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遇上块千年寒冰
奇狂2017-10-31 20:252,426

  “都听大叔的,这是定金,拿了回去给家人吧,这一走,恐怕要走上个两三月,如若不够,我再去取些银钱。”千泠从腰间拿了一个钱袋出来,是她临走时,贝娇娘给与她的盘缠,也不知里头究竟有多少钱,有了陨铁石戒指,这钱基本上是不缺了。

  “够了够了。”邢叔笑得眼睛都找不到了,将那钱袋子揣到怀中,跑开了。

  突然多出了小半时辰,千泠闲来无事,便想在尧都城里逛一逛,顺便,去那钱庄再取些路上要用的盘缠,摸了摸手上戴着的陨铁石戒,千泠莞尔一笑。

  不愧是修真的世界,千泠在街上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那些小贩各个穿得也是奇装异服,有些通体雪白,连毛发都是白色的,卖的东西竟然也都是白的,有吃的,有用的,还有些看起来更像是兵器一类的东西。

  “这么多兵器,有没有能飞的……”千泠轻声念叨着,一路就这么走马观花的看过去。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支白白的羽翼,也不知是什么飞鸟身上掉落下来的。

  “这个……”千泠伸出手,想要将那白绒绒的羽翼拿起来看个清楚,却慢了一拍,那羽翼被另一人捏在了手里。

  难道不是她先看中的么?

  千泠皱了眉头,身边那人似乎身体格外的长,以至于千泠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面目。

  那人似乎是感应到了千泠的注视,便瞥了眼,看向千泠。

  冷,刺骨的冰冷。

  千泠浑身不自在的打了一个哆嗦,这人是从北极来的吗,身上寒气逼人,那一眼瞥过来,似乎要将千泠给冻在原地,成为冰雕。

  那男子长得一副好面孔,身材也高高大大,气质确是不凡,可他就非得跟她千泠抢东西!

  眼见那男人就要付了钱,拿走白绒绒的羽翼。

  “这位客官可真是好眼光啊,这是白绒鸟身上的羽翼,带在身上,不怕烈日,不怕寒冬。”那做生意的小贩见男子看上了白羽,赶忙称赞了几句,就要伸手去拿钱。

  千泠听那小贩说,白羽竟然可以避暑驱寒,顿时觉得错过了大宝贝。

  “等等!”千泠抿唇一笑,颇有些讨好的意思,“这位大哥,我看你衣着华丽,想必也不会计较这么一小件东西吧,白绒鸟而已嘛,再说是我先看中的,不过没你伸手快。”

  转头,千泠又对小贩说道,“老板,我加价,这白羽毛我要了。”

  小贩见两位客人都穿着华贵,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钱拿好。”那男人将手里的钱放进了小贩的手心,那价钱,刚巧就是千泠所说加价之后的银两,千泠见他如此,气得牙痒痒,直接将那男人手中的白羽给抢了过来,拔腿就跑。

  拔腿,就,跑。

  也许是没见过这样的阵仗,那街边的小贩们个个都傻了眼,当然也包括了那块千年寒冰。

  过了好半会,那小贩才反应过来,有些慌张地喊道,“那,那姑娘是个贼人啊,怎么抢了东西就跑,这……这,快来人帮忙抓住那姑娘!”

  千泠早就跑远了,也不管后头有人在喊,嘴上还带着一抹得逞的笑意,她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拱手让人,不过是片羽毛罢了,哪里不能买啊,非得跟她一个姑娘家抢东西,风度呢!?

  直到跑到城门口,千泠才撑着自己的膝盖停了下来。

  这时候,邢叔也到了,正在往马车里搬东西,看样子是买了不少吃穿用的东西。

  “邢叔,我们赶紧走吧。”

  “哟,小姑娘,怎么慌里慌张的,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就是在市集上得罪了人,待会就要追上来了,东西收收完,赶紧走吧。”

  邢叔听了千泠的话,赶忙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将一旁放置的东西往马车里塞,千泠也将袖子挽了起来,把抢来的白羽放在怀中,给邢叔搭了把手,将几个重重的木箱子抗了上去。

  “姑娘,坐好了。”

  一共有四匹马,拉着两个车厢,千泠在马车里稳稳坐好后,应了一声,邢叔则在外挥手朝那马屁股甩了几鞭子,这豪华偌大的马车便开始颠簸了起来。

  这马车在林子里跑着,兴许是刚下过雨的缘故,千泠总觉得马车里有些阴冷。

  马车里的物件齐全,什么都有,丝绸被,软硬适中的枕头也有三四个,千泠按了按枕头,笑了笑,这邢叔也还真是细心周到。

  将那几个枕头垫在身后,千泠靠了上去,从怀中拿了那白羽出来,细细打量。

  “避寒去暑,一片小小的羽毛,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千泠将那白羽握在手心,突然之间,手心感觉到了一阵暖意,暖暖的气息由手心散发开来,流遍了全身。

  “还真是神奇。”千泠拿着那白羽,爱不释手,小心翼翼地塞进了腰间的锦带。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颠簸起伏,千泠百般无聊,眼睛慢慢闭上,昏昏欲睡。

  千泠梦见自己在一片白晃晃的雪地之上,那一阵一阵的寒风打着脸,像刀割了肉一般疼,冷得抱住自己的手臂,在雪地上踩出一个一个的脚印。

  一个哆嗦,千泠猛地醒了过来,这个梦做的时间不长,但那种刺骨的寒冷却像是真实存在一般,哪怕睁开眼了,周身还是一股寒气。

  “怎么这么冷,白羽呢。”千泠迷迷糊糊伸手在腰间摸索,却发现白羽不翼而飞了。

  哦,白羽本来就是从翅膀上掉下来的毛。

  “啊!”千泠突然叫出了声,因为马车里多出了一个人,这人简直如同鬼魅一般,一点声音都没有,却已经不知在旁边坐了多长时间。

  见那人是集市上与自己抢夺白羽的男子,千泠赶紧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发现自己的衣服还算是比较整齐的,于是放下心来。

  “呃,抢了白羽的事情,是我不对,但是你现在(此处吞咽口水)现在应该拿走了吧,那就既往不咎啦,既往不咎,嘿嘿嘿……”

  不是她千泠想要认怂,但很明显眼前这块冰的修为比她高,要真是打起来,恐怕要吃大亏,俗话说,好女不吃眼前亏嘛,既然知道硬拼是打不过的,千泠也只好赔笑。

  可那块‘寒冰’一直不说话,只是盯着千泠看,身体一动不动,千泠只觉得后背一阵寒意。

  “你看,你一个大男人,总不必要跟我一个小姑娘计较吧。”

  “……”

  “大哥,不如我再赔你些钱?你开个价吧,多少都无所谓。”多少都无所谓,她只求活命。

  “……”

  “一百两银子?”

  “……”

  “少了?那,两百两银子?”

  “……”

  “最多五百两银子,你不要的话,那就一分没有!”

继续阅读:第19章我们顺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