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地府鬼王包子归
奇狂2018-03-01 18:202,343

  “本王就是王,就是法。”说着说着,那穿着黑色盔甲的男子猛地扑了上来,千泠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伸出手指召唤飞剑,可就在飞剑快到眼前的时候,被那男子一口气给吹断了。

  吹断了。

  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唯一能救命的东西,就这么被人一口气吹成了两截,千泠不觉在心中念道:蓝瘦,香菇。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再不来人救我,就要出人命了,出人命了啊。”

  “你吵吵嚷嚷什么,小小身板,嗓门倒是挺大。”

  “救命啊,我又要死了,明明还没到日子嘛,怎么这回死的这么快。”

  “本王要吃你了,准备好了么?”那男子笑得阴测测的,露出了两根白森森的獠牙,模样甚是骇人,千泠白眼一翻,几乎就这么倒地身亡,三魂七魄硬生生被吓跑了两魂。

  “包子归,在这潺连山,岂由得你胡来。”祁平从天而降,手中执着一把长剑,剑柄剑身皆是冒着白光,通体透白,蹭蹭冒着缕缕白烟。

  “潺连上仙祁平,现在已经出了你的管辖地,可不要多管闲事。”

  “她是我的徒儿。”

  “竟然收下如此资质低下的徒儿,潺连上仙是无路可走了么,不如到本王的地府五殿,本王赏你个官差做做,好是不好?”

  祁平并没有回答,只是将地上晕过去的千泠抱了起来,那白剑冒着光,仿佛是要穿透那包子归的身体一般,黑色的盔甲看上去华贵,也不知这白剑与之撞在一起,能否穿透那盔甲。

  “早就听闻你的青棱光剑,如今见识了,也不过如此,放马过来吧。”那地府的鬼王五殿阎罗包子归,在此时也亮出了自己的武器,武器十分阴冷可怖,像是无数块人骨组成的骨片,形似一晃一晃,散着绿光。

  没有如预期的那样打起来,祁平眼看着千泠的两个魂在晃荡,一个天魂,一个地魂,当下眉头一皱,嘴里不知念了什么咒语,将两个魂收拢过来,放进了千泠的身体。

  千泠这才有了意识,悠悠醒转,刚打开眸子,就看见近在眼前的祁平。

  “师父,你怎么来了?”还有些朦朦胧胧,千泠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脑袋,云里雾里的不知怎么回事,方才一点知觉也没有了。

  “再晚来一会,就要给你收尸了。”祁平仍旧是一副清冷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但不知为何,千泠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丝的担忧和责备。

  外边的世界很危险,千泠也是在走出潺连山没多久之后,意识到了这一点,可能还没有成功拜师修仙,就已经把小命丢在外头了。

  见千泠已经恢复了意识,祁平执着青棱光剑与包子归打了起来,那手起剑落的气势,着实又收了千泠的芳心一颗,她见到祁平飞扬的身影,开始后悔起来,为何自己要逃跑,这么帅气又厉害的师父,上哪里去找同款,不好好珍惜还想着逃跑,活该被鬼王当做食物。

  那句干瘦的排骨,深深伤害了千泠的心,今后她饮食一定要均衡,注意身体的发育,不能再被人嘲笑成是瘦排骨了。

  包子归的武器真是可怕,与齐平的青棱光剑碰在一起的时候,一点损伤也没有,反而那些人骨片被打散开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尸骨的腐味,千泠见身边有很多泛着绿光的骨片飞散而来,自己却无处可躲,只好把头埋在膝间,蹲下身不去看不去想。

  这骨片应该是没有毒的吧。

  有毒也没关系,她有师父,她的师父无所不能,一定能给她解毒。

  带着这样的信仰,千泠坚持到了祁平与包子归的战斗结束。

  谁胜谁负?

  自然是她的师父厉害,从膝间抬头的时候,千泠只看见了她的师父,却不见了那鬼王的踪影,她赶紧从地上跃身而起,跑到祁平的身旁,伸了手过去,将祁平的胳膊挽了过来,一副娇羞可人的模样,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自家的师父与鬼王战斗,就不自觉的桃心外冒。

  “师父你真厉害,救了徒儿的命,师父我跟你回去,你是我的榜样,我要跟你好好学习怎么修仙,早晚也要成为师父这样厉害的人!哦,不对,是成为师父这样的仙!”

  “泠儿的御剑之术,确是有所小成。”

  “是啊,我都说我没有欺骗师父,我学会如何御剑之后,是不是可以学些别的了?”

  “你这一身的行装,是打算去哪儿?”祁平的声音冷冷的,却又没有带着什么情绪。

  “我啊,我想去见见我的亲人,山上太冷清了,时常觉得孤独,又不敢打扰师父清修,只好下山自己去寻亲,不过现在我不打算出山了,外边好危险,我学成之后再去寻亲吧。”

  祁平的眼中闪过丝丝的凌厉之色,但仅仅只是一闪而过,千泠也恰巧就捕捉到了这一抹凌厉,不过她也并不是千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何,但想一想,肉体凡胎,总归还是会有亲人在世的吧?

  “走吧,跟我回潺连山。”祁平挥手招来了自己的飞剑,等了一会儿,却发现千泠还没有站上剑身,于是他那冷冰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怎么,还是要去寻亲?”

  “我不寻亲了,我们回去吧,回潺连山!”

  “上来。”

  “啊?”

  “站上来。”

  “哦,好。”

  千泠心里正在暗爽,这剑才这么一点大,如果要站在剑身上与祁平一起的话,那么肯定是要身体贴着身体啊,如此一来,岂不是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占祁平的便宜了?

  谁知道千泠刚站上去没多久,那飞剑就猛地变大,对,是变大了数倍,也变宽了不少,坐上去,哪怕是半躺着,都没有问题,这让她还怎么占便宜?

  千泠在祁平的飞剑上稳稳站着,双手抱在胸前。

  迎面吹来的风很大,千泠心情很糟糕,也不去管脸上那被吹乱了的发丝,高高束起的长发,突然披散而下,发丝迎风飞舞,好几缕黏在了脸颊上。

  原本也没有离开潺连山多远,几乎是几分钟的时间,大宝剑就稳稳落在了潺连山峰。

  “回房去吧,明日到为师房中来取书籍。”

  “好的师父。”千泠虽说心情不好,但不能给自己师父脸色看,她笑的眼睛都弯了,像一弯明月,祁平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要不是偶尔还会眨两下眼睛,千泠真要觉得他是一尊蜡像,就是那种超逼真的蜡像。

  如果真是蜡像就好了,千泠又鸡贼的笑起来,花枝乱颤。

继续阅读:第6章好一个落翘姑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