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蔡志远2017-11-26 20:223,142

  佳露儿坐在地上,眼瞧着自己手中的火枣,心中徘徊不定。

  她知道,只要吃下这颗火枣,前尘往事都将现与眼前,自己自从井方山以来,所有的困惑都将瞬间解开。

  但是她不敢。

  她想起了金蝉的话。

  “人最难控制的就是自己的心魔,如果心魔不解,便处处都有烦恼。”

  “有朝一日我能让心魔消失,前尘往事也就变成云烟了。知道,或者不知道,都无伤大雅。如若心魔还在,那之前的事情便会成为我心中的业障,我必然时时刻刻想起它,最终不但修不成正果,甚至可能以此为由,为非作歹。”

  “修行之后,我们也许会有些法力,会移形换影,会幻化百般。若是心魔未除,必然会仗着法力寻仇抱怨,甚至欺凌百姓。做到此步,最终的下场无非就是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如是那样,那我们还修行作甚。”

  “……”

  此刻,佳露儿心中净是混乱。她不是一只无法控制自己欲望的小鼠,除了香油之外,她对世上的任何一切都不感兴趣。她心中没有仇恨,没有情爱。和妙婆在一起的半年,在灵山的几十天,都让她知道,不管是人类还是牲畜,都应该有善意。

  原来她没有任何法力的时候,她猜不透金蝉口中的心魔,现在,她忽然有了法力,却开始有了和金蝉一样的担忧。

  如果她的前尘恩怨中,真的有恨,那该如何是好?自己能否控制住自己,不去凡间作孽?一旦真的要作孽,是否确如金蝉所说,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这样好像也不错。

  她心里想着,徘徊着,在清水岭的草地上踱来踱去,不知所谓。

  忽然,一阵紫烟飘来,天空中传来一阵洪钟般的声音:“白毛鼠休走!”

  佳露儿一激灵,一盘身从地上翻起来,撒腿就跑。

  紫烟飞的很快,瞬间就到了佳露儿面前,她看到前面的路已经不通,马上转身又往后跑。

  但已经来不及了,她见到了手持宝塔的李靖。再一回头,紫烟中,哪吒笑盈盈地看着她。

  “哥哥,你怎么……”

  哪吒大笑:“吓坏了不是?我与你逗闷子罢了,看把你吓得。”

  佳露儿不知哪吒说的是真是假,狐疑道:“难道不是佛老派你们来抓我的?”

  哪吒点头:“是啊。”

  “既然是捉拿我,又何来逗闷子一说?”

  哪吒看了看佳露儿身后拧眉瞪眼的李靖,说到:“父亲,这便是我跟您提到的义女佳露儿了。”

  “义女?”佳露儿更迷糊了,转身看看李靖。

  李靖此时心里还是有些徘徊,但看到哪吒嬉皮笑脸,心中却是也没有办法,只好收起脸上的严肃尴尬地笑笑。

  哪吒走到佳露儿面前,笑到:“妹妹不必担心,我们虽然是奉了佛老法旨来捉拿你,但捉与不捉,那便是我们的事了。上次井方山一面,你已经拜我为长兄,即使如此,那么我的父亲就是你的义父了,快去拜见义父大人。”

  佳露儿心下虽然不解哪吒在说什么,但看到他笑模笑样,担忧也就少了几分,想到哪吒所说义父之词倒也有些道理,于是欠身拜倒在李靖面前:“女儿佳露儿,给义父大人叩首。”

  李靖心里纵有再多的不愿,也不好拒绝面前这个叫自己父亲的女子,等到佳露儿三叩首之后,他轻抚银髯,笑着说:“快起来吧!”

  佳露儿站起来,望着李靖和哪吒二人,连要说什么都不知道。倒是哪吒,看出了她的疑惑,摆手道:“既然现在都是一家人了,那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便与你解解惑,免得你满心的狐疑,以为我这是设计害你。”

  佳露儿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眼神中的意思像是在说:“不是设计?”

  哪吒八面玲珑心,怎可能看不出佳露儿的意思,便道:“佛老虽然差我二人前来捉拿你与黄毛貂鼠,但佛祖心底,却希望你们逃遁而走。”

  “怎么会!”佳露儿轻声道:“我偷食了灯油,现在法力道行剧增,佛老就不怕我在凡间祸害百姓。”

  哪吒摇摇头,正打算说时,忽然身后灵山天兵山呼着追来。佳露儿以为上当,满眼失望,来不及询问当即就要逃跑,哪吒看到赶紧一把拉住佳露儿衣袖问道:“妹妹可否信我?”

  佳露儿眼泪都要下来了,急促道:“天兵都来了,我如何信你?”

  哪吒道:“现在天兵都在,且我跟将军都在你身边,如果我们真要捉你,你是无处可逃的。你若信我就赶紧化成鼠形,使个障眼法,剩下的交我来办!”

  佳露儿眼看着天兵越来越近,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将信将疑念了个心诀,将自己变回原形,又念了个隐身法,藏了身子躲在草丛中。

  大军降临,看到哪吒和李靖在,领头的军士抱拳道:“二位将军,我们一路追寻白鼠到此,正在极力追捕,请二位将军号令。”

  哪吒没说话,冲着李靖眨眨眼,李靖心知肚明,虽然心下还是有些担忧,但想到哪吒刚才叫自己父亲,顿时也下定了决心,摆手道:“我等已追出万里之遥,迄今未见二鼠踪迹。既然佛老让我们善待他们,也有抓不到就不强求的法旨 ,我们这就回去复命吧!至于三太子……”他看看哪吒,沉声道“他还有些公干,稍后再回。”

  哪吒听到此话,当即双手抱拳:“末将领命!”

  领头的军士在灵山多年,每日听闻佛老师祖讲经,也有了些许道行。虽然现在看不到鼠精的影子,但能感觉到其中一鼠就在附近。环顾了一周,结语道:“将军……可是……”

  “嗯?”李靖一瞪眼“难道你要违抗军令!”

  “小将不敢!”

  李靖点点头:“好,调转大军,回去复命!”说完,他看看哪吒:“哪吒,你忙完公干也早些回来,凡间人心叵测,别受贼人陷害才好。”

  “得令!”

  直到李靖带兵士们走远,哪吒看不到,也听不到的时候,他才说了句:“妹妹,出来吧!”

  佳露儿其实并没有躲多远,只是隐身后在附近的一片草垛中藏身。刚才的对话她一句不落的都听到了耳朵里,此刻她终于肯相信李靖和哪吒并无意捉她。

  一阵青烟飘过,佳露儿化作人形,跪拜在哪吒面前:“感谢兄长救命之恩!”

  哪吒赶紧伸手搀扶:“妹妹快快起来,咱们兄妹无需那么多礼节。”

  佳露儿站起来,轻声叹道:“我迄今还没明白为什么佛老不捉我?刚才那领头的军士好像并不知晓此事啊!”

  哪吒笑:“你虽然吃了灯油长了道行,但这人情世故,你还是欠缺的很。不单是你,就连李靖都不懂,何况那领头军。”

  佳露儿问道:“妹妹不解,还请兄长明示。”

  哪吒拉着佳露儿坐在一块巨石上,说到:“我们领命出门时,佛老叮嘱积水养鱼终不钓,深山喂鹿望长生,还让我们捉不到就不捉,捉到也不能伤了你和那黄毛貂鼠的性命。”

  “这是为何?”

  哪吒探口气:“这一天工夫,我都回答好几次了。弄的我自己现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说着,哪吒又把刚才给李靖分析的缘由给她说了一遍。

  佳露儿听罢,良久一言不发。哪吒问道:“妹妹在想什么?”

  佳露儿忧郁道:“我猜不透佛老的意图,也许他只是大慈悲心,饶我不死罢了。只是我现在忽然出了灵山,却不知道到哪里去。”

  哪吒看看她,想劝,但忽然觉得自己再多的劝解也是苍白无力,佳露儿的确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亲人可认。

  “金蝉给你了一颗火枣吧?”哪吒忽然问。

  佳露儿点点头,又摇摇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不敢吃。我怕控制不了自己的心魔。实际上,我也不想要这所谓的法力,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做一只小鼠,生老病死,仅此而已。”

  “那你可以去找你的鼠类家人啊。”

  佳露儿面色苍白,看了看天说:“我在灵山几十天了,在凡间早已过了几十年。别说鼠类家人,我的曾孙、玄孙、来孙、弟孙、乃孙、云孙、耳孙之辈估计都早就升天了,我上何处去找?”

  哪吒不再说话,佳露儿也什么都不想说了。

  好半天,佳露儿忽然说:“我想去井方山找妙婆了。”

  哪吒看着她:“妙婆是游方的神仙,上次你在云头也看到了,你刚刚一走,草屋就不见了。”

  佳露儿摇头:“哪怕就是不在,我也想去找找。如果能找到,我就侍奉妙婆终老,如不能……”

  “如何?”

  “我便自去寻一处荒野,从此深居简出,再不露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列妖传:金蝉佳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列妖传:金蝉佳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