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伤口(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303,289

  第二日一早便醒来,倒不是我有多好的习惯,只因为一晚上都在床头侧身跪坐着,手臂和双腿都麻木,自己是被这种麻木感唤醒。不过好在醒来时,云梦渊的手已经放开,我终获得自由。

  “哎呀,脚都麻得没直觉了!”我努力想让自己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就算撑起了身体,两脚却如同不是我的一般,根本不听指挥。

  此时,一阵红色的小旋风撞开房门飞了进来,一下子冲在我身上,不过他及时收住力道,我便也不觉得疼。紧接着耳旁响起奶声奶气的声音,“娘亲娘亲,昨晚过的怎么样?你和仙尊睡一起了吗?”

  “臭小子,你什么话呀!我在这下榻上趴了一晚,到现在手脚还麻着呢!你个小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呀!”我伸出食指一下子戳在小豆丁脑壳上。

  小东西依旧嬉皮笑脸,“如果没有睡在一起,为什么仙尊床上乱乱的,我也从未见过这样的仙尊!”

  我顺着小豆丁的话看过去,此时云梦渊虽然睡得平整,但是床铺确实有些凌乱,整整齐齐的白发也因为昨晚的噩梦变得有些凌乱,一些发丝散落在四周。如果说之前他躺在那里非常整齐,此番倒是更像是一个卧病在床的样子。

  “昨晚他做了噩梦,睡得不踏实吧。啊……哈……”我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实在觉得睡眠不足。

  “哦哦哦,原来娘亲一晚上都在照顾仙尊,嘻嘻……”说到这里,他居然用大尾巴遮住自己的嘴巴,做出偷笑的样子,似乎我们被他捉奸在床。我无奈得翻着白眼,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才是对的。越描越黑的事情,还是不做解释为好。

  “昨天白言不是说我的照顾工作按之前来,你知道具体的过程吗?”我一边拍打着微微好转的双腿,一边询问着今天需要做的事情。如果在不把小家伙的注意力扯开,怕是他的小脑瓜子会想到更多我无法控制的事情。

  说来我也是耿直,如果不这样一问,我或许接下来几日会清闲不少。但是因为自己的这一句多言,硬生生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

  “仙尊的作息一向规律,因此他在这五百年对您的照顾也非常规律。每日早晨卯时起晨练,辰时替你早晨洗漱和肢体按摩;巳时同你讲话,说以往各种事情;午时到申时仙尊会自己打发时间,但是没有特殊情况也不会出这个房门;酉时再次替你梳洗和喂食汤药;戌时便会歇下,至于是和您躺在一起还是窝在床边我便不知道,因为每每我能进来的时候,仙尊要么不在,要么就是醒着,根本看不到今天的样子。”

  这……这日子竟然过了五百年?真是个死板恪守的性子呀!

  “唉,如果我像他这样过日子,岂不是无趣死了。”我有些郁闷,当初的自己怎么度过那些日子呀!

  小狐狸也感同身受得点点头,“娘亲以前也这样说,连带着我也跟着按时作息。原本在兰倾门是这样,却不想到这里还是这样,他们兰倾门的人都是死脑筋!”

  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如此,该做的还是该做。我抬头看看外面的阳光,可谓是照到屁股,至少也巳时。看着小豆丁趴在我怀里撒娇,又有些无奈。

  “既然云梦渊是这样规定,你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找我?不是应该早早得就起来了吗?”

  “嘻嘻,仙尊在的时候自然是卯时起来练功,但是他们这不是离开一阵子嘛,我便也偷偷懒嘛~~以往仙尊起来后就会拉上我一起晨练,无非是修炼或者习武,无聊死了。不过这几天可以美美得睡到巳时自然醒,太幸福了!”说着,他很是高兴的摇曳着自己蓬松的尾巴,摇啊摇,很是欢快。

  我摸摸下巴,心里也有了打算,感觉双腿恢复得差不多了,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看样子你的幸福日子也过够了,明天开始继续就按照以往来吧。”说完我就朝屋子外面出去,此时我需要找个地方洗漱才行。

  “娘亲……不要!”小豆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声泪俱下,跪倒在原地哀伤。

  我很快处理好自己的洗漱,然后打了一盆水回到房间,打算给云梦渊进行洗漱。不管人家和我之前有什么恩怨,念在五百年如一日照顾的份上,这几天我也应该好好照顾他,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天。此番小豆丁还在房间里独自哀伤,一副萎靡不正的样子,可见我刚才那句话对他打击挺大。

  “杵着做什么呀?赶紧去做早饭。哦,不对,是去做午饭了!还有,白言他呢?问他出不出去,出去的话带点东西上来,总不能一直吃红薯吧!”

  得了命令的小家伙一下子有了精神,一溜烟得就跑出去处理。他的这个性子也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来得快去的也快,获得无忧无虑,没心没肺。

  我将水盆放下后,拧了面巾给走到床前,细细得替床上的男人擦脸。当擦拭到脖颈时,发现那里也有密密的伤口,我忍不住心头的好奇,翻开他身上的衣服,发现他的胸膛和后背都是和我一样细细碎碎的小伤口,不致命但是很多很密。

  他们曾提到过,我被打入荆棘岭,他也曾来荆棘岭中寻我,想来这些伤口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但是更为扎眼的伤口,是他胸口一道隆起的伤疤,正位于胸膛上,心脏正上方……我一下子摸上自己胸口的伤口,和这个伤极其相似。

  “云梦渊,你要用红菱来杀我吗?你所谓的时机成熟,就是此时吗?我所做的一切,这就是我最终的结果吗?”

  “为何不可!为师养你育你,你竟犯下如此大罪,死不足惜!今日为师就要为天地除害,倘若我这一剑杀不死你,便是上天对你怜悯,我便留你性命!看剑!”

  “哈哈哈!哈哈哈!云梦渊,你最好一剑杀死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胸口突然一阵剧烈疼痛,一下子蔓延到四肢,痛得我无法站立。

  “师……父……我的……好……师……父……”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此时一个声音打破我眼前的魔障,我缓过神来,看到自己怀里的小豆丁和站在一侧的白言,猛地低头发现自己的胸口并没有流血,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跌倒在地上,连带着边上的水盆也打翻。

  “我……我没事。只是刚刚不小心打翻了东西,收拾一下就好。”我慌慌张张得站起来,拍打着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但是心中却惶恐不已。刚才那个感觉太过真实,我相信这个事情肯定发生在我身上,那么眼前躺着的云梦渊便是想要杀我的人。可他为什么要杀我?

  “谢姑娘,您是否需要休息一下,这里我来便好。”白言上前挡住我的去路,他似乎看出我的心神不宁。我还未开口,白言已经一把抢过我手上的东西,推着我和小豆丁到中庭的院子里休息。

  我呆呆得坐在石凳上,心中的郁结并未完全散去。这个感觉很奇怪……

  如果只是一个陌生人或者仇人刺我一剑,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倘若是自己的师父刺这一剑,更多的情愫应该是不甘和愧疚。可为什么我此时心头的感觉是悲凉和苦楚。如同一个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孩子,一下子丢弃在地上,不告知任何原因,就这样被丢弃……

  我摸上自己胸口的伤口,想起他胸口的伤口。如果我身上的伤口拜他所赐,那他身上的伤口又是因为什么?是我报仇导致的吗?

  “谢姑娘,可还好?”

  突然白言的声音将我拉回当前,只见到半人高的他,连小豆丁都不知去向。他一下子看透我的心思,“我找借口将他打发到厨房去。想必谢姑娘心中有一些疑惑,不妨告知一二,白言必定将所见所知毫不保留得告知。”

  “你可知道,他……曾一剑刺伤我?”我并不清楚白言知晓多少,但是他既然愿意为我解惑,我也想知道旁人看待以往事件的经过。

  白言点点头,“我知晓,不光是我,当时谪仙连同众仙都位列左右,知晓全部过程。”

  “好,你且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细细得讲给我听。”

  据白言讲述,当时我已叛变加入魔族对付仙族。云梦渊与众仙设置陷阱,终于将我和魔教少主抓获,但是最终在我拼死掩护下,魔教少主逃脱,一群人只抓到我,但是云梦渊也身受重伤。

  考虑到我是兰倾门的人,云梦渊的爱徒,且抓到我云梦渊是首功,其他人都不敢随便审判。最终一致同意在云梦渊重伤疗养期间,将我囚禁在九曲玲珑塔中。九曲玲珑塔是个神器,被困入其中无论是仙还是魔都无法逃脱,且在里面日日承受无尽的痛苦和折磨。一个月后云梦渊亲自众仙在判仙台审讯我。

  “当时我和谪仙站在前排,看的十分真切。那时的你是被兰倾门的两个弟子拖上来,一路上血迹斑斑,身上竟没有一块好皮肤,可见那九曲玲珑塔中的折磨是何等恐怖。据说那一路上的血迹,雨仙洗刷了好几次都不能洗去。”说到此处,白言又停顿了。

  我也明白,正式好戏要开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