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落秋
菌子2017-10-26 21:232,367

  安桑在一家新媒体公司做编辑,公司的工作室离顾郡的学校很近,就隔了条马路。偶尔安桑也会跟随采访,也会自己操刀写稿子,顾郡琢磨了一下,没搞懂这是算什么工作,玩笑着调凯:“我觉得你像个补丁,哪儿缺漏补哪儿。”

  安桑似乎轻轻笑了一下:“二郡,多年未见,你的文学素养提高了。”

  顾郡被微信语音消息里那声似有若无的微笑抓的心里痒痒的,还不忘帮自己小小申辩一下,“我本来文学素养没有很差啊。”稍微犹豫了一下,顾郡还是接着说道,“你今天几点下班?我去接你吧,学校银杏道现在特别美,我们一起去转转?”

  安桑没再回语音,就简简单单打了“好”,一个字就是一个重于千斤的承诺。顾郡满足了,不再去打扰她。

  高林歪头看了看顾老师,看整天装深沉的顾老师只出去一会儿回来就满脸诡异笑容,不禁哆嗦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林,加快点效率,把手里工作提前完成,我们今天就提前溜。”顾郡眨着眼睛一笑,原本那套严师出高徒的设想彻底被丢到了爪洼国。“嘘~别高兴的太明显,别让别的实验室察觉到,动作小心点。”

  安桑搬来半个月了,顾郡对三点三线的路已经非常熟悉。先骑着老祖宗级别的自行车晃晃荡荡铃铃啷啷去找安桑,那个车还是顾郡一开始读本科的时候买的,研究生毕业顾郡把车锁了扔在学校里就忘了,结果回来偶尔转到原来停车的地方,居然发现还在,而更恰好的是顾郡的钥匙居然也在。顾郡骑着除了铃铛不响哪儿都响的车招摇到安桑楼下,接安桑,然后和安桑一起坐公交去接安安放学。安桑其实在天津寄信的时候已经动身来北京了,因为小孩的入学手续实在太复杂,何况安安六岁才第一次上幼儿班。接完安安再把安安送到一个培训班,一小时艺术一小时学习,安桑有点担心安安是不是上学真的有点晚了,能不能顺利升入小学。接下来就是顾郡最开心的时间了,每天和安桑独处的时间。她们一般会从少儿培训中心直接坐车回家,或者去超市,插科打诨做饭,偶尔还可以紧赶慢赶去看场电影。第二天早上顾郡送安桑上班,然后再骑回自己的小破车上学。但是今天她们坐车先绕回了公司楼下,顾郡执意要用老破车载着安桑去看银杏道。

  “你确定?”安桑看着晃晃悠悠的小车再次问道,顾郡单腿支着车,留给安桑只有一个不够伟岸却足够坚定的背影,像个指挥军舰的将军,沉声道:“没事,上来。”

  试了几次,自行车像是喝醉了一样终于上路了,一开始顾郡没测好距离也没掌握好小车的晃荡,总是让安桑的膝盖和路桩子差一点亲密接触,吓得安桑频频哀嚎,安桑环着顾郡的手臂也越收越紧,紧的顾郡有点呼吸困难,可是顾郡像是挖到了蜜的熊,笑得越发满足,恨不得像路上所有人宣布——你们看我后面那个小个子,对,抱着我的,瓜子脸的小美人,那是我家的!

  单反面宣布所有权的顾老汉,被一根链子打败了,老祖宗车不负重荷车链子终于被折腾掉了。带着小媳妇志得意满回家的顾老汉不得不停下步伐,撩起自己帅气的风衣,捡根棍子拨弄车链。

  “这是当年那辆车吗?我还记得,当初我一来你就骑着这辆车去门口接我。”安桑守着车的另一边,当人形路障。

  “是啊,真的好难得它还在。”顾郡熟练但很不优雅地把链子修好了,在心里默默跟了一句,“最难得你也还在。”

  顾郡抬头,发现安桑眼圈陡然红了,顾郡慌慌张张起身,不知道安桑怎么了。安桑却不管不顾冲上去隔着自行车抱着顾郡,趴在顾郡肩膀上,低哑着嗓音呢喃:“谢谢你,顾郡。”顾郡举着粘着油污的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摆,这才反应过来刚刚一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北京的秋天,向来短得像兔子尾巴,气温转瞬下降,树叶飘然泛黄。银杏道取名叫银杏道,就真的是栽满银杏的一条小道,金黄璀璨的银杏叶肆意挥洒最后的色彩,把地上天上都镀了一层徇丽的辉煌。

  顾郡和安桑并肩踩着小道上的石板路慢慢走。

  “我原本还担心自作主张去找你会给你带去困扰。”今天北京的天气意外的好,这时候太阳还没落,晒得路人身上暖暖的,天地一色,暖的人心里也开阔起来,安桑试着开口告诉顾郡那些顾郡早就想问的。

  顾郡没回应,默默等着安桑的后续。“开玩笑,大河蚌终于自己主动开壳了,我这么笨手笨脚的万一一动再把河蚌吓回去怎么办?”顾郡心里小人在打架。

  “哎,那是不是你学生啊?上次我记得他和你打过招呼。”顾郡自己真没吓到大河蚌,可大河蚌不打算自己开口了。安桑拉着顾郡的手,顾郡一抬头果然看到高林扎眼的身高戳在银杏道上,正低头吻一个人的额头。高林仗着身高优势一手放在那人腰上,一手护着那个人的头,微低头轻轻一吻,眉目到神情都是说不出的温柔。“呵,这帮小孩,没事乱撒什么荷尔蒙,以后别想提前离开实验室了。”顾郡用目光生生在高林身上剜了一刀,在心里抱怨了一句。

  高林沉浸在怀中人默许的柔情里,浑然不觉自己莫名其妙被判了无期徒刑。其实从顾郡的那个角度看不清楚,从哪个角度也不容易看清楚,高林把怀里纤弱的身影保护的很好,做坏事也没让别人看清他的脸,高林放在心尖上想怜惜的人是个皮肤苍白的男生。

  倒是安桑盯着那个男生望了几眼,若有所悟。

  “走吧,我们回去了。”顾郡拉着安桑的手打道回府,语气说不出的低落。

  安桑回过神来看着顾郡一脸郁郁的表情,“怎么啦,嫉妒人家有对象啊?”语气说不出的揶揄。安桑在手上使了点劲,拉得顾郡不得不弯腰,安桑就顺势扒着顾郡的脖子,惦着脚尖,也在顾郡额头上亲了一下。

  顾郡惊讶抬头望安桑,眼里是毫不遮掩的惊讶与惊喜。安桑松了一只手,轻佻地抵着顾郡的下巴:”大爷赏你的,美人笑一个?“

  安桑身高不到一米六,顾郡堪堪长了一米七五高,安桑这么一只手抱着,一只手勾着,几乎是贴在顾郡身上了,说话间热气就在顾郡面部游移,顾郡脑门一热,盯着安桑的薄红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新手碰新手,她们一不小心磕到了牙。可安桑没躲,顾郡没管,吻得越痛越是真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曲顾陌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曲顾陌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