的转化……

  晨曦披着那一袭黑色披风,黑色包裹的受过灵力炼化的长筒靴,那血色方刀在手中拿持着,虽是人魂灵魄誓约者的常备之器,亦可以被誓约者所觉醒,变化形态……

  “还有我除不去的魍魉之灵”晨曦站起来,往后甩了一下披风,便起身跳了下去……

  从方形洞口中幽幽地走出,散着白发,骷髅脸上褶皱的皮囊,缺失的嘴巴中,像是在说着言语,完全雪白中间加上点绿的眼睛,抬着胳膊向晨曦瞄去,一个 、 两个 、三个……

  一闪露出狰狞之色,说时迟那时快,朝着晨曦身上顶去,横冲直撞,力气极大,直至撞到墙上………

  尸灵抓住肩膀擎着晨曦拔山举鼎般从头而过,重重着地……

  对着晨曦怒吼道“杀了你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兴趣,不如慢慢折磨”

  尸灵双手把着晨曦的脑袋,恶魔狠怪般脑袋连同身体一并肆虐撞去……

  晨曦受到那剧烈冲击力,脑袋真是快要裂开了,

  手中那长刀在那虚脱的手里约摸的将要滑落……

  “能来这里,真是莫大的荣幸,”尸灵腐烂嘴里吐露着字

  就在这时,随着尸灵放松之片刻间,

  晨曦一个跨步,冲向前直对着尸灵满是裂痕的左边,一把抓住他方刀,一手抓住尸灵还缠有纱布的手臂,用力一拧,方刀用力斩去,直指臂肩,发出咔嚓一声,肩关节已经脱臼,尸灵破喉嘶叫,暗甬传声……

  晨曦速度极快,血色方刀挥来的同时,身形一闪,一把将尸灵拉到刚才自己站的位置上,血刀快斩杀去,直逼头颅,劈头砍发,弹指一挥间,得 ,血花乱溅,汹涌澎湃……

  晨曦又拿出长靴后防身的匕首,匕首在手中一番,在尸灵的喉咙上轻轻一划,连同素色缠布在内,划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白肉一番,鲜红的血液从肉里渗了出来,很快的黑色披风浸湿,而的尸灵惨叫声更是响彻整个暗道……

  如同蜂拥般力怼鬼影掠爪,迷踪幻影般,偷袭而来……

  看着这阵势,猛如豺狼虎豹涉猎之威,形如捉兔之鹘,晨曦心中倏忽不禁胆颤……

  一脚撤步,滑着半圆,一脚踢前,左手触地支力,右手握刀倒插其地,恰似白鹤亮翅般弓腰之态,只见得毫厘之间,于那尸灵擦身而过,要是不及躲闪,只怕是垂手可得……

  起初的姿态又忽然变化多端,于地击掌,腾空架起,急转直下侧身而力急,得势而乍变,突破其力,血色方刀已经朝着尸头剁去,频频数刀,既而血起刀落,无头尸灵,狂奔不止,跪地摸爬,拖着渍出的尸血……

  “小子,有点本事,”尸灵吐出舌头略动着棱角……

  “你又是何物,敢拦路,”晨曦正在得意,竟敢反问其详,不知吃了什么熊心豹胆……

  “我是巫灵,来到这里,让你死的面目全非,”从远处的暗道中穿来着那痛不欲生的绝望之音……

  嗜血蝙蝠扑摆着翅膀,发出,呲啦 呲啦的声来,

  “嗒嗒啦” “嗒嗒啦 ”“嗒嗒 , 啦”, “嗒嗒”……

  “哈、 哈、余音回荡, ”墙面上眨着眼睛,缝隙之中在蠕动,从那方形洞里,露出的手掌,印在地上全是印记,环着洞口来回抓着,流下着血痕……

  “巫灵,”晨曦犹豫一番,心想对着魍魉之城一点都不熟识,对着那魍魉更是空空如也。

  乍想之刻,遂从甬道中迎面射来箭刃毫不留情冲面而来,那是邪灵蛇化作的而成,半空中变化出蛇嘴,如同剑齿的蛇牙呲出毒剂,在黑气围裹的散消下,奔向晨曦……

  巫灵是种很强势的魍魉之灵,虽没有虚空之力的灵力之能,但有着自己不怒自威的控制力,对环境的控制,对空间的控制,大到对虚空之力的控制亦不在能力之下,。这就是巫灵所独有的守护自己的手段——“绝对控制。”

  “绝对控制”之能的层次更比对抗高出不知多少倍。巫灵,第一个层次是巫,它们就是武者侧重于敌人对抗,能在对抗之中发现瑕疵处,由此寻求突破,,高级层次的誓约者才会习得,在对抗之外控制事物,才是万全之策,只有那觉醒的巫灵只要不段付出了魂魄觉醒的代价,才能不断地在对抗和炼化中领悟、超脱。巫灵之能,固然巧妙,巫灵,确实无疑,但是巫灵正在掌控自己的灵力和灵魂,只是被高层阶的魍魉困于此地,慢慢地吸魂纳魄…………

  “ 兆 将灵王”守护地囚暗道的侍灵见得将灵王问礼……

  这人魂元魄之灵,现今如何,可否还有生息”将灵王凶恶的问着。

  那侍灵明白其意,便解封了地囚门,将灵王靠前望去,躺着那魍魉之灵的残尸,灵魂都受到重创打击,只有那精魄奄奄一息的依稀看得微光……

  将灵王看此破烂不堪情形,随手一挥,那残留着精魄之气的魍魉之灵,从身上显出红色的虚空之力,凝结一团朱红气体,不由得飘向那将灵王的手里,和那幽蓝色的觉醒之色混化一起,不久转身之后消失不见……

  一门一侍灵,十步一游灵,腰间备着邪蛇灵毒,手持长刀,层层叠叠,紧锣密鼓般戒备森严……

  魍魉之王正在炼化着,双脚腾空而立,掌面即外,看那将灵王的身影,便又正襟危坐……

  问道“如何”。

  “枉 灵”“亦如你所说般,并没有消逝,”将灵王禀告着

  魍魉之王卡萨从那王座中站起来说出“看此灵力一般,却能降制魍魉,确是难得之物,况且那图腾玉石更是难得一遇。”

  将灵王听此番话,更为觉悟,想那图腾玉石绝非一般常物,

  “可又怎能从那身中得来,”将灵王感知实力难敌那图腾玉石之力,迫切疑问道

  便可尝试着“移魂纳魄”卡萨王看着手掌中得幽蓝火焰,一把狠攥下去……

  将灵王低着那头颅反光灯般影像黑色披风……

  “这就去办,”说罢,退在那城堡之中,身后跟从着四个战灵王,朝那地囚中去……

  晨曦仰面朝天,后空翻腾,左右侧身之时,长刀截断箭刃,随手一抓披风,笼罩其下,防躲毒剂之器,那长刀遮眼,起身而立,如同暴雨梨花般密密麻麻,虽力及此而气不足矣!

  那疾飞箭弦,凶急致命,晨曦迎面挥长刀御箭,可不及防那邪灵蛇毒液,沾惹身来,

  恰似火燎冰镇的患口,慢慢渗入晨曦的皮肉里,那般割心之苦顿使晨曦身心力竭。

  长刀“嘭”的落地,被沾染的血色方刀冒着朱色之气,正在侵蚀着,渐渐蒸发……

  他痛苦不已,嘴唇明显的发干发裂,那粘毒液的伤口,已在一点一点溃烂,如同水泡的皮层里,充满了凝结的黑色的血肉,正在慢慢地恶化,钻进那血液里……

  满脸异常痛苦,整个前身躯体,肩,肚子,胸腹上,还有那腿部,一块块的发黑发烂……

  “啊 、啊 、”大声惨叫,“斯、斯、”地看着伤口……

  来不及躲避的箭刃,正直猛烈之时,对着手无寸铁的晨曦全身投去,就是靶心。

  箭刃一把一把的紧紧从那暗无天日的甬道深处迸出,论晨曦的能力来说,就是反应在迅速,也来不及躲避那连蝙蝠大的空隙都没有的“火力”。

  晨曦惊呆了,从眼睛之中可以看出绝望,从受伤的身体之上可以感到恐慌,从灰暗阴险的笼罩之下可以看出死寂般的沉默,在他的内心中,不知是否想着什么,更不会起身反抗,只是静静的在内心呼喊,静静地等待那乱箭穿心面目全非,静静地等待死神镰刀的掠杀……

  那箭刃无情的射去,涂满的剧毒,插向晨曦的脸上,近了,近了 ……

  箭刃直指眼睛,那顾不得,一边麻木的晨曦,没有一点力气使然……

  只听得见晨曦拼了命的大叫一声“啊 ”。便任由一切顺其自然了!

  就在那惊险的一刹那,箭刃刺破了晨曦额头上的皮肤,顺势流下血迹,在没有动摇,只是全都停了下来,定在半空中,那空气更像是凝固一样,没有一点微动……

  晨曦紧闭着眼睛,那血滴从额头流下,从眉毛流过眼睛又淌向脸上……他慢慢的睁开眼睛,扑朔迷离,目光更是无神,只是很困惑自己没有死,为什么会这样?眼睛看着在身前的箭刃,一动不动,两眼相望……

  只见得将灵王收下了手掌,应声说道“行了,“他今天是我的了”不知对谁说道。

  “将灵,真是久违,久违了”从暗甬里传来的声响对着将灵王回到,

  “来此要亡魂,那得看我同不同意了”巫灵威武霸气说道

  “巫真,多年对你的封闭,还有那魍魉之力的炼化,还是没有觉醒,仍于我魍魉之灵对抗,自大妄为”将灵王示威不满对持道。

  “要不是灵王卡萨,我怎能如此不堪”巫真气愤说道,应是很冤屈。

  “要么今时放我出去,要么你谁都带不走,包括你,将灵。”巫真更是愤恨,叫嚣着,声音之用便感到一股杀气……

  晨曦身上的毒液转向弥漫着那血液里,从腿粗开始蔓延,整个脚部变的黝黑,那血泡的伤口也正大扩大,额头的那一点擦伤也在变异……

  对着这此事更是没有头脑,那怕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听着他们的一番对话,只是知道些往日恩怨。

  巫真话语刚落,“噹”的一声,把那暗道甬门关了上去,这正是巫真的地盘,几十年困于此,把那些魍魉之灵都炼化,为自己所用,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都是他的,他能控制住魍魉之灵,尸灵,邪蛇灵,……全都可以操控,连那带毒剂的箭刃也是他的操控力。

  只不过只能在暗甬之内,暗道外面被施加着虚空之力,只能破除那虚空之力的限制,巫真身上的巫气之灵更能够快速觉醒,不断地完成誓约者,终归可以提升层次, 可惜年少轻狂魍魉之王卡萨设计陷害于此,被困多年。

  战灵王看此情形,嚣张说道,“真是莫大的胆子,我等定将你斩成碎尸”

  “杂碎而已,岂能何如”巫真狂傲的性格亦是当年真性情,从未惧怕那魍魉之灵。

  从那二十米长的甬道中,蓝色妖姬般的眼睛,张狂的对着墙面抓着,手中那虚空之力炼化的笼门,摇晃着,揪扯着,像是困于牢笼的猛狮,更是狂兽,坐立不宁,看到那将灵王更是兴奋,血脉喷张……

  “连那虚空之力,都解除不了,有资格与我较量”将灵王声小力威,一种鄙视。

  随着时间的推移,晨曦变的越来越竭力,临近虚脱,那扩招的邪蛇灵毒液,已经随着血液攻进心底,晨曦的印堂也发黑流着血水……手指头以不停使唤,不间断的微微颤抖着……

  巫灵之力的巫真现身于地囚中,被困于甬道的将灵王也被那“绝对控制”施加着巫灵之能的甬道门封锁再次,进退两难全。

  就是这情况,没有武力无法解决的难题,巫真积攒多年的巫灵之力,何那将灵王虚空之力的蓝色觉醒之能,将会产生碰撞于摩擦,产生鲜血和损失精魄,可这不会避免,

  一场战斗也一触即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