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没有人学的课
老丑弥糖2017-10-11 09:002,568

  善变法典:

  在无限的宇宙中有两本法典,一本放在神坛上,由宇宙之神赫福墨灵与南洛掌管。

  另一本由泥王迪本蝎持有。

  “你能看见这里?”羊角人面的迪本蝎坐在王座上对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说。

  “是的。”

  “你都做过些什么事,让你觉的凭你能进到这里?”迪本蝎的声音宛如丧钟一般。

  “我杀了人。”男子低着头说。

  迪本蝎低声的呼唤着一个名字:“小澈,你来给他测测。”

  “是。”一个带着大眼镜的短发女孩来到了王的面前。她身穿粉色棒球服,球服上由一堆灰白色的小骷髅图案组成,一条水蓝色的裤子,一双带着黑色猫耳朵的运动鞋,这样的外表与迪本蝎和他身后通体呈冥灰色的恶徒们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

  只见那名叫小澈的女孩伸出手,迅速的找到了那人的动脉。

  她闭着眼睛,这个人以前所做过的所有事情都浮现在众生灵的眼前:

  他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平民,每天靠着搬运沉重的历石为生,生活颇为艰辛,即使如此,他依然会利用晚上的时间去画画。没想到却被他的监工发现,嘲讽了一番后烧掉了他所有的画作。

  画面在大火中消散,小澈给出了那人的评分:

  “你的分数为56分。如果你能达到76分,那么用你的灵魂将换取任意的金币数。”

  迪本蝎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你是一个非常勇猛的人,但还差的太远,你的灵魂真的换不来一分钱,走吧。”

  一个像腐尸一样的人走过来拉扯着他。

  “为什么?你凭什么说我不够资格!”那人声嘶力竭的喊着。

  “把《善变法典》拿来。”迪本蝎示意道。

  法典漂浮在空中对着那人一页一页的自翻着。

  迪本蝎告诉他:“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恶,什么是真正的狠,你的灵魂我不能收。”

  那人被送出去后,小澈面无表情的来到看上去有些憔悴的迪本蝎身边。

  迪本蝎叹息着说:“哎!为什么他们以为身在泥潭就是恶?为什么他们就是看不到自己即使身处泥泞也想要向上的心,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善变的艺术,咳~咳~”

  “您需要休息了。”小澈说。

  迪本蝎继续说“你能明白吗?小澈,什么是真正的深渊,看来我是看不到我的继承人了。咳~~”

  他知道自己气数将尽,摆摆手看着小澈:“我终于能停止了,虽然我不会再生,但我的传人,一定要把善变法典的精神传下去。我希望那个人不只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深不见底,还要像天才般聪明,有品位,这才是我们恶魔的艺术。”

  小澈说:“我怎么会不明白呢?我就是你发明出来的,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矛盾。”

  迪本蝎苦笑道:“像我这样的魔鬼居然能发明出你这样甜美的生灵。”

  小澈垂下眼睑:“你可以安息了,因为我继承了你的恶,我也会找到可以接替善变法典的人。”

  “我这一生如果不是这样坏,或许我还会有来生吧。”迪本蝎渐渐闭上双眼,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了小澈平淡舒缓的微笑。

  众恶徒单膝跪地,小澈捧起善变法典看着里面的内容。

  仙牧星:

  小面包兔的家庭结构很简单,只有他和他的婆婆久七。

  在一个无忧无虑的下午,久七对着一个身穿白色连帽衬衫,黑裤子,脚踏一双面包鞋,梳着锅盖头的小兔子说道:

  灵魂,不是死去的灵魂,而是活着的时候就在身边,伴随人的一生。我希望你能看到,无论外表怎样,灵魂则永远真实不虚。”

  这位老妇头发的颜色宛如绿幽灵一般,披散在肩上,直达腰际。

  “婆婆我不要学这个,反正我们这里又没有人类。”

  说话的这个兔宝宝今年9岁,现在无论是地球里的孩,还是外星球里的娃,都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且他们的回答又常常现实的让你无言以对。我们的主兔公文梵特也就是小面包兔和他352岁的婆婆久七之间也是如此,每次有意见不合的时候,都是以久七的妥协收尾。

  呃,实话实说,这个长相天然呆的兔子确实很任性,当然这份任性是在他无比依赖的婆婆面前。

  小面包兔这样的物种名叫墨梵。他们除了有一对兔耳朵和兔子式的五官以外,其表里的形态和结构与人类近乎相同,只是墨梵细胞的分裂代数算是比较多的,所以一般他们的寿命是在356岁左右。对于已经352岁的婆婆来说,这一次久七可不打算宠着他了。

  “学会这个你不止能看到人类的灵魂,还会看到万物之灵。”

  “婆婆,那你会陪着我一起学吗?”

  小面包兔把脚踩在他婆婆的鞋上撒娇道。

  “可是婆婆就要离开你了。”她轻轻拍拍他的小额头。

  “你要去哪里?”面包兔恐慌的问,他听到离开两个字全身都在发抖。

  “婆婆年岁已高,即将面对死亡。”

  “不要,婆婆你要是死了,对我来说就是整个宇宙消失。”

  “所以我现在要让你和弥学习。”婆婆擦拭着小面包兔的眼泪。

  “我不要学,反正我也会死掉。”

  面包兔的泪珠还是在不断的下落。

  “快死时不会很久,但是你要是什么都不学,时间对你来说就太漫长了。”

  “很快就死掉那我更不要学,都白学了,我要快乐舒服的生活。”小面包兔瞪着圆滚滚的泪眼说。

  “就算会发生什么意外,你一定要相信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即使到了下个轮回也会成为你推进的动力。

  如果你以后有了别的想做的事情,婆婆也会支持你。”

  “我不学!”小面包兔一甩脸子跑走了。

  久七叹了气,被其他宝宝的家长听到了,她们连忙过来嘘寒问暖:“小面包兔又惹您生气了是不?这孩子在学校里就知道玩,不然就是对着花花草草发愣,把我们家宝贝带的也总想出去玩,根本不想学习,您快劝劝他,怎么也得让孩子有个一技之长啊!”

  久七无奈地说:“我刚才就是在和他讨论让他去专心去学习一门课程。”

  “这就对了他婆婆,你让他学什么?我可以推荐给你几个好的补习班。”

  “看见活着的灵魂。”久七说。

  “学灵魂,灵魂很好的啊,等一下,什……什么?灵魂?”

  “那个面包兔的婆婆,我还要早点回去,先不和你聊了。”

  而此时的面包兔正闷闷不乐的在他常玩的沙堆旁翻土。

  “面包兔,你怎么不开心啊。”一个长的像小番薯,胖囤囤的,名字叫斯温的生灵从在他身后拍拍他。

  “呃。”面包兔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给,这是我卓尔哥哥从地球给我带的菠萝包,你尝尝可好吃了。”

  小面包兔象征性的咀嚼了几下,过了一会儿他满脸幸福地惊呼道:“太好吃了!”

  斯温笑笑说:“这一袋你都拿去吃吧,还有,其实我是来和你道别的,我就要回到我的星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文梵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