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夺魄之苦
阿圆2017-10-23 20:252,467

  顶着一张凤榣的脸,白璃儿呜呜的哭了。

  凤榣的脸是不错,五官她喜欢,脸型她喜欢,眼神她更喜欢……然而喜欢不代表可以把它们安在自己的脸上啊!

  这样,让她……怎么泡到凤榣?怎么嫁给凤榣?怎么走上鸟生巅峰?

  她可以安慰自己是夫妻相,可是给其他小仙一看,只当她是凤榣的亲闺女呢!

  白璃儿越想越觉得前途灰暗。

  “呜呜呜呜呜……”

  阿四全程都呆站在一旁,这件事本身已经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

  本以为公子与皇鸟“情到深处自然浓”就已经很是惊世骇俗了……没想到,皇鸟幻化人形以后成了公子的模样……

  除了眉眼间多了几分妖娆以外,这就是公子本人啊!

  阿四想起凤榣从房间出去时难看的脸色,不禁暗暗咋舌:看来公子也是见了她的脸才如此生气的吧?

  “上仙……上仙您别哭了……”阿四喋喋的劝说道,“许是您吃了我们公子的修为,才变成这样的。”

  “这神兽幻化的人形吧,容貌也许是可以改变的!”

  白璃儿闭着眼睛,不忍再看面前的镜子,泪珠从眼角一颗颗挤出来,没入了她盖的白袍中。

  “真的?可以改变?”

  额……阿四喃喃半晌,“至少上仙可以变回皇鸟去……”鸟脸也是一种改变不是?

  这算哪门子的改变容貌?!而白璃儿还是悲催的琢磨半天:是顶着凤榣的脸,还是变回一直黑不拉几的三脚皇鸟?

  一晃,多少天过去了。白璃儿已经可以下床走动,感受自己的双手和双脚……

  三只脚果然还是反自然的。

  白璃儿果断选择了双脚人形,只是脸上覆了面纱。偶尔凤榣公子避而不见的时候,她会对着镜子自撩一会。

  恩……白璃儿坐在梨树叉上啃着一个黄澄澄的梨子,回忆了半天:自从自己幻化人形那天起,自己便再也没见过凤榣……

  “不是谁都能坦然面对,跟自己长着同一张脸的异性……”阿四一边洗衣服一边说。

  “我蒙了面纱,绝不会让他看到还不行?”白璃儿两条长腿将树叉压弯了腰。反而长腿的主人不为所动,还是将两条腿晃来晃去,“你家公子真是敏感。”

  小气鬼。

  山下一阵红光,妖冶无比的荡漾开来。

  “那是……我火神爹亲来了?”白璃儿一激动,树叉咔嚓一声被压断了,跌疼了她的屁股,“嘶——”

  阿四抬头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还是来了……

  红光与当时火神驾临的红光不同,像诡异的绸子,一点点蜿蜒着上了芒山,封印丝毫不能阻挡它,反而让它越来越壮大。

  “凤……榣……”

  “谁在说话?”白璃儿被荒凉苍白的声音震得心神不宁,慌乱中抱着梨树捂住耳朵。

  “你……可……知……罪……”阿四脸色也十分难看,这声音,仿佛有某种魔力……

  蓦地,红光分成了两束,一束径直投进了凤榣在的琴室,另一束则朝着白璃儿来了。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白璃儿吓得想爬上梨树,可惜变了人以后,手脚都比不上爪子好用了,又抓又挠的半晌依然站在原地。

  “你……可……知——恩?”

  那一小股红光呆萌的在距离凤榣一寸远的地方,站了起来。

  “两……个……两……个……”

  连这诡异的红光都搞错她和凤榣么?

  “你认错了,我不是!不是!”白璃儿不知道自己该哭该笑。

  突然,琴室里传来一声闷响,“唔——”

  “公子!”阿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急不可耐的冲上前去。

  “哎!我呢!别丢下我!”与红光对峙中的白璃儿一脸尴尬。

  “错……了……错……了……”小股红光呢喃着,转了方向,也朝琴室而去。

  白璃儿吓破了胆子,这才舒了口气,小碎步挪到琴室门口时,守在门口的阿四已经满面涕泪,仿佛糊了一脸马赛克。

  “公子啊!公子!”

  “这红光究竟是什么……不要这么如丧考妣的哭行么?”白璃儿戳了戳这傻孩子,难道这红光还是什么厉害的法器不成?

  阿四吭哧吭哧的擦了鼻涕眼泪,拖着哭腔给她科普道,“这是,呜呜,天帝留下的,呜呜…天帝留下的一抹神识。”

  “每次公子出封印,都会被天雷打得遍体鳞伤……每次公子杀生破戒,还要遭受夺魄之苦……呜呜呜,”鼻涕眼泪又糊一脸,阿四的手里还拿着刚刚拧干的衣服,污浊之物尽数抹了上去,“都怪我!都怪我!修炼不精,打不过那只蛟龙,害皇鸟上仙受伤,害公子受伤!”

  白璃儿却有些感动。

  “凤榣公子果然真男神。”琴室里数声闷哼传来,“明知自己要受罚,还送我千年修行……如此严酷的刑罚之下,居然一声不吭,真男神!”

  “阿四,只是夺魄而已,看你哭的,啧啧,你家公子神骨神肉——”

  阿四眼神黯淡,满脸的绝望中,抛出一个重磅消息,“公子……并非神骨神肉。”

  白璃儿疑惑不已,恐惧却令她瞬间全身麻木,“不是神骨神肉,他明明是火神之子……天啊,那他如何承受的住夺魄之苦?!”

  对于神之后代来说,神骨神肉之躯,魂魄天然混沌一体,夺魄只是一个小惩罚,将养一下就好了;而对其他神鬼仙妖就不同了,三魂七魄中只要有一半被夺后,便是多高的修为,也会法力尽失,记忆全无,如同孤魂野鬼,无处生存。如若魂魄尽失,则转瞬间灰飞烟灭。

  白璃儿结结巴巴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阿四静默着,止住了眼泪,只用一双哭红的眼紧紧盯着琴室的大门。

  片刻,只听一声碰撞,红光从门缝中四散而出,只一瞬间,消失殆尽。

  “公子!公子!您怎么样了?如今这一回,已是第三魄了……是阿四没用!”阿四眼泪喷涌而出,跪倒在大门前。

  “无事……吾闭关在即,你下去吧。”语调依然清冽不已,只是那份虚弱透露无遗。

  七魄已经去了三魄?白璃儿被骇得说不出话来。

  七魄去了一半,寻常神仙早已痛楚难耐,身心俱伤了!为什么凤榣还说自己无事?

  如果有朝一日,凤榣的七魄都去了……白璃儿不敢想,究竟是谁将他关在这里?用层层的封印封住不算,还有天雷加持,神识把守……凤榣究竟犯了何等大错?

  “阿四,你可听过锁魂灯?”白璃儿的眼中闪过一股坚定,“送我出阵,我去为凤榣拿来!”

  阿四愣住了,甚至忘了哭,“皇鸟上仙……锁魂灯是上古的仙器……您怎么可以——”

  “可以!”白璃儿曾听自己的爹爹说过。“……我的娘亲,是锁魂灯的继承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