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血肉模糊,肢横遍地
奇狂2017-10-31 20:252,533

  兴许是坐的时间太长,千泠觉得腰酸背疼,撑着石壁站起了身,打算四处溜达溜达,她还是没有穿鞋,不知为什么,看到这种纯天然的野生景象,她就有一种光脚的冲动。

  于是就真的光着脚。

  千泠的脚踝上挂着一颗小铃铛,不知是什么材质做的,串着一根红线,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石子路还算平滑,千泠迈着步子,一身白色飘逸的衣裙,在路上晃悠。

  远处传来一阵阵整齐的呐喊声,千泠侧头向声源地望了过去,茫茫一片青色衣衫的蕴雅谷底弟子们正在练习功法剑气。

  “如今罗狱门四处作乱,蕴雅谷底的弟子们,人人都有这个责任来维护人间秩序,手里的剑都给我拿稳了。”正在说话的人,是蕴雅谷底谷主的大弟子,成立韩。

  “是,大师兄。”众人的声音一齐响了,回声在山谷间荡漾着。

  千泠在高高的山壁上坐着,居高而临下,就这样啃着路上摘下来的野果,看的津津有味。

  山壁上的风很大,千泠的裙摆被吹了起来,脸上的发丝也有些凌乱,脚上的铃铛甚至都在叮当作响,天色原本是亮白的,不知为何,渐渐涌上来一股浓浓的黑烟,起初如墨水般晕开,而后却突然一下,整个天色都变得昏黑暗沉。

  “啊!”那山壁下的空地传出一声惨叫,吓得千泠手中还剩一半的野果硬生生从高空掉落下地,千泠皱了皱眉,也不知道下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双泛着红光,像是眼睛一样的东西,在天上忽闪忽闪的。

  “哈哈哈哈。”一阵如雷鸣般的笑声。

  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但好在她并不怕死。

  千泠拥有不灭的灵魂,哪怕这一世死了,也能在某个时空重生。

  “人间走了一遭,吃了无数人肉,总觉得,还是你们蕴雅谷底的肉好吃。”

  “尕离,你有本事就现身与我斗上一斗!”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成立韩,有些低沉,但有力道,罗狱门的大魔王尕离并没有现身,只有一双血红的瞳孔挂在天空,成立韩丝毫不畏惧。

  “与你斗?就凭你,也配得上由我亲自出手?”

  “呵呵,狂妄至此,难不成你真当我蕴雅谷底无人可与你斗?”

  千泠听着两人的对话,迎风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那双血红的眼睛突然就朝向了千泠所在的方向,射出了两缕红红的烟丝。

  千泠正在欣赏那红烟丝,却被一双手给抱离了山壁,随后那山壁竟然‘砰’的一声,七零八落,到处散着那被打碎的山壁石块。

  一个温暖柔和的胸膛,千泠的侧脸贴在祁平的胸口,呼吸变缓慢,心跳却猛地加快。

  “坐那么高,是怕为师看不见你在偷懒么?”

  千泠吐了吐舌头,既然祁平都抱了过来,那么她自然是要吃些豆腐的,这样的机会可不多,抓紧时间,抓紧机会,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天色还是很黑,但祁平的青棱剑却是冒着光的。

  “没事吧。”

  千泠的脚才刚落到地上,落翘就扑了上来。

  “我没事。”千泠站稳脚,此时此刻,手臂还圈着祁平的脖子。

  有些脸红,千泠慌忙收回了自己的手,佯装淡定。

  “这罗狱门的尕离,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只有两只血红的眼睛。”

  “落翘,护着她。”

  祁平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从千泠的身边离开。

  青棱剑从祁平的手中飞升而起,瞬间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众人的眼睛都被这光芒刺得疼起来,只好纷纷伸出手臂来挡住眼睛。

  “没想到,你们蕴雅谷底,出了这么一号细皮嫩肉的灵仙。”

  刺眼的光芒消失了,那黑团团的雾气被驱散开来。

  “你没事吧。”唐骨铮跑到千泠的身边,上下打量着,千泠吃野果的时候,唐骨铮就已经注意到她了,没什么功力,还非得爬得那样高,也不怕摔下来。

  “没事,谢谢。”千泠能看出唐骨铮对她的关心是真心实意的,朝着唐骨铮温和一笑。

  扑鼻而来的一阵血腥味,让千泠的胃里有些翻腾。

  宽敞的空地之上,一片残肢碎片,离得近的人,早就受不了那股血腥味,纷纷扑到一旁的树边呕吐起来。

  千泠与唐柳眉站得很近,而唐柳眉的脸色也是惨白的,许多人没见过如此场面。

  更有甚,一些关系比较亲密,失声痛哭。

  那些血肉模糊的残肢里,有些人的面貌,还是能看得清楚的。

  “方才并不是尕离的本身,只不过是幻化的一团黑雾,那是他的一丝精血所变。”

  祁平收回了青棱剑,神色如常。

  “师父。”千泠轻喊了一声,而后心脏倏地抽疼了一下,她见到祁平的胸口有一个血洞。

  “不要紧。”祁平望了千泠一眼,便对那成立韩说道,“带着师兄弟们先撤离空坝。”

  “是,师叔。”成立韩朝着祁平点了点头,而后对着一众人说道,“走,大家先回去休息。”

  “走吧。”落翘拉了千泠的手,正要离开,千泠却盯着祁平的方向,眼里带着担忧。

  “师叔,对不起,我……我……你没事吧。”唐柳眉手臂在流着鲜血,她伸手了按了自己的伤口,泪眼朦胧惹人怜,片刻后,她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瓷瓶,缓缓说道,“师叔,我给你上些药粉吧,这是生骨浆晒成的粉末,对这妖魔造成的外伤有奇效。”

  为何唐柳眉会道歉。

  方才一片光明刺眼,千泠什么也没看清楚。

  “无妨。”

  “如若不是要为我挡去那尖刺,师叔也不会伤重至此。”

  尖刺?为唐柳眉,挡去了尖刺?

  不知为何,一阵心酸的感觉涌了上来。

  “泠儿,走吧。”落翘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千泠这才回过神来。

  救她下山壁,却又为唐柳眉挡去了伤害,果然祁平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没有谁更特殊。

  可她是他唯一的徒儿。

  这点,是特殊的。

  “你爹与我说过了。”

  “从今日起,我将拜在潺连山门下,请受徒儿一拜!”

  “起来吧。”

  “柳眉今后会好生伺候师父。”

  “嗯。”

  现在,连唯一特殊的地方,都已经不特殊了。

  千泠心里憋闷得很,而看唐柳眉的时候,就觉着不太顺眼了,她很想冲过去宣布,祁平是她一个人的师父,只能是她的师父,但她心里如此想,脚下却像是生了根一般,一动也不动。

  “师父,你好好养伤。”千泠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好。”

  拉着落翘赶紧离开,从此以后她的师父也不再是她一个人的师父了。

  她的这副身体跟了祁平十年,这阵子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原主身体的影响,这十年与祁平相处的日子,今日来竟然频频浮现在脑海里,那一幕一幕,清晰至此。

  甚至于,千泠对祁平的爱慕,那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最深处的爱慕。

继续阅读:第12章姬遥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