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下〕“巫灵师vs巫灵尸
西江月2017-12-03 09:484,194

  一眼望去,甚是平旷荒野,看着三人在那不知是什么的摆设中站着。

  “这是什么?”晨曦不解的问道,像是很神秘。

  “这是巫灵师,专门炼化巫灵尸的灵者”巫真说道。

  “什么?”晨曦一头雾水,巫灵尸 ?巫灵师 ?同样是巫灵师干嘛要炼化?

  就在这时,下面传来一阵怒喝…………

  晨曦又放眼观去,没有出太大动静,更是被那叫声吸引……

  孽障!”巫灵师猛然起身,怒叱道,我好心炼化你们,居然不知悔改,蚍蜉撼树,抵抗巫灵神威,我这便让你精魄俱灭!”

  当下咬破手指,在一张灵符上飞速画了几笔,手一挥,符纸飞入火焰,却未燃烧,直接贴在了那巫灵尸的额头上,

  双手结印,控在空中,点着头顶,开始作法。

  巫灵尸身上不再有白色气息释放,火焰一点点近身,先是从那衣服燃烧,接着皮肤也被烧的冒出油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股异灵蟾蜍身上的火烧火燎的怪味,

  很快皮肤燃尽,暴露在大火中,青筋暴起交错,被烧得渐渐萎缩,像是一条条蚯蚓在火中扭曲挣扎,看着很是恶心。

  巫灵尸开始全身颤抖,似在挣扎,表情也起了变化,咬牙切齿,血液也开始蒸发散失,

  被烧掉眼皮的两只眼睛高高鼓起,看上去极为的狰狞可怖,远远胜过恐怖片中的僵尸

  “妈呀……”胆小的晨曦吓得瘫坐在地上,差点失禁,瑟瑟发抖。

  眼看着巫灵尸就要被烧化,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一阵狂风袭来,整个树林上的光亮迅速跳动起来,山风呼啸,

  暗道一声糟糕,抬头仰望天空,月方地圆,煞气阴阳重叠。

  “这是怎么回事!”晨曦惊诧小声问道。

  “当然不可能是巫灵尸作怪,它还没有这么大的妖力”巫真说道不过这风雨来的实在不是时候,没有日光震慑,光靠火焰是压不住尸煞的。

  旁边的巫灵徒慌忙的坐着阵法……

  “师傅,怎么办?”一个巫灵徒对着师傅说道。

  “还不快去!”巫灵师显得急促。

  果然,那巫灵尸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腾地站了起来,满身火色,便在这时,之前被巫灵师插在坟头四周的五行旗突然摇动,射出一道道金光,互相交织,居然形成了一张网,罩在坟墓上空。

  巫灵尸撞在网上,坠落下去,但很快又跳起来,继续冲撞,口中发出可怕的类似野兽的咆哮声,每一声都刺激着晨曦的神经, 他没有看过这么神秘惊悚的炼灵师,他吓傻了,直愣愣的杵在那草后,看着巫灵尸发疯似的的冲撞……

  巫灵师却是纹丝不动,双手结印,不断念动这镇灵咒,加固着五行旗的灵力,他看的出巫灵尸虽然疯狂,却已是强弩之末,再有一时半会,他势必会被火焰烧成灰烬。

  “嗷——”又是一声怪叫,那巫灵尸不再冲撞金色大网,而是抓住网的缝隙,用力撕扯起来。尸灵力大无穷,很快就将网撕出了一个缺口,手不断抓着,脑袋探了出去。

  “他要做什么?” 晨曦看着疑惑不解。

  “这是异族个灵族的炼化者,又称为“巫灵师”,专门找着死去的灵族和异族的尸体,通过施加灵力,炼化尸灵,加以控制,炼化好就成为了自己的尸灵,如若不成,变成了那丛林野灵,四处逃窜,等着那巫灵师再次炼化……”

  巫真对这些奇异灵术算是略知一二,他小时曾经也跟随着父亲去收集亡灵的精魄,来炼化自己的精魄。不过这只是普通的炼化,在巫灵族中,那巫灵术语才算是真正的炼化尸灵,能通过巫术来控制尸灵,还能乖乖的为自己采集灵气。

  〔下〕

  “灵怪莫跑!”巫灵师一声大喝,抽出那半藤血灵树做成的木剑,对付巫灵尸一类,巫灵师这把半藤血灵树做成的木剑乃是从被那日月炼化百年的灵树上取材,灵力更是不可估量。 只见得这是巫灵师咬破中指,以血半藤血灵木剑飞快的画了一道镇灵咒,

  飞身而上,一剑刺穿巫灵尸的左眼,眼球爆裂,一股绿色液体飞溅而出,落在草木上,如同强酸一般,植物直接变黑萎缩。

  “唰唰……”半藤血灵木剑的剑锋,从巫灵尸后脑勺刺出去,只听见一阵如同油爆的琵琶声,不断有黑色的液体,冒着泡从剑伤的位置流出,巫灵尸浑身颤抖,口中发出更加凄厉的叫声,双手猛地死死握住了剑身,令其不得抽出。

  就在此时,另一个巫灵尸突然蠕动起来,“噗”的一声,一只苍白骨手从地面伸出,然后又是另一只,抓住皮肉,双眼通红、从飞速站了起来。

  “好可怕,好可怕”

  “啪嗒”一下晨曦被吓得坐在那地上,要是没有巫真在一旁,不知早已在何处。

  “小点声”巫真警告着晨曦,一只手拽住他……

  不过它对巫灵师很是惧怕,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手脚并用,飞快朝山间爬去。 接着巫灵师从袖子里摸出一把铜豆子,用力巫灵尸掷去,嗤的一声冒出黑气,巫灵尸怪叫一声,脚下不停,钻进了草木之中。

  巫灵师右手捏了一个法诀,一掌拍在巫灵尸身上,将其震飞,荡在空中,一把抽出木剑,再一剑刺进了巫灵尸的喉咙,口中镇灵咒不断念着, 巫灵尸口中发出凄惨的呜咽。

  几秒钟之后,终于身体一僵,巫灵尸真是灵力大增,连木剑挂不住,直直的向后倒去,落在没烧尽的柴火堆中。 巫灵师急忙向着巫灵尸逃走的方向追去,拨开一片杂草,对面是个树林,眼看那巫灵尸以跑至树定,情知追不上……

  巫灵尸便咬破左手拇指,按在枣木剑上,身旁的两位巫灵徒也忙着那灵符,巫灵师口中朗声念道:“万物皆灵,灵力无边,破阵斗法,灵魂再现”。“捉”

  那么厉害,晨曦这是变得没有那么紧张,而是对这阵法和招式吸引,他着了迷似得看着……

  心中不知想什么……

  将木剑用力掷了出去。 木剑如同一支飞箭,准确无误的刺中那巫灵尸的后心上,巫灵尸被刺痛楚,颤动的身体没有掉落,却是反手将剑抽了出去,负伤而逃,跑上了山上一片树林里。

  巫灵师一刻不停的追下山,凭着巫灵尸留在树木上的尸灵气,一路追下去……

  只听得天空闪烁雷光,咕喽咕喽的天色也开始躁动起来……

  “那么厉害,这就是捉鬼吧!”晨曦感叹说着。

  “赶快赶路吧!”巫真说道,显得很严肃般,他知道那些巫灵尸都是自己的灵族者,都是自己巫灵族中的巫灵,他感到愧疚,感到一丝丝无奈,他也不忍心继续看下去……

  “这是炼化尸灵,岂止捉鬼简易!”巫真茫然不屑的对着晨曦说着。

  “我也要捉巫灵尸,你教我吧!”晨曦激动说道。

  “这“巫灵术”不过是旁门左道罢了“学了也没用”巫真不屑的说着。

  晨曦确实感到一丝兴致,也许他对这方面很有天分,听了巫真说过后,并没有失去学巫灵术的念头……

  他心中想着某天见到那巫灵师,一定会请教几番。

  “还是先避雨吧!”巫真说道。

  “避雨,哪来的雨,还是教我降巫灵尸的本事吧!”晨曦一旁还是苦苦哀求,

  巫真则拿着凌霄弑灵戟走上了那林中的小道,没有理睬晨曦的话……

  晨曦摸着脑袋嘴里不知低估什么,跟了上去,

  原本天亮的夜色,瞬间又变暗许多,再过几个时辰,天亮之时也许那林中会变得安逸些吧,在这活跃的森林里,不知下一秒要发生什么……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只听得前方有人大喊大叫,他两便放慢脚步,找了个了山坡直上,寻得一茂密的草丛处隐藏着身体……

  晨曦一见的是那巫灵师降巫灵,心中有种敬畏之感,像是忘了疲惫忘了伤痛,拿着那血色方刃刀,直冲而上,早已藏的好好的,露着两个迷离的大眼透过草的缝隙认真看着,张着嘴巴,干裂的嘴唇,微微动弹的耳朵,正在努力听着他们所说的什么……

  巫真躲到那老树的后面,不动声色的看着下面发生的情况,还有感知着四周的一草一动,实时应对突发的一切不利于己的情形……

  直见得那 巫灵师一刻不停的追下山,凭着那巫灵尸留在草木上的尸灵气,一路追下去,便在此时,暴雨如期而至,不一会工夫,便将草木上的煞气洗刷干净。

  “天不助我!”巫灵师跌足长叹,停下了脚步——眼看天色将微微泛着白亮。

  尸煞虽然负伤,依然能吸收附近的阴气,有足够的力量支撑逃亡,再追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晨曦面色沉重,像是思考着什么,也许他对这巫灵之术敏感。

  巫灵师停了下来。 “师傅,怎么跑了?……”一个巫灵徒怯怯问道。

  巫灵师叹了口气,喟叹道:“我也大意了,巫灵尸从一开始就抱着必死之心,将体内煞气聚集灵盖处,来此一博,所以木剑也没能击杀它,让它逃了。”

  “啊!”巫灵徒骇然一惊,面面相觑。

  “那……它会不会回来害人?”巫灵徒颤声说道。

  “它中了我一剑,也是重伤,势必会找个地方躲起来静养修炼,三五年之内不会出来害人。” “养个伤居然要三五年?”

  巫灵师转头一动说道:“它又不是普通灵族,不能灵族的情况来压制巫灵尸。

  三五年对它来说不过弹指一挥。”

  “那三五年之后呢?” 有一个巫灵徒问着。

  “到时候它若出现,自然会将它降服,收入囊中之物。”

  巫灵师哀叹了口气,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当及收回那半藤血灵木剑走了过去。

  一旁的的巫灵徒随后走着,两个家伙不知商讨什么,边走边说,拿着自己的术器,

  看的他们身影消失林中……

  这一降灵之术,铭刻在那晨曦内心,他从小对这镇妖缚鬼之术感兴趣,他的冒险的原因就是能到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对这一方的深重怨气,来施展自己的降鬼捉灵之术。

  “快看,我们跟上去吧!”晨曦紧张而又着急的说道。

  “快走,悄悄的跟着!”

  巫真一把抓住晨曦说道:“那可是巫灵师,要是被他逮到,连你都一起炼化施灵术。”

  “这! 这!”晨曦吞吐说道,内心很是复杂。

  “快走!”巫真已经走在前头,转脸说着,那身上的铠甲般的衣饰,流着露水,趁着那微微月光格外显眼……

  晨曦还是目不转睛的瞅着,叫完全没了踪迹,垂头丧气的拿起那方刃刀跑着跟上。

  森林的天色变化莫测,看着这时辰的夜色,快以接来那黎明的微光,但是在晨曦心中还是很是遥远而煎熬……

  “到底去哪啊!”晨曦无精打采的问道,在这茫茫夜色中,前方是不是迎来黎明,晨曦感到一丝沮丧,在他心中万千惆怅,他想成为“巫灵师”那样精通巫灵的术士,也想成为像“巫真”这样的巫族的战士和那强大的巫灵力,在他心中不知怎么去做,不知怎么去做,

  也许就是普通的誓约灵,也许就是一个普通的死去的人魂人魄罢了。

  …………

  更是也许的是他的身上在不断地积聚着巫灵魂,他却毫无察觉和感知,也许会在某一天,在他身上残留炼化的巫灵之魂将融入他的血液里,就在那一刻,完全的绽放,完全的爆发,完全的成为一个“巫魂人魄”之灵的誓约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移魂纳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