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战(精修)
无琼爱2020-02-08 15:323,249

  我还记得自己醒来时,第一个进入石窑的人就是凌秋华,他在我身边长吁短叹一番令我次番也不得参透,之后对我的杀心也不曾隐藏。

  按照刚才的说法,如果云梦渊为了保证我的安全,那个石窑应该是谁都进不来才对呀!

  见我对此疑惑,白言好心宽慰道:“仙尊也是花了心思。倘若谪仙和仙尊不在此处,首仙在此做了什么,依我们兄弟两和小狐狸的法力根本抵挡不了,甚至都不知道如何发生,反到不妥,届时仙尊回来罪责,也没有证据可证明是首仙所为;但是仙尊将您安置在首仙之处,倘若有什么意外,首仙自然有责在身,首仙投鼠忌器反倒不敢对您如何。因此仙尊才会由此决策,此番可解谢姑娘之惑。”

  白言解释一通,我才了然,事实的确如此!

  当时夜恨将我掳出来,倘若在他手上我有什么闪失,凌秋华可以撇的干净。也难怪当时他会狠下手段对付我。

  白言咳了两声继续说:

  云梦渊和叶思远即时赶到的确给大战起到重大意义,将原本焦灼的战事往仙族这边倾倒,魔族节节败退,仙族甚至抓了东海龙王,使得一部分的东海势力退出战斗,降低魔族战斗势力。

  但是这龙王似乎是中了夜殇的邪术亦或是心有不甘,被抓到的第二天就暴毙而亡,且其灵魂也被燃尽,仿佛和他女儿一样,只是这次并未留下血书,只是有一个没有散去的咒纹。

  “难道灵越仙子和龙王不是自杀的?”我突然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对于我的看法,白言也默许,但是谁都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便只能将此事暂且压后再想。

  仙魔大战因为东海龙王退出,魔族更为吃力。眼看魔族就要落于下风,第三次仙魔大战即将结束,夜殇拿出斩日夺魂鼎,并用自己的心头血开启此鼎。

  斩日夺魂鼎,顾名思义,拥有斩断烈日夺人魂魄的仙器。该法器本是天界之物,甚至可以说是兰倾门的镇派之宝,是五千年前永逸仙人下凡时带来人间的仙器。不过在七百多年前,被当时的我偷走带入魔族之后留在魔族并没能及时取回,便成为了魔族的法器。

  “额……又和我有关系呀,到时候那个不长眼的神仙怕是又该把我骂一通了!”我有些感慨,觉得这些事情怎么都和我有关系呀。

  小狐狸在八仙桌上绕圈消食,听我这样一说,一脸坏笑得看着我,“娘亲你是不知道,你沉睡这几年,光是写你事迹的话本子都有三四个版本,回头我给你找找,我记得仙尊都有搜罗呢!”

  白明和白言无语,我也跟着挂黑线。

  白言紧接着说,原本魔族并不知道这仙器的用法,因此得了也无所用。也不知道夜殇从哪里得了法子知道用修为人的心头血可强制开启。

  “等等,这个法器是仙族的,难道你们也不会用吗?既然是兰倾门的镇派之宝,再不济历届的掌门都知道呀!在场至少有两位兰倾门的掌门吧?”当时不是云梦渊和叶思远都在吗?他们难道就不知道开启和关闭的法术吗?

  白言摇摇头,对此一无所知。

  斩日夺魂鼎开启后产生毁天灭地的巨大灾害,一下子就将四周的天地山川吞噬其中,就连千里之外的无辜百姓都惨遭厄运,仙族一群人都纷纷上前救下普通百姓。但是随着开启的时间越来越长,波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越来越多的人畜被吸入其中。仙族再有能耐,也双手难敌四拳,无法估计更多的平明百姓,顿时仙魔两族的战阵,一下子演变成为人间惨剧。

  云梦渊不忍世间万物涂炭,于是打算用自己的灵魂结合怜月仙子传给自己的特殊封印技巧,将夜殇和这战天夺魂鼎封印。

  “不能直接用封印吗?”我很好奇,既然有特殊的封印技巧,那为什么还要用灵魂来祭奠呢?

  此刻小豆丁又百晓生上线为我解答:“娘亲有所不知,是否能够封印成功与被封印之物的力量和封印法术的强弱有关。如果是普通的法器,按照仙尊的能力自然用一般的封印术就可以,顶多消耗较多的法力,过阵子就能恢复。但是斩日夺魂鼎是天族神器,在加上有魔族族长夜殇的心头血加持,又吸了众灵产生怨气,怕是一般的封印根本封印不了。因此仙尊用了特殊的封印法术,但是也怕不能完全封印,加上自己千年的灵魂作为封印加持,才能保证封印成功。”

  “唉,又是个为了天下可以牺牲自己的人呀!嗯?我为什么要说‘又’呢?”我被自己无意识的感慨吓了一跳,小豆丁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娘亲你以前也常说这句话,觉得为天下牺牲自己的人很傻,但是每次都被仙尊骂,说我们修仙之人应心怀天下、永生安宁,守护天下本就理所应当。”

  我竟无言以对。好吧,我承认,这个话挺符合云梦渊的性格。

  叶思远发现云梦渊打算同归于尽,于是在最后关头用自己的法力加持特殊的封印之法术,然后又生生将已经剥离身体的云梦渊灵魂打回体内,保住他一条性命。这个举动极其危险,因为弄得不好两个人都可能一命呜呼。不过好在最后一场虚惊,在叶思远的加持之下,封印还是起了效果,将斩日夺魂鼎暂时封印关闭,同时在封印时作为把持着夜殇也受到斩日夺魂鼎的影响,整个人口吐鲜血,最终昏死过去。此番才换来仙魔第三的暂时的停息。

  “如今的魔族由魔族少主掌管,他与您一直交好,也没有他父亲那么大的野心,因此战事暂时缓和下来。”说到此处,白言喝了一口茶,可见说了那么一长串也着实不容易。

  “哦,只是缓和?没有停战吗?之前听闻,好像我们的人在挑衅魔族?”我眉头忍不住得跳动,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当然没有简单了!”一直不说话的白明突然开口,而且也是一副很激动的样子,“仙尊和谪仙大人好不容易换来的和平,却别其他几个门派觉得理所应当,对魔族紧紧相逼,甚至还责备谪仙大人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将魔族一网打尽!这些人懂什么,如果魔族那么容易打败,怎么可能让他们存在那么多年呀!况且加持封印谪仙大人也花了不少力气,哪像他们在一旁干愣着,没耗半分力气!说到这个老子就生气,哼!”

  白明到也是个性格火爆的主呀!

  我看向白言,他应该能给我更为客观的看法。白言思虑片刻说,“白明所言非虚,毕竟天族,仙族,魔族和凡人存在那么多年,并非随意就可令一族灭亡。其中缘由仙尊和谪仙看得清楚,因此主要是针对发起本次战事的魔族族长夜殇发难,并未难为其他魔族众人,但是也总有些人看不透,觉得魔族是应该被完全消灭的一族。”

  “万事万物生生相系,怎么可能简单说灭掉一族呢?况且魔族本就是世间邪魔之物而生,人心的贪嗔痴恨都会转变成为魔族的养料,这一族又怎么可能完全丧灭呢?”如此简答的道理,连我这个外行都明白,但是却有人看不透。

  白言一鞠躬,“谢姑娘说的极是,但并非所有人都能看得通透,又或者他们本就另有打算。”

  现在鼎立有四大门派,各个门派之间有所争斗也无可厚非,但是对于这样的阴谋我并不上心。

  看着小豆丁平躺着喘气,那个圆滚滚的肚子很是刺眼,一看就是吃多了消化不良。我伸手将他拖到我眼前的桌子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在他的小肚子上打圈,给小家伙消消食,嘴里问着之后的情况。

  白言说,那日斩日夺魂鼎关闭后,两军纷纷休战,夜恨为首的和平派打压着夜殇的老部下好战派,希望这场战争可就此结束。然而云泽门的人却为了一己私欲,违抗仙族命令对魔族残兵继续疯狂斩杀,最终惹得魔族一族全都奋起反抗,导致当前两军一触即发。

  突然,又有个想法在我脑海中闪过,我直接脱口而出,“云梦渊打算生祭是哪一天?”

  白言想了想,突然眼镜睁大,“三日前……就是谢姑娘你醒来的那一日!”

  难道我醒来和云梦渊生祭自己的灵魂有关?那么要他醒来,难道我也要生祭自己不成?

  “谢姑娘此番不用疑虑,仙尊并未真的生祭自己的灵魂,只是之前战斗,本就身心疲惫,再加上发动封印耗尽最后一丝法力,同时被谪仙大人将已经剥离的灵魂生生打回体内,因此灵魂和身体都有些损伤,但并不严重,过些日子便能自行修复。等仙尊醒来后,再自行调息打坐就基本能够恢复到往日的五六层法力。”

  我点点头,表示明了这个事情。

  白言接着说道:“正因为云泽门的胡乱作为,导致当下谪仙大人必须时刻镇守前线,协调其中的问题。”

  “哦,是魔族有什么想法吗?”

  “然也。夜殇带领的好战派要求仙族给交代才肯罢休;当然如果谪仙大人同意把您交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师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