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荒熊!”你敢找茬?
西江月2017-12-03 09:485,102

  荒熊!”你敢找茬?

  月亮被一片阴云遮挡,两旁的树木就像张牙舞爪的巨兽,风一吹,哗啦啦的作响,草丛里不知名的昆虫偶尔发出一两声怪叫。

  “咕噜 ! 咕噜!”……的一声一声的叫唤着,耳边伴有沙沙的嘈杂音。布满蜘蛛网树枝, 时不时背后传来的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就像是在不远不近的跟着你,死气沉沉,周围是无尽的黑暗,连月亮都不愿意照过来,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微闪光也没有。

  “不行了,不行了!”晨曦软弱无力的身体要以支撑不行的喊着。

  “停下歇脚吧!”

  一直走在前面的巫真直挺有力的体型还在一步一步的走着,听的晨曦一番话,也不得不放慢了脚步,看着那他那低头哈腰的姿势,不禁的内心叹了口气……

  晨曦倒地而坐唉声长叹,

  “什么鬼天气,怎么还没有天亮?”

  “这都何时了?”晨曦怏怏不乐的说着感到困惑。

  身材丰腴健壮的巫真迫不得已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

  这是灵界又不是那生灵之界,这里所蕴藏的历史和暗黑的灵族,都将没有终端始端,更没有间断,这是一个一直持续的久经不衰灵界王朝。

  “前方不远有座灵庙”巫真像是看到的栖身之地,又向前走了几步,从靴子上路经的白蛇,肆意的爬了过去,树枝上的异样虫子嗡嗡直响,不远处传来几声狼嚎……

  晨曦听到那灵庙又是好奇又是兴奋,心想终于可以见到庙宇了终于能有个安心休憩的地方。

  “哪里!哪里!”晨曦惊喜交加,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前面那乌起码黑的树林瞅去,什么也看不到,只是那冷冷清清的怪雾在林中徘徊彳亍。

  “在走走就到了”巫真从容的说着。

  “这里怎么会有灵庙?”

  “这里是尸灵,和巫尸灵交叉汇集之地,黑夜的森林里给足更多的邪恶灵力!”巫真经验丰富的讲着。

  “而要炼化这些尸灵必须设有一个禁忌之地,那就是灵庙。”

  “这个地方,不仅尸灵”闻风丧胆,而那林中的异灵还得礼让三分。”

  晨曦这是两耳一竖,听的是真是用心,脚步加紧些挨着靠上向前,听了这句话后,心里也不断地猜测一番。

  灵庙?灵庙?难道是祭祀祈福的地方?还是炼化尸灵的灵观?

  虽然晨曦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但内心的狂热已经淋漓的表现在全身。

  “快走!快走!我真的太累了!”晨曦央求说道。

  “就在前方不远!”

  “咚咚!……”阵阵声音刺激着晨曦,他不曾想在这黑夜之中还有庙宇,他那在森林遭受折磨的时刻已经过去,迎来的是衷心的庙宇……

  晨曦加快了脚步,穿过那排排列列大树林,踏过湿漉漉的草丛,眼看那月黑风高下的灵庙就在眼前,一个模糊的形状映入眼中,却被那一条条横在眼下的溪水挡住那前行的脚步。

  “这哪来的流水!”晨曦顿足,看着那三条不宽不窄水岸旁,中间却很精细的相隔大约一尺多来,而且流水却很是奇怪,最里面的确实微妙,如同一面明镜纹丝未动,连那波纹都懒得一动,如同结冰的水面……

  一条是往右清溪如带的顺势下流的溪水、又一条则流水潺潺顺势上流着,那流动的溪水上不知漂着什么东西,很小像一片树叶般有规律的的跟着转着,一列列,一片片……

  晨曦看着那奇特的溪水很是心底发怵,那潜藏在水底的河童会不会在露出水来,把自己活活的拉下去,挤着自己脑袋闷死,披着一头篷发发青苍白的身体,后背如同龟壳一般,想想晨曦心中一阵冷颤……

  巫真走上前来,看着这里的门道,熟识片刻,像是有些见解。

  “这是什么情况?”晨曦一脸茫然不解的样子。

  “这只不过是隔尸御灵的术法,用这流动的溪水来作为阵法,已备防御之用。”

  晨曦想了想说道,“莫非只是炼化尸灵施的术法?”

  “赶快过去吧!”晨曦心急火燎般想去探个究竟。

  “莫急,这阵势非同一般能入,要是乱了阵法,后果实为严重,我虽然不懂得灵术,但是眼前的术法应是略知一二!”巫真谨慎说道,怕是误入这释放的术法。

  “这该怎么办?我们还去不去啊!”晨曦听着这条条框框的规律,又看着脚下的溪水不能前行,也难为后撤,更是不安……

  “这该如何是好!”

  “还是绕道而行方为上策!”巫真讲道,恐怕误了阵法,惹事生非。

  “吼吼吼……!”一阵狂吼,那山摇地动般,树枝慌动着,不知从根何处发来的雷霆咆哮,活像一阵烈风扑面而来。

  “嘭嘭嘭……!”两支前脸用力的撞击着地面,比普通的黑熊都要强大三倍之多,满身的黑毛黝黑直立,那凶神恶煞的双眼恶狠狠的发着亮光,而四只爪垫上都长有粗硬的毛发,脸形如同狼狗般,头大嘴长,没有双耳,四肢粗壮有力,而且只是那右眼,应是争斗遗留下的后果,荒熊实是惊人可怕,自带凶悍之气……

  晨曦一眼看到满脸愕然惊恐,一下子吓退几步,脚踩进那流水里,打翻那水中落叶般的术符,心中又是惧怕,怕那水中河童把自己捞回去,掉进那布满术法的溪水里后,气吁吁地用手向岸上,弯腰一纵,腾空一跃而起,沾湿的双腿,狗刨式的跌倒在岸上……

  抬头一望,两目相觑,晨曦心中思潮澎湃 ,变的张皇失措起来……

  荒熊满嘴獠牙尖刃,嘴中残留着的肉体和那滴沥的血液。

  “啪嗒!”犹如魍魉兽般凶残,急跳朝面扑来,对着自己的猎物咬去……

  晨曦飞速的站起身来,拿着那久久备着的方刃刀,摆着迎击的姿势。

  巫真见此怪物,便躲闪一旁,迅速离开荒熊的视野。

  自己也想不到可以出去的办法,这个时候,晨曦打起神来,拿起那方刃刀,也没管是荒熊的脑袋或者脖子,使出吃奶的力气一下子捅了出去。

  然而这荒熊当真也是急了眼,眼看晨曦的方刃刀捅了过去,血盆大嘴一张,咔哒一声,咬住晨曦的标枪,脑袋狂躁一甩,差点儿把晨曦摔倒在地,而在一旁的巫真,看着这一刻,并没有着急出手,只是看着那身躯瘦弱的晨曦,躲到一旁的树干之外。

  晨曦跟荒熊争斗不休,这时候,巫真用着他那凌霄弑灵戟猝不及防的一斩,只照着荒熊的脑袋一顿乱劈。

  突然之间,荒熊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声,身子更是往前猛地一蹿,一头撞上那大树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巫真应是没有使出全力,只是给这荒熊颜色看看,要是那使出炼化的凌霄弑灵戟的招式,恐怕这会儿只怕被这头黑熊碰得骨折断裂而死。

  只没想到的是,这黑熊撞到那比千年松树还要粗大的树干上,

  荒熊甩着发疼的脑袋,却是狂吼着打起转来,一条有力尾巴,也甩得呼呼作响,朝着晨曦头颅砍去。

  若不是晨曦机灵,几乎就要被呼呼作响的尾巴扫中。

  步伐明显有提升,他灵机一动,挥刀砍去,对着那再次袭来的尾巴。

  给这家伙来了个奋力一击,将近两米长的一根黑色大尾,,硬是只剩下一米多一点了,这时荒熊更是发起狂来。

  肆意妄为的吼叫起来……

  听着在洞里的黑熊不住嘶吼,晨曦一边喘着气,一边看着那狂暴的荒熊。

  荒熊这时又是一个猛扑直入,双爪尖锐的露着,势如破竹…

  晨曦调整身形,随时化解荒熊残忍无道的长爪,

  “嘭嘭……”几声刀刃碰撞熊爪的声音,虽然熊爪个那刀刃平分秋色,但几番争斗下来,变得逐渐不堪起来,也许是那巫真的凌霄弑灵戟起了作用。

  一痛之下,荒熊又回过头来,要冲着晨曦呲牙咧嘴,吓的退几步,这荒熊又赶紧调头又是一个侧攻,

  但荒熊一掉头,没走上几步,巫真又及时赶上来,一脚踢在那根凌霄弑灵戟手柄上,再往前捅上几寸。

  如此,才两三个回合,一根将近两米的凌霄弑灵戟深深的插在荒熊的胸腹上,便只剩下不到两尺露在外面。

  躲在树干后的晨曦,大喘息着,那荒熊确实暴躁起来,忍受着痛苦又是拼命地攻击。

  那荒熊撞击着大树,留下脑袋瓜子的血,一整根树都接着晃动,晨曦用着方刃刀在后面不停地砍 插 捅……

  拔下那如同洒水车洒出水的血液喷发在晨曦脸上。

  就在这时,晨曦找准了时机,看那荒熊发力时,双脚猛蹬地面,双手把着刀柄,对着那脑袋打去……

  那荒熊两脚撑地,前肢两爪扑腾开来,

  “嚓!……”晨曦插进那硕大无比的头颅上,踩着巫真的凌霄弑灵戟一跃而下,

  而这个时候这头巨大的荒熊也已经力竭,掉过头来再一次冲着晨曦呲牙咧嘴了一阵之后,便扑倒在地,只“嚯嚯!”的吼叫了几声,便断了气息。

  看着如此肥美的一头黑熊,一旁观战的巫真居然兴奋地站起来,身心疲惫的晨曦,却是一下子坐到地上。

  刚刚这一阵,要说是生死关头,那倒也未必不是,若不是晨曦见机得快,躲到树后,照着这黑熊的眼睛捅了一下,要是被这口咬到,怕是必死无疑。

  休息了一阵,晨曦又上前踢了这黑熊几脚,见这黑熊一动不动,已经气绝多时,心疲力竭的他,便靠在那树前休息起来…

  “这下好了,”

  “不但不用为吃的发愁,还能顿顿大块肉,而且还是熊肉。”巫真愉悦的说道。

  “荒熊肉?”晨曦感到一点点迟疑……

  巫真从那荒熊身上拔下那沾满熊血凌霄弑灵戟,朝着那脑袋就是一斩,不知砍刺了多少戟,巫真从荒熊身上跳下,蹦到那荒熊头颅上,又是几斩……

  “咔嚓喀嚓!……”

  应是砍到骨头处,熊骨可是非常坚硬的,还是那荒熊。

  “快来,你不是口馋吗?这荒熊正合胃口!”巫真叫着一旁无力的晨曦。

  晨曦抬头望着,那荒熊血早已遍地成河的流到自己脚下,更是要流进那流水中……

  “”如果不在天黑之前,把这头黑熊完完全全处理好,如若不然,怕是可能会立刻引来其他的野兽。”巫真再次说道。

  一旁的晨曦踉踉跄跄的那些方刃刀走了过来……

  而这张荒熊头皮,是一定得要保存下来的,将近两米的熊皮,足够做一张宽大的皮毛衣了,看你那不禁风的衣裳,怕是难以维持……

  “嚓嚓嚓!……”

  锋利的刀刃宰杀些那荒熊脑袋,被剁掉下来,那身体的血更是泉涌般,哗哗不止,……

  将熊皮剥下后,又把荒熊腿的整支砍下,那深林之中的黑鸟怕是闻风赶来,一群群发了疯似得落在荒熊身上猛力的撕咬,

  “咕咕咕咕咕……”树上的猫眼鹰也早已虎视眈眈锁住目标。森林中的诡异亮光,在那远处的山坡上冒着,一眨一眨,穿来声声狼嚎之音……

  “来者何人,敢在此杀戮?”身穿黄色术袍,体态轻盈,脚上一双黑色长靴,端正的脸庞,

  眉毛细长,两眼目光锐利,和颜悦色的问道。

  晨曦便是一愣,两眼看过去,心中琢磨差不多是那巫灵徒。

  巫真向前回道:“在这茫茫夜色中,杀了个荒熊来解解内心的惆怅,更是来解解馋。”

  “这荒熊甚是凶狠,把我们当成猎物,对我们起了杀意!”晨曦走道前来对着那巫灵徒解释说道。

  “来此有何目的?”

  “如若是尸灵早就降服于此!”巫灵徒底气十足的说道,怕是应该有些巫灵之术。

  “不 不 不,我们不是尸灵!”晨曦收了收方刃刀,掖在腿后。

  “可否借住一晚,用着荒熊头颅为敬,”说罢巫真用那凌霄弑灵戟直插荒熊的气管血脉里,凭着满身灵力,直挑而起,放在肩上,对着那巫灵徒。

  巫真应是知道那巫灵师应以山中怪物为食,吃食森林中的野味。

  “想在这歇脚,我说的可不算,还是随同我进庙,可与我师傅商讨便是。”巫灵徒看着那血淋淋双眼已被抠去,并没有感到吃惊。

  “还是那荒熊的腿脚吧!”巫灵徒徒看了看那倒坍在地的荒熊,指着快要卸下的大腿根点头示意说道。

  “随我前来!”

  巫灵徒对着那流水应是念叨着术语,双手合十一撤,两脚离地一跃而起,踩着那连一只脚都难以容下的窄窄河道,倒腾两个跟头,身手敏捷,轻盈如带。

  晨曦看到一面茫然不及之感,怕是自己做不到这样,走向前去,干眼相望。

  “千万不要触及流水中的术符!”巫灵徒嘱咐道。

  “快过来,前面便是了!”

  晨曦眼巴巴的看着那一旁的巫真没有说出话来。

  巫真看此情形应是看在眼中,放下了那挂在戟上的熊头,凌霄弑灵戟随手地上一插,使出那巫灵之力,一团巫气过去,那活剥削下的熊肢腿,飘在那空中,巫真用手臂空中比划,那熊腿越过流水,被扔到对岸。

  看的晨曦两眼放光,这就是巫灵之力,可以控制灵物,他心中应是吆早已想到那一些怪癖的玩法。

  巫真一脚蹬来那竖立的凌霄弑灵戟,平握在手,戟尖对着对岸,手一松下,侧身一脚,顶在那戟末端,急飞而去,巫真凌空一踏,顺手一把拽住晨曦的身体,晨曦应是傻了眼,不知发生什么情况,便已经落在那巫灵徒身后。

  凌霄弑灵戟有在次回巫真手中,别在身后,看着旁边的晨曦说道。

  “把那熊腿拿起来,快走!”

  晨曦楞楞地,很是迷糊。不知不觉的答着“好 ! 好!”

  “快点,我师傅都要着急了”巫灵徒急切了许多大声说着。

  这就来! 这就来 ! 晨曦笨拙的背起那熊腿在后面,又加紧了脚步追赶上去……

  愉悦的心情散布在全身,去着那心底安心的巫灵庙宇中,也许会给他的内心带来一些慰藉,带来心灵上的安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