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是谁
沁言花开2017-10-30 13:288,190

  难道唐少和贡猜一样,都是重口味?

  而我,此时躺在床上,贡猜伸手就来扒我的衣服,我忍无可忍,身体一滚,直接滚到了床底下。

  贡猜嘿嘿阴笑了两声,说:“女人,我早知道你醒了,乖乖给我出来,好好伺候我,我就让你少吃点苦头。”

  我缩在床下,浑身发抖,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我不甘心,虽然我卑贱如斯,却也想要好好地活着,我是丑,却丑得有尊严,不是谁的玩物!

  “嘿嘿,看来不给你吃点苦头,你不知道我的厉害。”他从藤箱里抓出一条金色的细小小蛇,那条蛇蜿蜒而来,我惊恐地后退。

  却退无可退。

  我眼睁睁地看着它爬上我的鞋子,想要钻进我的裤腿,我惊恐之下,大叫一声,抓起我的玉佩,狠狠地砸在金色小蛇的脑袋上。

  那条小蛇居然被我给砸了个脑浆迸裂。

  我满脸不敢置信,再仔细看,发现小蛇的脑袋已经被烧焦了。

  我疑惑地看了一眼玉佩,这东西难道还带电的吗?

  “我的金线蛊!”贡猜失控地大叫,“你,你居然敢杀了我的宝贝金线蛊,我要杀了你,把你凌迟处死,将你的灵魂禁锢起来,让你永生永世受苦!”

  他像发了疯一样,居然将整张欧式大床给掀开了,抓住我的腿,将我拖了出来。

  “放开我!”我拼命地踢他,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打得极重,我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昏倒。

  他拔出一把匕首,说:“先把你这一脸的冤孽疮给割下来。”

  就在匕首快要刺进我的脸,忽然一声巨响,门被踢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

  “唐明……黎?”我晕晕乎乎地呢喃,唐明黎大怒,一个回旋踢,正好踢在贡猜的脑袋上。

  贡猜惨叫一声,翻滚在地。

  唐明黎将我扶起来:“走!”

  “别想走!”贡猜头上满是血,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扯掉身上的衣服,无数的蛇从他衣服里钻了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爬过来。

  唐明黎闷哼一声,低头一看,一条青黑色的小蛇爬上了他的脚腕。

  “小心!”我脑子一热,不顾一切地将那条蛇扯了下来,它转过头,一口咬在我的手上。

  我痛得大叫,唐明黎眼中杀意顿现,手腕一转,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他一个箭步冲到了贡猜的面前,手一挥,顿时鲜血四溅。

  贡猜捂着自己的脖子,瞪大了眼睛,缓缓地倒了下去。

  被蛇咬的伤口发黑,我也倒了下去,就倒在贡猜的身旁,他死前口中吐出了一口黑气,被我吸入了口鼻之中。

  “君瑶,君瑶!”耳边传来唐明黎的呼喊,他似乎很焦急。

  他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不过,被人关心的滋味,真是不错。

  我彻底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张大床上,床柔软得能将我整个人都陷进去,四周的装潢看起来简单,却很高端大气。

  这就是所谓低调的奢华吗?

  “你终于醒了。”一个围着围腰的年轻女佣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她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少爷让我给你擦洗身体。”

  我低头看了看手,蛇毒已经解了,只留下两个牙印,估计是唐明黎给我找来了解毒的血清。

  女佣见我不说话,不满地瞥了我一眼,说:“女士,麻烦你配合一下,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我早已看惯了别人的白眼,说:“那你去忙吧,我自己来擦洗就好了。”

  昏迷的时候,身上流了很多汗,黏黏的,很难受。

  女佣露出几分喜色,说:“那就劳烦你了。”说完便走出了房间,低声自言自语:“终于不用给她擦洗了,看到那张脸就恶心。”

  话没说完就撞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双眼含春,娇羞地说:“少爷。”

  唐明黎冷冷地说:“刘叔。”

  他身后跟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不苟言笑。

  “少爷。”他微微欠身。

  唐明黎道:“给她结账,限她十分钟之内离开我的家,否则就叫人把她扔出去。”

  女佣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平时少爷是很和善的啊,今天怎么会这么严苛?

  “少爷,您听我解释……”她还想争辩几句,被刘叔按住。

  刘叔的力气很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少爷已经发话了。”刘叔厉声道,“还不快走。”

  女佣双腿一软,差点晕倒,这工作清闲,薪水高,又能接近这个高富帅,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她。

  现在全完了。

  唐明黎进来的时候,我正脱下衣服,用毛巾擦洗身体。

  虽然我脸上长满了纤维瘤,但我的身材还是很好的,腰细腿长,胸有36D,总之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该细的地方细,再加上皮肤白如凝脂,从背后来看,真有几分美人的神韵。

  唐明黎进来的时候,我正背对着他,露出了光洁白皙的背,阳光透过窗帘照在我的身上,为我的肌肤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荧光。

  唐明黎居然看得出了神。

  我悚然一惊,连忙将衣服穿好,捂着自己的脸,惊慌地说:“我,我的口罩呢?”

  唐明黎这才回过神来,他拿出一只新口罩给我,我连忙戴上,躲避着他的目光。

  “谢谢你。”我说,“这次若不是你,我会死得很惨。”

  “你是我雇来的,我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他眼神有些飘忽,“那个李老大,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我该回家了。”我下了床,他连忙说:“你可以住在我这里,住多久都行。”

  “住别人家,我不太自在。”我低下头,说。

  他沉默了片刻,说:“我送你回家。”

  他将我送到楼下,我刚要走,他忽然拉住我,认真地说:“君瑶,你可以把我当成朋友。”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朋友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太遥远了,从小到大,我只交过一个朋友,那时我十五岁,初三快毕业了,一个男同学往我抽屉里扔了一只死老鼠,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帮我骂了他,我对她很感激,将她当成了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我们学校的校草突然拿着一封情书扔在我的脸上,对我破口大骂,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他看到我这张脸就想吐,连戴着口罩都挡不住我的丑,让我别再给他写情书,免得让他吃不下饭。

  我捡起情书,发现这是她让我帮她写的,她说她暗恋校草,但文笔不好,我的语文是班上第一名,一定能写出打动人的情书来。

  我看向围观的人群,她站在一堆女生之中,用讥讽和嘲笑的目光望着我。

  原来,自始至终,这都是一场恶作剧,是这些漂亮又有钱的女生们所玩的游戏,而我,不过是一个用来逗乐的小丑。

  从那之后,我就不再交朋友了,像我这样丑的人,注定要孤独一生。

  我回到家,躺在床上,打开直播间,发现正阳真君的头像居然亮着,我连忙点开,向他道谢。

  “哈哈,不用谢,我也很久没有见人捉鬼了。”他爽朗地笑道,“这样吧,老夫今天心情好,送你一些东西,你好好学学,下次再直播的时候,也好应对。

  我心中一喜,这位老爷子可是高人,他能教我一点保命的手段,我当然求之不得。

  正阳真君给我发来一个文件夹,我打开一看,居然是一本捉鬼心得,里面详细记载了一些低级的鬼物,以及各种各样捉鬼的方法,看得我双眼放光。

  我连忙向他道谢,他说:“要想抓鬼,先练气,你体内没有灵气,就只能用些普通人能用的手段,那个对付怨鬼之类的还行,要对付恶鬼、厉鬼,远远不够。这本册子的最后有一个练气法决,你照着修炼,如果能练出气感,我可以再教你更深的术法。”

  眼见着他就要下线,我连忙问:“真君,您知道冤孽疮吗?”

  “嗯?”正阳真君奇怪地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干笑两声,说:“就是随便问问。”

  正阳真君说:“冤孽疮是一种诅咒,祖先曾经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他的罪孽会传到子孙的身上,让子孙长出恶疮。”

  我听得毛骨悚然,我的祖先到底做过什么孽啊,居然报应在我的身上。

  我何其无辜。

  “那有没有解决的办法?”我小心翼翼地问。

  “要解也不难,多杀几个恶人、恶鬼就行了。”

  我顿时了然,怪不得我杀了郑医生和安市兵那两个害人无数的老鬼之后,脸上的疮会减少,原来是抵消了报应在我身上的罪孽。

  就这一晃神的工夫,正阳真君就下线了,我点开看他的个人信息,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

  果然是个高人。

  我将电子书打印出来,照着上面所写的开始练气,只可惜我盘腿坐了一整夜,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气感。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日出东方,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恍惚之中,我看到一道紫光,我连忙朝它伸出手去,那紫光立刻便钻进了我的手心。

  就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体内多了一股暖流,虽然只是细细的一缕,却能随我心意,在体内自由自在的游动。

  我心下大喜,这就是传说中的气感吗?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恶臭,低头一看,身上居然出了一层臭汗,不知为何,这些汗水特别的臭,我闻着都快吐了。

  去厕所洗了个澡,出门照了照镜子,发现右脸颊的一颗瘤子不见了,看来是吸了贡猜那口黑气的缘故。

  贡猜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不知道用金线蛊害死了多少人。

  我想起唐明黎一刀封喉的模样,那一刻他眼中杀意弥漫,出手干净利落,浑身上下都透着霸气。

  很酷,很帅,也很残忍。

  他一定不是个简单人物。

  我拍了拍自己的脸,说:“元君瑶,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是个一无所有的丑女,像那样有钱有势的高富帅,是肯定不会真心对你好的,他接近你,肯定有目的,绝对不能因为他的温柔体贴就放松警惕。”

  我穿戴整齐,去医院看了弟弟,一出门,就看见唐明黎站在走廊上,面带笑意。

  “唐先生,有什么事吗?”我问。

  唐明黎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吃顿饭。”

  “我不习惯在外面吃。”我委婉拒绝,却听唐明黎道,“我这里有些资料,都是适合做直播的,我们可以边吃边聊。”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要继续直播下去,不被人打扰,还得仰仗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今天他换了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卡宴,以前我打工的饭店老板也有一辆,我远远地见过,很是羡慕,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坐一次,没想到这么快就真坐上了。

  “你刚中了蛇毒,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我们去吃素斋。”唐明黎道,“东城区有家素斋馆很有名。”

  保时捷卡宴在一扇古色古香的大门前缓缓停下,我抬头一看,朱红色的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用隶书写着三个大字:静心斋。

  刚一进门,一位身穿白底蓝花旗袍的美丽少女便迎了上来,恭敬地说:“唐少,这边请。”

  我跟着他穿过挂着灯笼的长廊,这静心斋中装修得古风浓郁,外面院子里种满了湘妃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很是雅致。

  “哟,唐少,好久不见。”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男人,穿着一身精致的休闲西装,长得还挺好看,就是眉目之间有股煞气,身边跟着个美艳异常的女人,我觉得有些面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那个享誉海内外的名模夏娜吗?

  唐明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龙少,好久不见。”

  龙少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笑道:“唐少,这位是你的新女伴?身材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这大热天的戴什么口罩帽子?”

  我不喜欢他看我的眼神,立刻低下头去。

  唐明黎挡在我的面前,说:“龙少,几个月没见,你倒是喜欢多管闲事了。”

  龙少戏谑地笑道:“护得倒是挺严,放心,我不跟你抢。”他搂过夏娜,在她耳边吹了口气,逗得她咯咯轻笑,“我这个可是国际名模。”

  “庸脂俗粉。”唐明黎不屑地道,拉着我进了旁边的包房。

  我俩在红木圆桌旁各自落座,身穿白底蓝花旗袍的少女们端着各色菜品鱼贯而入。

  熏香素鸡、素烧糖醋排骨、照烧杏鲍菇……

  一个个素斋菜好吃也好看,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的饭菜,不由得食指大动。

  唐明黎见我吃得高兴,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眼中有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

  他告诉我,我的直播彻底火了,很多人都在打听我的消息,有记者、有专门签主播的公司、甚至有国安的人,不过他都帮我挡了下来,不会让那些人来打扰我的生活。

  这一点,我很感激他,如果不是他,我这直播肯定做不下去。

  他拿出几份资料给我,让我挑选一下,准备下一次的直播。

  黑岩TV有规定,主播是分等级的,刚注册的新人主播是草木级,往上是黑铁级、白银级、黄金级,最高是钻石级。

  草木级的分成是最低的,奖励也很低,钻石级最高,分成高达九成,奖励也是天价。

  不过,整个黑岩TV,也只有一个钻石级的主播。

  我上次直播的成绩很好,已经升为了黑铁级的主播,现在分成是七成。

  但是,如果长时间不直播,黑岩TV就会给主播降级,得不偿失。

  我看来看去,觉得这个恐怖酒店最有意思。

  埃姆斯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但这家酒店却有闹鬼传闻,据说1814号房间很凶,酒店建成之后没多久,就有一个客人在房间里上吊自杀。

  之后接二连三地死人,有跳楼的,有割腕的,还有服毒的,据说死在里面的人足有七八个。

  有时候还会听到古怪的声音,深更半夜的,浴室里会传来阴森的歌声,仿佛有一个女人,在幽幽地吟唱,非常吓人。

  埃姆斯酒店没办法,只能把那间房给封了。

  唐明黎说,埃姆斯酒店换了老板,他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什么鬼神,他正想找机会证明,那个房间里没有鬼,就将房间重新开启,只不过还没人敢去住。

  我们说好两天后就去埃姆斯酒店直播,饭吃到一半,我有些内急,出来找厕所,走廊尽头的厕所被人占着,老是不出来,我只得穿过院子,去对面上厕所。

  经过小树林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面前,我借着暗淡的灯光一看,原来是之前那个龙少。

  “这不是唐少的女伴吗?怎么一个人出来了?”龙少戏谑地笑道。

  我皱了皱眉头,不想搭理他,他却将我一把拉住,凑过来吸了吸,说:“好香啊,我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的味道,你用什么牌子的香水?”

  “龙少,请放手。”我低声说。

  他似乎喝了两杯酒,嘴角勾起一抹阴笑:“唐少选女人很有品位的,我倒要看看,你长得有多美,让他这么护着。”

  说罢,他一把扯下了我的口罩。

  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阻拦。

  “不要!”我大叫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但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顿时露出震惊的表情:“居然这么丑?难道唐少的眼睛瞎了吗?”

  我浑身发抖,想要逃走,却被他封住了去路,他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唐少这是玩腻了美女,想要试试丑的。”他摸了摸下巴,说,“虽然脸长得丑,但身材不错,把脸蒙起来也是可以玩玩的。”

  我抖得更厉害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男人就不把我当人?难道他们连这么一点点可怜的自尊都不肯留给我吗?一定要把我当成杂草,狠狠地踩在泥里才甘心。

  “或者说,你有什么特别的技巧?”龙少眼中满是恶意,“能让男人欲罢不能?”

  我低着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够了。”一声厉喝传来,龙少回头笑道:“唐少,不如你来告诉我,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

  话还没说完,唐明黎的拳头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打飞了出去。

  龙少大怒,骤然跳起,朝着唐明黎冲了过来。

  没想到,这个龙少也会武功,但他的功夫比起唐明黎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几个回合就被打倒在地,挣扎了好半天都站不起来。

  他老羞成怒,高声道:“唐明黎你别得意,要是碰上了我大哥,他能打得你满地找牙。”

  唐明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狐假虎威也能这么理直气壮,龙家的人,也不过如此。”

  说罢,他拉起我,道:“我们走。”

  走出了静心斋,唐明黎脸上隐隐有着怒气,对我说:“为什么不反击?就这么任由他乱吠?”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有什么用?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你们这些世家公子一根手指就能把我碾死,我如果反抗,只会是自取其辱,甚至遭受十倍百倍的惩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隐忍,只有忍下去,忍到变强的那一天,我才能在你们面前有尊严。”

  唐明黎沉默了,用复杂的目光望着我,那目光中有无奈、有悲伤,还有怜悯。

  而我,最不需要的就是怜悯。

  怜悯,往往比侮辱还要伤人。

  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发,等回了家,我就打坐练气,我要变强,变得很强很强,才能够保护自己和家人。

  尊严,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回来的。

  我引导着那一缕气息一遍一遍地在身体里游走,直到第二天凌晨,旭日东升时又出现了一缕紫气,我连忙将它吸进身体里。

  那一缕气息,似乎更加茁壮了。

  这就是所谓的鸿蒙紫气吗?

  清晨起来,我觉得浑身清爽,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我用一天熟读正阳真君给的那本小册子,然后又用一天的时间做准备,第三天晚上,我们来到了埃姆斯酒店,定下了1814号房。

  刚刚走进大堂,我忽然愣住了,双脚像灌了铅,一动也动不了。

  我又见到他了,尹晟尧!

  那个夺走了我清白之身,却把我当怪物的男人。

  那个把我弟弟害成植物人的男人!

  他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径直走向电梯。

  他非常的英俊,一身休闲西装笔挺,看上去风度翩翩,气质斐然,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难以言说的王者之气。

  这样的男人,却有一副蛇蝎心肠。

  “怎么了?”唐明黎按住了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低下头,掩盖住眼中的恨意,淡淡道:“没什么。”

  唐明黎并没有再追问,陪我上了另一台电梯,前往十八楼。

  1814号房,在走廊的尽头,不知为何,这一层的灯光要暗淡不少,昏暗阴沉,让人觉得后脊背发凉。

  我打开了直播间,这次起的名字是:幻影凶间:鬼影游走的1814号房。

  瞬间就有一百多个观众加进来了。

  【主播,你终于开直播了,自从看了你的直播,我无法自拔,无心睡眠,就指着你的直播活了。不多说了,一枚玉佩走起。】

  【前面的太小气,就凭主播这折磨自己、娱乐大众的精神,怎么也该打赏一顶皇冠。】

  【前面的说话不腰疼,你打赏啊。】

  【打赏就打赏,老子是土豪,不缺钱。】

  就这几分钟的工夫,皇冠已经有了三顶。

  我连忙解说:“各位,不知道你们看过美国恐怖大片《1408幻影凶间》没有,我是非常喜欢这部片子的,今天我们要直播的就是这样一间闹鬼的酒店套房。”

  我将房间背景介绍了一遍,说:“今天晚上,我将和嘉宾——”我将镜头转向唐明黎,“这位帅哥,观众要怎么称呼你?”

  唐明黎摸了摸下巴,说:“就叫我暴君吧。”

  【卧了个槽,这位仁兄,为人莫装X,装X被雷劈啊!】

  【霸道总裁,你这样,我会把持不住的。】

  【给暴君陛下一顶皇冠好了,陛下能让我看看你的胸肌吗?】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说:“各位,咱们言归正传,今晚我将和暴君一起在闹鬼的1814号房住上一晚,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鬼魂作祟。”

  【哇,主播和暴君开房了,今晚会从惊悚恐怖直播变成有颜色的直播吗?】

  【主播,你要是把暴君给推到了,今天我打赏你十顶皇冠。】

  我满头黑线,说:“各位,我已经说过了,我长得很丑的,为了不让大家把晚饭吐出来,我还是不走有颜色的路线了。好了,现在我带大家看看这间房。”

  埃姆斯酒店毕竟是五星级酒店,1814号房虽然只是普通套间,但里面的装潢陈设都非常有档次。

  可是,很冷。

  我看了看空调,明明是二十六度,却冷得出奇。

  阴气太重!

  我将整个房间都给观众介绍了一遍,然后说:“各位,现在才八点多钟,鬼魂不会出来的,因此我们先休息一下,半夜十二点,不见不散。”

  暂时关闭了直播间,我松了口气,对唐明黎说:“还有四个小时,我去楼下买点宵夜回来,我们边吃边等。”

  唐明黎点了点头,拿着一张绒布仔细地擦拭手中的桃木剑。

  我去买了一盒烧烤,走进电梯,门刚要关上,忽然一只手伸了进来,将电梯门分开。

  我抬头看了一眼,浑身再次僵硬。

  进来的,居然是尹晟尧!

  我连忙低下头,压了压帽檐。他并没有认出我来,电梯缓缓上升,我的手心里全都是冷汗。

  我的兜里就有匕首,如果我现在拔出来刺向他,有几成胜算?

  我用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他身材高大,我曾看过他的身体,浑身都是肌肉,而我,只不过是个柔弱的女人,之前只杀过鸡。

  我不是他的对手,而且……我恐怕也下不去手。

  杀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擦的什么香水?”

  我颤抖了一下,他在跟我说话吗?

  “不要让我再问一遍。”他的声音很冷,却有种不容违逆的森然之气,我握紧了拳头,深吸一口气,说:“我从来不擦香水。”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没有再说话。

  电梯到达十八层,我快步走出去,却发现他也跟了出来。

  我心中一寒,难道他认出我来了?

  我加快了脚步,走到1814号门前,却听到身后响起开门的声音。

  尹晟尧居然住在1812号房?就在我们隔壁?

  这是巧合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女主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女主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