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将灵之战”
西江月2017-12-02 20:074,180

  第十章 “将灵之战”

  一旁不动生色的将灵王看着那所谓狂傲的“晨曦”说道:“就这巫灵力,还想击垮我!”

  灵光一闪,将灵王手掌对着战灵王的身上发着灵力,原本已经没了灵魂的战灵王又重新动起身来,双眼又在次有了光芒,似乎变得更强了………

  …一场控制的战斗一触即发。

  可是正在那战灵王起身之时,被巫真控制的“晨曦”顿时发觉,拿着那方刃对着刚要“复活”战灵王扫斩而去,战灵王的头颅翻转的飞离了身体,战灵王无声的跌落,“噹!”的一声,成了那鳖虫的食物……

  “哼!, 想不到!,不如靠我自己”将灵王说着。

  “嗖!”的之下,将灵王一拳如同暴风般凶猛打在了那来不及躲避的“晨曦”的脸上,打的“晨曦”整个身体都侧到一边,又连着那虚空之力炼化的手掌,打到“晨曦”的胸腹,“晨曦”霎时间击飞朝后躺去,摔得那墙壁都一阵颤动……

  “晨曦”晃着身体站了起来,麻利的想反击,起身反击,拿着那血色方刃刀向那将灵砍去,

  将灵王眼看劈来的方刀,手臂便抵挡了,反手抓住刀刃,用力转着那手臂,“晨曦”腾出半空,从将灵王的头顶飞过,从暗甬门道旁,甩落在那地囚门上,从口中吐出粘稠血液。

  骨骼更是啪啪作响,不知断裂了多少,“晨曦”痛苦的四肢着地爬着。

  “感受绝望吧!”将灵王指着爬地的“晨曦”说道。

  饱受折磨的“晨曦”低头哈腰的跪在地上……

  被困地囚之中的巫真,略显的疲惫不堪,遭受着那将灵王的连环进攻,实为吃不消。

  这时的巫真真是冒了火,神情异常凶险,在囚外都能感受到那骇人的气息,

  一控手指“晨曦”被拉到地囚门上,巫真对着“晨曦”使用巫灵之力把身上的精魄转移到“晨曦”的身上。

  “晨曦”面朝着巫真瞪着眼睛,巫真把双手伸了出来,抱着晨曦的脑袋,从眼睛里发出一道红色火光,转移进了“晨曦”的身体里。

  “看来得用真格了!”巫真冷酷的说着。

  “晨曦”双眼放光,凶神恶煞般,透出一股极恶的神情……

  晃动着脑袋,两双抓狂,头脑将要炸开,内心深处就像是岩浆般炙热烘烤着跳颤的心脏,

  双脚岔着,腰前后包头来回折腾,连那黑色披风也随着一股力量在后面甩了起来……

  暗甬光影荡荡,巫灵力的觉醒爆发……

  将灵王看着对巫真说道:“小把戏,身处虚空之力炼化的地囚的力,能耐我何!”

  “晨曦”一声不响!!!

  这时,“晨曦”仰头长吼了一声,嘴中的牙齿已经染的血红,粘液在不断嘴里纠缠着,两腮的肌肉收缩的出线一条线,紧紧的绷着……

  眼睛一定,左脚踏出一步,一跳腾空,对着墙面踩过留下印记,借力发力,有是一击竖灵斩袭去,

  将灵王支臂去挡直面袭来的方刀刃的威力,并没有伤到一丝,

  “哼”的一声 将灵王“嘭”的一脸对着“晨曦”的肚腹狠踢过去,

  “可恶,不要逼我”巫真后退几步说着,倏忽间,手掌上冒出红色的巫灵之力的包裹,像是着了火般…………

  “哗啦”一下,一招提空破斩,偷袭而去,打在将灵王手掌上,又极速快转,横刀刃斩两手握刀,犹如千斤重般的刀力,从侧面袭去,

  “嘭”将灵王举臂遮挡脑袋,虽然抵御了那重而快的攻击,强大巫灵力量带来的余力,通过手臂转接到那较为脆弱的头颅上……

  将灵王向一旁栽去,感受了那股不可抵挡的巫灵之力……

  “嘭、嘭、嘭”“啪丶嗒”……

  “啊 呃”将灵王被打的好像措手不及。

  “咔,嗒”“晨曦”对着那将灵王连环出击着,每一击都是致命而惊险!每一招都是带着杀意和折磨,每一招都带着对魍魉的憎恨和对自己折磨释然……

  “拿命来”巫真怒道。

  一招重击把将灵王怼在墙上,那巫灵之力的手掌,握紧了拳头,打在将灵王的心脏上,

  “这力量”将灵王感慨道,反击着。

  “卑鄙无耻,囚禁我十年之久!”巫真对着将灵王吼道,满脸的怒气冲冲……

  一手搂朝那魍魉之灵将灵王脸上勾去,又一条极淡的黑影突然跃起,又迅猛重重的向将灵王胸口打去。

  “晨曦”动作运转自如,更何况这一击来势凌厉之极,又打在将灵王的脸上,活活的被打穿,脸部被打凹,震向后方,露出那舌头……

  又握刀侧身进攻,只怕将灵王难逃穿胸断骨之祸。

  将灵王片刻间已化为那有形无质的魍魉影子,趁着婆娑的暗道之中的微光潜形四下闪着!

  “晨曦”轻松抬起那血色方刀,一挥对着那将灵王尾随的影子砍去。

  “敢与我正面对战吗!来消耗我的巫灵力”巫真愤恨的充斥着。

  为了格挡魍魉之力的攻击,“晨曦”两眼盯着,光芒闪动。右手还握在腰际的方刀时刻准备着攻击。

  像是在回应疾驰前进的猎豹般,“晨曦”那快步跟进。方刀在空中描绘出巨大的弧形,抡着手臂,脚根削开水泥地,硬是将自己停下。

  对着将灵王捅去,同时那方刀碰撞墙壁,响起锐利的金属声,墙面更是痕迹斑斑,石块不停地掉落,火花在墙面绽放,绚烂的犹如在燃烧……

  “哈 哈 ,太慢了!”将灵王嘲讽道。

  将灵王拉开彼此的距离。在空中跨出步子同时攻击着“晨曦”。抓出最适当时发力过去。“晨曦”也极速的躲着,左边避开,右面又侧身出击。

  “晨曦”的移动路线,随着将灵王的那猛攻,开始有所变化,从绕圆圈转为螺旋状渐渐缩小范围,慢慢的贴近,“晨曦”仍保持前倾,握着刀柄的右手瞬间消失,袭向将灵王的心口。将灵王反射性地用右肘防御来袭的刀刃……

  这一方刀斩下去,仿佛要将将灵王包裹的虚空之力斩成两半,周围虚空被斩破裂,惊人到了极点,发挥到了没有的速度与杀伤力……

  周围的虚空之力被斩即破。

  身处里面将灵王的身体剧烈震动着,被那股力量弹出来倒飞回去,身躯剧颤,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这样的攻击,到底是怎么回事”将灵王惶恐的说着。

  这次绝对会是一种打击,前所未有的自身损失,将灵王感到了丝丝担心,对着那巫真的巫灵力感到惊颤了些……

  “马上取下你那头颅”巫真愈打愈裂地残忍说着………

  身处地囚中的巫真经过几番的打斗,紧闭着双眼,微微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开后,又闭上了。只见他的两颊涨得朱红,额头也开始微微的冒起汗来,不由得损耗着巫灵之力……

  “不过如此!哈!!”将灵王看到身体明显不支的巫真。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巫真吼道。

  双手化作一条条巫灵力炼化的黑蛇,张牙舞爪,缠在臂膀上,“吱 吱 ”的恶叫着……

  成百上千的黑蛇组织成像一条狂蟒般,血盆大口,短刃刀的獠牙,吃去,咬去,吞噬出……

  那血液中产变的蛇毒,痛过毒牙注射那将灵力的肩膀上,咬着,那一块血肉全无,被撕扯而下,贪婪的吃进蛇腹里……

  将灵王传来恶魔般的哀嚎,蜷缩着手臂全力撑开对着那蛇嘴打去,自己重重的躺在地上……

  “真是狠毒!”将灵王痛骂道。

  “巫蛇之凛!!!”巫真在地囚中,双手死抓那门拦,摇晃着,挣脱着……

  另一个手也速成了黑色巫蛇,朝着将灵王身上吃去,一下肚子咬的露出缺口,鲜血直出,

  又变换成那方刀斩下那整支臂膀,掉地的手掌活生生的蠕动着,四处寻找着……

  啊 !啊 ! …………将灵王叫着!

  “咔嚓 咔嚓 !”横刀腰斩似同截铁般顺畅,刀停腰落,

  整个双腿都被这一斩脱节,悬在半空的将灵王身体更是一片狼藉,东缺西落……

  “尝尝恐惧吧!”巫真眼睛都将要掉下一样,

  哈 …… 哈 ……!哈 !……失性傲世的说道。

  将灵王苟且生息,巫蛇毒也正在散发,那不仅仅是对血液的侵蚀,还有那心如刀割般的扯肠拉喉般的痛苦……

  “你 ! 你 …… ”将灵王痛苦不堪。

  巫黑蛇在将灵王身上狂涌般折磨,那左手的方刀削面似得砍着,血流成河,

  那墙上的鳖虫异常兴奋起来,看着那蠕动的残缺手臂,胆儿变大的似得,蹭上去吸血,钻进去食肉……

  。“这就是折磨!不同常人的憎恨!”巫真怒道。

  “嘁 ! 喳 ! 呲 呲……”

  刚说罢,手中黑蛇变化成环环相扣的铁链形状,带着倒挂的回旋刺,在那将灵王残留的身上鞭挞,那乱舞的鲜血,在空中异常闪亮,如同倾盆大雨般落着,地上的鳖虫再陶醉的享受,在熙熙攘攘的聚集,在歇斯底里般的对这份大餐鸣叫…………

  “扑腾!”扑腾的一声,将灵王随即倒地,口中的红血早以堵住他的嘴巴,剧烈的毒剂,在慢慢的枯竭他的心脏……

  “咔!”的一声,刀尖插在了地上“晨曦”拿着刀,头低了下来,一条腿半弓跪地,一支手伏地硬撑着,口中黑血从口中吐出,混合着,掺杂着,凝结着……

  巫真也身疲力竭了下来,十足的巫灵之力,加上自身“绝对控制”的爆发,意念的控制并不是持久的,他消耗着自己的巫灵之血在战斗,现在的他已经算是用劲全力了……

  竭力的趴在地上,急促的呼吸声,短暂的停刻,也许能带来更快速的恢复,……

  “嗖!嗖!”的一阵带着巫灵之力的巫风,从晨曦身上散了出来,飞速的化作空气般没了形体……

  原本呼吸急促的“晨曦”,现在一点动静也没了,身上的处处伤痕,感染的处处的黑色毒记,都在开始恶化,伤口正在悄悄糜烂流水,血液也正在变异凝结,而那随处可见的鳖虫也在蠢蠢欲动……

  “这样也好,早些成全你!”巫真看着那具将要消亡的尸体说道。

  将灵王这时间已经快要化为冷尸,那红色眼睛里早以没了往日的凶恶,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誓约者之噬”的时候,

  巫真要夺得将灵王身上的魍魉之力来增强自己……

  “巫灵之誓 将灵之约”

  “巫灵魂 将灵魄”

  “夺魂之约 淬魄之誓”

  “ 移魂” “纳魄” !!! …………

  巫真念着巫灵族的“誓约者之噬”把奄奄一息的魍魉之灵将灵王的灵力收复囊中,强化自己身上的巫灵之力,这样就会不费吹灰之力的从那地囚的禁锢中解脱出来……

  命运多舛的他, 再也不受这番十年之苦,

  巫真的故事就要开始,在那魍魉之城里也许早以忘记,也许会依稀的记得……

  曾经叱咤巫灵族的他,今日就要重见天日,曾经叱咤巫灵族的他,应得了十年的痛死折磨,曾经叱咤巫灵族的他,也许就会在今日,血洗魍魉之城,把那魍魉小儿卡萨提到自己面前任由宰割……

  一切的开始都要是慢慢的积淀,巫真正在慢慢的等待,享受着那份份折磨……

  “魍魉之王 ! 杂碎而已!!!”

  巫真心中暗杀似的告诫自己,一定让卡萨亲自品尝到这番十年之久的煎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