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何谓医者?
隔壁江叔叔2019-10-07 14:173,745

  很快,一场生日宴就结束了。

  几个女生都是围着司空清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杨尘身边没有一个人。

  像是陪衬。

  跟着众人走出了清风酒楼。

  “瑶瑶,接下来我们去坊市逛一逛吧。”路小萌跳着,拉住了凌雨瑶的胳膊,说道。

  “好啊,我正好也想买点东西呢。”凌雨瑶点点头,也是小脸兴奋。

  几个女生很快就达成了统一意见。

  杨尘对这个没兴趣,直接找了个理由回绝,然后告别众人,自己离开了。

  “瑶瑶,你今天找的这个人真没意思。”路小萌在旁边轻声嘀咕道:“礼物送的不好也就算了,吃饭的时候话也不说,酒也不喝,跟个闷葫芦一样。”

  “就是就是。”其他的女生也是附和起来。

  凌雨瑶瘪了瘪小嘴,对于杨尘今天的表现也是十分不满意。

  话也不说,酒业不喝,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寿星面子嘛!

  “算了,不管他了,我们玩吧。”凌雨瑶淡淡的说了句,然后和司空清等人就是向着坊市走去。

  ……

  白玉京街头,杨尘缓缓行走。

  今天,他准备再买一些药材,用于炼制丹药。

  之前的【琉璃淬火丹】,杨尘已经看不上了,他现在需要一种炼制一种名为【大宝丹】的丹药。这种丹药无论是质量还是品级都远远不是前者能够媲美的,如果服用之后,杨尘甚至有一定的几率能够突破六级武者。

  到时候,估计整个二年级都没有他的对手了。

  杨尘正在走着,不知不觉已是来到了一家中药店前。

  锦医堂。

  这是一家中医药馆,在整个白玉京都小有名气,据说这家药馆的老板乃是当今太医,所以每天都会有络绎不绝的人前来求药。

  刚走进去,一股浓郁的药材味就是扑面而来。

  店内有两行队伍。

  左边是排队买药的,右边是排队求医的。

  只见右边队伍的前方,此刻正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穿着一件白色长袍,将右手放在一个男人的脉搏上。双眼微微闭起,似乎是在诊脉。

  那男人脸色苍白,双眼空洞无力,显然是正在病中。

  片刻后,只见老者睁开眼,含笑道:“小黄,你最近可是感觉四肢无力,并且时常冒虚汗?即使盖着被子也会感觉寒冷?”

  “没错,就是这样!”男人点点头,眼中流露出崇拜,说道:“李太医,您真是神了,说的分毫不差!”

  “太医,您看我这是什么病?”男人紧张的问道。

  “小毛病。”李太医含笑,摇摇头道:“不过是感染了些许的风寒罢了,我给你开一服药。”

  说着,李太医就是拿起笔,在纸上刷刷刷的写下一些东西,然后交给了男人:“小黄,你按着这上面的药方去抓药,回去早中晚各服用一次,不出三日应该就能痊愈了。”

  “多谢太医,多谢太医。”男人感激涕零,接过药方就是起身抓药去了。

  杨尘看了一会,就是收回了目光。

  站到了左侧的队伍,准备抓药。

  “给我一钱桂皮,三株含心草,一根人参须,两颗洗骨花。”杨尘缓缓说道。

  “好嘞。”小二点点头,按着杨尘说的,立刻给他抓了几服药,并且装好,恭恭敬敬的放到了杨尘的手中。

  “多谢。”杨尘接过袋子,礼貌的点点头。

  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只见门口突然跌跌撞撞的跑进一个抱着小孩的妇人,满脸急躁道:“李太医!李太医!”

  “李太医,您快来看看我家小孩吧,他……他好像快不行了!”

  此话一出,众人瞬间哗然。

  连忙退后几步,给那个妇人让开一条路。

  “怎么回事?”李太医快步上前,小心的接过她怀中的小孩。

  这小孩不大,也就四五个月的样子,似乎是睡着了,闭着双眼,发出轻轻的鼾声。然而这在常年帮人治病的太医看来,却绝不是如此!

  这小孩,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而且他额头发黑,脸色苍白,面庞更是布满汗水,小手不断挣扎,看起来痛苦无比。

  “怎么会这样?”李太医面露严肃,看了眼妇人。

  “我也不知道。”妇人流泪不止,哭啼道:“之前还好好的,可是从今天早上开始就这样了,一直在哭。我以为是他饿了,就给他喂奶喝,可是他刚喝两口就吐了……”

  妇人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哀求道:“李太医,我求求您,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您是活神仙,一定要救救他啊!”

  李太医叹了口气,说道:“你先起来吧,我尽力而为。”

  “福贵,给这位母亲端个椅子过来!”

  “是。”一个下人点点头,立刻搬了张椅子过来,示意妇人坐下。

  那妇人揉了揉眼睛,这才坐了下来,只是眸子里依旧有着担忧之色。

  “嫂子,您放心吧,李太医可是太医,替皇上看过病的人,有他在绝对没问题的!

  “是啊,嫂子,您就放心吧。”

  “小侄子吉人有天相,一定不会出事的!”

  几个客人立刻轻声安慰起来。

  结果他们不安慰还好,一安慰,那妇人哭得更厉害了,不断的骂着自己,语气中皆是愧疚之色。

  再说那李太医接过小孩之后,就是仔细的诊起了脉,想要分辨出小孩的症状。

  而这边的情况,也是立刻传了出去,周围的人都是围了过来,想要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大兄弟,这里咋了?怎么围了这么多人?”

  “不知道,好像是那个小孩出事了……”

  “唉,你看那小孩满脸乌青,我估计是不行了,还是直接准备后事算了。”

  “这可不一定,李太医可是太医啊,医术高超着呢,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药到病除!”

  一群人窃窃私语。

  而就在这时候,众人发现,李太医按着那小孩的手,悄悄松了开来。

  那张苍老的面庞上,突然涌出浓浓的严肃之色。

  见到这一幕,妇人立刻心里一揪,道:“李太医,究竟怎么样?我家小孩还有救吗?”

  李太医叹了口气,说道:“脉象复杂,呼吸紊乱……即使是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症状!”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哗然色变。

  连李太医都看不出来这是什么症状?

  那还了得?

  妇人更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嚎啕大哭:“这可咋办啊!李太医,我求求您,您一定要救救我孩子吧!我给您磕头了!我给您磕头了!”

  妇人说着,连忙给李太医磕起了头。

  “唉,你先起来吧。”李太医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病,不过看他的症状,有可能是黄热病……这样吧,我给他开两副药,你先拿回去给孩子服下,看看情况怎么样,如何?”

  “那……多谢李太医了。”妇人揉了揉眼睛,面露感激。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道不适时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不用拿药了!这根本不是什么黄热病!”

  杨尘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愣了下,然后看向了突然说话的杨尘。

  “小子,你瞎说什么呢?这可是李太医的结论!”

  “就是,难不成你比李太医还懂医术不成?”

  “真是胡闹!现在可是人命关天,小孩子就不要出来瞎捣乱了!”

  一群人立刻对着杨尘指指点点,面露不满。

  “杨尘……”

  人群中,一道声音突然轻轻响起。

  只见凌雨瑶几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人群中,也是一脸错愕的看着突然走出来的杨尘。

  刚才她们正在坊市上闲逛,突然发现这里围了好多人,一时好奇就走了过来,可是没想到他们刚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杨尘,竟然敢跟李太医对呛?

  “这家伙,真是走到哪里都有他啊?”路萌萌撇了撇嘴,说道:“不过他竟然敢跟李太医顶嘴?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闻言,几个女生立刻附和,冷言挖苦起来。

  只有凌雨瑶,面露担忧。

  ……

  “小伙子,你说这不是黄热病,你可有什么依据?”李太医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认真的看着这个突然杀出来的年轻人。

  杨尘直视他,淡淡的说道:“众所周知,黄热病的症状是呕吐,晕眩,四肢无力……这个小孩虽然症状很像黄热病,可是你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

  “什么?”李太医满脸狐疑。

  只见杨尘走到了小孩的身前,突然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掀起了小孩的眼皮。

  “这是……”李太医惊呼一声,面露震惊。

  这小孩,竟然没有瞳仁,只有眼白!

  两只眼睛内,都是一片白色,充斥着血丝!

  “这是霍疾。”杨尘淡淡的吐出四个字。

  “霍疾……竟然是霍疾……”李太医的脸色突然惨白起来。

  杨尘看着他,冷冷的道:“霍疾的用药与黄热病恰巧完全相反,两者一热一寒,方才你若是给他服用了黄热病的药,这小孩可就死了!”

  李太医浑身一震,身体更是轻轻的哆嗦了起来。

  杨尘冷哼一声,继续道:“你身为太医,在没有弄清楚症状之前,就随意开药,这对于患者而言是否有些太过儿戏了?难道你的师傅就没有教过你,何为医者?亏得人家左一句神医右一句神医的教你,你就是这样行医救人的?你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

  轰!

  此话一出,李太医浑身一震,脑子里不断的回旋着杨尘的话语。

  救人……还是害人?

  杨尘摇了摇头,淡然道:“在我看来,你的医术还远远不合格!”

  “你的心还没有静下来,内心充满了浮躁!心神不静,则医术不精!到头来,只会害人害己!”

  杨尘语气森然,毫不客气。

  周围的人更是面露震惊,看着杨尘的目光中皆是匪夷所思——堂堂一位帝国太医,竟然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给教训了?还没说医术不合格?

  这传出去了,有谁会信?

  那李太医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杨尘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只听“扑通”一声,李太医竟是直接跪倒在地,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突然老泪纵横。

  “神医教诲的极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万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