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两脚羊”
梨花雨2017-10-26 18:032,172

  “滴答,滴答。”

  漆黑、潮湿、肮脏、腥臭的牢中,正关着密密麻麻的人,几乎每个人脸上,露出的都是对生活的绝望。

  目光呆滞,面无表情,似乎只有等待死亡这一个宿命。

  这些大多数是妇孺,战争过后,大多数作为战斗力的男人都被杀死,最强战斗力的城主下落不明,只剩下眼前这些人。

  在那些羯族人的眼中,他们是“两脚羊”,也就是说,他们只是食物而已。

  敌人是羯族,魔族东部五大强大种族之一,好杀人生食人肉,但凡是普通人,听到这个种族的名字时候,没有不胆战心惊的,在边关城镇,这个魔族强大种族,几乎可以用来止儿夜啼。

  最里面的人群之中,有个瘦弱的年轻人被好好的保护着,似乎是里面地位最高的人。

  他的眼睛清澈明亮,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但是眼睛里面却并没有多少害怕,因为他的情绪,更多的是仇恨,仇恨这个羯族,仇恨现在这个遭遇。

  “你,你,你们,出来!”

  突然,一个长相凶恶丑陋,头顶盘旋羊角,脸上鬃毛参差,肌肉虬结的羯族大汉出现在牢门口,指着一些人说道。

  被点中的人战战兢兢,因为这些人被点中,只有死亡这一个结果,还是被羯族人当成食物,死无全尸。

  无论怎样,都不是他们愿意接受的结局,当时这些人就慌乱了起来,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哭哭啼啼的,孱弱的人类有什么用,不如早点去死。”

  那个羯族大汉不耐烦,直接就是一拳打出来,包含破灭之力的一拳,将那些哭泣的人杀死了一大部分。

  血肉模糊,死状尤为凄惨,甚至因为害怕,有的人被直接吓死了。

  一片安静,这些人如同木偶一般,眼睁睁的看着进来的羯族人,将尸体和还活着的人,一个又一个像抓鸡仔一样拎出外面。

  毫无尊严,就跟被圈养的畜生食物一样。

  “桀桀桀,头碎了,但是还是能够吃的,拉过去烤了,今天九黎部落的族长公子过来,还不能吃生的,真是给他们面子了!”

  那个羯族大汉碎碎念,看到有人挡在他的面前,又是包含破灭之力的一拳,直接将那个人打死,然后拎起来,拖着走了出去,留下一地血痕。

  “真是孱弱的人类!”

  走出去之前,这个羯族还不忘加了这一句。

  ……

  好久,恐怖还没有散去,这里面一直保持着安静,对他们来说,能多生存下去一秒,就多生存下去一秒,看看能不能等到机会逃走。

  “该死的魔族,竟然会有一个魔尊出手,不然凭借城主的实力和公子的计策,那些魔族根本不足为惧!”

  年轻公子旁边一个将领说道,脸上满是愤恨和不甘。

  他们是北边小城北柳城的将领,年轻公子是城主的义子,至于城主,战败之后一直下落不明。

  曾经他们和羯族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战争,但是仗着城主实力强大,公子智谋无双,以弱胜强的事情是时有发生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羯族最强之人出手,就连城主都没有撑过多少招就被打的下落不明,在绝强的实力面前,任何智谋都不够看的,偌大的北柳城,瞬间烟消云散。

  所以,他们成了俘虏,成了“两脚羊”,成了羯族的食物。

  “再怎么样,我们都是失败了,这个我们必须承认。而且,现在我们想的,应该是怎么逃出去,并且怎么提升实力,杀了百里羚!”

  “而不是,在抱怨!”

  年轻公子叫顾盼,听上去是一个女性化的名字,但是因为是他的义父,至亲之人给他起的,他并不介意这个名字。

  “公子,我们怎么逃出去?”听到顾盼正在筹划逃出去,那些将领问道,逃出去活下去才有机会,没人希望在这里被当成食物吃掉。

  顾盼摇了摇头,“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办法,说实话,我们实力还是差的太大了些。”

  就算是刚刚那个羯族大汉,顾盼身边的这些人一起上都不是那个羯族对手,而那个羯族只是一个普通的羯族头头,更别说外面还有那么多强大的羯族魔头了。

  若不是有天大的机遇,以武力逃出去,纯属痴人说梦。

  “若公子能够逃出去,就算是牺牲我们,我们也心甘情愿,只希望公子替我们报仇雪恨,将这份耻辱,奉还给羯族。”

  顾盼并没有多少实力,比他周围的将领都比不上,但是顾盼头脑出奇的好,想出来的战术,他们根本想不到。

  在实力弱小的时候,头脑是一个很重要的决胜因素。

  顾盼点了点头,“若有机会,我必定杀百里羚证道,将这份耻辱,原原本本还给羯族,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顾盼的眼睛,带着愤恨,看着周围的人,看着这个巨大的囚笼,很压抑,很想冲破。

  仇恨,就像种子一样,在顾盼体内扎根,死了那么多朋友,就连义父都是生死不知,再加上成为羯族的食物,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屈辱,是永远镌刻在骨子里面,难以磨灭的。

  只有敌人的血,敌人的命,才能将这份耻辱洗刷掉一些。

  外面的声音已经渐渐嘈杂了起来,这是外面的羯族举行胜利的宴会,而宴会的食物,主要的就是这里面的这些“两脚羊”,他们的亲人朋友。

  听到声音,这些将领脸上都不自然起来,而顾盼也感觉更加悲怆,脑袋里面在盘算着什么,想一切的可能性。

  如果不想办法,迟早有一天,他也会沦为羯族餐桌上的东西。

  牢笼的铁栏杆是用特殊的方式锻造而成,以他们的境界,就算是合力打破这个铁栏杆,也还差了很多的境界。

  而羯族天生与土相合,如果想挖地洞逃走,更是不可能,因为不知道多少人已经在地里面被那些羯族生吃了。

  头脑在高速运转着,但是根本没有想到什么办法,只能听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响,气氛越来越恐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真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