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白门楼(2)
小河流水2020-08-02 16:312,947

  曹操围攻下邳,两个月攻不下来。他担心北有袁绍,南有刘表、张绣,想退兵回许昌。荀攸建议不可退兵,否则前功尽弃。郭嘉建议挖开沂水、泗水,水淹下邳。曹操让人马迁到高处,派人挖开沂、泗,下邳成了泽国,只剩东门无水。吕布却说:“我的赤兔马渡水如走平地,怕什么?”仍然整天饮酒作乐。一天,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形容憔悴,知道是因为酒色过度伤了身体,就传令戒酒,敢喝酒的立即斩首。

  侯成有十五匹好马,被马夫偷走,想献给刘备。侯成追杀了马夫,夺回马。众将来祝贺,侯成想拿酒招待众将,又怕吕布见罪,先给吕布送去五瓶,说明原因。吕布大怒,马上要杀侯成。众将都来说情,吕布就命人打他五十军棍,众将都很气愤。

  宋宪、魏续来探望侯成,对吕布只恋着妻、妾,把众将看得如同野草大为不满,商量投奔曹操。当夜,侯成盗出赤兔马,魏续放他出城,虚张声势地追了一阵。侯成把赤兔马献给曹操,说是宋、魏以白旗为号,开门献城。曹操就命人写了数十张榜文,说是谁生擒或杀死吕布,重重有赏,敢于抵抗的,满门杀绝,用弓箭射进城。

  天刚放亮,曹操指挥人马加紧攻城。吕布听到喊杀声震天动地,提上戟登城巡视,又要治魏续的罪。宋宪插上白旗,曹兵进攻更加猛烈,吕布只好亲自抵挡。直到中午,曹兵稍退,吕布来到白门楼,坐在椅子上歇息,不一会儿睡着了。宋、魏先让吕布的亲信退下,把吕布连椅子牢牢捆住,画戟扔下城楼,摇动白旗,大开城门,夏侯惇带兵冲进城,张辽、高顺、陈宫等都被活捉。

  曹操上了城,命令退水,与刘备同坐白门楼上。众军押上俘虏。吕布被捆成一团,哀求捆松些,曹操说:“捆虎怎能不紧!”高顺被押上来,任曹操审问,一声不吭,曹操就命人把他斩了。徐晃押来陈宫,曹操想跟他套交情,招来他一顿大骂,说:“吕布若能听我的计策,我不会被你们抓住。”曹操问:“你当了俘虏,该怎么办?”陈宫说:“我只有一死,只愿你不杀害我的老母、妻子,我就没挂念了。”曹操还想劝他,他却昂然下楼。曹操送下去,流着泪说:“把他老母、妻子送到许昌好好照顾,怠慢者斩!”陈宫从容就刑。

  吕布趁曹操离去,哀求刘备为他求情,刘备点点头。曹操回来,吕布说:“我从今后服你了。你当大将,我当你的副手,就可平定天下。”曹操问刘备怎么样,刘备说:“你忘了丁原、董卓的下场了吗?”吕布就骂:“你这小子最不守信义!”曹操命人把吕布吊死,吕布又求刘备:“你忘了辕门射戟了吗?”张辽大骂:“混蛋!死就死了,怕个什么?”曹操命人将吕布拉去上吊,转对张辽说:“这人好面熟。”张辽说:“可惜朴阳的火不大,没有烧死你这国贼!

  ”曹操大怒,拔剑要杀张辽,刘备忙拉住他手臂,关羽跪下来,为张辽求情。曹操就亲手为张辽松绑,脱下衣裳给张辽穿。张辽深受感动,投降了曹操。曹操就拜他为中郎将,封关内侯,让他招安臧霸。臧霸、孙观、吴敦、尹礼都投了曹操。曹兵返回许昌,路过徐州,百姓跪满道路,请曹操留下刘备治理徐州。曹操说:“刘使君功劳大,先请皇帝封赏,再让他回来。”

  刘备见了天子,天子命宗正卿查了家谱,刘备是他的本族叔叔,把刘备请到偏殿,按叔侄辈分行礼,暗想,有了这样英雄的叔父,再不怕曹操弄权了。就拜刘备为左将军、宜城亭侯,设宴款待。从此人称刘备“刘皇叔”。曹操的谋士们得知,让曹操趁早除去刘备。曹操却说:“刘备虽然成了皇叔,但我用天子的命令对付他,他不敢不服从。我把他留在许昌,就是要掌握他。只是太尉杨标是袁家的亲戚,应该先除掉。”就暗中使人诬告杨标勾结袁术,下狱治罪。北海太守孔融来劝曹操:“杨家四代人名声都好,怎能因跟袁家有亲戚就治罪?”曹操无法,罢免了杨标的官职。议郎赵彦弹劾他擅抓大臣,他处决了赵彦。百官对他更加害怕。

  程玉劝他早日称王,他就请天子打猎,看看动静。天子本不愿去,因害怕他,只好带了弓箭跟他去许田打猎。刘备与关、张也带几十个人跟着圣驾出了许昌。来到许田围场,曹操一直紧随天子,只落后一马头。后面都是曹操亲信的文官武将。刘备赶起一只野兔,一箭射中,天子喝彩。转过土坡,窜出一只鹿,天子连射三箭不中。曹操就要过天子的宝雕弓,金箭,一箭射中鹿背。士兵见是金箭,以为是天子射中的,齐呼:“万岁!”曹操就赶到天子前面,欣然接受。

  关羽大怒,要杀死曹操。刘备忙使眼色,制止了关羽,说:“丞相神箭,世上无人能比。”曹操笑着说:“这是天子的洪福。”就把弓箭带在身上。回到许昌,关羽问刘备:“曹操欺君罔上,哥哥为什么不让我杀他?”刘备说:“天子周围都是他的亲信,你要轻举妄动,伤害了天子,反是我们的罪过了。”关羽说:“今天不杀这贼子,以后必为祸患。”刘备劝:“我们心里明白就行了,千万别乱说。”

  献帝回宫,哭着对伏皇后说:“朕先受董卓的祸殃,又受李、郭的变乱。得到曹操,还以为他是大忠臣,谁知他却专国弄权,擅作威福。今天在围场上竟代朕接受呼贺,早晚必有异谋。我们不知怎么死法!”伏皇后说:“满朝公卿就无一人能救国难吗?”伏皇后的父亲伏完进来,说:“董贵妃的哥哥、车骑将军国舅董承能除国贼。”天子就咬破指头,用血在白绢上写一道密诏,让伏皇后缝在玉带的衬里中,命人宣来董承,领他到功臣阁观看高祖刘邦和功臣的画像,暗示董承应是他的陈平、张良。董承表示定要为国尽忠,不负他的厚望。天子就赐他一领锦袍和一条玉带。

  董承刚到宫门口,迎面碰上曹操。曹操问:“你这锦袍玉带从哪里得来?”董承说:“天子想起我当年救驾的功劳,特意赐给我的。”曹操就让董承脱下来让他看。董承不敢不脱,他接过锦袍,对着太阳细看衣领,没看出什么,就穿到身上,正好合身,说:“国舅把锦袍转赠我吧。”董承不愿,曹操就使诈,说是袍带中有阴谋。董承只好说:“丞相想要,就留下。”曹操说:“皇上赐给你的,我怎能要?不过跟你开个玩笑。”把袍、带还给董承。

  董承回到家,把袍、带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没看出有什么奥妙。天黑后,点上灯再看,也没看出来。忽然灯花一爆,落在带衬上,烧了个小洞,他才看出里面有东西,拆开来,是血写的讨贼密诏。他看了密诏,痛哭流涕,一夜未眠,天明时趴在几案上睡着了。侍郎王子服来拜访他,见他伏案不醒,手臂下压着血诏,就轻轻扯出,看罢藏在袖中,喊:“国舅,亏你能睡得着!”董承吓得魂不附体。王子服说:“你想杀害丞相,我要出首。”董承更怕,王子服说:“我跟你说笑话。我家祖辈都吃汉朝俸禄,愿助兄共诛国贼!”董承连声称谢,取一幅白绢,先写上自己的名字,王子服也写上。王子服又推荐将军吴子兰,董承想起长水校尉种机、议郎吴硕,就把三人请来,也写上名字。

  五人正在密议,西凉太守马腾来访,董承推病不见。马腾大发脾气,门吏再报,董承只好到大厅相见。马腾提起打猎之事,仍怒火满腔。董承不知他的用意,虚与周旋。他大骂董承身为皇亲国戚,却贪生怕死,不能扶助皇室。董承这才取密诏让他看。他看后,咬烂嘴唇,满嘴鲜血,也写上名字,说:“你们若行动,我带西凉兵为外援。”六人喝了血酒,立下重誓,马腾又推荐刘备加盟。

  董承却担心刘备与曹操亲近,马腾就说了打猎的事,看来刘备并不是不想杀曹操,而是怕关羽投鼠忌器。次日夜,董承怀揣密诏,到刘备公馆拜访,先用打猎之事试探,刘备对他也怀戒心。待他出示了密诏,刘备不胜悲愤,写上“左将军刘备”。董承说:“我想找十个人,现在只有七个,还差三个。”刘备说:“你要慢慢试探,千万别泄露秘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演义白话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演义白话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