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他是修魔,不是修仙
奇狂2017-10-31 20:252,333

  一路走得顺风顺水,偶尔遇到几道雷电,吓得千泠抱着锦被,一动也不敢动。

  “宫主,您的药。”千泠瞧见那马车外一名女子弯着的身影,似乎手里还端着一个瓷碗。

  他们这可是在天上飞啊,这药是怎么熬出来的,修真之人都如此强大么,随身还能带个药罐和炉子不成,千泠撑着下巴,看着冰虾把那碗药汁接了过来,放到唇边。

  马车突然一阵晃动,碗里的药汁撒了出来,弄脏了冰虾的衣服,他眉头一皱。

  “宫主,是罗狱门的人。”

  不等冰虾开口询问,那外头的女子便高声回答,而千泠听到罗狱门三个字,脸色唰的一下白了,那不是大魔教吗,怎么在哪里都能碰上,这可怎么办。

  冰虾瞧了一眼千泠,将药碗中的汁水一饮而尽,轻轻放下瓷碗,掀开马车帘,走了出去,从那门帘的缝隙之间,千泠看见了那几个冰虾随身而带的女弟子们都是凭空踏在天上。

  不由又是一阵钦佩,心里开始想着,自己何时才可以如同他们这般,在天空也能如履平地。

  门帘子又合上了,千泠觉得奇怪,为什么在天上,这门帘反而合得牢牢的,一点风也没有。

  那帘子外的景色她是看不着了,只能听见外头对话的声音。

  “原来是琉璃宫的宫主,小的们这就放行,还望琉璃大人海涵。”

  千泠压根就没听到冰虾说话的声音,可罗狱门的人就直接放行了,这可真是奇怪,琉璃宫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连罗狱门的人都要让他们三分。

  于是在声音完全消失之后,冰虾又撩开了帘子,坐了进来,深深望了一眼千泠,什么话也没说,马车又开始动了起来。

  “呃……琉璃,大人?”千泠觉得唤一个如此有身份之人的全名,很失礼,毕竟现在她能力不及人,总归还是小心一些为好,既然罗狱门的人都这么称呼他,她也这么称呼吧。

  “何事?”

  “琉璃大人,是罗狱门的人?”

  “不是。”

  千泠听见冰虾的回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和罗狱门没关系便好,想必那罗狱门的人如此怕冰虾,是因为冰虾的实力很强大,那么就是说,她千泠抱对了大腿。

  大腿看样子还不细,咳咳,只是这大腿,好像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有大腿,那么她就要死死抱着。

  “琉璃大人,收徒吗?”千泠舒展开一个无害的笑颜,那模样看了,还真是颇有些讨人喜欢,只是冰虾见了千泠的这讨人欢喜的模样,仍然是无动于衷。

  “不收徒的话,那你能随便指点我一二么,相遇即是缘分,我们能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充分说明了,我们,有缘分!一定是上天指引我来找你拜师学艺的。”

  “……”

  不说话?不理她?以为这样她就会放弃了?天真!

  “不如我们来对弈一局,如若我赢了,那么你就收我为徒,教我法术。”千泠狡黠一笑,她有一世重生,生在一个围棋世家,这要真和人对弈起来,一般的人她都能血虐。

  也许是在围棋方面有天赋,她还小的时候,就已经打败了她的父母,身边的人没有一个能下过她,唯独她的爷爷,千泠从来也没下赢过自己的爷爷,但在她所在的城市,已所向披靡。

  冰虾沉默了一会儿,长袖一挥,变戏法般变出了个棋盘和桌子。

  千泠眼睛都要放光了,心里十分好奇,这冰虾又是施展的什么法术,竟然还能凭空变出东西来,变出一副棋盘倒也罢了,可是还有桌子啊,实木桌啊,多沉。

  “你是怎么做到的!”千泠要羡慕死了,围着木桌子看了大半天,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

  “你用黑棋,还是白棋。”冰虾没有回答千泠的问题,只是盯着千泠语气冰冷地问道。

  千泠闻言,转身便坐到了冰虾的对面,执起了一颗小白棋子说道,“你先。”

  冰虾拿了黑子,落在了棋盘之上,千泠见他落了子,便也将手中的白棋放在了棋盘上,两人一来一去,竟然在这棋盘之上杀的你死我活。

  千泠有些故意地将白棋走得刁钻,不走平常人的下法,却也难不倒冰虾,一时间两人胜负难分,反倒是千泠有些居于劣势。

  冰虾这种泰然自若,冰冷无言的样子,显然是镇住了千泠,千泠一时间有些方寸大乱,不知下一步该走在哪里,她的神情越来越专注,落子之时,考虑的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小心,以往被千泠如此下法的人都会先自乱阵脚,可冰虾却丝毫没有被她的下法所影响。

  他在以不变应万变,千泠额上有些细密的汗珠冒了出来,手中的白子迟迟没有落在棋盘之上,而冰虾也不催她,在一旁默然盯着棋盘,似乎也是在想着后手。

  千泠发现棋盘之上她能走的位置剩下不多,可不论走哪里,这盘棋,她都必输无疑。

  遇到练家子了,这冰虾的棋艺显然跟她的爷爷都能拼上一拼,她怎么可能下赢他。

  “我输了。”千泠只好认输,这盘棋她走不下去了,先不说已经是走投无路,哪怕还有路可走,她见冰虾那一副冷冰冰,天塌下来也不能奈何他的神情,也已经感到压力山大。

  冰虾长袖一挥,将棋盘上的棋子又尽数倒回了棋缸之中。

  “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千泠知道,这棋她输给了冰虾,跟他学功夫的事情已经黄了。

  冰虾望着千泠,目光有些深邃,那些深沉的东西,有些刺痛千泠,这人为何总是给她一种落寞的感觉,甚至于在他的身上,千泠能找到自己的影子,哪怕只是那么一瞬间。

  “暂时还没想好,想好之时,我会找你。”

  千泠白了冰虾一眼,难不成下棋输赢的这种事情,还能记账啊。

  “那我拜师的事情,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么?你不再考虑考虑?”

  “你是潺连山祁平的弟子,修仙之人,与我本不同道,如何拜师?”

  “修仙之人,与你不同道。”千泠嘴里念叨着冰虾的话,却很是不解,只见她红唇一张一合,又说道,“你不是说你与罗狱门不是一道的么,为何又与我们不是一道的。”看来她也不是个无名小卒嘛,这琉璃宫宫主也知道她是祁平的弟子。

  “我是修魔者,不是修仙之人,你既已经是修仙之身,便不可再修魔。”

  他是修魔之人!

  千泠内心有些震惊,难不成她上了贼车?

继续阅读:第21章想去酒楼吃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