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逼到世界尽头
老丑弥糖2017-10-12 18:593,671

  帝北城是地球中最繁华的都市。

  这里有最大的机场、最繁忙的港口、还有最先进的技术,当然最重要的是,拥有无数有理想并愿意为之奋斗的人。

  如果有人问地球的焦点在哪?十个人有九个人会回答——在帝北。

  行色匆匆,珍惜时间的行人给这座城贴上了一个Up的标签,谁都不想错过前辈们用尽心力换来的好时代。

  不甘心,不放弃,再坚持坚持的信念集中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强大的能量源。

  这样有着无穷力量的源,让一个叫做陆永沫的人,把度馆建在了这片天空之上。

  当然,这样的地方并不是谁都能看得到。

  帝北城的八月本是阳光最耀眼的月份,但这几天却阴雨连绵。

  一个头发挑染成粉绿色,吃着薯片侧着身子,瘫在床上的男青年对屋子里室友们抱怨道:

  “最近不是下雨就是阴天,在屋子里待着又没意思,看着吧,一会训练时还得下雨。”

  正在整理着床铺的高个子男子回道:

  “就你请假最多,快走吧,一会教练罚你跑10圈,你也就闭嘴了。”

  “切,他敢呢,我告他个小龙虾。”薯片男眯着眼,探着脖子,晃着脑袋,模仿着龙虾的样子说。

  “你就装吧。”室友们被他那欠扁样儿都逗乐了。

  平日里被阳光渲染的金黄色的球场,这几天一直呈现出闷闷的蓝灰色。

  星野足球队的吴教练在球场上让队员们开始做热身运动,大家都有些倦怠的抻抻胳膊抻抻腿。

  “这几天辛苦了,今天我们好好练习,明天放两天假。”吴教练在球场上中气十足的喊道。

  “好。”队员们听到放假都热血沸腾。

  “那下面开始~”?

  还没等吴教练说完,只见之前吃薯片的男子小跑到教练身旁。

  “吴教,我有点上不来气,想休息一会。”

  “还没开始训练你就上不来气,怎么就你事多!”吴教练一看到这种懒惰的男孩子就来气。

  “这几天空气太闷。”薯片男看上去确实呼吸不畅。

  “去吧!”吴教练狠狠的说道。

  “谢教练。”薯片男乐颠地的跑到远处的观众席。

  “你跑那么远什么意思?不愿意练你就赶紧退出!给想来的人让地方。”教练对着他的方向吼道。

  “真是不成器。”教练叹了口气,接着对大家说:“咱们练咱们的。”

  球场内两方队员都在挥洒着青春的汗水,而在场外瘫坐着的薯片青年在挥洒着口水:

  “哎,曹小星,你踢的那什么啊!太二了吧。”

  “路闻,你用手踢呢,呵,好傻啊。”

  平时看起来有些柔弱的青年自言自语解说的活力四射。

  “哈哈,南杰,你个南瓜!快传!想~”

  “恩?那是谁?”

  “发,发生了什么?”

  柔弱的薯片男迟缓地站了起来,眼前的一切把他吓呆了,他惊恐的瞪着双眼,张大了嘴。

  他看到一个男人走到草坪中,那人一手拿着一瓶矿泉水,另一只手在与球场上的人打招呼,仿佛和大家都很熟的样子。

  当队员们纷纷停下,看这个人是谁的时候,那人如同闪电一样掠过所有人。

  过了3秒钟,来自不同位置的血液飞噴出来,队员们都倒在了地上。

  在这样的天气里,这样浓烈的红显得分外鲜明。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他们还在自在的奔跑,发生了什么?”

  正当他摇着头,想让自己醒过来时,那个站在球场中央,身穿长袖灰色T恤的男子看向他。

  薯片男突然觉得无比的寒冷。

  他僵在原地:“我现在要怎么做,跑吗?不是的,不是的,别慌。”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那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长的很和善,就像校园里优秀亲切的学长一样,这一定是恶作剧。”此时薯片男仍张着嘴,全身都在发抖,他试图让自己轻松一些,这样才不会在以后被人翻出来嘲笑。是啊,他多希望这只是队友和他之间的一个惊悚的玩笑,玩笑过后会有手持手机拍摄的人靠近他,安慰他,并寻求他的原谅。

  果然,那男子对他温柔地笑笑,左边的脸颊上浮现出‘具向一’ 三个字,并用很悦耳的声音对他说:

  “18岁和80岁有什么区别?“

  “啊?”

  “好好回答,这决定了你的生死。”

  “18岁年……年轻。”薯片青年的大脑已经一片空白。

  T恤男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他摇了摇头说:“朋友,梦里有阳光。”

  薯片男缓缓的低下头,他看到了沾满自己血液的左手,后知后觉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这是真实的世界,他倒在血泊中,微微抬起眼,看着那人的背影想:“为什么?他是谁?明明他的背影是那样的自在愉悦,明明他的外表是那么的面善,声音平静而舒适,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我们下周还有比赛,好不甘心啊。怎么会这么快,快到我来不及,还来不及……”

  他的呼吸变得微弱。

  雨开始下,一滴,两滴,滴到了他青涩的脸上。

  雨声渐渐变大,整座城市泛起了层层雨雾。

  “这就是我的血吗?我好冷,妈妈。”

  时间在等血液流干,他渐渐合上双眼。

  10分钟后,警车,救护车的声音包围了球场。

  也是在10分钟后,晴空万里。

  “程局,我求你到星野足球场来。”

  警员威宇蹲在在翠绿翠绿还带着雨水的草坪上,身边无数个年轻的尸体形成了最无声的悲鸣。

  那是怎样的绝望与无助,会让一个历经风雨的男人这样求人,站在他身后陆永沫不会不清楚。

  “威宇啊,你知道我这边已经有好多人因为这样的案件牺牲了。”局长程鹤痛心的拒绝他。

  “我知道,但是……”

  电话另一边的人打断了他:“听着,地球不需要我拯救,更轮不到你拯救,对于这样的特殊案件,应该找专业人士,我已经和我的老熟人联络了,他很快就到了,就这样。”

  “程鹤!你可是局长,怎么能……”

  对方没有等威宇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看起来六十岁左右,身穿着中式立领衣服,拄着拐杖的男人朝着威宇走来,

  “你好,我是陆永沫。”

  “你好,徐威宇”

  二人简短的打了招呼。

  威宇观察着这个被局长程鹤称为专业人士的男人,他觉得这实在是太扯了。

  这个人不是最近火遍网络的追徒专家吗?他成立了一家追捕歹徒和逃犯的事务所。事务所成立后,主要的任务就是帮助世界各地的警方追击这些人。他和他的追徒者们为整个地球的安全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只是他的追徒者们都相当低调,只有他,可以说给自己当了代言人。当然了这点威宇也理解,如果连追徒者们都暴露了长相,那一定会对日后的抓捕工作带来阻碍。而陆永沫可以说是幕后的整体运营,他已经不用再亲自上阵了。

  这还是威宇第一次亲眼看见这个人。是,他的确很有威严,

  但就像是每天都能在公园里看到的挥动臂膀的大爷一样平常。可这与破案有什么关系?

  “你有什么线索?”陆永沫问。

  “现在一切都不太明确。”威宇心烦意乱地答道。

  陆永沫站在原地环视了一圈说:“作案的只有一个人。”

  威宇听到后显然有点吃惊:“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人告诉你了。”

  陆永沫摇摇头:“凶手在12秒以内残害了他们。动作如此的流畅,以致于他的作案的手法与力度都基本相同。”

  “如果你看到监控录像,能从模糊的影像画出案犯的长相吗?”威宇问。

  陆永沫声带干涩的说:“现在来看,就算知道样貌也无济于事。”

  威宇疑惑的看着陆永沫,他觉的程局可能真的派了个明白人给他,他开始把知道的线索告诉给这个外人:

  “从监控录像上看,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残杀行为。犯人应该是参加了某种团体,而且受过专业的训练,他手法利落,动作迅速。不过奇怪的是,他把手里的矿泉水留了下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拿到案犯的DNA了(脱氧核糖核酸)。其实最近接连发生几起类似的案子都是同样的手法。通常这样的案子大多数是有因果关联的,可能是竞争利益等仇杀原因,但是我们顺着这个方向也没有什么线索。详细的还需要法医的尸检报告。”

  陆永沫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带上手套,走到每个受害者旁边蹲下来观察着,他们都睁着双目,黑瞳缩小到微乎其微,白色眼球几乎占满了双眼。除了动脉被加以致命的一击外,仔细看还会发现每个人的脊椎全都错位了。陆永沫又走向薯片男子的身边,发现他的脊椎倒是完好无损。他摘下手套,对着戴在左手腕上的串珠说道:“孜檀,现在来星野足球场。”

  在陆永沫身旁的威宇和后赶来的10几个警员看着这些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毁掉,如鲠在喉,愤怒的火焰越烧越大。

  陆永沫示意威宇使劲晃动在案发现场中出现的矿泉水,威宇疑惑的照做后,水里迅速泛起黑雾,黑雾中围绕着一颗红色的像泪滴形状的物体,之后这颗红泪就在瓶子里横冲直撞至到撞散。当黑色的云雾散去,被喷溅的红泪开始凝聚在一起,并拼凑成两个字紧贴在瓶子的里———善。变。

  陆永沫语气沉重下了结论:“看来这的是他们故意留下的。你分析的有些是对的,但是你靠着DNA和监控录像是抓不到他们的。”

  其中一个警员凑过来对威宇说:“最近这案子可真邪门!”

  威宇瞪了他一眼道:

  “也没有什么邪门的,我们办了这么多年的案子了,你看过有哪个鬼比人残忍,到最后我们找出的犯人有哪个不是人杀的。”

  陆永沫听到威宇的话也点了点头。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一个女孩出现在尸体旁边,女孩身穿全套的隔离装,只露出眼部,她仔细的观察着尸体,然后开始重点摸着死者的脊柱部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