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我们顺路
奇狂2017-10-31 20:262,316

  千泠见那‘寒冰’一直也不说话,腹中窜起了一股无名火,她已经没了白羽,还要赔钱给他,这人想怎么样啊,一直不言不语,该不会不能说话吧?

  “你……不会说话?”

  大眼瞪小眼,千泠就这么与那男人相互盯了一路,直到马车突然停了下来,邢叔在外头问了一句,“小姑娘,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么?为何跟了咱们一路?”

  千泠掀开车帘子,往外一看,外头竟然站了许多白衣女子,一个个身材姣好,披着面纱。

  见千泠掀开了车帘子,一个白衣女子走上前,双手抱拳,垂首说道,“宫主,该喝药了。”

  公……公主?

  那家伙竟然是个女人?是女人吗,不可能啊,他,他不是有喉结的么?

  只见那被称作是‘公主’的人,将自己的手从马车窗里伸了出去,外头的女子将一个装着不知名药水的瓷瓶递了上去,而后‘寒冰’便仰头将那药水吞下,喉结耸动。

  “你,你跟着我到底想干什么?再不说,我就不客气了!”千泠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一点好感也没有,哪怕他长得一副冰冷肃杀的模样,偶尔看起来还有些酷酷的。

  “顺路。”那‘寒冰’开口说话了。

  “顺路?你连我去哪儿都不知道,怎么就成了顺路。”

  “盘古岛。”

  “……”千泠咬了咬嘴唇,一脸不可思议,难不成,还真是顺路,可这男人要去盘古岛做什么?该不会也是盯上了鸳鸯兽吧,可那鸳鸯兽的血,是她千泠看中的。

  “你去盘古岛做什么?”

  “与你何干。”

  千泠险些因为这句话而气炸,与她何干?他坐了她的马车,还问她与她何干?

  “你现在坐的是我的马车。”

  “你抢了我的白羽,不与你计较,已是我大度。”

  “既然不与我计较,你为何偏要在我的马车上待着。”

  过了半晌,那‘寒冰’又恢复了本来的姿势,端坐在马车里,一动也不动,却也是没有回答千泠的问题,千泠的暴脾气,就快要忍不住了。

  邢叔似乎觉得两人是认识的,便重新开始赶路,马车恢复了起初的颠簸。

  “大哥,我拜托你说句话吧,你到底是什么来路?”

  “琉璃宫宫主,冰虾。”

  “什么?”

  “……”

  冰虾的自我介绍完毕,千泠却愣是没听明白。

  而邢叔却不太对劲了,猛地收了马鞭,一个急刹车。

  “琉璃宫!”

  千泠听见了马车外的邢叔吼了一声,于是心里也猜测起来,这琉璃宫是什么来头,把邢叔都惊成这样,马车显然是没有继续前进的迹象,稳稳停在了路的中间。

  “邢叔,怎么了?”

  “……”

  “邢叔?”

  千泠一连叫了好几声,却还是没有听到邢叔的回答,千泠只好往马车门边靠了过去,可这时候哪里还有邢叔的人影,门外空空如也,别说邢叔了,就连方才那几个白衣女子也全都不见了踪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邢叔被人拖到树林子里……

  灭口了?!

  “大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但是请你放过邢叔,放过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邢叔是无辜的啊。”

  “我何时说,要你们的性命?”

  “你没说,可是你的手下呢,邢叔呢?”

  “他回尧都了。”

  “为什么?”

  “琉璃宫一出,有谁人敢不躲?”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千泠恍然大悟,原来这琉璃宫是什么不好惹的贼人,邢叔大概是为了保命,先跑路了。

  “我这就走,马车送给大哥了,保重!”

  千泠逃也似的从马车里跑了出来,却没等她走上几步,一群白衣女子就飞身而出,几把长剑架在千泠的脖子上,她见那剑刃锋利,唯恐动一下就会割破自己的喉咙,当下脸色都白了。

  “你需要坐马车去盘古岛?你知道坐马车需要多长的时间么,你明明,明明可以自己飞过去啊,我看你这一身气质不凡的,总不至于比我的境界还差吧。”千泠打量了几眼冰虾,嘟囔着嘴,轻声说,“至少也应该是个散仙吧,难不成还不会飞剑?”

  “我身体不好,赶不得路。”冰虾沉默了半天,才怼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身体不好这句话,真是让人浮想翩翩啊,千泠猥琐一笑,这人也真是奇怪,名字奇怪,作风奇怪,性格也奇怪,这浑身冒着寒气的人,千泠还是头一回见,不过,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她什么都是头一回见,什么都觉得很新鲜。

  想起那根白羽,千泠抿了抿嘴,盯着冰虾的腰间看,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她一定要去捉一只白绒鸟来玩,多拔点羽毛藏在身体里,等到了冬日,就不怕天寒地冻了,再说了,古时候的人夏季也穿得那样厚,她可不想全身都长痱子。

  路途漫漫,马车里难得多了这么一个有趣的人,冰虾,怎么会有人起这样的名字。

  “咳咳,冰虾,你应该知道这白绒鸟,要上哪儿才能抓到吧。”千泠往嘴里塞了一块糕点,含糊不清地问着。

  “这白绒鸟世间仅有一只。”冰虾说道。

  “一只?”千泠瞪大了眼睛,颇有些吃惊,这鸟怕是比熊猫还要珍贵,世间仅有一只。

  “那我要去什么地方才能抓到它?”

  “潺连山的万丈悬崖。”

  “潺连山?”

  千泠唏嘘不已,没想到这白绒鸟竟然是长在潺连山的,可她怎么从来也没见过。

  算了,这白绒鸟的羽毛于她而言不过就是件好玩的物件,也不是非得拿到手的什么救命良药,还是鸳鸯兽要紧,千泠拿着块糕点,将脖子伸出了马车窗外,可就这一瞬间,差点给她吓昏过去,糕点从手中掉落在地。

  马车竟然凭空飘在了空中,云雾就在马车周身缭绕,这马车的速度……简直可怕!

  “这……这……马车,飞起来了?”千泠瞬间像个智障一般高叫出声,回头一瞧冰虾,却见他依旧是在那端坐着,似乎雷都打不动他,像极了一座不苟言笑的冰雕。

  马车被当成飞机来使,可以啊。

  千泠干脆收回了自己的脑袋,照如今这个速度,用不了多长时日,就能到盘古岛了,这不是比自己在平地上坐马车要快多了么,这绝对是好事,不是坏事。

继续阅读:第20章他是修魔,不是修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