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事到如今,看来只能和你一起了
依茗2018-03-17 22:372,372

  “哈。”

  随意让脑袋靠着咖啡店那层薄玻璃的温琪莫轻声笑道。

  果然,还是很要好的情侣小时候都是见过的。

  她想到了和肖医童的童年时代。

  6岁,他们一起上小学时。

  “肖医童,别做小动作,老师让我们好好坐着。”温琪莫小声的提醒旁边动着动那的肖医童。

  “好吧好吧。”肖医童很听话的坐好。

  小时候的肖医童很听温琪莫的话。

  但是他找到特别想干一件事的话,如果温琪莫没有同意的话,他就会只做那件事的一部分,好吧,是一小部分。

  例如现在他就向左边趴着,还有直勾勾的看着温琪莫。

  毫不避讳。

  目光里有着说不清的钦佩。

  还有12岁小学毕业的时候。

  他们约定要做一辈子的同桌,可在毕业礼上,只有温琪莫哭的稀里哗啦,一点也不像准初中生的样子。

  告别的时候,温琪莫抬头看着肖医童:“以后别什么都听我的,有点主见好不好,要不然没我了你该怎么办?”

  肖医童只是笑笑,没有说话,摸了摸温琪莫软而冰凉的发丝。

  然后温琪莫扑进了他的怀里,蹭来蹭去的,还闻着肖医童身上那独特的味道。

  肖医童不知所措,手僵在原地,过了几秒又笑呵呵的抚摸着温琪莫的背。

  像安慰一只受惊的大型宠物。

  结果,他们在P中相遇的时候就没话说了。

  告别语说的太多,却没有想过以后见面该怎么办。

  本来温琪莫想的是:“遇见了……好尴尬,反正不可能再成为同班同学了吧,以后遇见再说?”

  她喜欢逃避和沉默。

  他也是。

  不光是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这样。

  所以他们经过了一模一样的心理斗争之后默默地钻进人群去看分班告示了。

  温琪莫是躲着肖医童看分班告示的。

  肖医童也知道,所以他故意的错过去了。

  温琪莫很巧的一眼看见了自己。

  肖医童也是。

  所以他们没有发现:

  他在头,她在尾。

  最后头尾又在一个班做了同桌。

  招呼必须打,两个人一起开口的话……

  就真的很尴尬了。

  温琪莫想到这儿笑了,笑的很像当年的她。

  肖医童这时候坐到了温琪莫的对面:“在想小时候?”

  “嗯。”

  肖医童就因为这声“嗯”就开始回忆起属于他们的小时候。

  看着她巧笑倩兮,他也想牵着她的手一起微笑,一起回忆。

  记得初二的时候,她可得罪了不少人。

  大家一起交卷子的时候,一个大个子撞倒了她。

  她摔倒在地上。

  重重的。

  地下竟然有石子,然后自己的手就擦伤了。

  疼疼的。

  温琪莫等待着大个子向自己道歉。

  他冷笑的绕过她。

  她就发现了一个现实:

  大家都讨厌自己。

  所以没有人扶她起来。

  肖医童写完了作业后看见僵在地上的温琪莫急急忙忙的冲向她,把她扶起来。

  然后很多人都说:“温琪莫是残吗,自己不会站起来啊。”

  肖医童就用自己最冷酷的眼神一一回复那些人。

  最后他们都被集体冷漠。

  不过他们很开心就够了。

  开心,就够啦。

  温琪莫想的不是初二那个黑暗时代,不过她想的却是高一。

  她对讨厌的事物早已免疫。

  因为她知道,肖医童可以永远用身躯来把很多流言蜚语与她隔绝开。

  ever。

  高一期中:

  温琪莫走在热热闹闹的操场上,突然阳光猛烈的打在书上,让她恍然抬头。

  然后她好像就有了上帝才配拥有的视角。

  操场上一堆温琪莫认识的同学,可真正在温琪莫有困难可以帮忙的只有肖医童。

  只有他。

  就是他。

  没有别人了。

  忽然,他向自己看来。

  自己落荒而逃。

  很丢脸。

  两个人相视一笑,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和她(他)的故事。

  “上次你想养狗,但是阿姨不让,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养,结果有一次说漏嘴了,你差点没被阿姨剐了……”肖医童回到了童年时代,开始大笑起来,脱下了自己的拘束。

  “别提了,三分钟热度而已,不过因为这个三分钟,我可真的快死了……”

  “那一次……你是真的不想找我吗?”

  “找不了……是真的找不了,可能是因为你的光芒太耀眼了。”温琪莫笑容止在了脸上,最后变成了苦笑。

  高二夏天,文理分科,温琪莫选理,肖医童选文。

  他们都去了对方想去的科。

  结果双方都被家长骂的狗血淋头。

  肖医童没事,他在文科还比较轻松。

  但温琪莫在尖子班学理科就已经比较吃力了。

  肖医童下课打球上课睡觉,温琪莫上课学习下课复习。

  肖医童回家打游戏背书,温琪莫回家刷题和消化这些内容。

  肖医童和同学有说有笑,温琪莫和同学言而不语。

  肖医童文科第一,温琪莫差点吊车尾。

  她的位置是靠窗的,正好可以看见整个大操场。

  然后她就看见了他和兄弟高高兴兴的打球,很有礼貌的跟女生打趣。

  太光彩了。

  相比而言,温琪莫好像在课上被同学嘲笑,下课被同学冷落就没有别的了。

  在肖医童过生日那天,温琪莫蹲下身子把他的生日礼物默默地放在他家门前,站起来走了。

  走了。

  真的,走了。

  最后竟然是他追上来说:“我……我看见你来了,对了,我要搬到你们家楼上了。”手上紧紧攥着温琪莫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所以没几个月后,温琪莫在楼道边上楼边背书的时候看见了他的山地车。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不过既然你爱死了我,也只能凑合过一辈子了。”温琪莫中断了回忆,起身拉着肖医童的手奔跑起来。

  就像小时候一样。

  故事的开头就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却出乎意料,没有花开两朵,天各一方。反而两朵花还紧紧的拥抱对方。

  “反正只要最后有你,就好了。”温琪莫勾唇一笑。

  “反正牵着我的手,你闭着眼都不会离我远去。”肖医童紧紧攥着温琪莫的手。

  就像攥着那个温琪莫送她的礼物似的,生怕她什么时候远离自己。

  不会的,他们永远都不会离开对方。

  本番外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舞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舞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