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爷爷的信
冷宫小白2020-07-17 17:533,374

  在乡下爷爷家时,跟几个发小在田里抓泥鳅,不小心就抓了一条蛇,吓的我当时就扔掉了。

  但几个发小胆子大,可能是玩心重,最后围着那条蛇,将它活活打死了。

  我那天十分的害怕,回家也不敢说,后来发小先后出事,要么生病醒不来,要么忽然腿不能走了。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害怕,等到一天晚上做梦时,梦到一条大蛇要咬我的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

  蛇,是一种灵性的动物,没少听老人们说蛇仙的事情。

  这一下,我也不敢隐瞒爷爷了,跟爷爷说完后,爷爷大怒,嘴里念叨着什么,那晚就出去了。

  那天晚上,雨下的很大,爷爷很晚都没有回来,他走之前做了一大桌子菜,但不准我动筷子,我只能坐着看桌子上看着一桌子的菜肴。

  外面雷声不断,黄色的灯泡在老屋堂摇晃,我吓的哆嗦,但只能等着。

  那晚,我等了很久很久,爷爷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爷爷像变了一个人,对我十分的严肃。

  并且态度也很怪异,不让我坐着吃,给我夹了菜,让我蹲边上去,而他自己一个人坐在八仙桌前,倒了四五杯的酒,不时跟空气说话。

  我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等吃完饭后,爷爷就让我回房间睡觉,还特意嘱咐我要睡在床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爷爷这么凶,我也照做了。

  地面冰凉,我很晚才睡着,迷迷糊糊睡过去的。

  那天,又做了一个梦。

  一个断腿的女孩出现在我的梦中,似乎对我说了什么,可我根本听不到。

  第二天,爷爷就让我爸妈来接我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爸妈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眼圈都红红的,从那天开始,爷爷就很少让我去乡下了,想我的时候,也是他自己来我家看我。

  后来,我问过不少次那天的事情,爷爷决口不提,每次说到这个,他都十分的愤怒。

  之后几年,我依旧记得这件事,至于那些发小,我没有再见过面,每次清明去乡下,还故意去找过,但都找不到。

  问爷爷,爷爷只是说他们去外地了。

  慢慢的,我也就淡忘了。

  直到今天,我收到一封黄黄的信。

  坐在爷爷的老房子里,还是以前的摆设,但爷爷已经不在了。

  一星期前,爷爷就去世了。

  爸爸亲手把这封信交给我的。

  看完这封信后,我眼泪哗哗的落,心中还有恐惧。

  信上,爷爷说的就是这件事。

  信上提到,我们打死的那条蛇,并没有死,而是跑回了蛇巢。

  蛇有灵,没有咬我们,我们却差点打死它,它报复了其他的发小。,

  我找不到他们,是因为他们都死了,先后死去的。

  但这个事情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说,怕连累村子。

  而我,能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我爷爷那晚出去。

  那一晚,爷爷是打着灯笼出去的,在山上转悠了很久,任由雨水淋湿自己,满大山的找那个蛇巢,找到后,也不知道爷爷用什么办法沟通,才保住了我的命。

  至于那桌子菜,不是烧给我吃的,而是给那群蛇吃的。

  鬼神灵,我们都无法看到,我这一下才明白,为什么爷爷那天会对着空气说话了,会那么严肃了。

  而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句话,

  爷爷说,我二十一岁后,就会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那条蛇也会来找我,因为那是我的妻子,不准退婚事,不然小命不保。

  握着信,我回想起爷爷的死因,是因为旧疾,而那年我走后,爸爸就去了乡下,好像爷爷病倒了,可能就是因为那年大雨淋的。

  后来就落下了病根,这次他走了,我刚好毕业,为了我开心毕业,爷爷没让家里人打扰我,所以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那一天,我趴在八仙桌上哭了一晚上,迷迷糊糊我似乎感觉有人在摸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了爷爷,

  他边上跟着两个穿着古代官服的人,爷爷对着我挥手微笑,我想去抓住他的手,爷爷一下子不见了。

  睁开眼睛,我看向四周,依旧是空荡荡,哪里有人。

  低头看着桌子上的信,我摇摇头,因为我现在是一名实习警察,无神论,深入我的心,虽然爷爷的话,要相信,但说娶一条蛇,我感觉还是很无稽之谈。

  看了看窗外,已经天亮了,我起身给爷爷奶奶的照片擦拭了一下,收拾了一下,出门离开了村子。

  回到家里后,我哪里都没有去,就躺在家里,爷爷忽然去世还是让我难以接受,实习单位我都还没去过。

  迷迷糊糊,我就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是被电话吵醒的。,

  接起来后,那头传来了呵斥声”实习警员李少白?”

  “恩?”我微微一愣。

  “我是你的师傅,快点给我到局里来报道,人手不够用了!”电脑那头传来尖锐的声音。

  我一下子清醒了。

  师傅,也就是带我的老警员,在我们警界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新人,都会有一个老警带队的,可这次怎么会是个女的,听声音年龄还不是很大。

  连忙回答:”好好好,我这就来!”

  ”直接到工业区来,这里有案子,给我穿戴整齐了!””那边嘱咐了一句后,就挂了电话。

  我听着盲音,嘀咕:千万别是那种罗刹大姐啊!

  起身洗漱,拿出了烫好的衣服,穿上后,下楼骑上了自己的小毛驴就往工业区过去了。

  约莫十几分钟后,在一家厂房边上的田野,我看到了警车。

  此刻,四周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围观的人不少,应该是附近的工人。

  快速走进去,我穿着警服也没人拦我,等走进去后,我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穿着警服蹲在田地里和几个中年男子在商量什么。

  不会就是她吧。

  看着背影我心中嘀咕。

  迈步过去,刚到那里,女子这时候回头,我楞在了那里。

  标准的瓜子脸,画着淡淡的妆容,警服勾勒出了她完美的身材。

  第一视角,完美。

  不过,看来不是了,带我的人怎么会这么年轻,这明显就是警花么?

  “愣着干什么,李少白对吧,戴手套,拿手术刀,其他人员周围搜查仔细了!”

  女子干练的戴上了口罩,然后对着我招呼。

  我先是一愣,心中狂喜,竟然真的是她,。

  连忙从边上一个干警手里接过了手套,拿着手术刀就过去了。

  蹲下身,我看了一样地上的尸体,尸体全身发黑,已经出现了密集的尸斑,这明显是死几天了,一股恶臭从尸体散发。

  我微微皱眉。

  “戴上!”

  这时女子递给我一个面罩。

  我接过口罩戴上后,出声”死了那么多天,让法医来吧!”

  女子看了我一眼,探手按在了尸体的手臂上,手术刀就隔开了血管。

  里面瞬间冒出了一股白色的虫子。

  我整个人懵逼在了那里,下意识开口:”腐虫!”

  “不是,腐虫没那么细小,去把那手臂也割开!”

  女子立马否定了,让我去另一边。

  我照着做了,迈步就过去了,刚拿起手臂,就感觉尸体手臂下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闭住呼吸,割开了手腕,大片的白色虫子涌出,混合着黑色的血液,我差点没吐出来,胃里一阵翻腾。

  “呕”

  我是真的有点受不了了。

  女子这时候站起身,看了一眼我一眼后,迈步就往出走,边走边拿出了手套。

  我跟在后面,然后就看她从车上拿过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再看这女子绝美的面容,实在难以想象,这妮子是什么口味了。

  “综合一下刚才你所得,我先把我有的消息跟你说说,这是这个月第八具尸体了,代号暗,你说说看你的总结吧!”

  她说着又咬了一口汉堡。

  我捂着嘴努力克制胃里的翻腾。

  “大姐,这怎么说总结啊!”我有些无语,就这么一看,让我如何判断,神探也不过如此吧。

  “你就没发现,这案子和普通案子不同?我说了,这是第八具尸体了,死法和现场都和之前的案件相同!”

  女子提醒了一句。

  “连环杀人案?”我立马出声。

  她翻了翻白眼,喝了一口可乐。

  “废话,再仔细想想!”

  我心中郁闷,但还是想了想。

  ”死者出现了大面积的尸斑,应该死了几天了,一般杀人案第一要查身份,咱们可以先着手这一步!”

  我深沉开口。

  “滚犊子,就你这头脑还办案呢,这具尸体是女的,身上没有任何有效证件,同时,我再给你一个信息,这个女的死亡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天!”

  说这话的时候,这妮子对我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这笑容让我心中发寒。

  “不超过一天,那么多尸斑,你坑我啊!”我立马反驳。

  “你等会看法医报告吧,我回局里了,晚上你守在这里,尸体半个在泥土里,不要问那么多,总之别通知人来搬了,今天不会有人来了!”

  说完,她上车发动车子,没等我开口,直接倒车了。

  “喂,为什么我留在这里!”

  “笨就多做点,小菜鸟!”

  然后我看着汽车绝尘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蛇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