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情书3
蚕丝如故2018-05-03 16:144,750

  有什么生声音在响,很熟悉,铃铃铃的。文书语觉得眼皮沉重,恍惚间,听到有人在叫喊自己的名字。“文书语……文书语……文书语……”

  “文书语!!!!!”

  最后一声大喊,文书语从惊吓中醒来。她迷瞪着眼,看向喊叫她的人。越看,越觉得恐怖,这……这不是她的高中班主任吗?

  文书语抬眼扫视一下周围,发现所有人都在埋头书写,写字声刷刷作响,耳边吹过微风,炎热的气息环绕周围。

  这……这是她高中时候的教室?真是见鬼,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已经毕业很多年了,高考过去都十几年了。

  “文书语,你发什么呆,考试呢!!!还有十分钟,就要交卷了。你居然在睡觉!!!”班主任说完,文书语瞪大眼看着眼前的试卷,高数?

  这张清白的一沓糊涂的试卷,不会是她的吧?

  她居然一个字都没写?

  怎么会这样,她是好学生啊,努力读书多年,从不迟到早退,是所有人眼里的好孩子。这……这……她怎么会在考场上,睡着了?

  旁边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她转头一看,看到陈安怡那疯女人。陈安怡将小张白纸缩成团,扔到文书语脚边,使了个眼色,然后在班主任发现之前,迅速低下脑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她这是让自己作弊?

  文书语紧张捡起那张纸,忐忑不安打开,一下就愣住了。上面写着“小样,你也有今天!!!”

  收卷的闹铃响起,文书语又急又气,怒喊一声“陈安怡!!!!我要杀了你!!!”

  客栈里,正在切菜的邓薇安吓的一哆嗦,手里的刀差点切到自己的手!

  正在打扫的卓平阳直接撒了一桶水,湿了自己的鞋面。朱遇差点被嘴里的小笼包噎死,着急跳脚去找水喝。

  徐成海在浴室洗澡,顿时打了个冷战。徐其韦手里的包子掉在地上,忍不住抬头看向声音来源。

  而听到呐喊的陈安怡,微微挑动一下眉毛,笑的十分诡异。

  --------

  文书语气呼呼,黑着眼圈出现在餐桌上。几人同时神情怪异看向她,她狠狠瞪一眼陈安怡“你怎么在这?!!”

  陈安怡笑笑“看不出来?我在吃早餐啊。”

  “看出来了,我是问你,你好好的不在自己的房间吃饭,怎么乐意跟我们这些平民一起吃饭了?”文书语冷嘲热讽。

  “平民?”陈安怡笑的神秘,看了看正在吃饭的徐家叔侄二人。

  两人自顾自的吃饭,丝毫没有异样。朱遇狐疑,看向低着脑袋憋笑的卓平阳,这有什么好笑的?

  邓薇安安静的吃饭,什么都不管。

  “那你这客栈,也够豪的。”陈安怡笑的意味深长,朱遇摸不着头脑,文书语觉得她话里有话。

  “就是可惜,没有牛奶面包。”陈安怡问道。桌子上,全是包子稀饭,一水的中式早餐。

  “你怎么不问有没有三明治,煎鸡蛋呢?”文书语笑的虚伪,话里带刺。桌上的氛围顿时变的诡异,人人有些胆颤。

  好好的早餐时刻,因为这两人的针锋相对,顿时有些紧张。

  “好啊,我正想吃三明治呢!”陈安怡顺着话题来,十分无赖。文书语气的丢下包子,朱遇觉得,要是可以,她大概会把东西丢到陈安怡的脸上。

  “你若是想吃,自己去做。”文书语忍着脾气道。

  陈安怡轻轻咬一口包子,笑道“文书语,我这双手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哪个人有本事,让我做饭。”

  “你这要命的富太太属性,来的不是地方。”文书语觉得这女人就死来给她找不痛快的。读书的时候就是那样,逮着机会就折腾她,十分讨厌。

  好不容易高考结束,考上大学了,以为能摆脱她了。谁知,这疯女人又跟她上了一所大学。她真的头疼,大学毕业多年不联系,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了。

  陈安怡笑的诡异,巡视一眼餐桌上的众人,从兜里抽出两百元道“小姑娘,能麻烦你为我做些面包吗?”

  这话显然是对邓薇安说的,她呆愣一下,看向文书语,等待她的命令。文书语怒瞪陈安怡,觉得这女人就算多年不见,也还是十分讨厌。

  陈安怡见邓薇安不动,又抽出三百元钱,方在桌子上。“怎么,五百元,还吃不了一顿三明治煎鸡蛋?”

  这是跟文书语杠上了,你不让我干,我非要来。

  邓薇安可没经历过这场面,顿时有些茫然不安。眼看文书语要暴怒,朱遇一把抓过那五百元,乐呵呵笑道“薇安,去厨房帮我做只椒麻鸡,顺便做点三明治鸡蛋,我一会儿给人家送去。”

  那几百元钱被她一把抓紧口袋,丝毫没有放出来的意思。

  朱遇的话,给了两人台阶。文书语觉得这不是单独给陈安怡做的,面上过的去,气咽下去一大半。陈安怡反正能吃到东西,也不在意。

  邓薇安松口气,总算不用夹在两人间为难。

  桌上的三个男人,纷纷加快吃东西的速度,匆匆离开。留下两个针锋相对的女人,火光四溅。

  邓薇安动作很快,不过半小时,做好了东西,让朱遇送来。只一顿饭,吃的文书语咬牙切齿,为了输人不输阵,她硬是坚持吃完了最后一个包子,将陈安怡逼退为止。

  徐其韦见到那一幕,暗暗摇头,女人不讲道理的时候,都是幼稚可笑的。

  ------------------

  朱遇打包好椒麻鸡,拎着东西往寺庙走。卓平阳硬是跟着她一起,要往寺庙去。朱遇敌不过他,只能由着他去。

  一路上,卓平阳旁敲侧击,打探小玄奘的事。

  “我看他年纪轻轻,怎么就在这出家了?还酒肉不离,不会是个假和尚吧?”卓平阳刺探道。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直留意朱遇的表情,思索观察着。

  朱遇不察,没想到他的心思。只是淡淡道“我听说,他是离家出走,无处可去,才在这当了和尚。”朱遇跟小玄奘相识不过两年。

  朱遇出现的比小玄奘早,她在此跟文书语邓薇安两人建造了客栈,过了一年有余,小玄奘才上山剃度出家的。

  “离家出走?”卓平阳不屑撇撇嘴“一个大男人,什么事情不开心,就离家出走,也太跌份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显然忘了,自己也是离家出走的。

  朱遇想了想到道“这个他没说,但是我记得,他当时可虔诚了,不然智能大师也不能收他。”

  智能大师若是听到这话,大约是要跳出来骂娘的。

  什么虔诚,狗屁!

  这小子简直是耍无赖,赖上他了。为了在寺庙出家,小玄奘其实是在门口蹲点了三天,然后踩着点,去碰瓷智能大师的。

  具体细节,智能大师想想都心酸。

  总之,事情可以用碰瓷二字简单概括。而小玄奘,从此就赖在寺庙里,准备老死于此。

  朱遇走来十余分钟,微微出汗,总算到达目的地。往日里在门口蹲点的小玄奘,此时却并不在。

  朱遇诧异,这不是他的作风,难道是出事了。想着最近出了乱七八糟的事,朱遇加快脚步,跑进庙里。大殿内,一个人也没有。她惊异,担忧往小玄奘的屋里走。

  卓平阳跟在她身后,不禁感慨,这女人明明腿短,怎么这时候跑的这样快。当然,腿短他也喜欢,两人凑在一起,简直是最萌身高差。好的不能再好了!

  朱遇担忧着往后面的厢房走,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奇怪的呻吟声。她吓住,不会出事了吧。于是一脚踹开门,大喊道“小玄奘!!!!”

  这一下,就尴尬了。

  屋内的小玄奘,正在玩电脑,带着耳机,所以没听到有人喊他。但是电脑屏幕上,正放着少儿不宜的东西。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画面十分火爆,火爆到小玄奘已经脱了裤子,自娱自乐。

  朱遇这一脚,踹出了尴尬,吓的小玄奘差点不举。他吓的忙穿裤子,对着朱遇大喊“你干什么你!还有点礼貌没,进来都不敲门?”

  朱遇此时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卓平阳正好进来看到这一幕,竟是吐出一句“波多野结衣?!!”

  朱遇愣愣转头,看着卓平阳。

  卓平阳自知失言,顿时道“我不认识她,真的,我真的不认识她,我平时都是看苍老师的。”

  小玄奘无语,这有什么区别?

  朱遇觉得又气又笑,哭笑不得。正不知说点什么好,却看到小玄奘脚边的一条狗。顿时大怒“你个缺德的和尚,自己看片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着我家的哮天犬???”

  卓平阳这才发现,那条自己曾经惧怕的斗牛犬,此时正在椅子边,对着一条椅子腿发情。想不到,这片子,对狗也有效果。

  朱遇简直没法再在这呆下去,丢下椒麻鸡,大步离开。真是太不纯洁了,她为什么要撞上这样的场面。临去前,朱遇对着小玄奘大喊“你个王八蛋,下次看片记得锁门。”

  看着朱遇气冲冲离去,卓平阳跟在她身后,十分紧张。

  “你看你,有什么好生气的,哪个男人不看点爱情动作片。”

  朱遇不说话,继续往前走。

  卓平阳却将这种反应,当作是对他的不满,只能继续道“朱朱,你别生气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看苍老师了,连其他的都不看了,还不成吗?”

  朱遇闻言,停下脚步看他“平阳虎,你想多了,你想看谁,跟谁看,我都不在意。”

  她当然不在意,自己跟他什么关系啊。

  可这在卓平阳看来,就不同了。你既然不是生我的气,难道是生那和尚的气?他顿时火冒三丈,拉住朱遇的手道“你什么意思?你不在意我,难道在意那个假和尚?”

  卓平阳气的肝疼,这女人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自己跟她表白这样久,不回应也就算了,怎么能对自己一点都不在意呢?难道是因为那个假和尚?

  朱遇使劲抽回手,瞪着他道“卓平阳,你脑子有病,你们这些臭男人,爱看什么看什么,我管不着。还有,我的事跟你也没关系,轻不要瞎猜测!!!”

  朱遇其实真正生气的是,小玄奘居然带着她的狗一起看片,这让她觉得自己以后无法直视那条狗。于是她又气又纠结,想着自己将它养到这么大,居然让一个野和尚带上邪路。这当妈的,有几个不心疼自己的狗儿子的。

  而卓平阳只觉得自己踩到了朱遇的痛点,对她的话气不打一处来。

  “对,我们都是臭男人。”说完,扬长而去。头也不回,留着朱遇在原地,气喘吁吁。

  ---------------

  等到文书语跟陈安怡吃完早饭,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邓薇安从厨房出来,收拾餐桌。为了将餐桌擦干净,她端一盆热水,想顺便擦洗一下桌子。

  未料,才走到门口,就撞上了徐成海,一盆水全洒在他身上了。看着他湿了一身的衣服,邓薇安连忙道歉。好在水不烫,没有烫伤。

  邓薇安顾不得其他,直觉就是上前帮忙,用手里的抹布去擦干。徐成海赶紧阻拦,开玩笑,抹布很多细菌好吧。

  “实在不好意思,要不您把衣服脱下来,我给您洗干净吧。”邓薇安懦懦道。

  徐成海很少跟她说话,这算是她第一次对自己发声。他忽然发现,这个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徐成海有一丝的恍惚,然后很快反应过来。“不用了,我自己拿去洗洗就好。”

  “还是我来吧,不然我不好意思。”

  在邓薇安的一再坚持下,徐成海回房脱了衣服,将她交给邓薇安。在那一瞬间,邓薇安再次看到饿那块手臂上的刀伤,心里一阵悸动,不着痕迹打量了一眼徐成海。然后在他转身的瞬间,拿着衣服离开。

  再一次近距离看到那条伤疤,邓薇安心里的疑惑更加大,她想,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亲口问问这个。

  徐成海脏了衣服,索性便洗个澡,将身上的难受,清洗干净。他很爱整洁,受不了邋遢。卓平阳有时候会说,他是个洁癖怪。

  男人太爱干净,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卓平阳甚至怀疑过,他是不是同志。

  徐成海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狠狠给了他一拳。在拳击训练场,将卓平阳打的一个翻倒。从此以后,卓平阳再也不敢提这件事。

  其实徐成海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同志,自从目睹了那件事,他对女人基本提不起兴趣。同龄人对他描述女人多么妙不可言的时候,他的反应永远是凉薄冷淡的。

  商场上的人面上赞扬他,洁身自好。可很多人在背地里,嘲笑他身体有病。

  他大约是有病,为了这,专门去同性恋酒吧呆过。可那里的气氛让他同样厌恶,那时候他十分确定,自己不是同志。

  他大约,只是性冷淡而已。

  可刚才……徐成海想着刚才邓薇安主动帮自己脱衣服,他虽然拒绝了,可心里,竟然没有感到难受。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可是,为什么呢?

  算了,管他为什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味草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味草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