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残忍的交易”
西江月2017-12-02 20:085,484

  第十一章 “残忍的交易”

  〔上〕

  巫真睁开了那鹰瞵鹗视般的双眼,横眉怒目的看着那暗道铁囚,

  ,一手遮天般的打在铁囚门上,只见得一触就破,接连震动的墙面,哗哗哗的掉下石块,轰轰烈烈,犹如地陷天塌般……

  巫真踏出了那沉重的脚步,鲜血像两旁扩散开来,蓬面的乱发遮盖着那眉毛上的刀疤痕迹,

  犹如一撇高高扬起,深邃的眼眶透露出神秘而又凶残的一面,那脖颈上的印记,已经变得模糊不清,更是让人琢磨不定,一身黑色铠甲般的装饰束服,趁着那光线,银光闪闪,

  更为深奥的就是那巫灵族的吊坠,

  如同那水滴般,晶莹透彻,深藏其间的那微微闪着蓝光的水滴,更像是蓝色妖姬般的幽美而又充满着各种可能……

  巫真踩着战灵王的残留尸体而过,看着脚下的尸体,显示出的不屑一顾……

  那鳖虫满地狼藉的爬开爬去,爬上那尸体的肚子里,繁衍生息,新出炉的尸鳖虫在快速的成长……

  噹 ! 噹! 巫真一步一步的走着,更是要去杀个痛快,杀个支离破碎,杀个天花乱坠般……

  晨曦微微一动的手指,抓住了那走出暗甬地囚的巫真……

  “救 …… 救我!!!”晨曦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呢喃细语的说着最后一句话,说罢手指便滑落在巫那真的脚下……

  巫真刚想拿着那短刃插下去,便没有了动静,于是感到了一丝不解的疑惑……

  “怎么还没起死!”巫真惊讶的说着。

  晨曦满身的伤口,鳖虫也正在身上爬来爬去,巫真看着他这般惨状模样,并没有想去搭理救他,也是看晨曦帮助自弑杀将灵王的用处上,巫真没有置他于死地,而是想把他放进那地囚里,好留个全尸……

  巫真一把拖起晨曦,身上的血液也不在往下流,身体更是忽冷忽热的活动起来,不知是中了黑蛇毒还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顾虑这么多,只是举着晨曦又向着那地囚禁地走去。

  这个地方一定是巫真最不愿在踏一步的恶魔之地……

  “呼!”一下,从晨曦身上掉下

  一个物品,吊挂在巫真面前——那就是图腾印记石。

  还在微闪微闪的发着红光……

  〔图腾印记石〕:也是一种可以炼化的一种特质图腾石类,它不光可以吸收灵力,也可以从灵力者身上获得灵力,来积聚灵力,如遇到灵魂上的打击和重创,一般都会有所感应和治愈的灵力,图腾印记石不同于其他的灵器、灵体、灵光、灵兽、灵药、灵水、和灵力所 控制的炼化的灵物等等…………它是一面可以觉醒色炼化纳魄,一面可以誓约者萃取移魂。

  重铸“魂体 ” 和 “魄灵”。

  “什么!!!”巫真看到不由得惊讶了一番说道。

  “这小子是誓约灵,怪不得没有死?”巫真看着那挂在晨曦脖子上的图腾印记石感叹道。

  巫真看着那图腾印记心中思考了一片刻……

  〔誓约灵〕可以与其他灵类誓约,来变换夺取誓约者,誓约灵是普通灵类没有的一种炼化灵力,并不是人魂人魄而是比这个更高更突出,“魂”和“魄”并不是稳定的灵类……

  可以拥及其他灵类得不到的誓约灵力,更或者是晋升跨灵誓约者,晋升跨灵觉醒色……

  ……

  慢爬的邪灵蛇,一静不动,眼色更是煞白,飘荡在暗道之中的魍魉魂灵更是灰飞烟灭,像是有一个巨大的血色短刃汇成的漩涡里,没了原由的形态,那怕是魂灵…………

  巫真把晨曦放在了那暗道地囚里,以防备鳖虫的侵蚀,何那尸灵出现的再次摧残……

  “好自为之!”说罢!把他放在了靠墙的地上,就急匆匆的大跨步的冲出那暗道的第一道门……

  “扑腾”一声巨响,发出震耳欲聋之音,那暗道用那魍魉之力围绕的石墙门,雷霆万钧般被捣毁,更是给门外看守的侍灵和游灵一个十足下马威……

  一条狭长而又悠荡回肠的暗道通口,出现在那久居禁锢之地的巫真眼前,侍灵游灵早以自乱了阵脚,恐慌沸腾起来,

  “巫 ……巫 ……巫灵族巫真”一个侍灵心惊胆战的说着。

  “有什么可怕的”游灵对着那侍灵说着。

  “拿住他,我们那么多魍魉,今日哪里走,”一个不要命的侍灵吼着,像是很嚣张!

  “给我杀!!!”

  “卑微的鼠辈们,你们竟然胆敢和我动手!”。哼!巫真对着这些小喽喽斥道。

  虽然没有纵横天地之能,驰骋疆界之力,但是以巫真的威严与愤怒摧毁这魍魉之城的一切!!

  ,随着侍灵,游灵,扭动黑影般的说罢,巫真更是忽然燃起了眼睛中诡异的蓝色火焰,此时的的巫真已心无生念,满腔的悲愤,澎湃的杀意已经让他眼中的魍魉之城一片灰暗。

  只见此时的巫真拿着那血色方刃刀,缓缓抬起右手,一柄黑气环绕的漆黑方刃慢慢凝于他的手中,那是他以巫灵之力而缠绕的巫灵剑,他持刀遥指着前方的侍灵和游灵们,愤怒的咆哮道:“拿命来,终于开始尽情的发泄一番……”

  “哈 !哈 !”眼睛一转……

  一股强大的杀气瞬间锁定了整个暗道中,手握朱红色的方刃刀腾跃于空,仿若海啸撕天裂地般的一剑猛然挥出,随着这一刀刀的落下,

  整片暗道之中都而为之一颤动,浩瀚澎湃的刀劲狂斩着那些手无数鸡之力的魍魉,汹涌奔腾,激荡湍急的刀法,如影随形,快刀斩乱麻般,游灵侍灵犹如剁的肉酱般,面目全非,腰斩,头斩,手斩,胸斩,腿斩,……

  一刀插进那游灵的心脏上,手臂高抬举起,拔出后,又一击必杀,随手抬刀,便击中要害,脑袋破碎,眼中布满血丝滴沥,那方刀削游灵如泥般画圈走形,在身上转动,横尸满地,…………

  “咳 ! 呃呃 “哗啦……”!!”吐着残血,埋头躺下枯竭了力气。

  更为一惊得是从头到脚的分为两半,两眼一闭身体从两边倒去,鲜活的内脏泉水般从血管里喷出来,“哗 !”“嚓!”从墙面上急流而下……

  刹那间拥挤满道之中的侍灵游灵,没有了一点点生息,鲜血潮水般积聚在甬道,如同江河,如同暴雨,卷着血腥味的空气更是像凝固般更加沉重更加浑浊…………

  “就这等货色,拦我!”巫真无情的嘲讽道。

  “呸”的一下 吐了口嘴中的血,用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色,前往魍魉之城里的卡萨……

  〔下〕

  在那密不透风的暗道之中,死的死,残的残,而在暗道之外更是显得诡异般的寂静,身居首位的卡萨,正在悠闲的坐在那,双手放在魍魉之位的两端上,一只残剩着白骨的手指“咚咚!”的有节奏似得敲着,一只手里闪闪着光亮不知是何宝物?

  露着牙齿的下颚,悠悠的左右动着,虽然拥有骷髅般的脸庞,但是还是流露出的骇人的气息……

  “枉 !灵”一个游灵仓皇出逃而来,急慌慌的禀报魍魉之王卡萨,

  “那困在地囚中的巫灵族巫真逃出来了!大杀起来!!”游灵丢了魂般说着!

  “慌什么,一个巫灵就把你吓住了? ”卡萨淡定的说着像是已经掌控着实情。

  猛的一下,站了起来,犀利的一眼看着那不敢直视,身体抖动,惊吓内心的游灵。

  …………

  “呃 !”的一下 ,只见得那游灵已经脑袋坠地,两眼死死睁着,翻滚到一边去……

  “好一个阴谋诡计之灵!”巫真从暗道之中一转眼之间蹦出来,口中说道。

  巫真用血色方刃刀指着卡萨,一种可说而又不可述的怒气得看着他。

  “困了那么久,总算出来了”卡萨怡然说道。

  巫真风驰电掣般一刀朝着卡萨头颅砍去,速度之快刀斩乱麻,

  身边侍灵一群群冲了上去抵抗……

  手中的刃刀转了个圈,一道闪光过后,支离破碎,结果更是不言而喻。

  巫真那令人惊奇的速度,一声声哀鸣,一刀刀裂痕,一截截肢体,

  冲着脑袋又是刀砍去,猛的跳起来,连环击必杀技般,剩下的只是那令人恶心惊诧的场景……

  “这么多年,还是那急性子!”魍魉之王卡萨隐隐冷笑般说着巫真。

  “这就要了你的灵魄”巫真满是愤恨说道,带着莫大的仇恨。

  “嗖!”的一声,身上藏着的巫灵短刃便一袭而去,说时急那时快,直指卡萨要害之处插去。

  卡萨左手执掌轻轻一挥,只见得那巫灵短刃停在空中,定在那手前,随着卡萨又一攥紧拳,便即刻间掉了下来。

  “想报仇雪耻吗?”卡萨诡异的一笑说着。

  “难道就这么想夺我魂魄!!”

  “弑父之人,永世不忘。”巫真咬牙切齿道。

  卡萨眼神顿然一动…………

  巫真被困几时年久像是一柄被藏在匣中的剑,韬光养晦,锋芒不露,蕴藏不漏的他将要施展开来

  此刻巫灵戟已出光了!

  他的手伸出,手里已多了柄刀!拿着那背后的巫灵戟急斩而去,踏空一跃而起,一道乌黑的寒光刃气对着卡萨咽喉

  一刀封喉般,凛然之气。

  巫灵戟迎风挥出,森寒的巫灵之戟气息已刺碎了那魍魉之城里的污浊之风!

  卡萨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脚跟已经沾的座椅。

  巫真这时已随着变招,笔直刺出。

  卡萨退无可退,身子转身翻腾。巫真长啸一声,冲天飞起,巫灵戟也化做了一道飞虹,一把巫灵之力汇集的巫灵之戟,势不可挡,他的巫灵戟像是已合而为一。

  逼人的巫灵戟的戟风,以摧得城中的石壁都略显震颤……

  “喀 ! 嘭”……

  巫灵长啸不绝,凌空倒翻,一戟长虹突然化做了无数光影,向卡萨

  当头洒了下来。

  这一戟之威,已足以震散魍魉的魂魄!啊啊啊啊!……

  只听“叮”的一声,火星四溅,打的石壁像是冒了火气一般。

  就在这一瞬间,满天戟气之威突然消失无影,卡萨被那巫灵戟进击真是躲闪为及,一招半式之际,便产生偏激,被逼到那座位之上,口中灵血,受了巫灵之力的打击。

  卡萨木立在血雨中,他的巫灵戟平举当胸,身体弓形,扬臂而死,巫灵戟一头指天,一端立地般,化作弧形戟气,包裹着巫灵之气,斜斩急下,纵观全身腰力,臂力,腿力,……皆寄予那巫灵戟尖,煞是毁天灭地的迎头痛击…………

  急如闪电,刀锋破风,其势方急,此刻刀锋已发!

  “魂飞魄散!!”巫真异样的脸色,炙热之眼怒目而视说着。

  一斩之威,来血敬弑父之仇恨!!!

  “难道你不想让他活过来吗?”

  巫真硬是逼迫自己停下了手,巫灵戟已至脖颈,更是毫厘之间。

  “你说什么,快说!”巫真把巫灵戟架在卡萨脖子上怒道。

  “年轻人,就是心急!”卡萨说着。

  那右手握着那发着光的巫灵族长的巫灵魄,对着巫真抬起。

  “这是灵魄”巫真一把夺入手中,

  “放心的去吧!”巫真举起巫灵戟又是一击。

  卡萨转着身体朝着灵坐走去,“他的灵魂也掌握在我手中!没有魂哪来的魄!”

  哈哈哈哈…… 卡萨奸佞的说着,坐在那里。

  晨曦一脸茫然不解,对着那暗道之中满地的魍魉灵魂,感到惊愕,他虚弱的身体,用着那方刃刀支撑着自己,踌躇挪动着,在这没有空留之地的魍魉身上踏过,他不敢看,来呼吸也不敢急促,看着那微光熠熠,看着那道石壁门,快快地快快地,离开这个鬼地方,尽快地从这里出去,那怕是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我父的灵魂在那!”巫真巫灵戟指着卡萨的脑袋。

  “杀了我,你那父亲将灵魂将会湮灭,只有我 ,只有我知道在哪!”

  “哈哈哈哈……”卡萨张狂睁大双眼说道。

  “要不然在做一笔交易!”

  巫真实是愤怒,转着巫灵戟,经过一番深思后,勉强的收回……

  “又是什么奸诈手段!”巫真顺了卡萨的“交易”斥力说到。

  “在魍魉之城这个地方,巫灵王的“魂”与“魄”只能选择一个,为了我那满城的魍魉之灵………”卡萨虚伪的说道。

  “怎么能够复活?”巫真心急如焚。

  “想要重生,只能去那异灵族才能做到”卡萨低着声音说着。

  想着自己的罪行,巫真感到愧疚十足,他现在想做的就是告诉自己的父亲实情,重生父亲以此请罪,来忏悔自己的罪孽……

  “异灵族是拥有快速的自愈能力者,有了他们相助,你父亲灵魂才能自愈苏醒过来,而我手上的则是他的灵魄,有了他才是关键,要不然空有一副躯壳又有何用?”卡萨道。

  “快把灵魂拿出来!”巫真拿着灵戟又指过去。

  “杀了我,什么都没有了。难道你想两败俱伤吗!”卡萨道。

  “怎么样能重生灵魂!”巫真冷问道。

  拿着灵魄的巫真没有灵魂的本体不知怎样去做,两眼看着那卡萨不知事情是真是假,看着父亲精魄的他,哭泣留下了泪水,不知怎得,举起巫灵戟就刺去…………

  “扑腾!”的一下,原本经过这里,不知道路的他,试图偷听怎样能够离开这里的晨曦被吓的趴在地上,踉跄的爬起来……

  就在这时间,晨曦被卡萨掌控在了手中,双脚离地而起,空中动着手脚,咳嗽的喘息着……

  “他,一个普通的誓约灵,如若经过历练,你我都不能及,你可借助他体内的灵力,早日拿得空异谷中异灵族深藏的“异灵之魄,”

  我在把你父亲的灵魂便可还回你手中,由此方可重生本体!”卡萨命令般的说辞慢慢刺痛着巫真的内心。

  巫真看着那命大不死的晨曦,对他那脖中的“图腾印记石”感到一丝的希望,他的巫灵石也能洞悉出一些隐藏其中的灵力。

  巫真放下手中的巫灵戟又深思熟虑片刻,答应道:“怎样去往空异谷”

  “好!好! 让我带你去便是!”卡萨道。

  卡萨擒着晨曦走在那通往空异谷的路上,诡异的眼光只有他自己知道。

  巫真一路紧逼用巫灵戟在身后要挟着,以免再次中了圈套。

  卡萨到那魍魉之城里的另一个通道之中,在那方形的魍魉竞技场下——便是久闻其名的空异谷的进口。

  “不要忘记你父亲的灵魂在我手里,想得到就必须完成交易!!”卡萨坚定说道。

  一把手挥间,便把晨曦扔进那通道之中……

  半信半疑的巫真,为了能够保住父亲的灵魂,便痛定思痛跳进去。

  “等着,来日再会”巫真实则说着这单话,另一面早以计谋好把卡萨碎尸万段。

  “好好享受折磨吧!”卡萨阴险的阴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 ”

  …………

  说罢便消散在那暗道之前,不知去了何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