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巫灵师vs巫灵尸
西江月2017-12-02 20:153,548

  〔上〕“巫灵师vs巫灵尸”

  “滴 ! 嗒 ! “”滴嗒”不知什么东西从树上滴落下来,滑落在那晨曦的脸上,晨曦猛的一惊,站了起来,抬头看着那树上,满是漆黑一片,并没有什么鬼怪出没,他疑惑不解的看着手上的液体,迫不得已的用鼻子闻着,带着凉意丝滑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异味,晨曦放下了心,没有刻意去弄明白……

  晨曦向前走动着,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溪水,还有那遥远而又神秘的月亮映在水中,不由得想到了家乡,思念着亲人,渴望着生活,憧憬着未来……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连自己是死是活都还是未知,空有着一副行囊还有那未知的世界让他感到绝望,他没心只想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摆脱,怎么样才能回到自己的生活里……

  晨曦低着头走向溪水旁,蹲在一旁,看着水中朦胧的自己,他弯下腰来用手掌结成瓢,滋润一下那干枯的身体……

  “嘭!”的一下,一天白色小鱼,窜了起来,愣是吓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条,又是一条,原本想逮着小鱼当夜宵的晨曦,感到不安。“还没见过这等好事!”

  晨曦想了想,走到刚才的地方,弯腰右手去拿方刃刀,转身就跑过去,潜伏在水旁,等着那小鱼再次跳出来……

  “嗖!”的一下,晨曦迎面而击,活蹦乱跳的小鱼顿时被敲得鱼头都要炸开,死翘翘的飘在水上,晨曦用刀尖插入水中打捞……

  只见得一个水中浪花一翻,一股猛烈的蛮力,直接把晨曦拉下水去,他直插水里,“扑腾!”倒进,水中的白鱼,一股脑的全都跳起直奔晨曦,像是攻击,像是撕咬,围着身体乱成一团……

  晨曦落水之际,行动也算快捷,虽然站起来不及膝盖处,就像是有人赖着你,一个劲的往下拖往下拽,进水的脑袋,不停地被按压。

  水中“叽叽呜呜!”的声音很是刺耳,索命魂灵一样,正在召唤……

  晨曦从水中站了起来,打翻咬在身上的白鱼,眼睛黝黑,像是中了邪。还是不断地白鱼,冲出水来攻击……

  可是在上岸的时候应是被什么东西卡主,两只脚可劲的抬不动,他手中的方刃刀,双手插地而握,倾斜身体。

  “啊 ! 啊 ! 呃啊!”晨曦焦急的叫着乱了阵脚,只想从那个臭水沟里爬出来,

  他仰面朝天,竭力呼喊,正在附近找柴火的巫真拿着东西走了过来,放着那手中的干柴,走到落水的晨曦一旁。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不让你乱动,快起来!”巫真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区使力拉着晨曦,原本像是锁铐一般的挪移不动,就是这巫真一把就拽了上来,晨曦真是心中一舒,爬起来四脚爬着离开这水边,

  垂头丧气和落魄的落汤鸡一样,不堪入目,只想尽快的生火,晾在这混黑的夜里,少不了的寒意淋漓……

  晨曦一腚坐在树根上,旁边一甩手中的方刃刀,两个臂膀紧紧抱在一起,开始打着寒颤,抖抖缩缩,水滴直流,面色更是煞白,嘴唇变得发黑两眼一闭一睁得看着一旁的巫真。

  巫真拾掇着散落的干柴,放置在那一起,从腰间拿出一个小包裹,不知什么灵物,散在了那柴火上,又拿出了三根小木棍,皆交叉摆放在地上,如同“女”字般,右双手动用着,左手压着那三根木棍,一转,“呲啦”一声响,放进那木堆里,火红焰苗慢慢的燃开。

  “赶快脱了披风,向前暖和吧!”巫真看着晨曦狼狈不堪的模样说道,转身看着那森然的景象,还有那仍然跳出水来的白鱼………

  树上的乌鸦红润的眼睛异常发着光亮,尖锐的嘴喙“噔噔噔!”击打着树枝,一不留神便被那异灵蛇吃进嘴里…………

  晨曦脱下了披风,放到了一旁树根上,凑到前去,烤着自己的身体,就在拖鞋的同时,晨曦才发现刚才在水中没有逃出的原因。

  晨曦对着火亮闪闪的光看着,两边腿上惊奇的发现了那人手的痕迹,红的发黑,一道道痕迹。

  晨曦猛的惊诧,心底恐慌的发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把自己控制在水里的原来是个人,一个在水里的人,拽着自己的腿,往下拖,往下拉,想把自己活活困死在这流水里,难道是“河童”晨曦身上的汗水直冒。

  〔河童〕

  河童身高大约一公尺,和小孩子的身高差不多,脸上长着鸟嘴,背上有甲壳,为暗绿色的保护色,非常坚硬,可以说刀枪不入。指间有蹼,能在水中以惊人的速度游泳,据说上了年纪的河童,便能拥有神通,可以用心电感应来洞察人心里的想法。

  生活习惯

  因为是两栖类的怪物,所以河童喜欢住在靠近河边的洞穴中,它们全身的皮肤非常粘滑,很适应生活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中,河童可以像变色龙一样根据周围的环境改变自己的皮肤的颜色,但大多数时间它们全身是保持绿色的。

  河童喜欢恶作剧,它们经常会愚弄人类,但偶尔也会帮助人们做些好事,但是河童还是很危险的,它们有时会袭击到水边喝水的马和在河边玩耍的小孩,河童会突然出现杀死它们并吃空其内脏,由此可见水虎的危险性。但是河童很惧怕牛,这不由让我想起了中国传说中王八精、乌龟精也都怕牛的说法,特别是让人联想到颐和圆的铜牛,可能怕牛是这种乌龟类两栖生物的通病吧。

  另外,河童还有一个特别爱吃黄瓜的习惯,正是因为这个习惯日本许多小餐馆里都把黄瓜叫河童,以前我吃过一道日本菜叫“绿河童”,当时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淹黄瓜叫河童,后来开始研究日本妖怪以后总算理解了其中的原委。

  中国河童

  对中国人来说,河童就像是水鬼一般的生物,根据古书《幽明录》上的记载这种生物名叫水虫,又名虫童或水精,裸形人身,身长大小不一,眼耳鼻舌唇皆具,头上戴一盆,受水三五尺,只得水勇猛,失水则无勇力。〔百度〕

  变得更加寒冷,鸡皮疙瘩更是又起了一层,他看着那跳动的白鱼,还在跳,心中阴影早已填满内心……

  “啪!”一会时刻,那白鱼跳到了岸上,尾巴支撑着身体,嘴用吐露出长长的慢慢变大的一双手,晨曦无意中看到,霎时往后倾倒,洒出团团水滴,

  一转眼跳到那岿然不动的大树上,用手扒着树干。

  一眨眼,又爬到树枝上,吐露的一只手,如同鹰爪来回抓着,那变黑的白骨一节节,“咔嚓!”的动着,

  啊! 啊 !……看时急来时快,那死神般的魔爪对着晨曦袭来,一节手臂露骨的又从那鱼嘴里显露出来。

  “不要过来 啊啊啊啊!……不要!”晨曦裸露的身子缩成一团,碰撞在那树根上,脱落一层血皮,那种痛苦从心往外烈痛,他憋着,憋着,没有叫出声,旧的伤痕累累新的负伤又在此重来,…………

  巫真从溪边转过头来,看着那球形般的晨曦,走了过去。

  那扑面而来的白爪在经过那燃烧火燃处出“嘭!”的一下化作转烟雾,顺着那燃烧的火焰,消散在那空中,而那却白鱼掉在那火里,乱蹦乱跳,只听的一段噼里啪啦的声音,一种烧焦的味道扑鼻而入…………

  “怎么回事!”巫真问道。

  被那树根揭下的疤痕刺痛着晨曦,他咬牙切齿的疼痛四散全身,没有说话,一点一点的松开自己,只想安抚内心的震痛……

  “这是什么怪味!”巫真鼻子机灵的闻着,像是没有闻过这种气味。

  “鱼,烧焦了鱼!”晨曦低声不敢在看地说着。

  巫真看着疑神的楞着,作为巫魂巫魄的他对进食没有什么概念,他只是吸收灵类的魂和魄来充足自己的灵力,对着晨曦也是产生丝丝怀疑,难道体内的灵力还没有炼化,还没有对巫灵誓约……

  看着他这单模样,胆小如鼠般,颓废不堪,巫真内心产生了波动,他没有完全的依赖晨曦能帮助他,甚至一点都没有,但不知为何对他还是一种不分半离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灵性吧,也许他的体内也拥有着自己的巫灵力……

  火苗在盛情地燃烧,摆动的火光把晨曦的影子变得更大在那树干上,一旁的披风也快要干燥起来,但是不乏有那刺鼻的气味缚在上面……

  “快点穿上那披风,尽快休息吧!”巫真看着说道。

  晨曦睁着眼睛,慢慢的看着巫真还有那潺潺流水,又围上了那带着炙热温暖的火堆旁,带着污垢的身体,也不禁寒意的侵袭,他拿着披风穿了起来,身体抱成一团的用那正合身的披风狠狠的拉扯着,盖住自己的头,盖住整个身体……瑟瑟发抖的身子也稍微变动起来,虽没有了寒冷,但内心以经承受着万千的寒风刺骨,他动着,翻来覆去的动着,只想找个舒适安全的地方,他不敢多想,不敢去想,透着披风遮盖头部的缝隙,睁眼看着那闪烁的火苗,给他带来安全温心的火苗,他看着, 看着 …… 那不停摆动的火苗,悄悄地,暖暖地,静静地,一眨一眨地,闭上了双眸……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晨曦也睁开了眼睛,那一旁的火苗已经变成火星般,微微点点发着热点,已经将要熄灭,晨曦站了起来,看着周围一圈,却为看到巫真,他慌忙跑去寻找,看着自己身旁的巫真的凌霄弑灵戟也靠在那树上,没有收回。他想到肯定就是在附近。

  他顺着那排排树木,走着走着沿着那林中路走到了地势较高的林地上……

  “巫真! 巫真!”急切的叫到,走上前去。

  “嘘嘘!小点声”巫真转头示意并让他蹲下来。

  晨曦俯下了身体,小心翼翼的靠向前去,很是好奇。便爬下来,透着那树木的一边看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