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应龙将军
阿圆2017-10-23 20:252,543

  阿四久久的沉默以后,琴室中又传来一声闷哼。

  门被幽然推开。

  白璃儿的瞳孔蓦地被放大了,她被眼前的景象再一次的刺痛了双眼……

  只见琴室中满室的血污——与当年娘亲所遭遇的一模一样。

  “阿……四。”

  长发也被血染得通红,凤榣勉强支撑着身子靠在门板上,“你来扶我……闭关……”

  白璃儿看着阿四缓缓站起身,从自己的右臂上生生扯下一块肉来,百感交集地低声对她说,“上仙,求您,快一些。”

  望着面前摊开的手掌上带着图腾的一块肉,白璃儿知道,这是阿四的避印。

  她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水,将避印揣进怀中,坚定的转身离开了。

  芒山上,原本清静雅致的琴室中,四壁沾满血污,只留一个布衣仆从,怀抱着满身创伤的上仙,失声痛哭。

  魂魄离了原身,不到一刻钟便消亡殆尽。她留不住凤榣的第三魄了。

  白璃儿紧咬着嘴唇,穿着一身男装,匆匆赶出了封印。

  幻化成人形后,她的速度变快了不少——当然,也有体内凤榣的千年修为的作用。

  芒山地处偏僻,白璃儿走了几千里后,来到一处空地,盘腿坐了,默默念起许久不曾念过的咒语。

  方圆几十里,广袤的荒地中,突然闪现出一个漩涡。漩涡旋转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终于,将白璃儿眼前所见的一切都吞噬了。

  她岿然不动,只是默默的看着,直到——一块碎石飘过眼前。

  那是风族的投山问路石。

  白璃儿握住石块,像以前爹爹做的那样,将投山问路石上滴下自己的鲜血,几株蒲柳便撒着欢的围着她跳了起来。

  “圣女回来啦!”

  “圣女!真的是圣女!”

  “圣女为啥……成了这个样子?”

  白璃儿,风族的圣女,手握着石头,僵硬着一张脸,纵身跃进了漩涡中。

  尼玛,长什么样难道要向你们汇报么?

  漩涡渐渐一分为二,露出一面红漆大门。

  “我是白璃儿,闪开!”白璃儿拽拽的上前自报姓名,她可是这个风族的圣女!

  “没听过。”守门将一脸严肃。

  小哥谁派你来守门的?圣女都不知道,差评!

  “我是风族圣女。我娘亲,是茱萸。”

  “哦,茱萸?前前圣女啊。”守门将长长的脸上马上显出十二万分的不屑,“你是前圣女?你娘亲早在五年前叛离了风族,到前线寻丈夫去了。”

  啥?

  白璃儿措手不及,自己的娘亲一直是个恪尽职守,严于律己的风族神女……“这不可能!我娘亲去前线做什么?我爹爹明明……”

  对了,白璃儿这才想起来,五年前,正是八脚浮游蹦跶的正欢的时候,自己的爹爹战场上一直没回家。

  那么锁魂灯呢?风族的圣物,想来还是在风族之中吧?

  “小哥……你看,飞碟!”守门将一个抬头的功夫,白璃儿顺利溜了进去。

  当然不是从正门。

  白璃儿从地上爬起来,那是她小时候调皮挖的小陷阱……风族个个人高马大,没谁在意一只小小的皇鸟挖出来的小小的陷阱。

  风族大殿中,几位大臣正在议事。

  “长老,茱萸叛逃出族,她的女儿也从不来我族履行应尽义务,我们需要选出新的圣女啊!”两须甚长的鱼精一双死鱼眼转都不转,有些吓人。

  祭台之上的长老长着一对羊角,显然是只绵羊妖精,“按照当年的约定,我们必须为茱萸保留圣女之位五万年。”

  “长老还提约定?与我们相约的人都被洗去了记忆,现在变成了废人一个,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混账!”长老拂袖而怒,“天界的至尊也是你可以侮辱的?!”

  鱼精不说话了,低下头去一副丧气的样子。

  白璃儿匍匐在供桌的香案下,听得云里雾里。自己娘亲的圣女之位,原来是与长老做了约定?

  那些有的没的,白璃儿无暇顾及,现下她要尽快找到锁魂灯回去……然而锁魂灯是什么样子?身为风族圣女,因为从未接受过继承,所以根本没机会见到锁魂灯……

  本以为到了风族就能见到娘亲,锁魂灯也是唾手可得……却不想生出这么多的变数。

  风族的例会却结束了。长老屏退左右,清了清嗓子道,“出来吧,皇鸟上仙。”

  风族的老家伙还是像以前一样敏锐……白璃儿满脸堆笑的从风族祖先的牌位下探出了头,“长老好。”

  头上顶着香炉,白璃儿一个鞠躬,长老吓得连忙去接。

  “都是天意啊天意!”抱着香炉,长老抚着胡子叹息,“我风族无法忤逆天意,望上天开恩!”

  “你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在不周山。”

  白璃儿懵逼了。什么天意?神神叨叨的,让她觉得十分恐怖……

  “你如何知道我要找什么?你们为什么把锁魂灯放在满是魂魄的不周山?”现在找到灯回去才是最重要的,白璃儿将长老天意之类的废话自动过滤,“另外……不周山怎么走?”

  长老将香炉重新摆好,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样子,眉毛一挑,老神在在的说,

  “天机不可泄露……”

  简直是废话。

  白璃儿从正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把守门将小哥看的眼睛都直了。看着小哥满脸惊讶,她却十分沮丧——白白钻了一次狗洞,没拿到锁魂灯不说,还要去那不周山……相传不周山十分恐怖,平日荒无人烟,长老们平日真是闲的没事做。

  至于不周山怎么走……身为路痴的她根本不晓得,大约在东边吧?

  跟着直觉向着东边走了三天三夜,白璃儿肚子都走饿了……幸好入夜前,她经过一处鲜草肥美的平原,舒舒服服的变回皇鸟,空着肚子爬上了树,美美的睡了一觉。

  夜色慢慢降临,肥美的草原仿佛被泼上了一层墨汁,黑乎乎的,不辨天日。

  唔,起风了?

  白璃儿支棱着眼睛还没醒来,就被一阵邪风刮了起来……

  卧槽,早知道就不变回皇鸟了!

  邪风也是黑乎乎的,刮得白璃儿小小鸟身一直后退再后退……然后,诡异的大风中,她感受到了一阵温暖的鼻息拂过全身……

  鼻息……

  风越来越大,白璃儿打着旋的被吹进了一个硕大的温暖的山洞!

  白璃儿机智的抓住洞口几根黑色的草,整个鸟身在洞口摇曳了一炷香的时间,邪风终于停止了。

  “你是谁。”

  巨大的声音降临,白璃儿感觉大地都抖了三抖。

  “你为什么在我的鼻子里。”

  鼻子……白璃儿联想到刚刚那诡异的温暖的鼻息……

  “你为什么拽我的鼻毛。”

  恶!白璃儿连滚带爬的跑出了那个“山洞”,疯狂的想要逃命!

  这是什么怪物?!鼻孔像山洞那么大!鼻毛像野草那么高!

  跑着跑着,怪风又来了!

  那个声音严肃不已的质问她,“你丫跑什么?!见到本将军,怕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