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仙鹤(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283,389

  我苦笑了一下,伸手一把将小狐狸提起来,左右晃了晃让他醒过来。

  “嗯……嗯……爹爹不要闹!”

  哦,这小子还有爹爹?不会是我夫君吧?圆毛的公狐狸?

  我跟着翻了个白眼,还是将小狐狸的耳朵揪了起来,“小豆丁到了,你赶紧起来,接下来该怎么办呀?”

  因为耳朵的疼痛,小豆丁一下子清醒过来,然后灵巧的挣脱我捏着他耳朵的手指,蹿到我肩膀上,用自己的小爪子开始梳理毛发,一下一下得拨弄着自己的耳朵,奶声奶气得说到:“娘亲你就算忘记事情了,进屋敲门总会吧!”

  好小子,居然开始鄙视我了!

  “你看那门环上的灰尘里都能埋种子了,我敢伸手敲吗?”我很怕自己一伸手,摸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现在这个地方很久没人住了呀,门把手上全是常年积累的回程。

  小狐狸看了看,然后咯咯的笑着。“我都忘了,我们进屋都不敲门的,直接翻墙就过去了。娘亲翻墙呀,你以前总喜欢这样做!况且你睡着之后,这里已经几百年没人来了,自然堆了灰尘,正常正常。”

  我继续翻白眼,肚子里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告诉他,此时的我并不会翻墙呀!还有,我原来睡了几百年呀!

  小东西乌溜溜的眼睛又转了转,似乎想到我现在的状况,然后扯开嗓子大喊:“死白明,快起来接人!”

  别看他身材很小,可是这个声音却非常大,他在我耳朵边上发音震得我耳膜都快破了,顿时附近树木上的鸟儿也被惊飞,朝着远处飞去。等声音平复下来,我伸手掏掏耳朵,看到小手指的指甲细缝里满满的耳屎,此时十分庆幸自己还有几百年的耳屎保护耳朵,换个人此时怕已经聋了。

  “你小子喊起来真是不要命呀,是个聋子都听到了!”我有些不高兴,想着我到底之前是多么缺心眼,居然会生出这样的儿子!

  不对不对,真的是生的吗?不是我领养的吗?难道我真的也是一只狐狸精?

  小豆丁有些不高兴,直起身子小爪子像人一样叉腰,当然那个位置我也分不出是胸还是腰,,“白明本就是个聋子呀!”

  “谁说我是聋子!你个圆毛狐狸又在埋汰我了!”一个听起来很是高亮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一道闪电刷得一下出现在我面前。

  等我定睛去看,居然是一只毛色光亮的丹顶鹤单脚站立在我的面前,细长的喙就在我眼前不到一手的距离,我忍不住往后退去,倘若不是留了这一寸的距离,我的脑袋怕是已经他啄到了。

  “不许吓我娘亲!”小豆丁一下子落到地上张开双臂呈现保护我的状态,可是我低头看着他不过我一脚高的距离,这番场景看起来在有些滑稽,我忍不住扶额叹气,翻了个白眼。

  当我以为那小东西肯定威呵不到大鸟,那丹顶鹤居然退了两步,低头看着小豆丁,“你还是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还有,你还是习惯见到女的都喊娘亲呀!你娘亲不是躺在兰泉殿的石窑里吗?”仙鹤一开口,也是非常流利的人语,果然这里动物都成精了。

  我错愕,没想到原来在小狐狸口中的娘亲,居然是一个统称,就如同姐姐阿姨美女一般。

  小豆丁一下子窜到我头顶上,此时刚好可以和大鸟视线持平,或许只是为了让他看起来比较有气势,“白明你乱说什么呀,你看清楚这个就是我娘亲,我哪里有乱认娘呀!这天地间,我只有一个娘亲!”

  哦,听这个意思这只仙鹤还是认识我的呀!

  被叫做白明的仙鹤左右晃动脑袋,有些不解的看着我,然后那高亮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娘亲我怎么会不认得呢?她可是仙尊的徒弟,半个月之前仙尊将她带到石窑去了,说是那里安全。况且你娘亲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是脸上可没有那么多的伤口呀!”

  伤口!

  我突然想到之前红眼在我面前的手势,然后面部似乎有东西撤掉的感觉,当时被各种事情吸引,并没有在意此番,如今这鸟提起来,我才意识到什么。一伸手抚摸自己的面颊,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凹凸的感觉,似乎是有很多伤口在我脸上密布。

  这个感觉吓了我一跳,我连忙朝四周看去,像找个能够反射的东西看一下自己的脸。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有如此密布的伤口,更不敢猜测自己之前到底遭受过什么,才导致脸上留下如此狰狞的疤痕。毕竟每个女人都会疼惜自己的这张脸!

  “那是你从未近身照顾过娘亲,仙尊几百年前把我叫来的时候娘亲就是这个样子了,之后仙尊用法力盖了一张娘亲原本的面容。之前娘亲被坏人差点抢走,想来是那个坏人破了仙尊的法术,你才会看到的。但是这的的确是我娘亲,是仙尊的徒弟呀!”

  小豆丁继续力争我的身份,说的很是坚决,丝毫不带犹豫。可此时我却没有心思听这些,我想尽快看到自己的面容。

  仙鹤继续仔细端量我的面容,突然睁大眼睛,一下子展翅飞起,朝着别的方向一跃冲天,我一眨眼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他……干嘛去了?”我好奇的问道,难不成是被我面容的伤口吓坏了?不对呀,他难道一开始都是闭着眼睛的吗?

  小豆丁急着跺脚,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他不会飞呀!而且就他的小爪子,就是奋力奔跑也追不上人家的一翅膀。

  这个事情不过是一闪而过,我还是关注自己的脸到底是怎么了,是被画成棋盘还是变成榕树群。看向周边都是树林,也没有河流和溪水,我也只好将目光放到了小东西身上。

  “小豆丁,你有镜子吗?”

  “镜子?我是纯纯的爷们,不用那玩意!”

  嗯,很纯的爷们!我心想,你就是还没发育的小东西,什么纯爷们呀!你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姑娘呢!

  “那附近有没有湖面什么的?我想招一下镜子。”我继续问道,希望这小东西能靠谱一些。

  “娘亲要呀,我现在就给你变一个。”说着我就看到自己脑门上有个小手伸下来,手上握着与我而言不过是一片花瓣大小的镜子……

  嗯……他那个小脸照照或许够了,可我是个大人呀!

  头顶又传来很是讨好的声音。“娘亲你看,小豆丁现在厉害吧,已经可以幻化东西了!”

  “嗯……”我情绪不明的应了一声,“能大点吗?像你身子大小的来一个。”

  “额……这个好像不行呢!”

  我叹了口气,然后自己随意朝着一个方向深入树林,希望运气好可以遇到河流或者池塘。反正此时那门也进不去,倒不如找个地方先看看自己的容貌。

  其实人的记忆除了脑中知晓的事情,还有身体的本能记忆。我就是随便找个方向走,居然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真的看到了一条小溪,在小溪的很远地方似乎有个瀑布,因为从我这里远远看去,可以看到那边高耸的断崖,上面挂着一条白色绸带一般。小溪水很清澈,甚至可以看到里面被流水打磨光滑的鹅卵石,偶尔有一两条小鱼在石头缝间游过。

  我找了一处还算平静的水面,蹲下身子仔细打量的面容,我顿时被自己吓了一跳。

  通过刚才的触摸,我已经有有了心理准备,却不想真实的情况远比我想象的更为可怕。此时我脸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最严重的一条伤口似乎差点将我整张脸劈开,从左上额一直划到右下巴的位置,而且伤口非常深,如今凸起的伤疤也很是明显。

  除了这条外,两个脸颊和额头上还有很多看起来似乎用尖锐兵器划过的伤口,深浅不一,边上还有很多很多细小的伤口,很像我手臂上那些细小口子,似乎是在荆棘中生活过一般。

  我顿时陷入沉思,不明白自己之前发生过什么,满身的伤痕,被毁的面容,似乎女子该有的一切美好我都已经失去。之前,我是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情吗?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左右看了看似乎没有人,这里好像人烟稀少。然后有看到小豆丁就坐在我边上很安静的看着我,也不说话,他倒是难得的安静。

  我一下子站起来,小豆丁却一下子抱住我的脚踝,大哭起来,“娘亲不要走,娘亲不要想不开呀!小豆丁不会嫌弃娘亲的伤口的,我相信仙尊也不会嫌弃的!娘亲你以前说过,容貌美丑都是皮下白骨,不要太在意的呀!你现在也不要为了这个表象而想不开呀!”

  说着我就看到他的鼻涕眼泪已经抹在我的裤脚上,让我很是无语。

  “你起来,我没有说自己要自杀呀!我只是想在这个干净的小溪里洗个澡而已呀!”

  小豆丁一下子错愕了,“娘亲说的可是真的?”

  看着他包着水雾的大眼睛,我也心神不忍,“娘亲说的自然是真的,一副皮囊罢了。”

  小狐狸听我这样说,一下子从哭脸转变成笑脸,又窜到我肩膀上来,乐呵呵的看起来很是高兴,“好呀好呀,我和娘亲一起洗!”

  我本能的想点头,但是突然想到什么,眯着眼问他,“你是公的吧?”

  刚才还自称是老爷们呢,应该不是个娘们吧!虽然看他还小,但是我心里有阴影,如果是只公狐狸,绝不能和我一起洗澡!

  “不能说我是公的!”

  啊!还真的是娘们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