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处之人
风三泠2017-10-21 15:382,335

  踉跄离开花园的浔轻有些无措,腰间的玉佩随着没有章法,略带凌乱的步子叮当作响,似是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多年的爱慕,哪怕被遗忘也依旧执着,却在见到那一幕时被击的粉碎。

  不知是不是气极,浔轻解开玉佩狠狠地掷出去,不远处正是碧落池,膝盖深的水,甚是清凉。半晌,她似是解气了,不顾形象地抱膝坐在地上,所幸,碧落池乃是禁地,倒不是太多人在,只有初一,十五有人来专门打扫,其他的时候却是寂寥。

  她把头深深埋进手臂里,不声不响,没有一点声音,就这样很久,久到暗处的人都要以为她成木雕了。才终于有隐隐的抽泣声传来。即便坚强又如何,情爱又如何,她总归是个被宠大,没受过一点苦头的孩子。她今年不过十七岁,正是花儿一般的年华。

  哭着哭着,她大约有些累,猛地抬起头来,暗处的人暗想,是脖子酸了吗?她却是继续站起身来,大步走到碧落池前,暗处的人有种预感,果然…浔轻干脆撩了撩裙角,直接走到碧落池中。衣服一鼓一鼓的,随着她的移动而动,就像是一朵绝世的火莲。却显得格外诡异而狼狈。狼狈这个词本不该出现在火莲身上,却因着浔轻委实给人这种感觉而破了例。

  天气入秋,空气微凉。池中的水更不用说,凉的彻骨。如同她的一颗心,明明君慕没有做什么,她却依旧觉得这颗心已经千疮百孔。

  水中有了青苔,碧绿的。

  浔轻在水里摸索着,在哪里啊,玉佩…君慕,“ 送你。你说过会代替亲人在乎我,我当真了。我会去找你,会亲自打听出你的名字。 ”

  “ 我娘亲以前说过,这样的女孩子,可以是娘子。这种感情,便是思慕,意味着两个人可以一起过一生一世。直到奈何轮回,下一世的开始。 ”

  少年好听稚嫩的声音仿佛近在咫尺,她想去触摸却怕只是一场梦,于是便更加努力的找玉佩,衣服灌进了水,她却好像感受不到。一定要找到玉佩,没有玉佩,君慕会找不到她的。她还要等着君慕来娶她呢。

  有眼泪自酸涩的眼眶滑出,她不知眼泪是什么滋味,却觉得此时此景眼泪必定是苦涩的,是这世上最苦的东西,甚至胜过药爷爷的七苦凝。

  或许是找的太急,明明是那么明显的青苔,她却依旧没看见,没有人会知道下一刻发生什么。她只觉得脚踝一痛,似乎动了筋骨,她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之前还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深度的水还可以淹死人,现在似乎明白了。

  就要死了吗?君慕,你还能找到我吗?如果我先去了奈何轮回,我们是不是就见不到了,她想伸出手去浔轻触碰眼前少年的影像,手臂却像灌了铅似的,如何都抬不起来。

  暗处的人皱了皱眉,这丫头傻了吗,还是真的打算死了一了百了?刚要起身救人。却先有人进了水池一把将浔轻拉起。“你疯了吗?”

  颜清此时的形象必定与平时的时而温润时而风流的公子大不相同。发丝依旧湿漉漉的停留在额上,略微有些凌乱。来时的一袭白衣也早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狼狈得紧。可他却似毫不在意,依旧紧紧抓着浔轻的手臂,“你不想活了吗?”他的眼睛几乎成了赤红色,身上一直积攒的戾气登时全部释放,饶是青梅竹马的浔轻都未见过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

  “怎么会不想活?你这是怎么了?我不过是想着下去寻那块玉佩。”浔轻的声音轻柔,她尽量安抚颜清,她晓得颜清的心绪。他在担心她。“你晓得的,那是君慕送我的…”

  “君慕…你的心里就只有这些吗?命也不重要吗?”颜清的声音低沉,不带一丝情绪,或许旁人不知道。但浔轻了解,这是他要发火的前兆。

  “怎么会呢?我不过是没想到碧落池竟也有…这般危险罢了。”浔轻道,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颜清,脚疼。”她一脸可怜。

  颜清心登时软了软,她从小到大可未受过着这般的伤。“回去把指甲剪了。留那么长有何用?”

  啊?浔轻偏了偏头,这和剪指甲有什么关系?

  颜清看着他迷茫的样子,忽然想起他出游方才回来云画便去找他说了浔轻的事。

  身着水蓝色烟雨轻纱的女子半跪在他面前,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几乎一字一顿,他听来,却好像有把匕首在把他的心分开似的,匕首没有磨好,很钝,所以也不是那种汝血刀的干净利落。

  “小姐大婚当日似乎一夜未睡,奴婢在床上发现了…断了的指甲,想必是君公子说了什么伤了小姐的心。君公子后来同小姐说两不相干,而且,小姐看到了君公子同别的女子在一起,奴婢不敢妄断那是君公子的心上人,是以希望颜公子查上一查。”云画淡然道,说着说着却在自己都不晓得的情况下皱了眉头,这些细节事情对旁人来说或许不大重要,可小姐自幼便对君慕有了执念,几乎可以说达到了病态的地步…

  不得不说,她一直觉得这很怪。不知怎么了,君慕就成了小姐心中的执念。小姐素来性子平和,却也是清高之人,又怎会随意表露心意?

  她之所以敢这样同颜公子说话,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他并非她的主子,在她看来委实不需要太多的敬重。这或许是一种大逆不道的想法,但在云画看来,除了自己的主子,其他的确实不需要她去关心。

  “颜清?”不知怎的,颜清竟半晌不说话,她唤他半天却无甚反应,难道这个少年也到想女子的阶段了?

  颜清不知浔轻所想,却刚刚从自己的回忆里反应过来。他不是让他的轻儿来受苦的,他在这方面一直矛盾着。他既想让浔轻看清君慕的真面目,却又怕真相太过残忍。会伤到浔轻。其实真相往往都是伤人的,无论如何浔轻都会面对,可他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喜乐。承受那么多,浔轻或许连现在的心绪都没了吧。

  “颜清你莫不是思春了?”浔轻把手放在他眼前晃了晃,一脸认真看着他道。

  颜清当即黑了脸色,这丫头…他方才不过是神游了一会儿,这想的都是些什么?“没有。”他的声音里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啊呀呀,这怎么还打情骂俏上了?”忽然有声音传来,是清丽的女声,颜清皱了皱眉,好听的声音冷到极致,“出来。”

  “啧,小姑娘不想要玉佩了?可惜了,看着挺值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浔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浔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