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蓝袍(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283,288

  看着小豆丁,直接伸手去揪他的尾巴,想要看看他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可他似乎察觉到我的意图,一下子就蹿到我头上,让我抓了个空。

  “娘亲你说过,我是人,不能用公母来形容的,要说我是个男子!”

  好吧,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想自己当初是有多么白痴才会和他说这个。

  “那你去树林里休息吧,我可不能和男子一起在小溪里洗澡!”

  “可是你以前还愿意……”小豆丁还想说什么,但是说到似乎意识到什么,一下子就停住了,然后窜到地面上,一溜烟得往树丛里跑去,嘴里还喊着,“娘亲你慢慢洗哦!好了叫我,我就在后面乘凉!”

  看他那个样子,好像是被人威胁着不能和我同浴一般。如果自己猜想没错,这个人又是谁呢?管他呢!我推掉心头的疑惑,脱掉身上的外套和鞋袜,查看全身的伤口。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呀!

  我身上居然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腹部、胸口、四肢上都有非常明显的伤口,似乎是被粗壮的圆形钝物刺入造成的,剩下的全都是细碎如同在荆棘中挣扎后造成的伤疤。

  从我的手臂、脸颊和全身来看,我必定是在荆棘从中生活过一段时间,这就可以理解身上的细碎伤口是怎么回事情。可剩下的那些看起来每一处都能够致命的严重伤口,便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

  我努力想要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却觉得头痛欲裂,什么也想不起来。

  “算了,想不起来就问人吧。”我想了一阵,最终还是给自己找了借口,不让自己继续纠结下去。反正总能找几个人了解大概。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洗个澡了,如今衣服都脱了,总不能就这样穿回去。

  此时山林中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色,也不知道是因为此时到了春天还是一直如此。溪水的温度自然也和这天气一般,并非暖和却也不是冰冷彻骨。一开始进入水中有一些冰冷,渐渐身体便适应了这个温度,倒是有几分清凉之感。我依着边上一块被溪水冲打得十分光滑的大石头,刚好挡住小豆丁的视线,慢慢清洗着身体。

  虽说小豆丁一副小孩子的样子,但是也不知道有几百岁了,虽没有男女之防,但是作为娘亲的我还是需要对此有所表示,不然以后他见着姑娘就一起蹭着洗澡,那该多尴尬呀!

  我猛地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居然在这个时候考虑子女的教育问题,真是太奇怪了!

  按照小豆丁的说法,我已经躺了几百年了,按理说身上肯定臭烘烘的,再加上伤口参差不齐,应满是污垢。不过真的洗漱才发现自己很干净,可以证明有人经常在我昏迷时替我擦洗。想来替我擦洗的人已经十分清楚我身体上的伤口,而每一处伤口都有仔细清理,应该是我非常亲近的人。

  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我扭头去看小豆丁,此时它靠着树干抱着蓬松的尾巴晒太阳,似乎很是慵懒。这种大少爷的姿态……

  “哇!哇!哇!”

  突然听到天边传来鸟叫声,抬头一看居然是仙鹤驮着一个蓝袍子回来。一下子从天边飞到我眼前,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那蓝袍子已经从仙鹤身上跳了下来,但是双脚并未落入水中,而是悬浮在溪水之上,眯着眼微笑地看着我。

  此人一双桃花眼眯成一条缝,散露着看不透的目光;一头如绸缎般的黑发散落着,只是在末端用一条看起来很是素雅的绸子随便束了一下,垂挂在左肩上,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飘逸,倒是很符合人仙人的形象,至少比之前见过的人都有道风仙骨的感觉。他薄唇未开,嘴角上翘,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却是一副人畜无害,天地为善的姿态。

  “你看什么?”被他这样看着,我居然心里有些发毛。身体对这个没有本能的反应,看样子应该和我关系并不密切。

  他手中本握着一把折好的折扇,很有节奏的敲打着,但是听到我的话之后,“啪”得一下折扇被打开,遮住他半张面孔,眼神更是戏谑。

  “你……”我还为说完,突然意见蓝色袍子从天上盖了下来,正好落在我头上,遮住我的视线。

  “小文瑶,等一下可别说你被我撞见在洗澡,这对你我都不大好。不过我一直是个风流神仙,看一下无妨的。”

  听着声音我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泡在十分清澈的溪水当中,而那家伙是居高临下得看着我呀……

  啊!!!!!顿时林子中鸟兽被一声惨叫吓了一跳,纷纷远离声音发源地。

  我气鼓鼓得穿着蓝色袍子站在岸上,蓝袍优哉游哉得站在我对面,继续不紧不慢得拍打着自己的折扇,白鹤在他身后整理着自己的羽毛。小豆丁则站在我肩头,很是疑惑得看着我们。

  “娘亲你怎么了?刚刚不是在洗澡吗,怎么突然就那么生气?刚刚谪仙伯伯和您说了吗?”小豆丁的尾巴一直在我肩头扫阿扫,也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我都觉得他是对面蓝袍子带大的孩子。

  谪仙伯伯?对方看起来也是个二三十岁俊郎儿的摸样,居然已经是伯伯的级别了?做神仙果然好呀,都不用担心变老。心里虽然对他的称呼有些好奇,但是并不能阻碍我此时的怒火燃烧,咬着嘴唇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刚才的颜面。

  蓝袍终于不再拍到折扇,只是我还未看清他已经站在我身边,一下子抓住我的左手腕不放。

  “啊!你放开,你个登徒子做什么呀!我才不管你是什么谪仙臭仙呢,你赶紧给我……”我刚还想说什么,但是发现自己的嘴唇似乎被粘住了,根本张不开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我知道,会这样对付我的肯定是蓝袍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死死得盯着他。

  此时蓝袍子脸上的微笑渐渐淡去,低头也看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淡漠甚至有些严肃,握着我手腕的力道虽然不大,但是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小豆丁一下子蹿到我头顶上,很是惊恐,然后连连对着蓝袍子道歉,“谪仙伯伯,您不要生气呀!我娘亲刚醒过来,很多事情还没有缓过来呢,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她计较了!”

  “呜呜呜……”我拼命想要说话,可是被人封了嘴巴,实在是有一肚子的委屈说不出来,很是恼火。

  突然手腕上感觉一阵刺痛,整个人痛得颤抖起来,如同筛子一般跌倒在地上,痛得冷汗直冒,根本没有力气再说出来了。

  可恶!

  “娘亲娘亲,您没事吧?你少说一句吧,谪仙伯伯不会害我们的!你昏迷的几百年仙尊和您都是靠谪仙伯伯照顾着。”小豆丁这里和我说着,然后马上跑到蓝袍的肩膀上,赔笑哈腰得用自己的小爪子在对方肩膀上使劲按着,似乎想学着人的摸样给对方捏捏肩膀,很是讨好奉承的样子,“谪仙伯伯,您就不要和我娘亲计较了。您想呀,以前她可懂事听话了,还给您做您最爱的素斋呢!”

  蓝袍子斜目一看自己的肩膀,原本光亮的蓝绸子上已经印上黑漆漆的狐狸爪子,眉毛不自觉的抖了抖,有些无奈的扶额,“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过呀!”

  说着他的大手一挥,我只觉得眼前一白,不过片刻再看清楚周围时,已经在屋子里。白鹤一溜烟就跑了,小豆丁拍着小手打呼回来了,回来了。

  这……难道就是刚才被堵在门外的楼宇中的一间房间。

  “娘亲,我们在白金山最为偏僻也是最为陡峭的万宁峰上,这里是正阳楼。以前只有谪仙伯伯和仙鹤们住在这里清修,五百年前仙尊带着昏迷的你也来到这里。但是几个月前仙魔第三次大战爆发,仙尊和谪仙伯伯看不下去了,半个月前也去支援。只是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不放心,才送到石窟中护你周全。”

  我知道这不过是了解一切的开端,我需要知道的事情可能还有很多很多。

  当我再次看向蓝袍时,他已经坐在上首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化出一套住煮茶的器具和配套的茶具,在那里拨弄着茶叶,等着小壶中的水烧开。

  他似乎感觉到我的目光,也转头看我,“喜欢坐在地上?”

  “我……”此时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正常说话了,但是一想到刚才的禁言之术和忘不了的疼,一下子就收敛了自己的脾气。我很是窘迫得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想找边上的椅子坐下,等蓝袍子和小豆丁慢慢给我讲事情。

  但是蓝袍做事情总是不按我的套路,我还没站稳,他就起身往内院走,然后直接示意我跟上。小豆丁也给我使了眼色,让我赶紧跟上。想到刚才彻骨的疼痛,我便也没了骨气,灰溜溜的跟在他身后。

  这个正阳楼其实不大,前后也不过是三井的屋子,中间正好有一处小花园,摆了有些怪石奇景。

  我们一行两人一狐在左侧的廊道走过,很快便到了一处位居后院左侧的房间。蓝袍子将房门一推,然后示意我进去。

  “我?”我很奇怪的看着他,不是他是主人吗?为什么要我先进去?里面有谁在等着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