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身世(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283,708

  饭后,我找小豆丁了解情况,约花了一个时辰时间,便了解大概。虽然小豆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我身边,中间许多事情并不清楚,但是至少我的身世已经大体清楚。

  我叫谢文瑶,今年796岁。原本是个凡人,出生在一个叫做田明镇的地方,母亲是当地世家大族的千金小姐,父亲祖上是个教书先生,但是父亲通过自己努力,最终得了个举人,两家也算得上书香门第。在我6岁的时候,田明镇不知什么缘故,引来魔族侵犯,除了我全镇其他人尽数惨死。而我是被正巧路过的兰倾门第四任掌门云梦渊救下,带回白金山兰倾门中疗养并收为弟子学习法术,期望有一日可以为族人报仇。

  听到此处,我避免感慨自己身世凄惨,居然还背负着为全镇人报仇的深仇大恨呀!

  “那我替大家报仇了吗?”说着我有抓了一把瓜子到手里,继续磕着。此时我斜眼看到小豆丁的眉毛搅在一起,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要来一点吗?你的小嘴能嗑瓜子吗?要不要我给你剥出来?”我好心提醒道。

  小豆丁在位子上打了几个圈,有些很无语得说道,“娘亲,我在说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你的身世和忘记的事情呀,你当是听说书吗?”

  又是两颗瓜子落肚,“我知道呀,但是既然是听你讲,我所幸就当故事来听嘛。你真的不要来一点吗?这个我可给你剥好了。”说着我又咬开几个,剥出里面深色的果肉,递给小豆丁。

  小狐狸到也不扭捏,一下子就吞了下去,然后继续摇着尾巴向我讨要。

  我笑了笑,伸手摸摸他的小闹袋,“你继续说,我一边听一边剥。对了,白言,这个是什么瓜子,味道和颜色感觉都不是太好呢?”

  旁边毕恭毕敬的白言回应道,“我也不知这瓜子存放多久,我也是近千年才跟随谪仙,但是据说近两千年来除了仙尊、您和这只小狐狸。到是两千多年前,怜月仙子踏足过此处,且谪仙也不爱这类零嘴。”

  原本想要放到嘴边嗑瓜子的手一下子顿住,我低头看着黑漆漆的瓜子,心中一阵恶性。这玩意,可是我比都大了好几十轮呀!

  也许是我多疑了吧,可能是师父和小豆丁带来的也说不定!对,一定是这样!

  “娘亲,你以前最爱吃瓜子,但是仙尊总是不许,你就偷偷带着我去凡间称几斤上来藏着,每次发现你都拿我做借口,可惜我也不爱吃这个。但是后来有一次仙尊发现后大发雷霆,狠狠得罚了你,自此以后你就没有再碰过瓜子了。”小豆丁说着,但是我听到的意思却是……

  小豆丁不爱瓜子,云梦渊也不喜欢瓜子,那么他们会在这里准备瓜子的几率为……零?!

  “呵呵……那你还能找到,真是厉害呀……”我不自然得看着白言干笑了两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白言到也是个正直的性子,至少对于自己的主子的恶劣行为也毫无掩饰,“我本也不知道在这里竟然有瓜子,是谪仙临走前告知。说您若是想要吃瓜子,让我去库房里可以寻觅。”

  “看样子谪仙对我挺有意见的……”我黑着脸说,此时已经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不会那么快就见效吧?

  转头看小豆丁的样子,似乎没有异样,他应该没有意识到到这瓜子的问题。

  “娘亲你是忘了,谪仙伯伯最是小气,不能说他任何不好,不然他一定会找各种机会报复的!”说完小豆丁突然意识到什么,紧张得看看左右,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巴,恨不得将刚才的话吃回来。

  “好了好了,谪仙已经离开了,没人会听到你背后埋汰他。何况他一个神仙不会和你这个小家伙计较。你继续讲后面的事情吧。”我一把将瓜子放回桌上,想来是再也不会伸手吃一粒。

  “娘请你不要急呀,我后面会说到。但是之后很多都是我道听途说,那个时候父亲将我关在家里,死活不让我出去,所以我了解也不多,说的不一定是对的。不过你眼下也不记得了,可以当做故事听听。”

  这倒好!刚刚不让我当做故事,此番又让我当做故事了!

  通过仙尊云梦渊的教导,再加上自身资质上乘,我在16岁时修得仙骨,再也不会像凡人那般受轮回之罪,受岁月流失之苦。

  因此我自视甚高,同时仙尊云梦渊对我这个唯一的徒弟很是上心,志得意满的我便对万物之主的地位动了贪念。

  我趁云梦渊外出之际,利用自己在兰倾门的特权,多次与魔族来往并泄露仙族机密,发动第二次仙魔大战。我与魔族狼狈为奸,导致仙族节节败退。云梦渊大局为重,亲自出手将我捉拿,结束仙魔第二次大战。又由云梦渊带头审判我,最终将我打入荆棘岭中永世不得翻身。

  “喔,我原来那么厉害呀!我居然有想做天地共主的念头呀!”我很是惊叹小豆丁的讲诉。按照他的说法,我应该是个十恶不赦的女魔头才对!

  听我这样说,小豆丁很是生气,“这些都是他们说的,我才不信呢!娘亲你是大好人,才会这样做!一定是那些糊涂神仙乱说!”

  看到小豆丁为我气愤,我很是感动,但是内心却没有多少波动,毕竟这些事情在我听来就如同故事一般,无法理解真实经历之后的心酸苦楚。

  “但是有个问题呀!不是说我的父母和乡亲是被魔族杀害的吗?我什么还会和魔族联手呢?”如果魔族真的是我报仇对象,我是绝对不可能和仇人一起争夺天下吧?就算我有这样的野心,首选也是仙族或者正在修仙的人才对。

  小豆丁一下子被问住了,小爪子支着脑袋想怎么解答我这个问题。

  此时,白言又开口:“据传言说您本就是魔族安插在仙族的内奸。不然为什么整个镇子都死了,唯独留下一个幼女被仙尊救走呢?”

  我点点头,客观来讲这个说法很有说服力,如果当事人不是我,我也接受这样的说辞。

  “可是……可是如果娘亲是魔族的奸细的话,仙尊为什么不……不……仙尊可是很厉害的!”小豆丁还是在据理力争,他一直无条件的支持我,无论结果如何。

  我一下子将他抱进怀里,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个吻,“娘亲很高兴你这样挺我!好了,我们言归正传。如果按照刚才的说法,我应该一直在荆棘岭中,为什么会在这里?按照你们的说法,我已经在这里躺了五百年,那么是之前发生了什么?”

  小豆丁一下子跳到我肩上,再也不愿意好好得坐在椅子上,但是讲诉却没有结束。

  “具体我也不清楚,只是五百年前仙尊将你从荆棘岭带回来之后,就强行卸任掌门之位后离开兰倾门,最终同谪仙伯伯住在一起。之后仙尊寻我父亲,说要让我过来一同陪伴,我父亲感念娘亲之前对我的救命和教导之恩,便同意让我跟随仙尊修行。”

  显然小豆丁的答案很笼统,没有具体的情节。我转头看向白言,他可比小豆丁有条理多了。

  白言犹豫了一下,似乎想好了才开口说道:“据说五百年前,仙尊即将与东海龙王的孙女灵越仙子大婚之际发生变故,仙尊一意孤行撤销两族婚礼,并要求仙族撤销对您之前的处罚。众神自是不肯,生怕您的归来会再次带来灾难。仙尊为了救您又怕连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自动退出兰倾门,将掌门之位传给其师兄凌秋华,之后则赶往荆棘岭中将您带回。荆棘岭是个吸食法力的地方,神仙在那里是无法使用任何法力。也不知道仙尊经历了什么,将您接了出来。当谪仙将二位带回来时皆都气息奄奄,怕是命不久矣。不过经过一番调理仙尊身子大好,只是您一直不醒。为此仙尊想了许多办法,甚至将小豆丁接来陪您,希望您尽快醒来。”

  看样子,此番我还能活蹦乱跳得坐在这里听故事,谪仙也是废了不少心思。

  “那灵越仙子后来怎么样?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子突然被退婚,怕是结果不会太容易吧?”换做是我,怕也是不会就此罢休。

  白言又毕恭毕敬得行了礼,“您说的极是。当下这第三次神魔大战,便是应了这个灵越仙子的劫难。仙尊拒婚后她找上来几次,最终都无疾而终。但在半年前,那仙子居然自刎在龙宫中,据说她燃烧自己灵魂产生诅咒,诅咒仙尊最为珍爱的一切将不复存在;同时东海龙王痛失爱孙,受到魔族的蛊惑倒戈相向,才产生本次大战。”

  这……估计谁也没想到,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环套着一环,怕是所有神仙追根问源,都会怪到我头上吧!

  “我大致了解,不过还有一个疑问。”我转头看看小豆丁,“我是怎么成了你娘亲?”

  通过小豆丁精彩得描述半天后,我也大概了解他的情况。其实小豆丁的情况,也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小豆丁是我14岁那年和云梦渊外出游历时偶然在一个黑心道士手中救下的母狐狸产下的小崽子。当时他刚刚出生且失去母亲,便被我央求师父带回到白金山上。但是很快白云洞的九尾狐仙狐仙温子轩找上门来,才知道原来小豆丁是他的私生子。因为温子轩是经过千万年修炼已经列为上仙的九尾白狐,虽已娶了一位同等身份的仙子为妻,却在凡间意外恋上小豆丁的母亲,一只十分普通且寿命有限的红狐狸。两人虽十分恩爱,但是总也有分离之时。温子轩有事情离开已经怀孕的爱妻身边,不想回去时发现爱妻已经被臭道士杀死,几经辗转才打听到我们这里,便寻了上来。

  但是考虑其家中已经有一位妻子,怕其容不得小豆丁的存在,便先留在白金山上由我照顾。直到我修得仙骨之后,叛乱魔族之前,才将已经能够开口言语的小豆丁接回去。因此小豆丁并不知道我叛入魔族的事情。

  对此小豆丁一直很懊悔,觉得如果自己不离开,很多问题至少有个旁人作证,也不至于让我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但是我心中清楚,无论是否有旁人,之前的结局怕是无法改变,甚至说留在我身边的小豆丁会遭受灭顶之灾。

  这样想来,温子轩怕是得了什么消息,才早早得将小豆丁接走……

  很多问题,果真不可深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