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又见姬遥临
奇狂2017-10-31 20:212,363

  天公不作美,在这危难时刻还要伸出只脚来绊一绊她们,暗黑的云层猛地金光一闪,那闪电几乎像是要打下地来,随着断断续续的雷声,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来,渐渐地,小雨变成大雨,原本干硬的泥土地面,瞬间变得湿滑起来,泥泞不堪。

  “夫人,你认得路吗,怎么去城里?”原本还干干净净的一套裙子,现在已经溅满了污泥,千泠身上也湿了个透彻,贝娇娘在她的后背安安静静闭着眼,没有出声。

  贝齿一咬,千泠也不管什么方位不方位的了,现在林子里是最不安全的,只要出了这林子,还怕没地方去不成?朝准了一个方向,撒丫子千泠就跑开了。

  也不知道是跑了多久,千泠只觉得雨都已经停了很久,林子也变成了小路,甚至不远处,就能看到城门了,欣慰之余,千泠觉得自己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

  “有没……有人啊。”千泠刚说完这句话,便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刚赶到尧都的姬遥临瞬移到了千泠和贝娇娘的身边,眼眸中带着些许疑惑之色。

  千泠已经成了一个土人,路上的泥土沾了一身,有些泥渍干了,有些还没干,犹如一个要饭的小乞丐,姬遥临险些认不出,眼前这人,就是那灵仙之徒千泠。

  在梦中时空穿梭,怎么也停不下来,这突然飞速跳过许多画面,千泠险些要看得吐出来。

  “停下来,快停下。”呢喃了几句,千泠猛地睁开眼。

  屋子的装修非常豪华,金色的床帘,这卧房大的离谱,竟然一眼望不到底,重重纱帐穿叠在一起,堪比迷宫,千泠有些迷惑,难不成这次重生,在宫廷了?她的修仙生涯,就这样结束了吗,于是,继续走上了她的不归路,永不消亡,永远未成年便开始新生的噩梦?

  “醒了?”有些熟悉的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

  千泠从床榻之上缓缓坐起身来,有些头疼欲裂,看了看自己的手背,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幼儿,而床榻边梳妆台上有面精致的铜镜,她赶紧走过去,拿了铜镜来看。

  还好,镜子里映衬出来的,是千泠的那张精致柔弱的五官。

  “我这是在哪儿?”千泠揉着自己的头,一边在屋子里走着,一边感叹这屋子真是大。

  “我家。”阴柔的嗓音,听起来又舒服,又觉得有些寒意,更多的,是熟悉感,这个声音她一定在哪里听过,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穿过重重纱帐,千泠这才看见那说话之人。

  竟然是姬遥临。

  “怎么会是你?”千泠皱起了眉头,瞬时起了防备之心,两人之间有过节,而如今千泠身体还未休养好,哪怕是健康的时候,要与这姬遥临斗,也是斗不过的。

  “你不必防着我,我现在不会对你怎么样。”姬遥临唇角微扬,凝视着只穿着一件亵衣的千泠,脸上尽是戏谑的笑意,反倒是千泠表现得十分淡定,脸都没红一下。

  到底是穿越来的,在沙滩上游泳的那会儿,比基尼都穿过,这亵衣算什么。

  “穿成这样就从床榻之上爬起来,是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本少爷了?”

  千泠闻言白眼一翻,柔和的气质一扫而尽,这人怎么说话这样讨人厌,“难道不是你自己先闯进这女子的闺房之中?”

  “这是我家府邸,何谈‘闯’字一说。”

  “随你的便吧。”想起贝娇娘来,千泠又问道,“姬贾府的夫人呢,她还好吗?”

  “母亲若是不好,你认为,本少爷会让你在这好生躺着么?”

  “……”千泠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第一,这姬贾府是姬遥临的家,第二,这贝娇娘,竟然是他姬遥临的母亲,那么,这婚嫁信物,不会就是与……

  “母亲还真是不会挑选儿媳妇,等本少爷将落翘带回家,母亲会知道,什么是天壤之别。”

  千泠轻笑一声。

  “我看不上你,落翘自然也不会多瞧你一眼。”

  她的确有这个自信,如果是她千泠不喜欢的人,落翘也不会喜欢,何况她又怎么会让落翘嫁给这样的男人。

  “哦?你的意思是,落翘姑娘,十分听你的话?”

  千泠也不看姬遥临,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床榻边,躺了回去,她现在还累着,哪有功夫跟闲人聊天,这背了贝娇娘走了一路,腰酸背疼,整个人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那我就只好先将你收下,再去找我美丽的落翘姑娘。”姬遥临笑得七分不羁,三分无赖。

  “呵呵。”

  在姬贾府中休养了几日,每天姬贾府中的侍女们都会端来各式各样的补品,好吃好喝像供着菩萨一样伺候着千泠,可没过多久,姬贾府中的点心补品,肉食素食都被吃了个遍。

  千泠要去盘古岛的心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可刚要走出姬贾府的大门,就被守门的小哥拦在了门口。

  “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小哥身上带着把长剑,见千泠去势汹汹,险些将腰间的长剑给拔了出来,可不知是想了些什么,手心动了动,最终也只是握在剑柄上。

  “自然是去我该去的地方。”千泠皱了眉头,这姬贾府的架势,分明是要软禁她。

  “姑娘该去的地方,就是在这姬贾府好好待着。”

  “就凭你,也拦得住我?”千泠头发束了起来,除了这种简单的高马尾,太复杂的发型她根本不会梳理,但好在发型都靠脸撑着,简单也有简单的美。

  那小哥刚要拔剑,千泠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只好后退了几步,想用飞的,直接从大门的房檐上飞过去,这没有修仙的凡夫俗子,跟不上自己的步伐。

  理想总是美好的,现实却骨感得可怕。

  没有飞剑,千泠所谓的飞过屋檐,那飞起来的高度,还没普通人蹦的高。

  “你的意思,得到姬遥临的同意,就可以出这大门,是不是?”

  “这么着急要离开,是想去哪儿?”

  说姬遥临,姬遥临就到。

  千泠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俗话说,打不过,气势也不能弱。

  “对,我就是要离开这儿,至于去哪儿,凭什么要跟你交代?”

  “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自然有权过问你的行踪。”

  “你也说了,是未过门的妻子,门都还没过,你管得倒是挺宽的。”千泠很想对着姬遥临的脸,就来上几拳头,看看鼻青脸肿的姬遥临,还怎么跟她横。

  “用拳头说话,打得过本少爷,这姬贾府的大门,随你进出便是。”

继续阅读:第17章我要你跪下来求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