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千年修为丹
阿圆2018-04-03 16:362,414

  阿四依然不会包伤口,白璃儿哼哼唧唧的看着自己身上冒血的窟窿,万分感谢鸟儿的痛觉没那么发达……于是她继续有精神思考。

  她像个玛丽苏一般神勇的跑出去给上仙挡了天雷,可是她全身上下只有那一个血窟窿,这科学么?

  白璃儿想着想着,疑虑的目光观察着每天来给她端饭换药的阿四:小哥不会是精神错乱,yy出了一个玛丽苏按在她身上?

  退一万步讲,就算她为凤榣公子挡了天劫……这么些天过去,怎么不见他来探望一下救命皇鸟呢?

  白璃儿记起阿四说的,公子正在闭关修炼。

  然而仿佛感知到了白璃儿的想法,应该在闭关的凤榣公子下午便翩翩而至。

  真相什么的……凤榣公子推门进来后的那一刻起,一切都不重要了。

  白璃儿像一朵向阳花似的,捧着鸟脸直直盯着凤榣,“哎呀,人家当时只顾着保护你了,其他全忘了……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神呢~”

  阿四伺候她多日,早已习惯了她的路数。

  凤榣却抖了三抖。

  “……多谢皇鸟。”凤榣轻飘飘看了一眼皇鸟身上那个怪异的血窟窿,步履匆匆的转身就要走。

  “哎!”白璃儿不依,“七八年才见相公一回,为什么不敢看妾身?”

  笑话,火神的储物戒指里面,凡间的话本数不胜数。这么些年的知识积累简直不容小觑。白璃儿得意的将翅膀枕在脑袋下边,笑望着那白衫仙影。

  凤榣脚步迟疑了一下,果然调转身来,直直看着她,“皇鸟别来无恙,还是三条腿。”

  尼玛就不能说点好听的?!白璃儿笑容僵在脸上。

  “怎么我也算救过你,看看我这血窟窿……疼的狠啊~”凤榣话说得太直,白璃儿打算跟他来软的,曲线救场,“妾身知道这血窟窿,伤在我身痛在你心……”

  “所以你打算如何报答妾身呢~”白璃儿摆了个妖娆的姿势,抛出一个自认为美的风情万种的媚眼。

  凤榣仙风仙骨,自顾自盯着白璃儿的血窟窿看了半晌,表情十分凝重。白璃儿还在思忖他会如何回应时,凤榣皱着眉出去了。

  “阿四,你来。”还带走了唯一能跟她说说话的阿四。

  这什么情节?是歧视鸟身上仙么?白璃儿表情僵在那里,呆呆看着自己咕嘟咕嘟冒血的血窟窿,啧啧,什么凤榣公子什么劳什子上仙,简直是十足的白眼狼!

  白璃儿又气又羞,索性睁着眼大睡其觉,没想到睡都睡不踏实,辗转反侧间,居然做起梦来。

  梦中竟一场神界之间的大恶战,场面血腥残暴到不忍直视。

  “炸弹!四个六。”白胡子老道杀红了眼,甩出手中的牌,一副不胜此局誓不为神的模样。

  年轻的红衣帅哥冷笑两声,“风老弟,莫慌,莫慌。”翘着兰花指在一把纸牌中挑了又挑,弱弱的丢下两张牌,“火箭。”

  两人中间,坐着一个八只脚的浮游。从刚刚到现在,他一双铜陵大的眼睛,就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牌,一动不动。

  “这轮你还不要?”白胡子老道有点恼火,“你看看你!这一局一张牌都没出,怎么,不乐意陪我们玩啊?!”

  红衣帅哥眉头一蹙,白璃儿看着倒像火神爹亲的样子。

  “这家伙不会是灵魂脱壳了吧?”

  “你我两双神眼看着他,他敢?!”白胡子老道左手一扯,牌桌上的浮游一只脚被拉了上来,嵌入肉中的锁链将浮游的脚踝磨得鲜血直流,“师兄,不太对劲啊?斩妖索上布满倒刺,稍动一下就能痛的精怪死去活来,如今我这么大力的拉扯,他居然纹丝不动。”

  爹亲点点头,掐指一算,不由大骇!

  “风老弟!这浮游……死……死了!”一向淡定的俊脸上布满了恐惧,“卧槽天帝让我们来看管他,可没说要弄死他啊!”

  白胡子老道也是一惊,也掐起了手指头,“此八脚浮游,是经佛祖点化又被菩萨点名,照理说也算是佛法深厚,怎么如就毫无征兆的……气死了呢!”

  居然是被气死的?火神脸色一变,“都是你这姓风的!赢了人家钱还不算,非要去扯人家的斩妖索!一般妖怪能受的住么!”

  “胡说!”白胡子老道也变了脸,“明明是你说他生的丑陋又身陷囹圄,几万年也讨不到媳妇!”

  “你先说他一没学历二无关系,就算出了监狱也混不出名堂!”火神一把揪住了老道的胡子。

  “你还说他一脸丧气相就算修炼成人也丑的娶不上媳妇!”老道也不甘示弱,抬起一脚,在红衣帅哥平整的红袍上踹了个鞋印。

  “嗷——我的香奈儿限量薄纱裙火神定制版!”红衣帅哥一阵尖叫,老道还没反应过来,他便一口火喷在了老道的胡子上。

  火苗顺着胡子往上爬,白胡子跳着脚的骂道,“你!你!你竟敢用天火烧师弟的美髯!你为老不尊!”说着,浮尘一扫,将火神那件限量版的薄纱裙吹到凡间去了。

  白璃儿睡醒了。

  这是什么?刚从诡异的梦中出来,她有点恍惚,居然梦到了火神爹亲和一个白胡子老头打牌?

  梦里那个秃头,是八脚浮游?

  “上仙,您醒了啊。”阿四十分不甘的跪坐在床前,仿佛一尊雕像,托举着一个盒子,硬生生的说,“我们公子交给我一粒药丸,说让您吃了。”

  药丸?白璃儿狐疑的看着阿四打开盒子……掏出一颗南海东珠般大小发着光的红色丸子。

  “这……”咋吃?白璃儿一阵胃酸,“阿四啊,我觉得目前我这血窟窿这么大,还是包扎一下比较好,来!别害羞!我告诉你怎么包……”

  白璃儿挥着翅膀按下阿四的手,叽叽喳喳的想让阿四帮她包扎。

  “上仙请服药。”阿四低着头,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手里的药丸子依然举的老高。

  这孩子……白璃儿呼疼,捂着伤口不断地呻吟,“阿四……疼死我了我要包扎~疼死了疼死了~”

  鸟眼睛偷偷瞟一眼阿四……

  “上仙请服药!”

  “本上仙不爱吃药,能打针么?”眼看着万般手段都没用,白璃儿索性耍赖道,“今天本上仙日子特殊,不能吃药。”

  阿四脸色一变,想了想,才凝重的坦白道,“上仙,这药……是我们公子的千年修为……”

  “吃了顷刻就能化为己用……”

  修为什么的,她才不稀罕。

  “……上仙吃了,定能百毒不侵!”

  不稀罕。

  “……定能,幻化人形!”

  白璃儿以阿四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抢过药丸子塞进了嘴里。“水……喝水……本上仙……”

  噎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家上神太高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