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巫灵师——“三灯术士”
西江月2017-12-02 20:193,387

  巫灵师——“三灯术士”

  穿越在尖峰岭山高林密的黑暗森林,深深地被茂密的植被和多样化的树木所吸引,冒然的走进了尖峰岭的深处,而我们就穿行在这样艰险无比的丛林之中,森林中根本没有路,没有太阳,没有空地,也不能有片刻的休息,因为密集的丛林中到处都是食灵蚂蟥,还有就是我们穿行在森林的喘息之声。但森林是静美的,伴随着种种神奇。

  特定的阴森气候,会让林子里潜伏着各种奇异而危险的动物。那里有大量传播疾病的昆虫,植物上总是爬满了咬人的大蚂蚁。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经常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蠕动着白虫,一条如同雄浑山脉般巨大的黑色蜈蚣,正缓慢地爬过,所到之处,树木交错断裂,像是一条巨蟒爬过草地后留下的痕迹一样…分枝低矮粗壮,丝萝悬挂似美飘逸。

  迎来的便是那偏安一隅的灵庙。

  给人带来那望梅止渴般的效果,从心地散发的安逸。

  顺着山坡上已经不知走过多少次踩出痕迹的小道,曲径通幽,那坐落在山坡顶上的灵庙石筑, 山悬空庙,全寺宇紧紧贴在断山的悬崖峭壁上,仅用一柱支撑,十分惊险,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令人望而生畏。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青灰色的院墙,红绿的庙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那黑色缭绕中,这座古老的寺庙在朦胧夜雾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山坡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

  一眼看到,便是那不知有什么信仰的灵像,大小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神情动作千姿百态。有的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有的朱唇微启,面带微笑;有的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有的金鸡独立,手舞钢鞭;有的眼睛半闭,手持长剑。

  岩壁上开凿凹处,垒砌平台,用石料构筑而成的小寺位置奇险,远远望去。

  巫灵徒来到灵庙前,敲了几下木制门,门上挂着“吉凶祸福”四字,贴在门杆上,左右更是令人捉摸不透,见得没有巫灵徒前来接应,便推开那朱门,把他两招着进去……

  “进来吧 请!”巫灵徒招呼着手势,站在门旁,指着前面,看我们跨门进去时,又把那门紧紧关闭,转头,快步走到他们前面,带路指引着,晨曦把那熊腿甩在一旁,四下看着这陌生新鲜的灵庙,心中惊喜不已。

  临门而入,便嗅到一股灵香味,庙中一座金色尊像,手拿长剑,怒目而立,一脸抬起,眼中狰狞煞气丝丝入心,显得庄重凛然之气。

  他大尊像下,盘坐而下,手持一串珠子,呈黄黑色,不知何物,一个个在手里拨弄着……

  “师傅,都到了”巫灵徒对着那巫灵师小声说道。

  晨曦一看是那炼化尸灵的巫灵师顿时感到亲切无比,内心抑制着那激动不安的情绪,心想是那巫术高强的巫灵大师,自己心中也有许多打算。

  巫真进去那灵庙中四下看着,庙中那特意的装饰引起他的注意。

  一进门中,庙观的外形大都是“阙门皆朱漆铜沓冒”,柱上常配台基、背靠石、雀替、抱鼓、云头柱、字匾和飞檐等装饰。

  门外两排五行令旗。龙虎山道观的外墙与梁柱,采用红色,红色主火,主南方,避邪。五行色令旗是道教做法事时,召请五方天王、五方护法、五方鬼王这些封魔猛将来集中火力,歼灭怪物,以护持道观清净和庄严。

  五行色令旗分别是:东方青面鬼头令旗;南方红面鬼头令旗;西方白面鬼头令旗;北方黑面鬼头令旗;中间黄面鬼头令旗。代表五营神兵在此,邪魔歪道莫入。

  这些都是庙宇的将就,布置严谨,场面隆重,极其考究山水,宽阔影壁,肃穆庄严

  同时它还兼具阻挡外界 “鬼魅邪气”的功能。

  巫灵师在这里施法,可以能在坛前行法祈福,驱邪化煞,通天地人之五行,行风水学达至之功。

  “大师,有礼了。”晨曦恭维谦逊说道。

  “闻风而来,借宿一晚。”

  晨曦心里算是有了着落,能在这里睡上一晚,岂不安心,还能跟着大师学点巫灵术,感到自己心里美滋滋一番。

  巫灵师听后站了起来,一袭长袍贯身,四目迥然,凤目疏眉,面色红润,神态飘逸。脚蹬一双藏蓝色翘头厚布鞋,身穿藏蓝色青衫大马褂,一对剑眉树两边,紧闭双眸,方形大口念念有词。

  “初临寒舍,谅多包涵!”巫灵师客气说道。

  晨曦向前一步,拱手道。

  敢问大师高姓。还望请教。

  “我师傅是这地的巫灵师,都称为“三灯术士”。

  “三灯大师”有礼了,还望都多多赐教。

  〔术〕:异术。何谓异术?异术就是秘术、玄术、非常之术,细分则有相术、谶术、咒术、饵术、蛊术、幻术、符术、禁术、遁术、魇术、炼丹术、龙门术、万毕术、堪舆术、赶尸术、鲁班术…………

  身怀异术,便是异人,姑且统称“术士”。

  灵族始发之时,重神通,多术士。这些古代的大神们,风骨秉性也有三六九等,有人出入宫廷,有人流连市井,有人隐居山林,或门客,或郎中,或方士,或巫师,或道士,或和尚,或儒生,或游侠,或风水先生,面目不一,身份各异。这部书的主角就是这些术士:他们鬼神莫测的生命历程和他们玄妙无穷的奇能异术。

  巫真这时从那墙面的注意力转移到三灯术士的身上,仔细打量一遍,泯然一下嘴角。

  “三灯术士高明之灵。” 深临庙观还应见纳。

  三灯术士两眼望去,看那巫真身处着装,背持凌霄弑灵戟,身材魁梧健硕,看了看走着。

  “这是从那林中遇见的灵者,还特意带来那荒熊腿以来敬意。”巫灵徒对着三灯术士说道。

  “不愧是巫灵族灵者,身手非凡啊!”三灯术士道。

  “还应请教请教。”

  “请!……”巫灵徒指着那庙观中台圆桌。

  上面全都是摆满了食物,林中不为深知的怪果,还有那烧成的不知名的肉块。

  晨曦走进巫真旁边说道,

  “术士怎么也吃肉,不是不吃的吗?”

  巫真看着晨曦满脸不解。

  “巫灵师,又不是僧侣!”

  “怎么不能吃,都是术士,我们也是属于灵术的一种。”

  “你们都是誓约灵,年轻有为,奇异独特之身,将来必成大器啊!”

  三灯术士惊叹不已。

  巫真回道:“修为这此,造化弄人罢了。”

  “我等只是混着能力,哪能高攀灵魂,只是炼化一些灵魂尸灵,来为自己办事。”

  “来!来!……”

  “赶快来吃点东西,肯定没有在那森林里吃到像样的东西。

  “这天色已经快亮,早点回房歇息吧!”

  说完后,继续回到刚才的石像前打坐,嘴中嗡嗡念起术语来。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晨曦勉强不得的说道,应是看到那食物动了心。

  三灯大师考虑实时周到,对着我们说道。晨曦早已饿成豺狼般,拿着那肉腿大口大口吞起来,左手拿肉,右手那水。

  巫真坐右边,凌霄弑灵戟放在那桌面上,看着那怪异的果子,拿了几颗放进了嘴中,咀嚼起来。

  “吃罢,还请你们跟随我去那空房,早些休息。”巫灵徒亲切说道,从别的庙房里又拿来那食物,放在桌前。

  “嗯 嗯 …………!”晨曦点头哈腰,嘴里满是食物,回应道。

  吃完饭后,有一个巫灵徒,前来招呼,把他们带到空房间。

  晨曦和乌巫真和那打坐的三灯术士打了声招呼,便随着巫灵徒前去。

  走了没有多久,边看到,那是通往山体的路,三面皆是石壁,论安全绝对保险密不透风。

  前方便是,请早些歇息。

  “有什么事,就吩咐。”

  “好的好的!多谢”晨曦在房间中道别了巫灵徒。

  告辞。说完巫灵徒便回了庙宇,不知和那个巫灵徒说些什么。

  晨曦进入房间后,看着那舒适的床,一下趴在上面。

  “终于能睡个安稳觉,哈哈哈……”

  “此地也绝非安全之所,看这周边的灵魄不仅仅是吉,更多的是那凶恶的灵魄。”

  “不知何时异灵就会到此。”巫真坐在那木椅上看着窗外的景象。

  晨曦哪能感知那么多的灵力,他在一旁若无其事,只知道享受现在的时刻。

  不知灾难已经慢慢袭来……

  “怎么可能,这儿有你,还有那术士高强的三灯大师,谅他们也不敢来此捣乱。”

  晨曦恍恍惚惚的躺在床上渐渐睡去,一屋的巫真应是灵魂巫魄的缘故并没有瞌睡,精神还是抖擞,在这黑夜之中,更是灵力发挥出色之时,他做在靠窗的旁边看着墙上的纹饰,还有庙宇挂满的灯光,不知在想什么。

  也许是在想那以前的往事,想着以前的悲惨经历,和自己犯下的罪恶,…………。

  夜色也悄悄的明亮了些,叽叽喳喳的像是虫子在房间里叫着,那木桌上的灯光也随着微风飘飘摆摆…………

  这一刻是最安静的,这一刻是最舒心的,这一刻也是无法抵触的。

  晨曦的身体也在慢慢的蜕变,慢慢的炼化,一点一点的融合,誓约,成为一个誓约灵,彻彻底底成为一个灵者,成为一个不在受灵族折磨的誓约灵……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