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秋千(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323,269

  “然也。夜殇带领的好战派要求仙族有个交代才肯罢休;当然如果谪仙大人同意把您交出去……或……”说到一半,白言定定得看着我,我的心也一下子跌落谷底。

  小豆丁此时正在酣睡,嘴角流着口水,时不时还喃喃喊着好吃。可是此番,我却无法觉得内心欢悦。

  “为何是我?”我记不得前程往事,但是醒来得到的所有消息皆与我有关,可见曾经我的确将这天地搅得天翻地覆。

  可如今,只希望安宁的我又该如何?

  白言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白明。白明得令,抱着小豆丁回到后屋,白言也快速收拾桌上的餐盘,然后端着温热的清茶上来,“谢姑娘请用。”

  我端起一杯小酌一口,看着温热的气晕在眼前飘动,静静等着白言的下文。

  “七百多年前,谢姑娘联合魔族少主夜恨惨杀多名仙族及其门派众人,引起第二次仙魔大战。但是在战斗结束后,魔族就发出夺魂令追杀您。具体理由我们并不清楚,只是耳闻说您偷了魔族的神物。”

  “何物?”

  “玄武精目珠。此乃一种可起死回生的灵药,传言是天地初开时玄武神兽留在人间的一双眼目,可活死人,起白骨,是魔族世世代代守护的神物。传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服下后就能起死回生,且可法力大增。第二次仙魔大战结束时,夜殇已经气息奄奄才不得不停战修养,但是之后就是服用了一颗玄武精目珠,不但之前的伤势大好,而且这几百年的功力见长。从那以后,这玄武精目珠更是成为魔族守护的神物。”

  “我窃此为何?”

  “不知。传言说您自己服用,不然你怎么能在荆棘岭中存活近一百五十年呢?荆棘岭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就连仙尊鼎盛时期进去半日,出来时都丢了半条命,可浑身是伤的您在里面却呆了近一百五十年。”

  “那他们问叶思远要我,是打算用我将这玄武精目珠再炼化出来吗?”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倘若真是我吃的,这个时候魔族要我,岂不是打算……吃我……

  白言低头,不敢再接话。

  我又泯了一口清茶,却觉得身体越发的冰冷,“呵呵,我居然叛逃仙族后背叛魔族?难道我是天生反骨的女人吗?此番叶思远还收留我,不怕我又对仙族不利,魔族对他虎视眈眈吗?”

  白言一下子跪倒在面前,很是惊恐,“谢姑娘不可如此妄言,您并非外界传言那般。我们都同谪仙大人一起看您长大,深知您的为人。只是当前,许多消息并不明朗,知道其内幕的人也只有您自己,想来事实并非传言那般。”

  被白言这个举动我吓了一跳,连忙起来扶过他,“你这是做什么,干嘛跪我呀!起来起来,我都没见你跪过叶思远……呃……我是说谪仙大人。”

  白明低头抿嘴,似乎不愿意解答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纠结,毕竟谁心里都有秘密,不希望被他人探问。倒是我,知道白言是看着我长大,让我顿时觉自己矮他一个辈分,还这样使唤他,实在有些不妥。

  我意兴阑珊得回到房间,随意拿了小豆丁给我找出来的书打发时间。刚看了一页纸,想到床上的人,于是走到床边,将云梦渊整个人往内床推了推,空了半个人的位置出来,我坐在床头开始一字一句得读。

  虽然我眼里看着书,嘴里逐字逐句念着,但是脑海中却思绪万千,心里其实空荡荡的。

  我有点希望自己能够想起来一些事,但是同样也害怕想起来那些事情。或许,如今活得无忧无虑才是最好。

  一下午我就把《峰明经》读了一遍。因为这是所有书籍里最薄的一本。

  这峰明派成立不几百年,是几个门派中最为年轻的门派,历史自然也是少得可怜,哪像兰倾门有五千年的岁月光辉,那本《兰倾华梦》足有一堵墙那么厚,让我完全没有阅读的冲动,就连般起来都觉得费劲。

  峰明派准确来说是兰倾门的分支,是由永逸仙人的徒孙赤云和尚建立。这个赤云和尚和云梦渊平辈,但是见到叶思远需要喊一声师叔,年纪应该比云梦渊要小上几百岁。他进入兰倾门时,已经是云梦渊做掌门的时候。

  赤云和尚飞升之后,便离开兰倾门独立游历在人世间,最终顿悟,将修仙融合禅道和佛道,建立自己的峰明派。因他顿悟的地方是在峰明山的一个山洞中,因此该门派也以该地方命名。

  此门派招收的弟子皆为佛门中人,他们一边修禅一边修仙,到也比普通人容易顿悟,也容易飞升成仙,一下子成了大家争相拜师的地方。所以短短几百年,也有了自己的一派势力,在加上一向和兰倾门关系亲近,因而也很快发展起来。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斜到窗口,我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半轮夕阳在滚滚云层中,一派祥和。

  我活动自己的手臂,感觉一下午这样坐着也的确挺累,倒是看到有人在边上躺着很是羡慕。

  “现在醒过来,我倒是有些羡慕你这样躺着。”

  不过一想到自己之前也躺了几百年,醒来的酸痛,便觉得有些可笑。

  突然,我发现云梦渊的表情有些变化,此刻的嘴角似乎比以往高一些,他好像……在笑!

  “喂喂喂,你醒了吗?”我推了推云梦渊,除了那淡淡的笑容,其他和以往无异,我只能长吁一声,“你应该是做了一场好梦吧。”

  出来在院子走了几圈,舒展胫骨后觉得很是无聊,看着院子里有棵歪脖子树,顿时一阵兴起,跑去找白言白明,结果发现白言也出去了,白明倒是还留房间里和小豆丁插科打诨。

  “娘亲,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小豆丁见我进来,一下子从白明身上跑到我头顶上。

  “白明,白言呢?”

  “刚刚谪仙大人来了消息,哥哥就去了。谢姑娘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来做。”白明虽然在小豆丁面前很是活泼,不过在我面前倒是中规中矩很多。

  “嗯,也好也好。你随我来庭院中。”

  我带着一狐一鹤来到庭院中,指着一棵歪脖子说:“在这里给我变个秋千吧。”

  “啊,这里变秋千?”白明长大嘴巴,一副可以一口吞下一个鸡蛋的样子,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这副表情。

  不得不说,有时候小豆丁还是非常贴心的,尤其是这个时候,“娘亲你是不知道,谪仙伯伯在这里施了咒语,他们除了能变身,其他仙法也是用不了的。”

  我一听开始皱眉,感觉自己根本不是在仙界呀,怎么都出都不能施法术呢?

  “谢姑娘您就不要难为我了,小豆丁说的没错,谪仙大人不许我们随便用仙法,他说虽然我们已经习得仙术,应该多用在紧急关头,如果常用便没了意义。”

  “好吧,看样子叶思远和我想到一块去了。那你们这里有木板和结实的绳索吗?”看样子不能变个出来,只能自己做一个了。

  听我这样说,白明一下子有了精神,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不知从哪里找来绳子和木板,而且这些材料仿佛原先就是从别的秋千上拆下来的。

  “你们原先在这里做过秋千?”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完整的材料呀!

  我抬头看那歪脖子树,在外展的树枝上可以看到有两处凹下去的地方,应该是早年在这里也挂过东西,估摸着就是这拆下来的材料。

  白明想了想,突然焕然大悟道:“我记起来了,原先负责照顾谪仙大人的地仙曾告诉我们,这里本来是有一副秋千,怜月仙子还在的时候,有空就回来这里坐在秋千上同谪仙大人谈天。但是怜月仙子驾鹤西去后,谪仙大人就把这个秋千拆了,想来这些就是之前拆下来的材料。”

  这个怜月仙子真是叶思远的好师妹呀!几千年的瓜子和秋千还留着呢!看样子叶思远对这个师妹很是上心呢!只可惜,红颜薄命呀……

  我感叹一番后,还是决定动手将秋千装上。因为有现成的材料和历史的痕迹,这个秋千很好装,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一副高低不平的秋千已经完成上架,只是坐上去身子会往左侧倾斜,感觉并不舒服。

  眼看天色已经暗了,我便打算明日再做调整,打发小豆丁和白明回去休息吧。不过这夜色看起来有些太过漆黑,呼呼的风力也比白天强了几分。

  “谢姑娘,看着天气夜晚怕是有雷雨,您多注意。要不让小豆丁……”

  我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我一个大人还怕雷电不成,还是你帮我照看好小豆丁吧。”

  打发两个人离去,我也打了洗漱的清水端入房间,先给云梦渊擦洗一番后,倒了水自己再进行洗漱。这脸上的伤口交错,洗漱起来也着实有些不便。

  等一切都弄好,天色已经漆黑一片,狂风大作,天边已经可以看到一道道刺眼的闪电。

  “看样子今天晚上会不太平呢。”我定了定,将门窗关好后,自己躺在躺椅上,依着烛光看《昆雪峰史集》。

  刚翻了两页书,就听到“咔嚓”一声巨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