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境之地
花坟2018-03-22 13:093,937

  宋诸生孙谔,字元中。应天府①人,绍圣元年登进士第。从京城回应天,行至城郭外,见天色已晚,料想这个时辰,城门早已关了,就让书童在路边找了家祥和客栈,住了下来。

  正值春暖花开,主仆二人晚饭后并无睡意,于是出了店门沿街闲逛。往南走了数百步,再往前一片漆黑。书童拉了拉孙生的衣角:“少爷,前面黑灯瞎火的,我们回去歇着吧”。孙生刚要转身回走,见不远处若有亮光,隐约中还有管弦之声。就壮壮了胆子,继续前行。又走了数百步,见一高墙,墙内灯火通明,吆喝声此起彼伏。一驼背老妪,手持拐杖,守在门前。主仆二人刚要推门进去,那老妪把拐杖一抬,将二人拦了下来。孙生问道:“老夫人,为何拦住在下的去路”。老妪道:“前方是幻境之地,我在此守了几百年,就是拦住想进去的凡人”。这时,一位红衣少女从门里探出半个身来,对老妪贴耳嘀咕了几句,老妪顿时面露喜悦之色。对孙生说道:“我家小姐说公子是她家恩公,既然是恩公,二位爷请进去吧”。

  孙生推门而入,便觉得双脚踏空,身体飘了起来,再看眼前如同白昼,集市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绵延数里。回头再唤书童,已无应声。突然街面上人群四散,几匹快马,疾驰而来。孙生避之不及,若不是骑马人死死拉住了缰绳,孙生险些丢了性命。孙生呵斥道:“尔等如此招摇过市,不顾他人安危,与抢匪无异”。待马上领头之人,摘取面纱,看了看孙生,又看了看了随从,问道:“你是个凡人”?孙生这才抬头看清楚,骑在马背上的是一位美貌少女。孙生道:“我姓孙,名谔,就住在这应天府城中”。只见那少女和随从连忙下马,言道:“原来是恩公到了,我等就是去接恩公,所以有些匆忙,顶撞了恩公,还望恕罪”。孙生不知何故,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少女又言道,快请恩公上轿。

  约莫一杯茶的功夫,轿子在一处深宅大院前停了下来,一个员外模样的老者,正带了一群仆人在门前候着,见孙生走出轿子,赶紧迎了上来:“恩公啊,可把你盼来了”。孙生也只好作揖还礼。老者设宴,请孙生上座,席间推杯换盏,不久孙生便有了醉意。问老者何故称自己恩公,老者道:“天机不可泄露,恩公日后自会知晓”。宴席散后,老者拿了一坛酒,让孙生提上,言道:“此酒,取天地灵气,五谷精华,仙界圣泉所酿,可延年益寿,恩公要常带着身边,不可轻易示人”。孙生谢过老者,乘轿回到了高墙大门处,只听得那少女说道:“恩公,外面就是人间了,恕不能远送”。孙生低头谢过,再抬眼望去,眼前是一个开阔之地,河道纵横,芦花飞舞,一片深秋的景象。忽然一阵寒风袭来,孙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孙生顺原路返回,到祥和客栈楼下,客栈荒草丛生,墙倒屋塌。墙角一个晒太阳老者,见到孙生,站起身一把将孙生抱住,哭喊着:“少爷啊,少爷,你可回来了”。孙生把老者推开,疑惑的看着老者,老者又哭喊道:“少爷啊,我是你的书童小六啊,自从你五十年前在前面走失,我就时常过来等着你,总觉得你早晚会回来”。孙生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得悲从心生,暗想:幻境不过一夜,人间竟然过了五十年。主仆二人回到城里家中,简单收拾修葺了一番,又请了些丫鬟仆人,这才算安顿下来。邻居听说孙生回来了,纷纷前来看个究竟,孙生见儿时玩伴,如今也都是古稀之人。这一年是绍兴三年,京城开封沦陷,大宋迁都到了临安。

  次年春,南京应天府失守,尸横遍野,入夏后,通济渠②泛滥,瘟疫横生。城中人人自危,家家关门闭户。一日下午,孙生正在树下竹床上纳凉,忽闻外面有人敲门,刚要起身。看见老仆小六来报:“少爷,少爷,门外有一个红衣女子,说有急事求见”,孙生示招招手意小六让人进来说话。红衣女子来到院内,道了一个万福,然后抬起面来,孙生一看这女子就是当日在幻境之地门口,与那老妪耳语的少女。孙生问女子前来何事,女子言道:“小女子姓黄名秀,家住在马场河畔,家父是个教书先生,如今感染恶疾,性命朝不保夕,还望孙老爷开恩,救救家父”。孙生道:“你不是幻境仙界之人吗?难道没有治病的仙法”。“老爷,切莫说笑,奴家只是小户人家的女子,怎么会是幻境仙界之人”,女子回道。孙生还想追问下去,看女子急切的眼神,又于心不忍,只好把话题一转说道:“现在瘟疫横生,我并非精通医道,如何救得你父亲的性命”。“家父生病以来,奴家日日在菩萨面前祷告,希望菩萨能救家父的性命,昨夜菩萨显圣梦中,说城里孙谔有医病的良药”女子哭着说道。孙生挠了挠头,转身问老仆小六:“我们家中可有什么药材”,小六摇了摇头。孙生转身走进房内,把那从幻境提回的酒坛拿了出来。打开酒坛,酒香瞬间溢满院落,让人神清气爽,家里的仆人也纷纷围了上来。孙生让丫鬟去厨房取了一个小酒壶,打了一勺酒装了进去,递给了那红衣女子,说道:“这是我从幻境之地带回来的,或许可以医治你家父的病”。女子接过酒壶,千恩万谢后,出门而去。

  三日后,女子搀扶着一老者来访,老者进门就喊孙生恩公,孙生见老者也是当日幻境中的老者,让老者坐下后,将幻境一事说给老者听。老者说道:“恩公,老夫家世代住在马场河畔,并不知幻境之事,不过恩公说的事倒也蹊跷,也许这是注定的缘分,我看恩公还没成家,有意将小女许配给恩公,不知恩公意下如何”。孙生对红衣女子早有爱慕之心,忙俯身拜谢。老者扶起孙生,又言道:“恩公送的酒,我只饮了一小杯,就大病痊愈,剩下的兑了满满的一桶水分给了乡亲们,乡亲的病也都好了,我也代全村的父老,谢谢恩公”。孙生哪敢再以恩公自居,忙又起身作揖:“小侄,不敢受此等大礼”。送老者出门后,孙生让小六把那一坛酒倒入城中的八角井中,凡是喝了井水的城中居民,病也慢慢好了起来。

  事后不久,孙黄两家定了一个良辰吉日,迎娶黄姑娘进了门,黄氏进门后很是贤惠,将孙府打理的井井有条。两年后为孙生添了一对儿女,又从乡下把黄老先生接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约莫过了二十年的光景,孙生的儿子孙乾中了举,外出做官,女儿也远嫁了安徽,黄老先生和老仆小六也驾鹤西去了。黄氏思父心切,悲痛难耐,随后一命呜呼,家中只剩下了孙生一人。虽然有丫鬟仆人伺候着,孙生心里也整日了无生趣。

  孙生一日酒后晚归,不觉间竟然来到了城西,听得远处有喧哗声,寻着声音前行,竟然又到了幻境之地的门外。守门的老妪见他过来,并没有阻拦,孙生推门进去,跌了一个跟头。醒来时,竟然睡在卧榻之上,先前迎他的老者就坐在床边,孙生赶忙起身,拜见岳父大人。老者说道:“恩公,使不得,你现在还在幻境之地,如此称呼折煞老夫了”。孙生摸了自己的脸颊,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赶考回来的穿戴,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一场梦。

  孙生就把做的梦一五一十告诉了老者,老者言道:“恩公所梦不虚,乃人间真事,幻境之地,终是幻境,原本今日过后,便因我不复存在,我的来世便是马场河畔教书的黄先生,小女来世也是黄秀,到时必有一劫要了我的性命,使我无法重生后再造幻境之地,这里的众多生灵也会因此消亡,恩公一梦五十载,救了老夫,幻境不灭,全是恩公的功劳”。“我是不是在人间活了五十年后又回来了”孙生问老者。老者哈哈一笑:“恩公,是在人间又活了七十年”。“那我们五十年后,会不会再相见”孙生问老者。“恩公,光阴扭转,时空变化,我们不会再遇见了,不过大宋气数已尽,乱世之年,必有瘟疫,你要好好保存我给你的那一坛酒”老者回道。“何谓幻境之地”孙生又问老者,“幻境之地,是凡人美好的想象所致,原仅存于诗词歌赋中,久而久之,因众多善良人的念力而成”老者回道。此时雄鸡唱白,天光大亮,老者让备轿送恩公回去,孙生提着酒坛掀开了轿门,看到红衣女子正坐在轿中,女子含羞一笑道:“奴家叫莲儿”。等孙生与莲儿下了轿子,再回头看,身后已是一片花海。书童小六正蹲在路边,冻的直打哆嗦。

  回到城里家中,孙生再无心做官,就在别院开了个酒坊,莲儿深谙酿酒之术,所酿的美酒众人交头称赞。孙生问莲儿:“此等美酒,应该取一个诗意的酒名”,莲儿说:“这酿酒的引子,是前朝大家谢惠连的遗留,他酒醉后在梁园写下《雪赋》一文,为千古文坛佳话,不如这酒就叫雪苑吧”。孙生听后,拍手叫好。

  后来的事和孙生梦中并无多大区别,金兵入侵,大宋迁都。莲儿给孙家生了一男一女,女的远嫁安徽,男的出门做官。孙生四十五那年,小六赶着马车,带着孙生夫妻二人,趁着夜色消失在城西门外。

  注解:

  ①应天府,别名“河南郡”,为宋朝四个京城之一的南京,治所宋城县南京城(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商丘古城)。

  后周显德六年(959年)六月,赵匡胤时任殿前都点检、兼宋州归德军节度使。后周显德七年(960年)正月,赵匡胤发动兵变。赵匡胤登基即位后,因发迹于“宋州”,遂改国号为“宋”。因宋州古为商丘,火正阏伯居商丘,商丘为大火星分野之地,宋朝自称为“火宋”、“炎宋”。景德三年(1006年),宋真宗以帝业肇基之地升宋州为应天府。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宋真宗亲自驾临应天府,主持隆重的授命仪式,建应天府为南京,改圣祖殿为鸿庆宫,并赐宴三日,又下旨修建归德殿,接着规划京城和宫城。应天府成为宋朝的政治中心、经济中心和军事重镇。 南京应天府有全国最高学府南京国子监(应天府书院)。

  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赵构于应天府南京城南门外幸山筑“中兴坛”。五月初一,赵构在南京应天府登基即皇帝位,为了延续宋朝皇统和法统,定国号仍为宋,改元建炎,史称南宋。

  ②隋唐大运河,2009年1月8日,通济渠商丘南关段发掘出城市河市区河岸,这是中国大运河考古首次发现城市河岸,也是通济渠考古发现的最大的码头遗址。通过清理河岸遗存可以发现当时建筑密集,贸易繁荣,堪比北宋著名画作《清明上河图》所描绘的场景,为隋唐至北宋时期中国大运河历史研究增添重要考古材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狐夜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