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蛇与安沫淮
水酱梨2017-10-23 23:053,413

  蚁巢是一个纵深复杂的网络,红晶蚁在这个地下建立了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迷宫,这是一个大型的红晶蚁群落,巢穴所有通道加在一起的长度可达30公里,换算成人类的大小,就相当于一个人生活在总长度为2000公里的宏伟迷宫中,这些迷宫通道连接着不同的小室、出口和换气口,小室分为很多种,有能平衡整个蚁穴温度的气肺,有能保持食物鲜度的冰室,有能养育后代的育儿室,还有供红晶蚁们休息的住所和蚁后的产卵室。

  “嘶嘶,难道这就是使徒大人给我的奖赏?!”

  三首蛇的落点是在育儿室,育儿室的墙壁上有红晶蚁分泌的粘液,这些液体覆盖整个蚁穴,能够很好的屏蔽整个巢穴的位置,而且红晶蚁一般来说会设置好几个伪巢(只是伪巢没有蚁后),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全家迁移,所以对于大部分灵能兽来说,想要寻找红晶蚁真正的蚁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综合以上,虽然红晶蚁对灵能兽来说也是大补之物,但能吃到大批红晶蚁的灵能兽却很少,也难怪三首蛇把这认为是自己的奖赏。

  小小的幼蚁在它身下扭动着身躯,身躯的中心是一点小小的红晶,待到成年后才会转移到尾腹,它们尚不知自己的命运,但旁边负责照顾幼虫的工蚁们察觉到了不妙,它们如临大敌,竖起蚁颚示威,尾腹喷出红色酸性电弧,打在三首蛇身上痒痒的——如果不是蛇鳞破了,它根本连感觉都不会有。

  “嘶嘶,那我就不客气了!”

  三首蛇很高兴的张嘴喷出一团淡蓝色的毒雾,但凡触碰到毒雾的红晶蚁都毫无抵抗的死去,大片大片的幼虫生机在消逝,而神奇的事情在后面,飘渺的毒雾仿佛有了生命,随着三首蛇吸气,它包裹着大量的战利品回到三首蛇嘴中,后者连连做出吞咽的动作——这个育儿室里有接近5万只红晶蚁幼虫,虽然每只幼蚁的个头只有米粒大小,但架不住数量啊,连续吞咽了数分钟包裹着美味幼蚁的毒雾,三首蛇吐了吐信子,摇晃了一下胀了一圈的蛇躯,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蛇鳞上的小小伤口也很快就消失了。

  好久没有这种饱腹的感觉了,惬意的三首蛇看了看悍不畏死然而姗姗来迟的兵蚁们,果断扭头跑路了。

  虽然蛇鳞赐予了它不错的防御能力,但架不住蚂蚁多啊,酸性电弧积累到一定数量它也是会痛的,而且它已经吃撑了,再战下去只是徒增麻烦,它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呐。

  三首蛇轻松顺着来的方向钻了出去,只是临出蚁穴前,似乎听到了一个女性的恸哭声,吓了它一跳。

  难道……不不不,怎么可能呢,蚂蚁都是集群意识体,根本没有自我的概念,每一只蚂蚁都只是族群生存必须的零件,根本不可能为个体的死感到悲伤,自我意识啥的……嘶,如果红晶蚁也得到了使徒大人的祝福怎么办?

  已经爬出蚁穴的三首蛇忍不住想多了,但有一点它没想错,这群红晶蚁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得到了祝福——红晶蚁吃掉了水子梨在行走过程中偶尔在地面上留下的一点血丝。

  因为不是直接给予的祝福,所以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而祝福本身就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覆盖到整个族群的每一只蚂蚁,对于集群意识来说,这是一个集体的大蛋糕,现在这块蛋糕在肚子里还没消化呢,于是吃掉了一小部分蚂蚁的三首蛇,幸运的得到了其中一小块蛋糕。

  这让它的身体开始发热,仿佛又蓬勃的力量在涌出。

  “嘶嘶……力量,我感觉到了力量,这就是祝福?感谢您!仁慈的使徒大人……”

  说了一番感谢的话语,三首蛇满足的离开了。

  依旧一无所知的水子梨再次翻了个身子。

  在距离水子梨100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村落叫做贝亚内波村,这是一个人口不过200的小村子,大概只有40来户人家,不过这个村子很有未来科技感,村落的边缘围着一圈银白色棍子,棍身上有数条蓝色光泽纹路流转,顶端闪烁着蓝色的光芒连成一片,这是常见的一种护盾发生器,它们向自身外侧一米的地方撑起一个半圆形的淡蓝色网格能量穹顶,这就是属于这个村子的城市级二型能量护盾。

  护盾外面是大片的耕地、果林和养殖地,这些土地上活动的大多都是机器人,它们多数并非人形,灵能活的使用身体里安装的工具打理主人的财产,这些机器人智力不高,尚未形成人格,不需要考虑智能生命的人权,是非常理想的劳动力。

  护盾内是一些住房和娱乐设施,一些居民喜欢科技感十足的建筑,而另一些则喜欢复古风,盖着小洋房,还有一些则喜欢古董风,直接把自己房子的材质外观设置成木屋、竹屋质感,不知这样有没有为他们填上一丝诗人的风韵。

  由此可见,虽然有些地方的画风奇怪,但大体上,这确实是一个距离水子梨所属的时代不知多少年之后的星际时代,至于是否田园祥和风?并不,不然为啥全天开护盾呢?护盾挺贵的啊。

  一间洋房外观的住房里,安沫淮正准备出门,他穿上一条便于行动的白色长裤,上衣却选择了桃红色村衫和不方便运动的白色西装外套。他的眉眼温润,高挺的鼻梁缺乏棱角,脸部的线条柔和,嘴唇带着一抹温和的幅度,留着一头简单的黑色短发,怎么看都是一名标准的草食系帅哥,只有笔直的背脊、时刻保持着零破绽的身体和轻得没有声音的步伐,昭示着这个男子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练习了几个笑容,安沫淮满意的点点头,带上采集枪和一个装着一堆失败印器的背包就出门了,只留机械人管家卡波困惑的看着主人出去,这个算是半个智能生命的卡波有些不解:难道主人今天要去城里面试么?

  机器人管家困惑的看了看主人的信箱,发现并没有投简历的记录,时间上,主人似乎也没有去城内亲自投简历的时间……

  不过想不明白的事情它就不想了,接下来,它还要指挥那些笨笨的同胞料理主人的印器工房和矿场呢。

  村子里不过百人,大家都相互认识,村民们友善和他打招呼。

  “哟,安匠,最近我的小麦田来了一群山雀,我需要一个大型捕鸟陷阱,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接单?”

  “山雀这种灵能兽亚种智力不高,你可以学学古人扎个稻草人试试,在不济也能到城里去买鸟类驱散器,安匠的时间怎么能浪费在这里,是吧,安匠?”罗瑟琳不满的说,然后对安沫淮丢了一个媚眼,“安匠,我已经达到E级了,原来的软鞭剑不合适了,什么时候你有空接单……”

  “咳咳,安匠,我想要一把印器采集枪,你知道的,那些烦人的人参果每次成熟后都要玩逃逸。”

  “我说皮尔斯你没问题吧?人参果过两年可就要被归类为灵能植物了,你还在种?”

  “也许不会呢?”皮尔斯侥幸的说,“而且现在人参果的市场价节节攀升啊。”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个命名有问题,怎么说也是太古时代传说中的灵果,怎么能把一群会闹腾的果子随随便便安上这个名字呢?”村子里学识最渊博的人,贝建柏老人听到讨论声也凑了个热闹,“是吧,小安?”

  村民的热情实在是令人难以招架,而且话题越拐越弯,安沫淮摆摆手,“请大家听我说。”

  虽然他的话软绵绵的,但是却有一种令人倾听的力量,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大家能信任我的手艺,安某很高兴,但是接下来我要开始旅行了,所以一切请等我回来再说吧。”

  人群发出了可惜的声音。

  安沫淮,贝亚内波村唯一的印器大师,水平高到没边,下能修好出故障的任何型号机器人,上能补好村子的护盾发生器,关键是效率还令人咋舌,附带神一般的技术宅和家里蹲属性,据传还是个吃铁怪人,村子里年轻姑娘的梦中情人,村内年度最受欢迎的人物没有之一。

  他每年都会离开村子两个月左右,没人知道他干啥去了,自己的说法是为了收集印器的材料——实际上也确是如此,每次归来,他总会带回丰厚的印器素材。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在技术上,星球乃至星系之间的传送和航行都是可行的,但大部分空间类设备和航空设备都禁止使用,所以他出发需要一个代步工具。

  感应到主人的召唤,一只水眠蛇尾翼龙飞了过来,这个翼展25米的家伙毫不客气的扇了自己主人一阵风。

  “好,那么就此别过吧。”

  安沫淮保持着笑容,离村子远一些后默默擦了额角的汗,做为一个家里蹲,村民们实在是太热情了。

  而在他离开后,住在他隔壁的奥菲莉娅困惑的趴在窗口目送他远去:“这……不是离他出发还有一个多月么?怎么今天就走了?”

  少女的话一出,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安匠旅行采集的时间,应该是每年的7、8月份才是,但是现在才5月份啊。

  “这几天大家看好自己的孩子,别让他们调皮,戴好星际手坏,”贝亚内波村村长突然出现说,“我刚刚接到消息,巡礼者要来了,你们知道的,他们可不管你是不是忘记戴手环,只要发现没戴……”

  所有人脸色变了变,大家索然无味的扯了几句家长,散了。

继续阅读:第9章丛林生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速冻萝莉养成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