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劫数啊劫数
阿圆2017-10-23 20:262,777

  关在末渊结界的八脚浮游越狱了。

  天庭诸神如临大敌,一个个恐被天帝派去捉拿浮游,齐齐称病避至家中。

  于是,几十万年未曾出山的离朱上仙一朝得令,率领众部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报——上仙!前面要到馒头山了!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您想听哪一个?!”

  面容姣好年纪轻轻的将军眼中瞳仁明亮异常,“说。”

  “好消息是上仙家那只乌鸡终于走了!”一只丑不拉几的乌鸡,每天能吃下他们几百人的口粮,害的他们刚出发粮草就见了底,走的好啊走的妙,“坏消息是,乌鸡不知道走去哪里了……”

  “卧槽!”没等他说完,上仙愤怒的双目一翻,小兵就被悬空挂了起来,“连吾闺女都看不住!吾要你何用!”

  “将军什么时候爱好养宠物了?不就是乌鸡么,走丢了再抓就是了。”副将如是说。

  “乌鸡个头!那是本上仙的闺女!亲闺女!是尊贵的皇鸟!你丫一普通公务员,一辈子工资加起来你也赔不起!”

  副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天雷滚滚而来之时,白璃儿正埋头在石缝中刮一片青苔果腹。

  一瞬间,天地变色,狂风骤起。白璃儿匆忙拔出脑袋,大吃了一惊。

  糟了!看这阵仗,莫不是她的天劫到了!白璃儿忐忑不已,父亲带她出征本意便是能在她天劫之时能庇佑她一二……如今她刚刚掉队,就与天劫不期而遇了!

  不等她回过神,第一道天雷轰隆隆降了下来。

  白璃儿有翅不能飞,只能靠两条小短腿,一刻不停的寻找躲避处。邪风吹得她站不住脚,柔柔的雷尾扫过她又黑又小的鸟身,白璃儿吓得闭上了眼睛……

  不,她没有眼皮,这样的先天缺陷之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雷扫。

  咦?天雷轻轻略过她的翅膀,白璃儿愣住了:这么弱?果真是天雷么?

  下一秒,第二道天雷接踵而至。夹杂着闪电,轰隆隆的,甚是骇人。白璃儿疾奔到一处巨石背后,天雷仿佛在回应她的质疑一般,“咔嚓——”巨石被利落的劈成两半。

  “哎呀,没打中。”云端的雷公摸了摸腰间限量版华容道,抖了抖胡须,老神在在的卖了个萌。

  第三道天雷……

  第四道天雷……

  呵呵。电母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前些天离朱上仙跑来找雷公,她还道一向情商低的三足金乌总算懂得跟同事打好关系了……没想到是为了此次他家皇鸟渡劫的事。

  第十道天雷……“哎呀!吾母唤吾回家吃饭!”雷公收起小锤,拍拍小手,迫不及待的掏出离朱上仙送的华容道,边走边玩。

  留下风中凌乱的白璃儿……这就是传说中的雷公?这就是传说中天雷?

  白璃儿在泥土中滚了一圈,灰扑扑的羽毛上满是尘土。她不敢置信的望着天,就这样渡劫了?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没断屁股还在……猛然想起父亲曾说过,似她这种上古神鸟,十道天雷以外,定还会有个不容易过的劳什子劫数。

  现在看来那劫数并没有同天雷一道来?白璃儿用尖嘴整了整身上的羽毛,思索半晌,心急的迈开了步子。劫数不知什么时候到,她要尽快追上父亲!

  一路向南追了又追,依然没有发现父亲的队伍。

  好饿……好饿……

  白璃儿捂着自己的小鸟胃,闻到一阵肉香味——

  不远的大树下,一个大眼肤白萌萌哒的小女孩,正开心的吃着一只肉包子。左啃右啃,啃得肉汁满手都是。

  鸟嘴里瞬间分泌出不少口水,滴出来垂在地上。

  小女孩吃完了一只肉包,舔舔自己短短的手指,又去身旁的蒸笼里拿起了另一个。

  一双鸟眼珠痴痴的瞪着那个小女孩,眼见她连吃七八个包子,蒸笼中只剩最后一个……白璃儿情不自禁的叫出声。

  “嘎——”

  平时跟父亲都是神识交流,白璃儿几乎没有开过口……听到自己如此粗噶的叫声,她害羞的不敢抬头……

  “小乌鸦,你饿了吗?”白嫩嫩的小女孩手里拿着最后的一个包子,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她,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呀小乌鸦~过来我就给你吃~”

  乌鸦个毛线……人家是皇鸟!皇鸟!

  虽然被叫成乌鸦,让她非常不爽,可是肉包的诱惑超过了一切。白璃儿不假思索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小女孩身边,甚至讨好的用她软乎乎的头顶蹭了蹭小女孩的衣服角。

  小女孩被她逗得咯咯笑,下一秒,脸色一变,迅速的捞起空蒸笼扣在了她的头上。

  “嘎嘎!嘎——”你丫皇鸟都敢抓?!

  白璃儿彻底呆了……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头一次落单,就被一个小女孩抓住了……

  你妹的!透过蒸笼,白璃儿满脸是泪的看着小女孩两三口将最后一个肉包吞进了肚中。

  抓都抓了,包子好歹给她吃一口啊喂……

  小女孩将蒸笼拿起来,放在脸前,“刚刚是你在渡劫吧?”一张小脸咯咯笑着突然裂开了脸颊的皮肤,露出两排獠牙,“还没吃饱呢,刚好拿你这只小乌鸦填肚子!”

  白璃儿已经吓得不记得自己是谁、身在何处了。难道这就是她的劫数?救命啊父亲!

  突然,远处走来一个布衣男子,小女孩,不应该是小女妖迅速收起了獠牙,甜甜的笑着起身,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哎……你是要去哪里……白璃儿的小短腿被密密实实的缠上了丝线。牵着丝线的小女妖大力拉得她迈不开步,可怜的皇鸟只能被强行拖着前进,丫的虐鸟啦!

  小女妖欢快的围在同行的布衣男子前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白璃儿听到她称呼男子为阿四哥哥。

  “此次出来是为公子买书的,你走快点!”阿四不耐烦的打断,“还有这只八哥,趁早放了,若死在结界里,公子看了又要骂你!”

  八哥?你才是八哥!你们全家都是八哥!从乌鸡乌鸦到八哥,白璃儿十分怄火,奈何被绑着拖行的她,没有一丝发言权。

  小妖郑鸾委屈的不得了,“到了结界处鸾儿自会解开它,阿四哥哥何必拿公子来吓我!”

  什么东东?白璃儿被拖着撞上一颗大石,瞬间胃液倒流,脑袋充血,仿佛听到什么结界和死?她扑棱着不能飞的翅膀妄图挣扎,她可是皇鸟!她不能死!她不能死啊!……白璃儿放出神识求救,却发现郑鸾和阿四都接收不到。

  结界面前,在阿四“关爱”的注视下,白璃儿腿上的丝线还是被不情愿的解开了。

  重获自由的感觉——爽!

  白璃儿被丝线绑到左腿几乎失去了知觉,只得用一只右腿蹦啊蹦啊蹦……哎,卧槽?

  啪——

  阿四和郑鸾惊讶的同时张大了嘴巴,眼看着白璃儿倒进了结界中。

  几乎一瞬间,风火雷电齐发,可怜的小皇鸟失去知觉前嗟叹一句:

  妈蛋,劫数啊劫数!

  “何事?”阵法中,随处可见金光闪闪的封印四处游走,不远处一个男子因收到怪异的神识,款款而来。发束在脑后,手持一卷书轴,白袍随风飘动,遗世独立,别有风味。说话声更是犹如园中风吹竹林般,沁人心脾……

  郑鸾和阿四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公子。”

  “嗯。”被称为公子的人广袖一挥,低头便见到结界中一只黑乎乎的鸟的尸身,刚刚的神识……是它?

  公子转身轻巧的捡起地上雷的外焦里嫩的皇鸟揣到袖中,举步进了山,“进来再说。”

  郑鸾心虚的跟了上去,阿四摇着头叹息不已:挺好的一只八哥,还不会说你好呢,就被封印封死了。

  劫数啊劫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