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师父(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283,422

  谪仙示意我进去,里面是谁在等我吗?

  见我不动,蓝袍皱眉,思虑一下后开口说,“你先进去看看,倘若还是记不得,我再给你解释。”

  听他这样说,我虽然还有一些疑惑,却也没有停顿,抬步进了这个房间。

  这房间布置得倒是简单雅致,墙上挂了一柄剑,剑身被剑鞘套着,但是可以看到剑柄呈现绯红之色,似如人血一般。脑海中突然响起两人的对话……

  “师父,这红色的剑为何一直挂着?”一个孩童般的声音响起。回应孩童的声音,是之前已经在脑海中出现的男子声音,此时显露着淡淡的哀伤,“为师用来纪念某个人,等到时机成熟,自然会物归原主。”

  “原来是有主人的呀!瑶瑶觉得好看,还想问师父讨要呢!”孩童有些不满,虽然看不到画面,但是似乎可以猜想到,孩童说完这些时,嘟着嘴巴有些不甘的可爱模样。

  但是紧接着脑海中又响起悲凉的声音……

  “云梦渊,你要用来杀我吗?你所谓的时机成熟,就是此时吗?我所做的一切,这就是我最终的结果吗?”这声音属于少女,此时话语中透露着恨和不甘。

  我拼命摇头,希望将脑海中不属于我的思绪消除。虽然我渴望记忆恢复,但是如果是刚才这样的过往,我又开始害怕,如果真的记忆恢复,会不会自己又会活得十分痛苦。

  小豆丁从我左肩跳到右肩,又跳到头顶上倒挂到我眼前,“娘亲,你怎么站着不动了?”我一把将他从头上扯落下来,抱在怀里,免得他有乱动。

  再次将注意力回到这个房间的摆设上。不远处放了一张红木的高脚书桌,案头上摆了简单且整齐的文房四宝,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桌面上摊开着,站在我此处看的不真切,然而这摆设却也让我觉得很是熟悉。

  突然耳边又响起那孩童的声音,“师父你在画什么,瑶瑶要看!哎呀,这个书桌那么高呀!”

  “你今天功课做好了吗?”是熟悉的男子声音,此刻又显得很是宠溺。

  孩童开始耍赖皮,“功课等一下嘛,让我看看师父你在画什么呀?让我瞧瞧呗!”

  “画了一幅你刚才午休的模样,想看吗?”此时男子声音中居然有几分笑音,似乎自己画了一幅很是欢悦的画作。

  “想想想!啊!师父你怎么可以这样吧,把瑶瑶画的那么丑!瑶瑶是大家闺秀,才不会这样睡觉呢!”

  似乎这个场景是个温暖的午后,师徒二人惬意的在一起调笑玩耍。不知怎么的,内心居然冉冉升起一阵暖意,是我渴望的那份情感。

  声音一转,原本孩童的奶声奶气变成了少女曼妙玲珑的声线,只是这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诀别的意味,“师父,桌案已经按照原本的样子收拾好了,等您醒来就可以和以往那般看书画画。对了,您之前未看完的《仙族异录》我放在最上面,这样您可以接着看。还有,柜子里有两块我收来的上好端砚台,笔架上我也添了两只新的狼毫,想来我不在的日子够您用上一阵了……以后……您要自己……记得添……”那声音渐渐变得轻微,满是不舍之情。

  突然我怀里的小豆丁一动,“娘亲,你为什么哭了?我弄疼你了吗?”

  我一惊,伸手抚摸自己的脸颊,才发现居然有眼泪滚落。我刚才,似乎连同那声音一起感觉到悲伤和不舍。那么……是不是说,所有刚才记忆中的声音,便是我和师父以往的对话?那么,我和他到底发生过什么?

  “娘亲,给!”此时小豆丁幻化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帕子递给我,弄得我哭笑不得。

  “小豆丁……”

  “怎么了,娘亲?”滚圆的眼睛期望的看着我,居然还非常期待我的表扬。

  “能变一个和你一样大的吗?”我扶额摇头,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刚才内心的悲凉一下子消散不少。咦?这个话好像之前说过呢,什么时候?

  除了放桌椅的地方,房间其他位置都是摆放了书柜,放满了干净整齐的书籍,看样子户人家有定期在这里进行整理清扫。

  又是那孩童的声音,“师父,为何您这里那么多书?”

  “书中自由黄金屋,为师不明之处皆由书籍指引。”

  “啊?师父还有不知道的事情吗?我还以为师父什么都知道呢!”

  “没有人能什么都明白,为师也不例外。何况……有些事,不是明白就能懂。”

  “哦,师父说的是什么事?”

  “你还小……”

  “哼!师父就会说我小!”

  脑海中响起一段段对话,觉得这些场景似曾相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拉回我的神智,回头才看到蓝袍进来站在我身侧,眉头微锁,眼神令我有些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他的眼神朝里屋看了看,“你去房间里看看他。”

  “他?”

  他是谁?这个屋子的主人吗?我为什么要去看他?他和我是什么关系?是他们口中一直提到的师父,云梦渊吗?

  一看有表现的机会,小豆丁就永远得出现在我肩头,“娘亲,这是仙尊的房间,仙尊是您的师父。”

  “我的师父……”先给我脑海中一直提到的师父,那些脑海中出现的对话,皆来自他与我?

  我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师父感情很是复杂,有尊敬,有爱慕,有不舍,有惋惜,甚至有几分憎恨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模样。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控制不足自己的脚步,往里面的房间走去。里屋的床上垂挂着幔帐,里面可以看到一个模糊隆起的身影。

  他就是!

  那身影一动不动得躺着,我突然有些胆怯,不知道要不要过去,不知道过去后会看到什么,不知道看完后的结果自己是否能接受。

  “娘亲,您为什么在发抖呀?”我甚至已经不自觉的害怕起来,而且是身体控制不住的害怕。

  “我……”我回头看到蓝袍走上来,心里的恐惧开始被他的气场打压下去,我甚至不自觉的对他产生好感和依赖之情。

  蓝袍看着我说:“不必害怕,他没事。只是战斗中力竭,需要昏迷几日静养。”

  我点点头,心中似乎因为这一句话安定不少。过去揭开幔帐,看到一张精致端庄的面容。一双凤眼紧闭,脸色惨白,一头银白的头发散落在身侧,即便处于昏迷状态表情依旧很是严肃,眉头依旧紧锁,舒展不开。

  不知怎么的,我居然伸手去抚摸他的眉头,细细婆娑着他的额头,拨动着他额前的碎发。此人额头上有一道不甚明显的伤口,倘若有护额正好可以遮住,但是此番却在他惨白的面色中显得有些醒目。此时,他的表情渐渐缓和下来,不似刚才那边坚毅,倒有几分孩童的神色。

  “你与他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蓝袍有开口问道。

  我摇头,表示没有。当然我脑海中对他的记忆本就所剩无几,只有零星几个声音片段,可以证明我与他的过往。倘若不是刚才脑海中浮现的声音,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与这个陌生人有什么过往。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记不得与他的事情,却记得以前闲来无事看的各种话本小说的桥段。每每遇到这种主人公失忆的故事,最终都是通过各种方法寻回记忆,然后不管以往国仇家恨,最终都会美满在一起。可是经历今日的事情,我开始有些不敢将自己当做主角看待,我很怕自己不过是老天爷手中话本的小配角,随时都会挂。

  “虽然你不记得过往,他也暂时醒不来。但是你们两人纠缠千年,应是彼此心意相通,有些事情到是我这个外人不好多说。既然你醒了,就留在这里照顾他吧,我这几日还要回去看着前线。至于你不记得的事情,让小狐狸先给你讲讲吧。哎?光说话了,我那茶该沸……”话音未落,蓝袍就不见了。

  被谪仙委派了任务,小豆丁很兴奋,拍着小胸膛说:“娘亲,您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被你吃了吗?”只要小豆丁一说话,我就会不自觉的被她逗乐,忍不住想要调侃他一番。

  “嗯……好像是吃了,娘亲……我饿了!”说完,小豆丁就趴在我肩膀上,似乎真的已经饿得没有力气上蹿下跳。

  我忍不住再次翻白眼,觉得头好大呀!

  当我带着小豆丁回到前厅时多了一个童子在那里收拾茶具。那童子一身白色袍子,袖口和下摆处是黑色,头发也是黑白两节,一看便是那仙鹤的化身。仙鹤见我出来,施施然行了礼,“谪仙命我留在此处照顾两人,谢姑娘有任何吩咐可告知白言。”

  此时的仙鹤到是比之前那个沉稳不少,不像是同一个人。不过很快小豆丁就给我们解答了这个疑问。

  “娘亲,这个是白言,之前我们看到那个仙鹤是白明。白言像个小老头,白明就好玩多了。”

  白言听到我们提及白明,便有说了一句,“谪仙带着白明出去了,应是怕我弟弟在这里惹是生非。”我心里倒是觉得这个谪仙是个明事理的人,不过一开始那般对我,却也让我有些恼。

  “白言,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吗,他饿了。”刚说完,我的肚子也跟着咕噜咕噜得叫了起来,这……

  白言应言,很快搬来一堆烤红薯给我们解饿。此时的我和小豆丁吃得很香,全然不知为什么这里只有红薯……当然,我在接下来几日便明白其中深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