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婚嫁信物
奇狂2017-10-31 20:172,284

  千泠喜出望外,强制压下内心的雀跃,这出门就遇到了个大土豪啊,这一路上的经费,怕是不用愁了,陨铁石,这材质也真是没谁了,戒指也很值钱啊!

  好开心。

  千泠想笑,但是却不好意思这么直白将自己贪财的一面展露出来。

  可她也不想推拒。

  万一人家当真了,不给了怎么办?

  “这……我,这戒指,也太贵重了。”千泠只好表现自己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难不成我尧都姬贾府五十余人的性命,还抵不过这一枚陨铁?姑娘可莫要推辞。”

  “是啊,我家临儿,虽说不好与姑娘相配,但相貌看得过去,文采也过得去,这近日里啊,又去了蕴雅谷底学些功法,强身健体之余,也好长些见识,等临儿学成归来,我们便寻个黄道吉日,迎娶姑娘入门,可好?”

  迎娶?入门?

  “我啊,一直都想要个女儿,见着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得紧。”

  千泠张了张嘴,却好半天也没发出声音,这二老,在玩什么结婚游戏,路上捡到个小姑娘就直接给自己儿子定亲,有这么随便的吗?

  “这戒指……”千泠伸了伸手,那枚戒指已经被贝娇娘戴进无名指。

  “这陨铁石戒指,是我姬贾府的婚假信物。”

  原来是,婚嫁信物。

  还能拒收吗?怎么好端端救下一对老夫妻,又莫名其妙被卖了出去,当了人家的儿媳妇。

  好在不是现在成亲,先拿点好处,去了盘古岛,拼一拼再说吧,如若成仙,那还怕什么逼亲啊,管他什么大户人家,管他来头多大,她一概不管,自己不开心,那就不嫁。

  “泠儿知道了。”

  再也没说什么别的话,由于千泠上了马车,姬啸天便从车上走了下去,原本也只有一辆马车,千泠有些不好意思,但贝娇娘拉着她的手,一副慈爱母亲的样子,她倒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甩开姬家夫人的手,于是两人在马车里休息,其他人在外守着。

  天还黑着,许多鸟在叫着,颇有些撕心裂肺的感觉。

  千泠被贝娇娘抱在怀中睡了过去,却总是听见这鸟叫,几次三番被吵醒。

  “怎么了,泠儿睡不好?”贝娇娘柔声问道。

  被鸟叫吵的心烦意乱,千泠叹了口气,睁开亮晶晶的眼眸,抬眼望着贝娇娘,此时,她正在贝娇娘的怀中躺着,而贝娇娘则是坐直了靠在马车的侧壁上。

  “夫人,泠儿想出去走走。”

  “去吧。”贝娇娘甚至是有些笑得宠溺,千泠一时间有些恍惚,脑海中涌现出了前前世的回忆,她拥有过不少的母亲,有恶毒的,有冷漠的,当然也有温情的。

  不同于别的小孩,她特别想要遇到的母亲,是冷漠性子的,哪怕是恶毒,她也不想自己的母亲是这样的温情之人,因为一旦到了临近死亡的时候,千泠会十分的无助。

  半晌,千泠回以一个温柔的笑容,将马车的车帘子掀开,走了下去。

  这一下车,千泠就蹑手蹑脚往旁边的树林子走过去,茶水喝得多了,她想方便一下。

  林子里很黑,千泠也不敢走得太远,就在附近的一个小草丛里侧身过去。

  再次从草丛里出来之时,千泠被地上的一个物件差点绊倒。

  “吓死我了。”千泠心跳加快,地上是一具死尸,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死的,但至少现在扑鼻而来,还能嗅到一股子血的腥味。

  借着月光,千泠凝视着那地上的尸体。

  分明穿着的是尧都姬贾府的下人服饰……

  “不好。”千泠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莫不是那白日里的山贼,去而复返?

  急急忙忙回到马车附近,果然已经出了事情,那马车外打的翻天覆地,来人却是一群穿着黑色衣裤,黑色面罩的人,如若是山贼,根本就没必要遮遮挡挡,这一定是另一帮人。

  千泠伸手将那马车帘子掀开,里头却空空如也,没有见到贝娇娘的影子。

  “夫人,夫人你在哪里?”千泠喊了几声,没有喊来贝娇娘,却遭到了几个黑衣人的袭击。

  避之不及,千泠被一掌打飞了出去,落地之时,身体压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

  “姬老爷!”那身下压着的人,分明就是姬啸天,前一秒都还是活生生的人们,突然就倒在地上,成了一具死尸,千泠有些害怕。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千泠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此时她内心有些激动,慌忙之中,她没有看到贝娇娘的尸体,这有可能说明,贝娇娘还活着。

  这些人不知是什么来头,如若说要划个等级,那么白日里的那帮山贼就是游戏里的1级小怪,而这些黑衣人们,每一个都是100级的玩家,还自带躲避技能,打也打不着的那种。

  千泠焦急地在一片尸体之中找寻贝娇娘的身影,唯恐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孔。

  相处时日太短,但那份温情已经进了心头。

  没有贝娇娘的身影,舒了一口长气,但很快千泠就又头疼了起来,这些黑衣人怎么对付,她打不过啊,打成平手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对付。

  千泠的目光突然锁定在一棵树的旁边,那树下跌坐在地的身影,不是贝娇娘,又是谁?而贝娇娘身边有一个黑衣人,正在拿刀逼近,慢悠悠的步子,颇有些故意吓唬的意味。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劲儿,千泠只觉得自己脑子轰的一热,从地上捡了一把刀,瞬间就飞身过去,将那黑衣人的腰身刺穿了一个血洞。

  “夫人,您没事吧?”千泠将贝娇娘扶了起来,两人脸色都不好看,这是千泠第一次杀人,也是贝娇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恐怖袭击,再加上失去丈夫的心痛,贝娇娘一起身,腿脚发软,险些就摔倒回去,千泠见状,赶紧挽住了贝娇娘。

  那小胡子管家虽说还在与几个黑衣人殊死搏斗,眼看也是要不行了。

  “小姑娘,有劳你带我家夫人离开这危险之地。”琴叔身上挂彩了不少地方,可那腿脚站的笔直,一点受伤的迹象也看不出来,反倒是精神奕奕,越斗越勇。

  “好。”千泠赶紧将贝娇娘背了起来,在琴叔的保护下,踏着鲜血往外跑着,时不时脚下还会被几块金锭给绊一下。

  千泠颇有些心疼那地上掉落的金锭,可如今性命攸关,也顾不上贪财了。

继续阅读:第16章又见姬遥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