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承天峰”
3分2017-10-31 13:513,707

  一片鸟语花香的群山之中,终年弥漫着浓雾,凡人难以深入其中,而在这群山之中却有着五大门派之称的金醉宗。

  远远望去,只见高度不同的群峰耸立其间,但最为显眼的是其中一根漆黑似铁的山峰,此山看上不去并不多么雄壮,树木也稀疏了许多,更别说那些飞行走兽了,仿佛山峰如同生命禁区一般。但凡是金醉宗的弟子都明白这座山峰有一个难忘的名字:“承天峰”。

  承天峰顶云层终年不散,只是比别的峰顶滚云要薄很多,阳光直射峰顶。

  峰顶中心的地面遍布阳光,就像在地面上铺上了金砖,散发着古韵的楼阁屹立在其中。

  嗖嗖嗖嗖,破空声响起,遁光代替了阳光照射在地面上,云层也生起波澜,片刻后才回转。

  四位散发着近乎窒息般的气息分立在楼阁四角,有的身着青袍,有的身披战甲,有的头戴金冠,还有的一袭白衣。

  片刻,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头戴金冠的中年人口中响起。

  “韩峻怎么没来?”

  话音刚落,一声明亮的剑啸声从亭外传来。

  “抱歉,掌门,属下调查月前的事情耽误了些许时日。”

  “无妨,我正要和诸位商量一下此事,你快些进来吧。”

  说罢,一位灰袍中年人进入了亭内,但是神情冷漠,让人望之生寒。

  只见金冠男人伸手在亭内一拂道:“尽管承天峰是这个大陆上比较安全的地方,也要做一些防备的。”

  亭内四人表情各异,仿佛有些诧异。

  “今天召集各位前来,是为了月余前发生在天空的那件事的。”

  话音刚落,身披战甲的男子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掌门,难道查到了什么了么?”

  “这件事本来不足两掌之数的人知晓,如今事情有变,怕是瞒不住了,就找各位商量一下。”掌门面无表情的说完,让人难以琢磨接下来的话语。

  “那道金属性气息,其实是我们的金醉宗唯一存世的金帝所发。”

  “什么!?他老人不是不问事世多年?连掌门您都难得一见如日境仙帝么?”

  “而且是什么级别的高手才能和他老人家动手?”

  想到这里,周围的人都纷纷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件普通的秘辛这么简单了,都纷纷闭口不言,等待掌门的下一句。

  “金帝他老人家和其他四宗的仙帝,共同围攻了一位五行灵根的鼎升境修士,并将其打成重伤,却不料此人使用了传说中的轮回之法,在五大仙帝手中逃出生天。”

  听到这里,最后来到亭中的韩峻两眼闪过一丝异色。

  “什么?!鼎升境的五行灵根?不是五行灵根是天下最无用的灵根么?修炼时所汲取的天地灵气斑驳不堪,此人如何修炼到这种境界的?”

  “而且掌门想和我们商量什么?”

  只见掌门深吸了一口气说到:“金帝他老人家动用承天峰的金日之力推演出,此人是我们金醉宗往后一万年的气运所在,可以改变我们天域大陆几万年五分天下的局面,所以让我尽量拉拢此人。”

  “可是金帝他老人家不是参与了杀局并逼迫他使用了轮回大法么?”

  听到这里,掌门也沉默不语,似乎他也不大明白原因所在。

  片刻后,诸峰峰主和掌门商量完毕,各自散去,崖顶的日光又重新照耀着大地,云层缓缓移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在承天峰地,坚硬如钢的土石硬是被人开辟出一个明亮的洞穴。

  洞穴深处隐着一具暗金色的棺材,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但是周遭缓缓流动着黑色的气流,有股腐朽的味道从中传出,仿佛是从九幽中打捞而起,连空气都要冻结了一般。也没人能想到,至阳之地的下方,竟然存在着如此寒气逼人的地方。

  “嘎吱”,一阵令人胆颤的声音从棺材中传出,慢慢的倾泻出一丝暖意,与空气中的九幽之气一接触,就发出滚油入锅的声响。

  良久,从棺材中慢慢坐起一名看不清楚面貌的尸体,之所以称之为尸体是因为浑身上下感觉不到一丝生气,只有那道散发着金属性的目光能让人感觉到他还活着。

  “我已在那场争斗中留手了,也尽量没让其他四个老怪看出破绽,那小子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吧,并且连峰顶的日月石我都悄悄送了过去,金醉宗的未来我已经尽力了啊……”

  说完这些话,尸体慢慢的躺下并关上了棺门,只有在合上的一刹那,能够看到老者如日般的双目已经暗淡无光了。

  ……

  ……

  “你把如何将五行灵根修炼到鼎升境的方法交出来,或许还可以饶你一命!”一道夹杂着重锤一般的的声音从云中传来。

  “是啊郎君,你将秘密告诉妾身,妾身肯定以身回报的~”,说完,少妇还舔了舔那诱人的红唇,朝众人中间的修士眨了眨那盈盈秋水的眼睛。

  “洛水,你就别添乱了,等这位小友告诉我们不就好了,老夫还有一炉木灵丹相送。”旁边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说道。

  “哼,温木老头你就别假惺惺了,大家都想要的话抓住这小子搜魂不就好了!”只见一个膀臂腰圆的壮汉抡了抡手臂道。

  只有一个浑身散发着死气的老者没有说什么,但是只能看见那一双如日般耀眼的双目一直盯着中间的修士。

  五人以犄角之势将一个黑衣修士团团围住,谁也没有先动手。但是只有那男子身前一柄泛着五彩霞光的飞剑上下环绕着,发出呼啸的声响,似乎在替主人着急。

  “现在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难道对付一位鼎盛期的小子你们都害怕么?”那壮汉瞪着牛眼般大的眼睛嘲讽道。

  “谁说我害怕了?顽土看好了,我这招霞云两片天是我最新修炼的秘术,正好试试威力!”说完,云中突然响起了爆裂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云中翻滚。

  “哎呀,火止这个疯子要发疯了,可别烧到妾身的衣服,这可是今天才换的。”那位叫洛水的少妇拍了拍丰腴的胸口,往后飞去。

  “动手”话音刚落,其余三位在空中的站立的人也不好意思光看着了,只有那位眼睛散发着金光老者眼中微不可查一闪而过了什么。

  顿时,本来宁静的天空中出现了阵阵动荡,各种属性的法术飞舞其中,云层也变的破烂不堪,阳光洒向大地。

  “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这样了。。”嘴角渗出一丝鲜血,黑衣修士在空中盘坐下来,先是将空中飞舞的光剑伸手一招握在手中,本来看不太清楚的面貌也透过阳光的照射看的明白。

  “这么多年来,辛苦你了,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只见他手抚摸着剑身道

  光剑也发出急促嗡鸣声回应道,猛地将剑往天空一甩,口吐“爆”。

  瞬间,如同蘑菇云一般的爆炸将众人的法术推开,在中心形成了一个真空区。

  众人暂时先收回法术后退,打算等爆炸的气浪结束了再进入。

  “不好,他要施展轮回大法,快阻止他!”

  “不行,现在天地元气动荡,我很难再进入其中了”

  黑衣修士以手画圆,双手按在头顶,闭上双眼,身后浮现出一尊巨大的法相,却看不太明了,只有那双如天空般蔚蓝的双眼令人难以忘怀。

  霎那间,光芒越来越强烈,哪怕是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也无法直视。

  一道如闪电般的气息从天而降,又聊无声息。

  ……

  ……

  青山小溪旁,一名少年身着发白的青袍,系着一个还算完整的发髻,身材修长,却蹲在水边看着水中的倒影,回想着月余前发生的一幕。

  路辰看着水中的倒影。

  水面一片平静,勾勒出一个少年的轮廓。

  这张脸很平凡。

  这张脸又很特别。

  如果非要说什么地方特别,那就是那蔚蓝如空的双眼,让人能很快沉浸其中。

  正午的太阳落在水面上,落在倒影上,让这张脸多了些如梦似幻的感觉。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这张脸了。

  每日挑水时都能不经意的看到。

  但是还是有些不习惯,他觉得还是原来那张脸帅一些。

  春风再起,拂散了水面上那双蔚蓝的眼睛,也拂散了他心中的想法。

  一切都似过眼云烟,好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说的。

  挑起四个木桶,没有一滴水洒出来,回头看了看还在朝水边走来的阿牛。

  阿牛慢慢走在小路,也看到了路辰回头看向他,顿时愣住了,不管再看几次,仍然觉得那双眼睛是那么充满魔力一般。

  甩了甩脑袋里想法,快步走到河边,打了四桶水,朝刚才已经走远了的路辰赶去。

  放下木桶,打开木盖,将水一桶桶到进水缸,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滴水不漏,力道和方向控制的刚刚好,刚进门的阿牛看到这里,每每都会嘟囔一句“这不是表演吧?”。

  “谢谢你啊小哥,每天给老头子挑水辛苦了,不介意的话中午就留下来吃顿饭吧?”屋里一位拄着拐棍的老头慢慢走出来说道。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老伯你家也不富裕,我就不来蹭饭了,什么时候水没了,尽管招呼我就行。”说完,路辰又露出了个招牌般的邻家小哥微笑。

  ……

  ……

  “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洞里呢?而且离岩浆那么近,这样都没有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路辰。”阿牛嘴里塞着一个刚烤的红薯说道。

  路辰坐在一把木椅上,手里也拿着一个烤好的红薯,慢慢的撕开表皮,露出那金黄色泽的镶,散发出的热气丝毫却不影响他的动作,只见不到十息,那个红薯就从路辰手中消失了,阿牛甚至还没看清楚怎么撕开的皮。

  “我也不太清楚,我的记忆不太完整,”路辰看着对着红薯吹着的阿牛,有些淡然的的说道。

  “那你胸前的……”阿牛想了想又问道,但是看到路辰胸前没有任何东西,就停下了话语。

  “什么胸前的?你看什么都没有啊,”边说边撩起上衣的路辰,只见那结实的肌肉分布在腹间,从外面看还真看不出来。

  “没什么,我可能看错了。”阿牛瞟了一眼低下头,心情有些复杂,似遗憾,又似解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弈剑仙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弈剑仙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