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审判(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303,819

  那日我被拖上判仙台,意识已经十分 模糊,气息奄奄,根本无法进行审判。在场一些胆小的女仙子和慈悲的仙家看得于心不忍,叫来药王爷使了个法术,制住流血,治愈一些严重的伤口,甚至给了一支血灵芝给我补气补血,不然都怕我直接死在判仙台上。因为他们及时的疗伤,才让我的意识恢复,不至于流血过多而死。但是从头到尾,仙尊一直在场却什么都没有做。

  “呵呵,或许当时我死了就好,省下那么多麻烦。”我干笑了两下,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不自觉的有些痛……

  白言听闻后没有多言,继续讲述后面的事情。

  在恢复神智后,我一直沉默得跪坐在判仙台中间,承受着周围人的闲言碎语。围在一起的都是修的正果的仙人,然而此时却同长舌妇没有半分不同,叽叽喳喳讨论着。

  有人说要讨伐我这个修仙败类;有人扬言要为自己的师兄弟报仇;有人也同情我的遭遇;当然也有少数人觉得我无辜,希望我能够站出来为自己辩护一二,彻查此事。

  但无论别人说什么我都不予理睬,仿佛周围的所有声音与我无关。

  渐渐的,大家都不再开口说话,而是所有人的目光一致投像云梦渊。我也缓缓抬头看向自己的师父,这个养我育我教导我的男人。如果说我这个世界最在乎谁,那便是他!

  不夸张的说,我如今获得的一切全都来源于他也不为过!无论我的快乐还是悲伤,幸福还是苦楚,成功还是失败,皆于他有关,息息相关!所以,我只要他的一句肯定而已!

  然而那一日身边却站着一身绯红的陌生女子,而这个人我之前从未见过。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看得出来,这绯红女子是喜欢我师父。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女子就是灵越仙子。原来早在我还未进入兰倾门,这个女子便已经同师父相识,她们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可从未有人向我提及此人。

  云梦渊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得站起来,朝着我的方向走来。往日他习惯用翠笛为武器,甚少佩剑。他说过,剑为凶器;虽为君子剑,却也无法避免嗜血杀戮的可能。因此他愿意随手携带折扇翠笛,避免不必要的杀戮。他会这样觉得,只是到他的境界,无论手中持有什么,都是骇人的神器,自然不会在意拿的是乐器还是凶器。可此刻他手中却握着红菱,一柄常年悬挂在云梦渊房间墙上的剑,缓步走到我面前。

  “谢文瑶,你判离仙族,投靠魔族,狼狈为奸,残害同僚,你可认罪!”云梦渊一边靠近我,一字一句得说着我的判词。

  “咳咳……呵呵……我背叛仙族?师父,你也这样认为吗?”我有些哀怨得看着他,却从他波澜不惊的眼神中看不到任何的怜悯和疼爱,甚至透露着一丝丝的厌恶!

  “我背叛仙族?到底是谁背叛了人道!我残害同僚?又是谁残害我的族人!我杀的人中可有一人无辜?他们都是该死之人!咳咳……什么匡扶正道,赔!都是一群伪君子,连个畜生都不如!”

  即便时隔多年,我依旧记得那一日静谧的夜晚,突然火光四起,身边满是惨叫和杀戮声,所有人都在逃命。母亲死死得将我抱在怀里,父亲护着母亲,周围一群家丁掩护着我们逃离。但是一路上我只听到不断的惨叫。对方是魔族,凡人甚至都无法抵挡一下,便惨死在他们的猎爪之下!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看到一片片嫣红洒满地面,我的世界一下子变成地狱!

  “啪!”突然一个巴掌响彻全场,我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云梦渊,而他依旧冷漠得看着我,丝毫没有以往对我的关怀。跟随他百年,他从未打过我耳光。

  “师父……他们所做的一切您难道一无所知吗?他们难道不该死吗?他们怕我成为您的徒弟,又怕我会恋……”说到此处,我住口,牙齿死死都咬着下嘴唇。有些话语一旦说出口,便会成为永远的污点,无法抹去。我已经万劫不复,却依旧担心自己的行为会牵连到师父云梦渊的声誉。

  他是修仙一族敬仰的仙尊,是世人眼中的兰倾掌门,是公正无私的云梦渊,是世人都要敬仰的仙尊!

  “他们无论为了什么理由,都不该狠心杀害我的父母族人,不该连累全镇的人因我而死!他们是神仙吗?不!他们是恶魔,比魔族更为凶残的恶魔!他们甚至不愿意弄脏自己的手,与魔族私下交易,利用仙家的特权为魔族争取利益,然后借刀杀人。真不知道这天地公允何在,天地公道何在!这样的人,怎么可以修炼成仙,又有什么资格与天地共寿!”

  一道绯红闪过,红菱此刻已经架在我脖子上,随时可划破我的喉咙,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停住。

  “死到临头,居然还在胡说八道!我此刻就要……仙尊,他虽是你的弟子,但是你却不可偏心呀!”

  说这话的人并非云梦渊,而是远航道人。该道人瞎了一只眼,是被我偷袭所致。他本该死在我手里,却被云梦渊救下,也成为我剩下几个没有血刃的凶手之一。

  刚刚他抢过云梦渊手上的红菱想要杀我灭口,但是被云梦渊一把按住,最终未能如愿。

  “远航道人,审判之事既然已经交付给我,你便不可随意动手。”云梦渊说完,一把夺夺过红菱,但是未将剑收入壳中,而是将尖峰抵在我胸口。

  远航道人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听从云梦渊的指示,回到自己位置上,希望看待我被审判的最终结果。

  “师父,他们的所作所为难道就不应该接受惩罚吗?我只是在为自己的父母和乡亲报仇,我有什么错!师父,我是你一手带大的,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品性吗?”

  我还记得慈爱的母亲,温暖的父亲,疼爱我的管家婆婆,总是抢我玩具的邻家小狗子,表面很是威严私底下却喜欢吃糖的镇长爷爷,喜欢我家小翠姐姐的猪肉荣总是拿糖贿赂我,胭脂店的姐姐总是看着我表哥笑……

  如果说我本就有罪,可这些人很是无辜!为什么他们要因我而死!为什么他们会死在那些自己崇拜又敬仰的仙人手中!

  我恨!当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我恨自己的无能;恨魔教的残忍;但是最恨仙家的伪善和自私自利!

  云梦渊微微皱眉,冷冷得回答道:“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品性端良的孩子,虽然有时顽皮爱胡闹,却一直以来大局为重。这也是为师一直器重你的原因。可是你既然为了一己私欲,枉杀无辜,这是我万万不曾想到!无论你有什么难处,都应该告知师父,由我们调查清楚之后再进行审判,而非你这般行事。谢文瑶,你这样子不配做我的徒弟!”

  红菱一挥,我腰间的白灵环系绳被隔断,直接飞入云梦渊手中紧紧捏住,“从此刻起,白灵环收回,你不再是兰倾门的弟子,也不再是我云梦渊的弟子!”

  听到云梦渊这番话,我一下子愣在现场,不知如何。我以为,自己身是兰青门的弟子,死入兰倾门的群墓……

  “不!师父,你不能!师父……我……我只是想报仇,我……咳咳……咳咳……师父!我如果不这样,死的人会是我呀!他们说我对您……”

  冰冷的尖峰一下子刺入我的胸口,虽然只是轻微刺入,但是我却不敢相信,我一直敬爱的师父,居然不相信我的说辞,不承认我是他的徒弟,甚至居然要……杀我!

  此刻,云梦渊紧紧得皱着眉头,非常严肃得看着我,眼神中透露着杀气,是我从未见过的目光。

  “云梦渊,你真的要杀我吗?你可知道,并非我行为违背天常,是他们的行为天地不容!”我咆哮着大喊,我要让他知道,是那些人该死!

  “够了!”云梦渊突然咆哮一声,所有人都是一惊,从未有人听过他这样大声的说话,就连我也未曾感受过如此充满戾气的云梦渊,“杀人就是杀人,这些不是理由!如果天地可见皆为审判,那么又有何为证,证明你无辜?”

  说着,红菱又深深插入一寸……

  “哇……”我控制不住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红菱和云梦渊蓝白相间的衣裳上都被喷溅到,一下子变得很是触目。

  云梦渊很是爱干净,因此几百年来他的衣服上从未出现过污点,却没想到会被我的血弄脏……

  “呵呵……呵呵……咳咳……呵……”我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心口的不忍和愧疚一下子烟消云散,只有满腔的仇恨和不甘!

  冰冷的笑意让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无关紧要,天地之大,已无我容身之地。倘若还有机会,我必定化身为恶魔,让世间万物皆毁于我手!

  “云梦渊,你要用红菱来杀我吗?你所谓的时机成熟,就是此时吗?我所做的一切,这就是我最终的结果吗?”

  “为何不可!为师养你育你,你竟犯下如此大罪,死不足惜!今日为师就要为天帝除害,倘若我这一剑杀不死你,便是上天对你怜悯,我便留你性命!看剑!”

  “哈哈哈!哈哈哈!云梦渊,你最好一剑杀死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

  胸口突然一阵剧烈疼痛,红菱贯穿我的心痛,吸食着滚滚红液……

  “师……父……我的……好……师……父……望你……忘了我……如果能够……重来……我不愿……做你的……徒……弟……”

  ……

  此番眼前出现一块白色的帕子,是白言将自己的帕子递给我,“谢姑娘,您擦一下眼泪吧。”

  我点头示意感谢,拿着帕子将眼泪抹去,心中的起伏也渐渐平缓。

  “看样子我福大命大,最终没有死成呢!”过了心头的悲伤,此时反倒轻松不少。

  “那时大家都以为您死了,但是最后散场的时候,师门其他弟子想要替你收尸,才发现你居然还有气息。此时远航道人想要补刀,却被仙尊拦了下来,说自己有言在先,如果这一剑未能取你性命,便不会再下杀手。远航道人继续动手,却被仙尊打伤,灰溜溜得离去。”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个后续故事,“那后来这远航道人呢?”

  “听闻三百多年前,他在修炼时突然走火入魔,暴毙而亡。可谓是天道轮回,想必是做了天地不容之事,遭到报应了。”说到此处,白言深深叹了口。

  “那后来呢?”我继续不紧不慢得问着,此时我已经看到小豆丁拖着一袋东西往这里走来,远远瞧去也明白,那是烤红薯!

  白言的声音缓缓道,“后来……仙尊也为您吃了一些苦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