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上)
叶阳2021-04-11 09:582,960

  中世纪温暖时期是指北大西洋地区内由公元10世纪到14世纪所出现的一个不正常温暖的时期。

  在乌克兰作家涅斯托尔的《往年纪事》上,记载了1063年沃尔霍夫河在诺夫哥罗德的河段“河水逆流了五天”的现象。

  在1949年出版的《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西北地区》上,水文地理学家介绍了这一现象:“在干旱年份,伊尔明湖的水位降低,就可以看到诺夫哥罗德附近的沃尔霍夫河有时出现暂时倒流的现象。”

  这时候全世界的都出现了种种异象,譬如1064年4月19日下午4点出现在列宁格勒和诺夫哥罗德州的日食,随后,它移向沃洛格达;又如,1066年4月24日晚上出现的哈雷彗星(近日点为3月27日),涅斯托尔认为这不是一个好征兆,因为这颗星星闪烁着血红的光芒,预兆着流血事件的发生。

  接下来又发生了更可怕的事:一个怪胎被扔进了谢托姆利河,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了绰尔纳河——契丹人称之为乌伦穆河,恰逢契丹皇帝耶律洪基和宋国、夏国、高丽的使者们在混同江畔饮宴,庆贺新年——该年是公元1068戊申年,该日乃正月甲戌日。

  时任知制诰的苏颂(49岁)与24岁的晁端禀也都在宴会上。

  今天参加宴会前,苏颂就不断叮嘱晁端禀也少饮酒、少说话,等到辽太后萧挞里的生日一过,回国之时,便可以畅谈、畅饮。

  苏颂并不讨厌晁端禀。虽然他很爱喝酒、性格有些任侠,又似乎不是很热衷于政治;但是,这个年轻人正直、善良又聪明;因此苏颂还是很喜欢他的,但苏颂是一个不轻易表达喜恶的人。正因为他的端庄、严谨,他才受到了宋国皇帝的信任,多次被派遣到辽国来。

  其实苏颂的方寸之中已攒下许多的诗句,因为北国的风光实在和汉地大不相同,对于这位热爱观察生活的诗人来说,造成了很大的刺激,像混同江这般千里冰封的景象,过去在老家福建何曾见过?他要在归途上,悠悠地吟诵,娓娓地写录——

  辽中宫室本穹庐,暂对皇华辟广除;编曲垣墙都草创,张旃帷幄类鹑居。

  “今年春节比往年要温暖一些,冰面薄了,不然的话,朕一定要让各位来使试试在混同江上滚蛋!”耶律洪基哈哈大笑,他认为自己的说法很幽默。

  晁端禀悄悄问领导:“辽主为什么要我们滚蛋?大过年的,他确定要这样羞辱来使么?”

  苏颂微笑着回答这个山东小伙子:“辽主说的,其实是北地的游戏,叫滚冰。在正月十五时滚一遭,据说来年便可祛除百病。”

  旁边的耶律洪基却听见苏颂的话,走过来握住苏颂的手说:“苏学士,你是天底下从南到北最有学问的人,孤生平最敬重有学问的人!”

  苏颂受宠若惊,一边连说哪里哪里过奖过奖,一边纳闷着:明明小声嘀咕着,怎就被辽主听见了?

  ——这是因为苏颂除了是天文学家、药物学家,他还养生有道,常练习吐纳之术,故而很小的声音也能传得很远,而且很清晰。苏颂所使用的这种养生术流传至今,现在院校里主持播音专业的学生仍在使用这套吐纳方法。

  耶律洪基拉着苏颂的手在冰面上走着,晁端禀及其他国家的使臣也一同跟随。这些使者最喜欢出使辽国,盖因此处的规矩最少,并无许多繁文缛节,还能看到许多前所未见的新奇事物;接下来,他们将会看见一个前所未见的怪胎。

  耶律洪基对苏颂说:“尊贵的学士,你既知道滚冰的典故,那朕还要考考你,你可知道滚冰时要唱什么样的歌么?”

  苏颂拱了拱手:“客臣不才,只知道说的是‘轱辘轱辘冰、腰不酸来腿不疼、身子轻松去百病’,却不会唱……”

  “哈哈哈哈!苏学士说的一点不错;而且孤实在没想到,学士一个南人,竟然模仿北国的音调模仿得这么像!来人啊,赐给宋国知制诰苏学士三坛美酒!”

  “遵旨。”

  耶律洪基又拉起苏颂的手,说:“你不会唱没有关系,你会写诗、作词,我们北国能歌善舞的人有很多,传伶人来,朕要与众卿家同乐!”

  列队中便转出来两对舞者,二男二女,转着手绢在两旁又唱又比划。

  这边唱的是:“铺翠被,羞杀鸳鸯对。犹忆当时叫合欢……”那边唱的是“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

  耶律洪基很自豪地问苏颂:“学士!这是我爱妃写的歌,你说写得好不好?”

  苏颂微笑地说:“这几首歌联章铺叙、意向归一,写得委婉动听,写得好,写得好……”

  哄得耶律洪基高兴,他又是仰天大笑。

  众人又走了一段,耶律洪基蹲下身,敲了敲冰面,又向前走了几步。

  晁端禀也蹲下来,想把耳朵贴上去听听冰层下有什么动静;幸好被他领导苏颂一把拉起来,:“莽夫,你这样把耳朵贴到冰上,会黏在上面!”

  晁端禀赶紧起来,“多谢老师救命……救耳朵之恩!”

  前方不远处,耶律洪基说:“就是这里了。”使臣们纷纷凑过来。

  耶律洪基环视各人,问:“你们试过钩鱼么”

  高丽的使者说只试过钓鱼,没听过钩鱼;夏国使者则说,连钓鱼都没试过,更别说钩鱼了。

  苏颂嘿然不语。这回他学乖了,不再抖书袋,毕竟这里是别人的主场,如果风头出得太过,则有违外交官的职业操守。

  终于等到无人知道答案的题目了!耶律洪基用洪亮的声音教大家钩鱼的方法:

  选一块较薄的冰面,在东西南北四个角各凿四个冰窟窿;这四个窟窿都一样。有两个不凿穿,而凿穿的那两个,一个小一个大,那个大的冰窟窿,便可以用来钩鱼。

  耶律洪基又分别解释了四个冰窟窿的用处:那个小窟窿,叫做气口,可以让鱼把嘴露出水面透透气,但是钻不出来;而另两个故意不凿穿的冰窟窿,是为了透入光线,把鱼们吸引到此处来,当它们发现其他窟窿都无法突破时,自然都会涌凿穿的冰窟窿来,这时候只要把鱼钩往下一伸,就能钓上大鱼了!

  晁端禀不禁感慨道:“原来姜太公以直钩钓鱼,就是用的这种方法!”

  耶律洪基也注意到苏颂身边的这个来自南国的年轻人,但他却不喜欢这样的小白脸,他说:“看来你是懂得钩鱼的,那么,你来凿这个钩鱼的窟窿吧!”

  晁端禀悄悄问领导:“学生该如何是好?”

  苏颂淡淡的说:“你应该加油,别丢了南人的脸。”

  夏国和高丽的使者都掩嘴偷着乐,但是他们也没有被放过,耶律洪基说:“你们两个,给我做两个不凿穿的窟窿!”

  只见那夏国使者不由分说,抄起家伙就砸,一个囫囵透底的冰窟窿就形成了。

  耶律洪基大呼:“好家伙!算了,你这个留作气口吧,另一个我来弄。”

  夏国使者拍了拍说:“何劳圣驾……”

  耶律洪基命赏赐给夏使金银,用红帛包着,当作新年的压岁钱。

  又看高丽使者名王勋者,简直手无缚鸡之力,鼓捣了半天,那冰面上那里有丝毫变化?

  耶律洪基揶揄道:“哎呀喂我说王勋啊,你的本事比你老子王徽要强,你都把这冰给打肿了!”

  王勋说:“我主恕罪!卑职使惯了棒子,不会用这凿子……”

  耶律洪基摆摆手道:“你可歇菜吧,我说你是吃惯了泡菜,不习惯吃鱼!来人,赏给三韩国公王太子两条先帝亲手腌制的咸鱼,叫他带回去与他父王一起就着泡菜食用。”

  王勋跪下:“微臣谢辽主重赏!辽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耶律洪基又转头来看看晁端禀这边,真没想到,这小子看着文质彬彬,干起活来竟也这般利落,刚才他们插科打诨的当儿,晁端禀已经凿开一个脑袋般大的冰窟窿,边缘还齐齐整整,那里的鱼儿都忽突突地要从这窟窿眼里往上窜;而晁端禀脸上也没有得意之色,倒是一本正经和领导苏颂在那里讨论起祖冲之的盈数和朒数来。

  耶律洪基走过来拍拍晁端禀的肩膀:“小伙子干得不错!你在说什么女数?莫非想要孤给你赏赐几位北国佳人?”

  晁端禀忙跪下道:“回禀辽主,卑职和老师说的是朒数不是女数,意指约小于正数之数。卑职没有专注破冰,扫了辽主的兴致,实在是罪过!”

  耶律洪基:“何罪之有!何罪之有!你们南国果然人才济济,好学慎思,谈吐优雅,我大辽愿意与这样的礼仪之邦永世修好……”

  苏颂与晁端禀一同下拜,齐声称颂辽主的英明,赞美和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