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修仙之路
奇狂2017-10-31 20:252,573

  祁平在夜里才从祖邱殿回来,所以唐柳眉的那顿饭,终究是没吃上。

  “师父,你去了那么长时间,有棘手的事情难处理么?”

  “这是有助于你修行的丹药,每日吃上一颗。”

  祁平将手心打开,握着的瓷瓶就飞到了千泠的面前。

  千泠将瓷瓶接了下来,捏在手里,打开来一看,原本以为像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会是一颗颗麦丽素模样的丹药,却没想到这祁平找来的丹药,竟然是像一颗颗会发光的橡皮糖。

  圆润光滑有弹性,还会发光。

  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一日只可吃一颗。”

  “好好好,泠儿知道了,师父啊,你一天没吃东西,不会饿么?”

  “没什么大碍。”

  “泠儿去给你做一顿饭吧。”

  “嗯。”

  于是千泠就跑去了后厨,开始倒腾起来,不知道祁平爱吃什么口味的饭菜,于是千泠只好什么都做了一点,辣的做了一盘菜,不辣的做了一盘,荤素都有,还有一个鱼豆腐汤。

  因为是要烧火做饭,千泠不是很熟练,手臂上烫了一小块皮肉,长出了一颗颗的小水泡。

  千泠做好了的菜,就这么一盘一盘的端到祁平的房里。

  祁平坐在榻上闭着眼睛,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师父,做好了,过来吃点吧。”

  “嗯。”

  祁平走到桌前,轻轻一坐,哪怕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千泠也花痴了起来,有这样好看的师父,也不枉她这么大老远的穿越一次。

  “好吃吗?”千泠见祁平夹了一筷子鱼肉到嘴里,忙问道。

  “嗯。”祁平瞥见千泠受伤的手臂,放下了手里的筷子,问道,“做饭弄伤的?”

  “是啊,我不太会用那后厨的火。”

  千泠的手臂被祁平拉了过去,一只温暖的手心就这样盖在了千泠的伤口,刚触碰上去的时候有些痛感,后来就一点感觉也没有了,只能感受到祁平手心的温度。

  “以后当心一点。”祁平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饭菜每样都吃了一小口,然后就只留下了一个清冷的身影,走出了房门。

  “好。”千泠后知后觉,但出口才发现祁平早就不在房内,而桌上的菜倒是剩下了不少。

  “方才他是吃辣多一些,还是不辣多一些,还是喜欢喝汤?”千泠想了想,却发现一点也不记得了,好像每盘菜,她师父都只是蜻蜓点水这样一尝,丝毫看不出他吃饭的口味。

  收拾了桌上的碗筷,千泠屁颠颠的跑回了自己的房内,落翘已经在房内站着了。

  “你自己不是有房间么,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千泠坐到了榻上,待会还想去打个水沐浴,好像这个世界的人不会每日都洗澡,但她受不了,一日不洗澡就会要了命。

  这大概是有些轻微洁癖的缘故。

  “在潺连山,我们不是也一块儿睡的么?”

  “其实我不太习惯和人一起睡。”

  “那你现在习惯一下。”

  “……”

  沉默了片刻,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

  “我现在要去打水洗澡,你总不会要在这里看我洗吧?”

  “需要我帮忙么?”

  “帮你个头,你对我有不纯洁的想法,哪怕你是女人也不能看我洗澡。”

  “……”

  衣物都脱了个干干净净,千泠泡进了热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瞥了一眼背对着她的落翘,千泠轻笑出声。

  “小丫头,你在笑什么?”落翘后背挺得很直,端正坐着。

  落翘与祁平一点也不相像,一个清冷孤傲,一个巧笑如烟,可千泠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总是一看落翘的模样,就会想到祁平。

  总不会是真对祁平起了心思吧,千泠起初是不自觉的笑,可慢慢的,有些嘲讽的意味。

  她还不知道能不能躲过重生的命运,有什么资格去喜欢谁。

  “没事,你别回头,我洗好了之后,会叫你的。”

  水滑过了手臂,那被烫伤的地方一点也看不出来痕迹,如藕般的手臂,白皙柔润。

  洗完了澡,舒舒服服躺在床榻上,千泠拿了装丹药的瓷瓶,倒出了一颗药丸,放进了嘴里,没有预想的那种Q弹,反而是一入口便化了。

  通体舒畅。

  这药丸为什么要每天吃一颗,能不能一次性都吃完?

  全都吃下去,会不会见效快一点,说不定能提升两三个境界?

  “不会的,这药丸吃多了,对你有害无益。”

  冷不丁的,落翘在一旁开了口。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的神情,很明显。”

  “……”

  马上就要开始苦逼的修行之路了,千泠光是想想都觉得兴奋啊,过程是苦逼的,但是如果能够成仙,那再苦逼她也认了,不死啊,不用再一次一次的重生,一次一次的死,这种鬼日子算是到头了。

  青山绿水,在这样的环境下修行功法,感觉还是很到位的,至少千泠是这么认为。

  在山水之间的一块石壁上,千泠安安静静坐着,早上起来吃了一颗药丸,感觉体内总有一股气,那股气有些不受控制在身体里乱窜,导致千泠根本一动也不敢动,只好静坐。

  “泠儿妹妹!”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千泠的身体气流还是在乱窜,她甚至都无法开口答应一声,后背开始蹭蹭冒着热气,将头发都吹了起来。

  有人将手掌贴在了千泠的后背,这才让她体内这股气停止了窜动。

  千泠额上都是冷汗,朦朦胧胧睁开了眼,看见唐柳眉的脸近在咫尺。

  “泠儿妹妹,没事吧,方才见你气息不稳就过来帮你顺了顺,好些了么?”

  “好多了。”千泠的视线这才清晰了起来,她从未修行过,不懂自己遇到的是什么情况。

  “九曲灵丹服用的次数不能太过频繁,我方才查探了你的体质,不太适宜修行。”唐柳眉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柳眉姐,有什么丹药是可以改变体质的么?”

  “这改变体质的丹药只有我爹才有,何况这丹药不能乱吃,虽说可以改变人的体质,但总归是有些违背常理的,既然不适宜修行,就不要逆天而行。”

  逆天而行?

  千泠苦笑,她的人生原本就很逆天。

  “这些丹药都是师父给我的,他不会害我。”

  “泠儿,你带我去见见祁平师叔,我与他当面谈一谈。”

  唐柳眉一脸正经的表情,但千泠却从她的神情里看出了些不正经。

  怪不得她总觉得唐柳眉对自己格外的殷勤,原来这丫头是看上自己家的宝贝师父了。

  “那就不必了,师父平日里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贸贸然去为了我的事情去打扰他,不妥。”

  “泠儿,你师父,平日里都爱吃什么口味,我今日打算下厨做几个小菜,给你们尝尝。”

  “我对师父的口味不太清楚,他很少吃东西,大概是不需要吃饭吧。”

  “不如我每种菜式都做一些。”

  “不……”

  “那我去准备了,晚上见,泠儿。”

  望着唐柳眉离去的背影,千泠在风中凌乱。

继续阅读:第11章血肉模糊,肢横遍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父,宝宝不想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