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打雷(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323,651

  “咔嚓!”

  突然身体一顿,我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手上的书已经掉在地上,自己居然被打雷吓了一跳……

  不会吧,我还怕打雷?

  头顶又是一阵响亮的闪电划破天际,伴随着刺耳的声音,仿佛随时一下子要将这房子劈开。

  我不由自主得害怕起来,一下子翻倒躺椅,卷缩起来。

  顷刻间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下子转变成瓢泼大雨,仿佛下一刻整个房子会被这场大雨冲走。

  身体已经控制不住得颤抖,脑海中不断翻滚着凄惨的画面,一幕幕都痛苦不已。

  我睁眼看到自己身处一所塔的内部,四周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上层悬浮乌云,有一道道十分恐怖的电光在云层中闪动,同时伴随着恐怖的声音,看着令人恐惧,仿佛随时都会落下。

  突然一道闪电劈中我的头部,顿时身体跟着激烈的电流颤抖,身体每一处都仿佛被尖锐的长针刺入,一寸寸得剥夺着我活下去的勇气。我倒在地上死死撑着,好不容易这一阵过去,我感觉到自己活过来。

  此刻,又是一道闪电打在胸口,我顿时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炸裂一般,胸口的四根肋骨仿佛一下子粉碎,痛得我无法言语,就连身体痛得难以动弹。

  身体渐能动弹,我立马撤下自己的袖子咬在嘴里,怕自己下一刻控制不住得咬舌自尽,嘴里却嘟囔着:“活下去,我要看到师父没事,活下去!”

  我又听到头顶轰隆一声,抬头看到一条闪亮的火舌朝我冲来,根本无法躲避!

  “啊!”

  我猛地睁开眼睛,此刻才发现自己依旧身处正阳楼的房间里,并没有在那个漆黑的塔楼里。

  “咔嚓咔嚓!”又是两道闪电,我吓得再次抱紧自己,将头埋进双臂之间,脑海中继续浮现那恐怖的场景。

  “不要不要!师父,不要!求求你师父,不要这样对我,不要!”我忍不住哭泣起来,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是我感觉无比的恐惧、无助、害怕,我就像个被人丢弃的孩子,无人问津得丢在一个恐怖的地方。

  此时,突然有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将我搂住,我的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可听到他清晰的心跳声,一下子让我觉得安宁。

  “不怕不怕,有我在。”磁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将笼罩我恐惧的阴云渐渐散去。就连外围的雨声雷声闪电声也渐渐变得模糊,似乎渐渐在离我远去。

  修长温暖的指腹划过我的眼角,眼泪拭去。他轻轻的哄拍着我的背部,让我仿佛回到有家人疼爱的小时候。

  有个人将我抱到膝盖上,我趴在他的怀里酣睡,他总是慢慢得拍着我的后背,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经文。他会等我熟睡后,将我抱回自己的寝屋,然后悄悄离去。

  这份感觉好熟悉,也好温暖,仿佛已经有很多年未曾感受,也觉得很是贪婪。我不由自主得搂着他的腰间,贪恋得感受这份久违的温暖。

  “睡吧……”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尾音渐渐消失,我也慢慢陷入沉睡。

  等我醒来又到了第二日天亮,且自己和云梦渊同寝同被睡在一张床上。

  我愣了半天,然后猛得坐起来,连带着被子也被我翻了起来,露出穿着白色亵衣亵裤的云梦渊。我四周查看自己,衣服都是完好。然后又意识到什么,自己跳下床,给云梦渊盖好被子。

  查看四周门窗,一切都非常安好,似乎没人进来过。在躺椅边上还有那本我掉在地上的书,一切都仿佛停留在暴雨来的那一刻。

  我一下子将目光集中在云梦渊身上,难道他醒来过了?

  我蹲在床边观察他,依旧没有苏醒的样子,呼吸很平均;身体躺的也很平整,和以往一个模样,似乎都没动过。

  难道是我错觉?那昨天晚上是谁抱了我?不是别人?

  我依旧不死心,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在云梦渊的耳朵、鼻子、嘴巴上一阵乱扫,但是他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最终才消除我心头的疑惑。

  “难道是我自己做梦,然后怕冷爬上床的?”最终我想了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解释。

  思索无果,我终究放弃继续思考。一开门往庭院里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昨夜下了雨,今日空气更是清新,同时也伴随着几分冷冽和院子里清馨的气息。

  睁眼发现一个蓝袍子的家伙坐在昨天做的秋千上。仔细一看,那个秋千似乎已经不倾斜,应该是被他调整好了。

  “真是好福气呀,太阳晒屁股才起来。”叶思远不紧不慢得说着。

  此刻的他一只脚架在秋千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桃花眼笑眯眯得看着我,一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的样子,倘若不是他身上的蓝袍子,都没人相信他是修仙的。

  对呀,不是云梦渊还有这个人呀!昨天晚上肯定是他将我抱到床上去的,只是他为什么让我觉得那么熟悉呢?

  多多少少听闻知道自己和云梦渊有段情,不会我和这师公也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吧?

  因为昨晚的事情,此时我反而对叶思远不知该如何,是上去感谢还是一脚把他从秋千上蹿下来呢?还未等我有决策,叶思远却自动离开秋千,然后推着我让我坐上去。

  “你以前就喜欢玩秋千,我过来看到你们弄的歪七扭八的东西实在不安全,给调了调高度,你看坐着舒服吗?”说着他已经将我按在秋千上,然后绕道后面轻轻推我。

  他突然回来给我调整秋千?我以前也喜欢玩秋千吗?他怎么知道?

  此时我感觉到这秋千高度正好和我相称,坐上去双脚微微离地,叶思远一推我就会前后摇动,感觉很是惬意。

  “前线不不吃紧了吗?居然回来……”感觉到他特意对我讨好,心里开始对他少了抵触,甚至故意找内容和他攀谈。

  “唉,这几天好辛苦呀,你给我做点吃的好不好?”叶思远居然用着非常痞气的声音和我说,然后猛地一用力,我被推得老高,感觉自己随时都会飞出去。

  “哇!你再推得高一些,我就给你做好吃的!好棒呀,感觉像飞起来一样!”秋千已经被荡到最高,让我可以从高处俯瞰整个庭院,这样的感觉真好!对于现在不会腾云驾雾的我来说,这个飞起来的感觉让我很是受用。

  慢慢回落下来,我也觉得很是满意,高高兴兴得跳下秋千,一拍叶思远的肩膀,“你今天做的不错,我去给你烧好吃的,在大堂里等我哦!”

  我在灶台上忙活了好久,终于端着三菜一汤出现大唐时,只有一脸疲惫的白言和蠢蠢欲动的小豆丁,并未见到叶思远和白明。

  “谪仙呢?”他不是让我给他烧吃的吗?怎么此番人不见了?

  “谪仙大人带着白明走了,换我在这里照顾您。”白言有气无力的样子,似乎体力不济,那么叶思远也是一身疲惫得又离开吗?

  “你先吃点东西,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给谪仙在厨房热着,等他回来吃。”说着就招呼他们两个人先把这顿饭给解决。

  自从认为晚上安抚我的人是叶思远开始,我越发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奇怪,但是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难道只是因为我是他宝贝师侄的徒弟,他的徒孙吗?可是看他那样无所谓的样子,应该不会那么照顾小辈,不然他要牵挂在心头的人岂不是太多?还是因为我的身份特殊,牵扯着三界万物,所以才对我有所优待?可是这个优待又不像对所有人那样。难不成真的是有什么说不清的情愫吧?我此刻倒是希望他只是纯粹对晚辈比较好。

  因为庭院里多了一个秋千,午后我看书的地方也从房间里挪到庭院中,坐在秋千上看。

  不过又想到云梦渊一直在里面躺着也不太好,于是就招呼白言搬了躺椅,将云梦渊搀扶到庭院中晒晒太阳,也算尽我照顾之责。

  我坐在秋千上翻看《昆雪峰史集》,小狐狸陪着云梦渊晒太阳,随时准备提醒我没有太阳或者刺眼的问题。

  《昆雪峰史集》讲了另一个修仙门派长青楼的历史。长青楼位于北方昆仑雪山深处,那里并未被风雪覆盖,依旧绿树长青,顾称长青楼。

  因他们要穿越雪山才能来到中原,因此我们看到的长青门都身着熊皮貂衣,来自雪山,故而有被世人称为雪门。

  他们的历史至今不可追述,因为从翻过雪山来到中原的人数寥寥无几,却个个实力不凡。不过是几百年的时间,已经稳稳扎根;至于雪山那边又是何等景象,实在无人知晓。

  “娘亲!”突然小豆丁怪叫了我一声,我的思绪从书本挪到他身上。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我将书本放在石桌上,过去查看小豆丁和云梦渊的情况。

  “额……娘亲,我饿了。”

  我一愣,“你个小吃货!中午半数的菜肴都进了你肚子里,现在居然饿了,你那个小肚子是无底洞吗?”我伸手一戳他的肚皮,他一下子翻滚在云梦渊身上,但是没有像以往那样赖皮不肯爬起来,一股脑的就起身,表情有些古怪。

  见小豆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知道他有事情瞒着我,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倒不如诈他一下。

  “的了,厨房里还有一些给叶思远……嗯……你的谪仙伯伯的剩菜,先给你热一些吧,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小豆丁听闻点点头,一份很焦急的样子。

  我走出庭院过了一会,又折回去在门梁边上看小豆丁的动静。可是他只是伏在云梦渊身上,并没有其他举动。我等了好一会,也没看到他动静,才退去厨房给他热菜。

  难道是我多心了?

  等我端着剩菜剩饭过来,小豆丁过着一下子扑上去吃个精光,仿佛饿死鬼投胎一般。

  “你慢点吃!你饿死鬼投胎吗?吃那么多,就不怕自己胖死吗?”我笑骂道。

  小东西终于吃饱喝足,再次瘫倒就睡,无欲无求的样子。

  “小豆丁,你这是要准备过冬吗?每天吃那么多,但是有不动。”

  “对呀,我要过冬了!”

  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