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配饰(修改)
无琼爱2020-02-08 15:383,165

  “啊?你还过冬,你不是狐狸吗?又不是熊!”

  小豆丁摇摇尾巴,“我当然是狐狸了,但是我快到修炼飞升的日子了,所以这两天多吃点,好囤积力量呀!”

  我一惊,没想到小狐狸要飞升了,那可是大事呀!

  “你知道具体日子吗,还有多久?娘亲能帮你什么?”我一下子将他捧到手心,有些担忧得看着他。

  小狐狸倒不是很在意,“我们这种是通过年岁修炼的灵物,不像娘亲你们人类那么难飞升,我们只要渡过去就好。过两天父亲会来接我回去,应该就是那时候吧。我还没本事推算自己飞升的日子。”小狐狸顿了顿又说到,“仙尊也曾告知过我,想送我回父亲那里做好准备。但是我怕娘亲就一个人在石窑里太孤独,于是拒绝,想多陪你一阵子。不过我很幸运,娘亲还是在这个时候醒来还是让我撞到了。”说着还在我怀里蹭蹭,很是贪恋我的怀抱。我抚摸着小豆丁的毛发,觉得很是温暖。

  我醒来这四天里,多少事情纷扰在我身边发生,唯独他从未改变过。似乎,他的存在是我人生中的一道光明,让我无畏黑暗和恐惧。

  “如果说娘亲想帮我的话……那就最近多多给我做好吃的吧!”说着很是得意,我也跟着呵呵得笑了起来。

  突然,小豆丁从我怀里跳开,捏着鼻子叫道:“娘亲你有味道!”

  我一头黑线,不过还是端起衣袖闻了闻,一股浓烈的油烟气息。唉,这两天都烧了好几顿饭菜,身上当然有油烟味。

  “看样子我也的确该洗个澡,换身衣裳。对了,这里那里能洗澡呀?不会又要到那条小溪吧?”

  小豆丁很认真的点点头,我扶额无语。

  “不过,还有一个办法……”这说话说半句的毛病要不得呀!

  “以往娘亲躺着的时候,仙尊都会搬来木桶给你洗澡,你也可以这样。只是这里都没有空房间呀!而且你不会法术,我的法术又太小,没办法把木桶里的水加热。”说着,小豆丁若有所思得看看云梦渊,而我却脑子空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啊!这家伙给我给我洗了五百年的澡!”我一下子跳开他的身边,很是不可思议又羞耻得指着云梦渊,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可能是我的动静太大,居然还吵醒了休息的白言,他连外套都没有穿,只是穿着一身白色的里衣,一路飞奔过来,“怎么了,谢姑娘,魔族打来了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招呼没事,让白言回去休息,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已经过去了,已经过去了。

  “娘亲在恼什么?你六岁就跟了仙尊,你自己说小时候也是仙尊给你洗澡的。”小豆丁的话让我感觉晴天霹雳,就连白言听闻也是呆若木鸡,过了半晌后立马转身离去,嘴里喃喃道:“非礼勿听,非礼勿视!”

  我再也不想谈论这个问题了!

  我暴走的进入房间里,在衣柜中确实找到几件颜色蓝白色素雅的女子衣衫,被折叠的方方正正摆在衣柜上格,很是规整。就连几个小肚兜也放的很整齐,且清一色的蓝底荷花红鲤鱼的图案。

  下格也是同样被叠的规整的衣服,不过是男子的服饰,多以蓝白相间为主。此外在边上还有一个锦盒,我好奇得想要伸手打开,却听到小豆丁的声音。

  “娘亲,这些衣服都是仙尊叠的,就连女子的肚兜仙尊都是特意去人间找来你喜欢的……”我一下子捂住小豆丁的嘴巴,不想他再说下去。

  我匆匆拿了需要换洗的衣服,打算关上衣柜时还是忍不住打开那个锦盒,里面摆着四样东西:

  一件有许多裂痕的白玉配环,似乎曾经被粉碎过,虽然恢复原样,但是上面的裂痕却难以掩盖,连接白玉配环的是一块挂牌,不知道这个挂牌是被抚摸太多还是因为岁月漫长,上面镌刻的文字已经变得斑驳模糊,有些看不清楚,我根据字形轮廓猜测是“兰倾”两字;在挂牌地下还有蓝白相间的流苏,这个看起来是门派信物。

  边上有一件碧蓝色的玉环应证我的想法,除了颜色不同,没有裂痕之外,其他没有任何区别。

  另两件看起来像护额,不过形状和颜色不太一样,但是都是宝石镶嵌在白凌之上。一个是菱形的红宝石,另一个则是六边形的蓝宝石。

  我顺手拿起红宝石的护额,突然镶嵌在上面的宝石掉落到锦盒里,看样子已经坏了。

  “娘亲,这是你以前的护额。”小豆丁窜到我肩上,看着我手里得东西说到。

  “我的?”

  “恩恩,兰倾门弟子皆陪腰间配玉,眉间垂护的装扮。尤其是这灵环还是身份象征,蓝色为尊,只有掌门可以佩戴,白灵环是内部弟子常用的颜色,如果等级不够的外部弟子则是绿灵环,再往外的仙童则用黄灵环,再次则只有挂牌。所有娘亲您的是白灵环。不过这个是仙族亲自给您的,因此上面有仙尊叠加的加持,一定程度上可以做挡箭牌用。”

  “挡箭牌?这个白灵环有许多裂痕,是帮我挡过危险吗?”其实我对这些裂痕到是更为在意。

  “是帮您当过危险,据说当初首仙埋伏你的时候,这灵环帮你挡了致命一击。至于这个裂痕,是……”小豆丁欲言又止。

  我试探着问道:“别的原因?你不能提及?”

  小豆丁有些为难的摇摇尾巴,“到不是不能说,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是仙尊能坏的,不过当时情况有些不同,想来还是仙尊醒来,让他同你说吧。”

  为了让我不继续追问这个事情,小豆丁继续讲述护额,“护额颜色没有灵环那么严格,在加上兰倾门都统一穿着打扮,很多人便用这护额来区别自己与他人不同。仙尊一向严谨,因此还是用了正正规规六边形的蓝色宝石;这个菱形红宝石是娘亲你自己选的。”

  顺着小豆丁的话语,我拿起蓝色的护额,这东西倒是完好,只是白凌已经呈现暗黄,可以看得出主人有细心呵护和清洗捆绑的白凌,但是岁月和磨损在上面清晰可见。

  “红色的就是娘亲你的。不过你离开的那天,就把这个护额留在房间里,并未带走。仙尊一直妥善收着,直到现在。”

  红色菱形宝石的白凌看起来到是十分崭新,看样子用的岁月不长久。

  不过想来也是,云梦渊做兰倾门掌门两千多年,这护额能够保持如此着实不易;而我出生至今也才七百多年,况且还有长达五百年的沉睡,这护额崭新也变得理所应当。

  “这些东西他一直收着?为什么不佩戴呢?”我见到云梦渊时他已经昏迷,但是当时他身边或者床上也没有灵环和护额,而且我又是在衣柜里找到的,可见是他珍藏的,并非日常使用的物品。

  “仙尊为了娘亲已经脱离兰倾门。非兰倾人,自然不能佩戴灵环和护额,因此仙尊将它们放在一起收在衣柜里。以前他也会拿出来看一看,思念一下。”

  “哦?脱离兰倾门,为了我?”

  我转头看躺在外面躺椅上的云梦渊,一时有些语噎。兰倾门可谓是当今最为鼎盛的修仙门派,他能够在为两千多年可见实力不凡。且他能够拥有“仙尊”着等称号,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法术过人,另一方面必然与他的掌门地位脱不了干系。他居然为我离开,是不是有些可惜?他为我放弃挺大,而我又是有不同值得他如此对待?

  “娘亲,在想什么?”

  我合上锦盒,将其放回到原来的位置,关上衣柜,“没什么,觉得有些事情过去了或许是好事,至少我不用记得自己欠人太多。”

  小豆丁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娘亲觉得自己亏欠仙尊吗?可是在小豆丁看来,娘亲必定也是付出许多,才值得仙尊如此珍爱。中间发生什么我虽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这五百年来仙尊一直很内疚,我感觉他更像是在偿还自己的罪。”

  对于这个问题,我不想谈论,因为我觉得太过深沉。不记得了,我也不想回忆起来。倒是小豆丁这样有意无意得点明,让我有些心里不是滋味。

  我将小豆丁放到桌子上,“你去把白言喊来,帮我将云梦渊搬进屋里,稍后我去溪边洗个澡回来给你们做晚饭。”

  一听有吃的,小豆丁一下子就窜了出去,风风火火得将白言招来,处理好我安排的事情。

  两人合力,终于又将云梦渊安置会床上,然后将其头发,身上的衣服,被子都整理好之后,我才拿起准备好的衣服打算出去。

  “谢姑娘,是要去哪里?”白言突然拦在我眼前,看样子他不光要照顾我的起居,还要监视我的行动。

  “我只是打算去外面的溪流里洗个澡,难道叶思远要求我不得踏出这正阳楼一步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