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一:三年
衾曦2017-10-25 19:161,587

  自从孚笙找到她后,就再没离开过。一直到某天,天空飘落着茫茫大雪,也勾起了婼夢的记忆。

  软榻上,她被孚笙揽在怀里,软软地问:“你来找我了,你的天下怎么办?”当然有几分担忧在其中。

  “放心吧,”孚笙偏头凑到她耳边,随着说话呼出的热气逗得她敏感一颤,继续道:“我把皇位交给七皇弟了,大小事务这三年我都打理好了……”

  她心一颤。自然知道一国之君不好当,而三年处理好天下众多的大小事务,更是闹心费神的很。孚笙这三年,过得是什么日子啊?她实在难以想象。

  孚笙对于她那点小心思心知肚明,便低声笑道:“那你该如何补偿我?”

  补偿?她似是想到什么,脸顿时红了。

  孚笙忍不住笑出声来。招得婼夢闷哼一声,作势推了他一下,却没几分力,只是恼羞成怒罢了。

  他看着婼夢绯红的侧颜,心想:果然她的脸不适合担忧太多,还是简单得好看。

  那三年,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

  那时,孚笙昏迷了整整一天才醒过来。

  醒来时,由于浑身被婼夢用功力“清洗”了一遍,当初国师让他吃的摄神药失效,于是随着功力大半的恢复,他将一切都记起来了。

  每一分记忆,都让他心中的疼痛多一分。书塌上留的那封信,更是将他的心生生扯碎。

  他多想不顾一切地去找她。

  因为他知道她散尽功力的后果,一个年轻姑娘,失了功力还瞎了双眼,怎能好好地生活啊?怕是连行动都成了困难。

  她是为了自己变成这样的。孚笙自嘲地闭上双眼。可正因如此,他才不能不顾一切地离开。孚笙心中愤恨,却也无奈不已。

  自己不能弃苍生于不顾,更何况,她很在乎。现在举国上下都不平静,奸臣在朝,边疆动荡,可谓是内忧外患,根本容不得自己抽身。

  三日后。

  新皇释孚笙昭告天下,君号笙皇,定国号为笙梦。

  接下来,便是忙碌而漫长的折磨。每天他都思念着她,却不得不分神处理着国事。

  ——

  笙梦年一的一月初。

  新年初始,笙皇选贤举能,许多忠厚良臣得到赏识;奸臣小人明升暗贬,被生生疏远,架空权利。甚至有几位正三品大臣被查出贪污受贿,举家抄斩,以示威慑,一时间人人自危。

  朝堂上下作风良好,各地百姓受到好的待遇。

  ——

  笙梦年一的三月初。

  春季洪水,五溪各处泛滥成灾,庄稼皆难以生长。

  笙皇几日不眠不休,悉以咨能臣,集思广益,裨缺补漏,得到良计缜谋,随后立马派遣治理能手,前往施行。

  洪水得到良好治理,甚至被利用耕作,百姓无不赞叹。

  ——

  笙梦年一的六月中旬。

  边疆动荡,民心不稳。

  笙皇亲自率领八万精兵,赶往前线支援。守边将士受到鼓舞,璃国越战越勇,终于将虎视眈眈的他国驱赶出境。笙皇凯旋而归,并下旨昭告——军兵家属增加补助。

  百姓喜极而泣,盛世太平,崇敬不已。

  ——

  笙梦年一的八月初旬。

  笙皇宣布迁都南杭,并且大改国法:男女平等,嘉奖工农商军。百姓的积极性大大增长,男耕女织,男商女贩,男兵女炊……伴侣彼此更加和睦,开始施行一夫一妻制。

  半年迁都与国法施行完全完成,百姓和乐。

  ……

  笙梦年三的十二月初旬。

  笙皇大赦天下,宣布禅位,由其弟七皇子继其皇位。

  举国震惊,一时间流言纷纷。

  ——

  “皇上,您真的决定了?”

  身穿藏青色长袍,脸色苍白的俊美男子凝视着眼前的人。

  “嗯,难道国师你不允?”孚笙点头,微眯双眼,语气危险。当初便是国师占卜,父皇才会执意要自己继位,也是国师给自己吃的摄神药,才会有后来的误会……

  虽然国师是以大局为重,可孚笙对于他终究有些怨恨。

  “微臣无胆阻拦,况且,皇上已做到举国安乐。”国师笑笑,微微一躬。

  “无事便退下吧。”孚笙摆摆手。

  “是。”国师再次一鞠,转身离开。

  御书房内。

  孚笙批着最后的一批折子,眼神温柔地看着桌上的玉佩,心道:婼夢,三年,我来找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浮生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