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母蛊
冷宫小白2017-10-30 10:332,150

  随后,就见九姐继续在王一的后背扎针,一个个小孔出现,黑血流出的同时,总会有小蜈蚣爬出,很小很小,但能看到百足,爬出来的时候,看的人是一阵头皮发麻。

  “来,你们按住他,我虽然不能弄死这蜈蚣,但能暂时让它不动!”

  九姐的话落下,我手上用力,然后就见九姐拿着针,对蜈蚣那头位置扎了下去。

  下一秒,王一整个人挣扎,嘴中发出嘶吼,那声音不像是人,更像是野兽。

  目光看向他的后背,那蜈蚣身子微微扭动,九姐瞪眼,手上用力压了下去,那蜈蚣瞬间不动了,王一也停止了挣扎。

  “没事了?”王海问了一句。

  “嗯,你们可以放开他了,去帮八爷吧!”九姐说着话,人似乎有些脱力,我知道,刚才她那一针看着简单,其实应该很费力。

  刚想往八爷那边过去,坐在一边让灵姐处理伤口的幽幽忽然一掌打开灵姐,冲着王一就冲了过来。

  我顿时瞪眼”{幽幽!”

  话落下的瞬间,她的手已经探向了那根扎在王一后背的银针,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刚才这扎针可费了不少力气,没看九姐都有些脱力么。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这时九姐的手一把抓在幽幽的肩膀上,幽幽回头,那双大眼睛通红,我吓了一条。

  回手就是一拳打向九姐,九姐抬手挡住,手快速缠绕幽幽的胳膊,然后猛的一按。

  同时将她身子拖出了几步,一个反转,直接将幽幽按在了地上。

  这一手行云流水,十分的自然,看的我有些发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八爷那里拿驱邪水!”九姐按着她,幽幽在地上不断挣扎。

  我们几个男的这才反应过来,然后王海迈步去八爷那里,很快,端了一碗满是纸灰的水过来,九姐接过后,一把掐住了幽幽的喉咙,将水直接灌了进去。

  幽幽喝了之后,脸刚好对着我。

  “你们别多管闲事,我奉劝你们这个案件不要再查下去,不然,我要你们死!”

  一道男声忽然传来,幽幽话一说完,双目变成了正常的颜色。

  我还愣神呢,就听到她一声呕吐,下一秒,地上多了一团黑血,里面满是密密麻麻的小蜈蚣。

  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这无疑吓了我们一跳。

  “九姐,这怎么回事?”

  我连忙问了一句。

  九姐这时候松开了幽幽,灵姐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来。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蜈蚣蛊了,她只是被伤了,就被蛊毒入体了!”九姐说着话,看向那边八爷,八爷这时候端着一碗水,和一个小坛子过来了。

  随即,九姐从八爷手中接过驱邪水,让我们帮忙给王一灌入后,然后八爷就咬破了食指,对着王一的额头一点,右手掐莲花指,扣在王一的天灵,很快,我就看到王一的魂魄被托了出来,快速被八爷封入了小坛子中。

  而这时,王一的身子剧烈颤抖,一口又一口的黑血吐出,没一会儿就吐了一地。

  在那血中,小蜈蚣卷缩蠕动,我和王海他们下意识退了一步。

  等王一吐了几分钟后,八爷将小坛子收好,招呼我们把王一抬上床,然后是幽幽,就让她躺在了王一的边上。

  他们两人此刻昏迷,脸色惨败,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

  等这一切完成后,九姐在椅子上坐下,抹了一把额头道”你们是不是很好奇?”

  我和王海他们点了点头。

  九姐点头”蛊术,源自于道门的茅山术,是一门禁术,后来被一门徒学成,带入了苗寨之中,但因为是邪术,所以自古以来苗寨的蛊师都遭到所谓的名门正派攻击,后来不得不从善,因此将蛊术分成了,白蛊术和黑蛊术!”

  “白蛊术和黑蛊术?这有什么不同么?”灵姐好奇问了一句。

  这也是我们心中的疑惑,遭受名门正派攻击,分一下就行了?邪术就是邪术啊!

  九姐微笑”每一中东西,都有正邪,这蛊术虽然是邪术,但其实也不全是坏的,只是因为使用蛊术的时候,需要用生灵的血,来当引子,比如人血,猪血,还有可能要用到器官,魂魄之类的东西,有违天和,才被茅山一派封禁了起来,但这不代表它没有好的一面!”

  “比如白蛊术,这是现在最常见的,一般都是用来治疗,有很大的医学价值,它的出现,很快就受到了各派的认可,同时,因为都是蛊术,相生相克,所以随着白蛊术的强大,黑蛊术的蛊师被排挤,最后黑蛊术分为了黑蛊术和降头!”

  ”降头?这不是泰国的么?”我问了一句。这个我还是听过的,还想会降头的法师叫暹罗师,在泰国,暹罗师的地位很高的。

  “对,不过是我们这边传过去的,很多人都不知道,华夏周围国家所谓的巫术,法术,其实都源自于华夏,只是他们学了之后,做了一些改良,就跟华夏的道术有些不同了而已,而泰国的降头其实就是蛊术,只不过,他们那边没什么邪恶和不邪恶之分,也没人制止,所以随着发展,他们反倒是比华夏的黑蛊术还要强盛,但要比起阴毒,绝对还是真正的黑蛊术厉害,其中就有比较厉害的虫蛊,而虫蛊之中,最邪就是蜈蚣蛊了!”

  九姐说着,看向床上两人,眉头紧锁,显然是有担忧。

  我看她这模样,就知道事情棘手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他们都中了黑蛊术,九姐,您能治好他们么?”我连忙问。

  “我,肯定不行,咱们得尽快找一个会白蛊术的蛊师来救他们两,现在,我只是压制了他们体内的蛊毒繁衍,这样短期能让他们脱离那下蛊之人的控制,幽幽还好,只要再用一些药物配合,应该可以解决,因为她中的不是母蛊,只是被咬,体内进入了蛊毒,排干净就行了,但王一就不同了,你们也看到了他后背那大蜈蚣,这就是母蛊,不是我们能解决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