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画像(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283,648

  对自己当前生存情况大致了解后,我心里也有了一些准备,至少现在有个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脑子不会一片空白。不过我知道,最关键的人物还在里面躺着。无论是小豆丁还是白言,他们得到的信息多为传言,即便有内部消息怕也不全。或许当事人可以告诉我更多更为隐秘的事情。

  同时我心里还在纠结,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需要找回那些记忆。如今即便用膝盖想,也明白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常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如果一切让我再次想起,真的是我希望的吗?又或者说,如今的遗忘本就是最好的结果,也是上天给我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对了,白言,有个问题我想你。谪仙到底是什么身份?”

  白言依旧肃然,似乎这个问题有个标准答案,“谪仙尊名叶思远,是兰倾门第二任掌门,是第一任永逸仙人的首席大弟子,第三任怜月仙子的师兄,仙尊的师伯,您的师公,更是至今为止寿命最长的修仙凡人。”

  我一愣,没想到他看着年轻,辈分居然那么大!而且熬死了自己的师父和师妹,他依旧好好的!难怪小豆丁要叫他伯伯了,连我都要喊他一声师公,小豆丁叫一声爷爷都是应该的!而且这还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师公!不过就是那天我骂了几句,就给我各种穿小鞋,又是用法术折腾我,又是故意留了几千年前的瓜子给我!

  “我大概也了解,那么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呢?师公……哎,还是叫谪仙吧,谪仙他老人家和你说了吗?”我觉得按照谪仙的性子,怕是不会让我那么好过,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病患躺着。

  “谪仙吩咐说,您按照以前仙尊对您那般行事便可。想来此时天色已晚,您两位也早做安排。”白言又是一鞠躬,往内院走去。

  我有些疑惑,白言这算走了吗?可是我没说他可以走呀!

  “娘亲不要惊讶,他们夜晚都会练功,因此到了日落的时候便会早早离去。”说着小豆丁又一些子蹿到我头上,“还有一个事情,我们要自己准备晚饭。”

  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寄人篱下也没有办法,不过晚饭的问题,这……

  “小豆丁,你们以前晚上都吃什么?还是红薯吗?”我记得自己中午只看到红薯,不会只有这个吧?

  “对呀对呀,谪仙伯伯和仙尊都不用吃东西,白言和白明也一样,之前娘亲您一直睡着,便也不用吃东西,所有吃的都是我自己准备。上一次拜托白明在山下的村子里买了几框的红薯,所以眼下厨房里只有红薯。”说着,乌溜溜的眼睛转了转,又挤出一句话来,“我记得之前买的不少,按照我的胃口,可能还有几个月可以吃。”

  我眉头不自觉的挑了挑,“你确定是买了几筐,不是买了几亩地吗?”我怎么觉得是白明故意为之的!

  果然,当晚我们吃了烤红薯,并计划明天吃蒸红薯。此时我已下定决定,从第三日开始我一定要自己做菜吃!

  好不容易解决了晚餐,吃饱喝足的我开始犯困。虽然之前已经睡了几百年了,但是今日担惊受怕忙碌了一日,精神到了夜里也是有所不济。

  不过这白金山万宁峰可谓是四处最高的地方,到了夜间似乎离夜空只有一步之遥,可以清晰得看到空中闪烁的星光,一弯月牙挂在天边,照亮整个山头。

  在小豆丁的指引下,我又再次站在云梦渊的门口。

  “小豆丁,我说回我的房间,不是来师……云梦渊房间,怎么带我来这里?”对于这个陌生的男子,我还是没办法叫他师父。

  小豆丁一下子从我怀里跳到地上,语气上很是随意,“这里一共就三个房间,中间是谪仙伯伯的,右侧是白言白明和我的房间,这里就是娘亲和仙尊的房间。以前你昏迷的时候,仙尊每晚都守在你身边的。我可见过仙尊深情脉脉得守着你床前的样子,娘亲你也要加油哦!”

  说着,小家伙一溜烟得跑了,剩我一人在门口发愣。我长长得叹息一声,只要硬着头皮推开方面进去。

  此时房间笼上一层薄薄的浅黄色,月光从窗子里撒入屋内。床上的身影一如刚才,并未发生什么变化。

  我走过去再次看到桌案上展开的内容,便忍不住好奇走过去端详。借着窗口的月光,清楚得看到一副美人图。

  图上女子灿若桃花,灼灼十里;一身嫣红的襦裙很是抢眼,翩然舞姿在瀑布前要灵动跳脱,身边更是围着一群五彩斑斓的蝴蝶,点缀着女子的笑容。这个背景我到是熟悉,就是我之前去泡澡的溪水边。

  我不自觉的抚上自己的面容……倘若我脸上的伤口不在,那张脸似乎与我有七八分的相似。

  这个人,是我吗?

  此时发现边上还有一些画轴,便一副副得展开。里面的女子无一不是身着红裙的摸样,或笑或伤,或舞或琴,似乎是画者记录了女子日常的一颦一笑。甚至在最后几幅,看到那女子幼年时的摸样,有习武的英姿;有玩耍的欢悦;有午休的静谧;有调皮的可爱,唯有不同便是身着衣衫多为蓝白色,而不是绯红。

  一副副,一张张,都在我的心头落下烙印。

  我不知道画作中的人是谁,但是我知道这个人在画者心目中有着举重轻重的地位。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我尚可,倘若不是我,那么这个人又是谁?我看向床,见他的声影依旧,心中却感觉略有不同。

  白言曾说过,我的故乡亲人尽数死亡,为什么他单单救了我一人?只是因为我和他心目中的那个人十分相似吗?

  我合上画作,将其按照原来的样子放好,就连原先摊开在桌面的画也被我收了起来。收拾好一切,我缓步走到窗前,揭开帷帐看着沉睡的男子。

  此时的他面容平静,胸口微微起伏,看起来很是安详。我坐在床沿上,继续细细打量这个男人。

  说真的,听闻这一日的事情,我多少心里是期望这个男是爱我的,甚至是将我捧上天的溺爱。虽然我对他没有任何记忆,但是每个女子都希望有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可倘若这份爱是来源于其他人,自己不过是一个代替品,那么便不再期望这份感情。

  “师父……”我尝试着叫了一声,空荡荡的房间里却什么回应都没有。

  这个词是那么的顺口,仿佛以前总是挂在嘴边。可为什么脱口而出的时候,心头有一阵颤动,仿佛这个词不该由我来说,甚至恨不得将这个词从我的心口抹去……

  “鱼儿,这是为师赐给你的白灵环,从今以后你便是我云梦渊唯一的弟子。”

  一双纤长的手指出现在我眼前,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配饰出现在眼前,中间是一个挂牌,写着“兰倾”两字,最下面垂挂着蓝白相间的流苏,在微风中徐徐飘动。

  突然画面一转,我看到烽火天地间,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裹挟着,脖子被人死死掐着透不上气来,耳边听到中年男女哀嚎的声音,他们言辞间都是求那人放我一马。

  是我的父母吗?

  “哈哈哈,要怪就怪你那个好师父吧!不过我们还是要留着你才行,至于这两个凡人,就去见阎王吧!”

  “不!爹!娘!”

  我突然一惊,顿时感觉一身冷汗。

  眼前的场景一下子消失不见了,刚才自己似乎又看到了回忆!可是为什么这两段回忆是那么的不同!一段我感受到强烈的喜悦,而另一段居然是恐惧和憎恨。

  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开始有些恐惧。我曾经用这双手杀人还是救人?如果今天白言和小豆丁所言非虚,那么我这双手岂不是血迹斑斑!我父母的惨死,是不是因果轮回?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抬头看向躺着的男子,心中更是不解,恨不得此时就将他拉起来问个清楚,曾经的我到底是怎么样子的?我刚刚看到的场景是真的吗?

  不知怎么得,他的眉头突然紧锁,表情也开始变得有些不安起来,轻微得说着什么。我低头去听,只听到他楠楠道:“鱼儿……鱼儿……不要……”

  我记得魔族少主也叫我鱼儿,这个是我另一个名字吗?

  云梦渊的不安从痴语变成身体扭动,双手不自觉的颤动,原先的严肃和安详也散去,换上一副害怕惊恐的样子,如同一个孩子失去了自己母亲。

  “师父……师父……”

  他口里含着这两个字,难道是想到他自己的师父吗?按照今天说法,云梦渊的师父是谪仙的师妹怜月仙子。为什么他此时会想到自己的师父?

  正当我疑惑重重时,一只冰凉的手一下子触碰到我。低头发现他的他乱动的手抓住我的手,死死握住不肯再松手。感觉到他冰凉的手掌,我有些惊恐,想要抽离却怎么也抽不开。

  他似乎也感受到我想要离开的举动,变得更是不安。原先平躺的身子朝我的方向弯曲,说的梦呓也开始变成请求,“不要走……不要走……”

  我无奈,只好放弃离开的打算,努力学着像母亲一样,拍拍他的肩膀说:“不怕不怕,我不走了。”

  或许是因为我的态度发生改变,云梦渊也的气息也开始变得而平稳,脸上很快显露出安宁的神色,似乎又睡了过去,刚才应该只是做噩梦。

  这里也只有一个床,如果要好好休息只能和他躺在一起。我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知道今晚是没法子好好休息了。无奈的我只好坐在床前的下榻上,侧着身子看着云梦渊的面容。

  他倒是长了一张好面容,如果额间的伤疤能够消去,倒是个娇俏的美男子,怕是有很多女神仙喜欢吧。如今虽然有些美中不足,不过依旧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真是一副好皮囊呀!

  哦,对了,不就有个龙王孙女痴迷于他,甚至造成第三次仙魔大战。果然不知红颜祸水,蓝颜也是祸水呀!唉,不知道与这样的男子有瓜葛是幸还是不幸。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是一个大家话语间都在隐约回避的问题,就是云梦渊是我的师父,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只是简单的师徒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